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老公当着我的面把那处插进了女员工的身体……

2017-03-13 16:4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老公当着我的面把那处插进了女员工的身体……

  小三挺着肚子找上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未婚夫出轨了。

  我是大学讲师,教广告文案写作,那天在给学生上课,因为是三节课连着上,课间休息我就在教室里给学生放可口可乐的经典广告。

  有个孕妇走进教室。

  我的学生都好奇地看着她。

  她朝我走过来,笑着问我:“是丁时宜吗?”

  我点头,在脑袋里回忆,似乎不认识她。

  她道:“我叫温路,你可以叫我小路。”

  态度非常温和,脸上的笑也叫人心生好感。

  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叫我完全懵住:“我怀了宁棋的孩子。”

  宁棋是我的未婚夫,跟我是同事,我们都是文学院的老师,我听见学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跟宁棋已经订婚。

  我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扯出一个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摸着她的肚子:“没有错,我知道宁棋也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她肚子上瞟,这么大的肚子,估计有六七个月大了吧,我想起七个月前,正好是我跟宁棋订婚的时候,他柔情蜜意地拉着我的手,在我爸妈面前许下承诺,要一辈子对我好。

  我用力撑着讲桌,说不出话来。

  这个叫温路的女人,依旧是笑:“我知道你跟宁棋已经见过父母了,但是没办法,我想给宝宝一个家,你跟宁棋分手吧。”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能这样轻松地跟我提出要求。

  她还在继续道:“我和宁棋在一起两年了,本来我也不想插足你们,但意外怀上宝宝,我还是希望能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想再拖下去,所以就来找你了。”

  我不由瞪大眼睛,我跟宁棋是在大四时恋爱的,因为都留在本校读研,又是同一个导师,也就顺理成章成了男女朋友。

  算起来,我跟他确立关系四年,而他跟这个叫温路的女孩子竟然牵扯了两年!

  偏偏我一点也不知情……

  “宁棋不愿意来面对你,但他也是同意的,他也想要这个宝宝。”温路道。

  我听着,模模糊糊地想,宁棋今天好像还有课,是给新闻专业的学生上现代文学,他现在应该就在隔壁教室,我转身就往外走:“我不信,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才走到门口,温路跑上来,拉我的衣服:“他没来上课,你找不到他的。”

  我没理她,还是往前走,事实上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找到宁棋。

  她跑到我前面,挡住我的路:“他已经递交了离职,以后不会再来学校。”

  我盯着她,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她道:“以后宁棋会来我家公司帮忙,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儿,以后家业都是他的。”

  我咬牙:“如果我不放手呢?”

  她脸上的笑立刻没了,换成了哭脸:“那我家宝宝怎么办……”

  我直直望着她:“你是小三,你知道吗?”

  她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姐,你就成全我们吧!宁棋他怕你恨他,不敢跟你讲实话,可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还年轻,还是个大学老师,很容易找对象的,你就放手吧!求你了!”

  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她刚刚还笑嘻嘻的,转眼间就变了个人。

  她爬过来抓我的裤腿:“姐,我真的很爱宁棋,求求你把他让给我……”

  我想抽出脚,她却把我的小腿抱得更紧,而且还用肚子来蹭我的鞋子。

  这个动作让我愣了下。我下意识地按了按裤袋里的手机。

  她突然大喊:“啊……我肚子好痛……姐你为什么踢我,我知道你恨我,可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愕然,我根本就没有踢她!

  她抱着我的腿,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姐,你也太狠心了,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我眼前一阵发黑,几乎站立不住。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图,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叫我跟宁棋分手。

  她之前的笑脸,刚刚那一跪,都不过是为了给现在这个剧情做铺垫。

  我努力撑着墙角才站稳,木然地望着她。

  如果可以,我也想给她跪下,让她不要在这里闹。

  我看到我的学生全部围了上来,看到隔壁班的学生也跑出来看热闹,都在指指点点。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不是愤怒,也不是难堪,就是很难受,像堵着个东西。

  她还在哭着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我慢慢地往外抽脚,她忽然一下子抱得更紧。

  她侧倒在地上,一手拽着我的裤脚,一手抱着肚子,下身好像流血了。

  我错愕不已,赶忙蹲下去。

  无论我恨不恨她,无论她有多少算计,这种时候还是孩子要紧。

  有学生在喊:“快叫救护车!”

  温路拉着我的手:“姐,求你原谅我……”

  我打断她:“你别说话,深呼吸。”

  她摇头,一个劲地哭:“孩子是无辜的,姐,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好痛……”

  我不由皱眉:“我没有……”

  她突然扳下我的脑袋,凑在我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你要是不跟宁棋分手,我会让你更难看。”

  我惊愕了一瞬,用力把她推开。

  她立刻就嚎啕大哭:“痛……姐,你踢了我不算,还推我……你真的一点也不顾及孩子吗?呜呜……我的孩子保不住了……”

  我冷冷盯着她。

  她身下的血还在淌,可我已经不相信她了,只觉得她在做戏。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怀了孩子。

  温路哭得梨花带雨,沾了血的那只手来拉我的裤脚:“姐,你好狠的心啊。”

  我刚要说话,有个人冲过来,一把推开我。

  来的是宁棋。

  他蹲下去抱住温路,抬头恶狠狠地瞪着我:“丁时宜,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2

  我冷冷瞧着他们。

  这两人,真是一对绝配。

  一个会演戏,一个出轨。

  我双手握成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不适合揭穿温路,她一定早有防备。

  刚刚她就已经倒打我一耙,污蔑我想害她的孩子。

  至于宁棋,他或许早跟温路约好了一起做戏。

  再说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如果吵起来,只怕更难看。

  温路见到宁棋,就像见到了救星,靠在他怀里哭诉:“棋哥哥,我们的宝宝要没了……我肚子好痛……宝宝怎么办……快救救我……”

  宁棋紧紧搂着她,握住她的手:“已经叫救护车了,你忍一忍……别怕,我在这里。”

  这两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抱在一起,也不怕遭报应。

  我不想再跟他们扯东扯西,转身要离开。

  哪知道温路压一把扯住我的裤脚:“姐,求求你,放了宁棋吧……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孩子已经被你踢了一脚,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

  我气得浑身发抖:“我根本就没踢你的肚子!你的孩子是无辜的,那我呢!我跟宁棋已经订婚了!”

  周围的学生越来越多,我不想再在这里被看热闹,于是不再理她,打算回教室。

  谁知道温路突然从我身后扑上来:“姐,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一边叫囔着,一边用力撞我的腰。

  我猝不及防,脑袋磕在墙上。

  意识渐渐模糊,只感觉到自己在往地上倒去。

  似乎是有人奔过来扶住了我。

  之后的事我的就不知道了。

  ……

  我醒来时,脑袋还有点疼,隐约听到有人在讲话,我模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车的后座上。

  车里并没有其他人,而驾驶座的门开着。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我抬眼望过去,便见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站在车门口。

  这人我认得,他是我们学校建筑系的客座教授叶向远。

  叶向远是这学期才来的,听说上课第一天,他的照片就在学校论坛上传了个遍。

  实在是他太帅了。

  此时此刻,从我的角度,只看得他的侧脸。

  他正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硬朗的线条和高挺的鼻梁,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英俊逼人。

  我和他没说过话,不过每周二上午的课,我们的教室是挨在一起的,所以偶然碰见,也会点头示意。

  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并不是周二,他应该没课才对。

  被温路撞晕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难道我现在是在他的车里吗?

  我看到他对面站着一排穿军装的男人,一个个身强体壮。

  为首的是个高大的青年,正挺直腰板,毕恭毕敬道:“团长,咱们整个团的兄弟都在等着你回归……”

  他还没说完,便被叶向远打断:“好好训练,别再来找我。”

  青年道:“可上面……”

  叶向远淡淡道:“与我无关。”

  说完他便转身上了车,不再理会他们。

  我有些慌乱,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装晕,他已经坐进来,我来不及闭上眼睛,恰好在后视镜里,和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他很快便转开了视线,就像没看到我一般,系上安全带,然后启动车子。

  全程都是漠不关心的模样。

  我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一声,打破沉默道:“是你帮了我吗?”

  叶向远嗯一声,又不说话了。

  我猜测他心情不太好,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道:“现在送你去医院。”

  声音醇厚而低沉,透着磁性。

  我是一个声控,最喜欢去在网上听一些配音,真没想到,叶向远不止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我不免感慨,向他道谢:“麻烦你了。”

  看来我并没有昏迷太久,我摸着还有些发疼的额头,见叶向远没有搭话的意思,重新闭上眼睛。

  之后我们便再没有交流。

  车子抵达医院,刚下车,便有一个年轻人跑上来:“二少,都安排好了。”

  叶向远点头,转向我:“他会带你去做检查。”

  他竟然安排得这样周到,我意外极了,连忙再次道谢。

  年轻人笑道:“请跟我来。”

  我跟着他往里面走,回头看了眼,叶向远已经开着车走了。

  年轻人的性格似乎很阳光,脸上的笑就没停过,他主动介绍自己:“我叫叶闻,大家都喊我小闻。”

  我忙道:“我姓丁,年纪肯定比你大,你叫我丁姐吧。”

  他从善如流,道:“丁姐,我们现在去拍片子,二少已经跟医院这边打过招呼了。”

  从之前的那些军人,我就猜到叶向远的身份不简单,但一句话就能让医院为他办事,还是军区医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我身边的叶闻,看着开朗,却并不多话,像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豪门世家的下人,特别训练有素。

  我心里多少有数了,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之后叶闻带我见了医生,医生对他很恭敬,连带着我也享受了一回顶级待遇。

  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的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脑袋。

  等医生开了药,一切都弄妥当后,叶闻提出送我回家,我婉拒了,实在是已经欠了叶向远一份人情,我不想再麻烦他的人。

  我想着,无论他的身份如何,他这次帮了我,下次在学校里遇到,我都要表示一下感谢。

  3

  从医院出来,我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了宁棋家里。

  他爸妈还不知道温路的事,热情地招待我。

  我心里忍不住一酸。

  虽然宁棋不是个东西,他爸妈却待我很好。

  我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宁棋出轨的事。

  宁爸宁妈都是中学老师,在我的认知里,都是很正直的人。

  大约是太过震惊,宁妈半天没说话。

  宁爸则沉着脸,问:“你说他在外面找了个女人,已经两年了,还搞大了那女人的肚子?”

  我嗯一声。

  其实我怀疑温路没有怀孕,不过看宁棋那么紧张她,我又有点不确定,所以就没把疑问说出来。

  宁妈不由骂道:“宁棋这混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还有那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勾引男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找上门!”

  我暗暗嗤笑,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事,不可能是温路一个人的错。

  谁知道他们是谁先勾搭的谁呢。

  但是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指责宁棋的,我是想把这个事解决了。

  宁妈拉着我的手,道:“好孩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宁棋,给你一个交待。”

  我点头,挽住她的胳膊:“阿姨,您也别太生气,等会儿他回来了,您先别骂他,听听他的解释,也许他有苦衷呢。”

  宁妈听得直点头,一个劲夸我懂事。

  我叹口气。

  其实男人出轨,无非是管不住自己。

  现在宁棋估计还在陪着温路,我就在家里等着他。

  我倒要看看,他回来后会怎么狡辩,怎么解释。

  宁妈当着我的面给宁棋打电话,要他赶紧回来,没说我在,只说家里来客人了。

  挂掉电话,宁妈拍我的手背,安抚我:“你别担心,我会让他跟那个狐狸精断掉的!”说完之后,她又看了看我,“你……你能不能原谅他一次……”

  我没作声。

  宁妈几乎快哭了,一个劲地道歉,紧紧拽着我的手,道:“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他肯定是鬼迷心窍,等他回来了,你骂也好,打也好,就是别提分手……算阿姨求你了……”

  看着她这样哀求我,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沉默着,暗暗考虑跟宁棋走下去的可能性。

  现代这个社会,出轨是司空见惯的事,说不定我遇见的下一个人,比宁棋更渣,所以其实如果能继续,我还是愿意原谅宁棋一次的。

  人呐,难得糊涂。

  我爸妈恩爱一辈子,可我知道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女人的婚姻都是幸福的。

  有个工作,有个孩子,我觉得就够了。

  不过这个事,也要看宁棋的选择。

  反正我是不可能巴着他不放的,如果他跟温路爱得要死要活,我自然要成全他。

  宁爸在问了那个问题后,就一直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宁妈站在我这边,我想宁棋应该会回心转意吧。

  他挺听他妈的话。

  等了一个小时,宁棋回来了。

  看到我,他脸色一变。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

  但他很快就回神,厉声道:“你怎么在这里!滚出去!不想看到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他居然会先声夺人地向我发难。

  我冷静地站着,没跟他吵。

  宁妈呵斥他:“你怎么说话呢!”

  宁棋表情一僵,随即转向她,委屈道:“妈,你是不知道这女人有多恶毒……”

  宁妈一巴掌拍在他背上:“闭嘴!”

  我笑了下:“阿姨,您让他说,我倒是想知道,我哪里恶毒。”

  宁棋忿忿地瞪着我:“你连孩子都不放过!就算你对我有意见,可孩子是无辜的……”

  我打断他,直直地跟他对视:“小三的孩子,我当然不喜欢,你最好主动点,让温路把孩子打掉。”

  宁棋可能是气到了,脸憋得脸通红:“你……你太过分了!”

  我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要污蔑我找了其他男人?”

  宁棋动了动嘴巴,可能是想起了我之前鱼死网破的威胁,到底没出声。

  我微微一笑:“你说我恶毒,我倒是觉得你找的小三不简单呢。你说我连孩子都想害,其实你是听她说的吧?我倒是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诬陷我?”

  说完我也不等宁棋反驳,直接拿出手机,调出视频,放给宁爸宁妈看。

  当时温路找到学时,我就留了个心眼,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当放到温路凑到我耳边威胁我的时候,我按了暂停:“听见没有,她说如果我不跟你分手,我会更难看……你找的小三这么厉害,小心以后她算计你。”

  宁棋盯着我:“你居然录下来了……”

  我挑眉:“她陷害我,我难道不能反击?”

  宁棋嗫嚅了下唇角,没说话。

  我并不意外他的反应,温路来找我,肯定是跟他商量过的,否则后来他不可能来得那么快。

  两人估计早就计划好一切,逼我同意分手。

  我当然不会揭穿他。

  免得他因此铁了心要闹到底。

  宁妈满脸怒容:“哎哟这狐狸精太阴险了,哪里比得上时宜的善良大度!宁棋,你赶紧跟她断了!不然你就别进这个家门,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我等着宁棋表态。

  宁棋支吾着,却不松口。

  我的心渐渐冷下去。

  温路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如此死心塌地?

  我忽然想起,温路说过,她家里是做房地产的,只有她一个女儿,难道宁棋果真看中了温路家的家产?

  宁妈在一旁安慰我:“时宜,你别急,这兔崽子肯定会跟小三断掉的……”

  我看了宁棋一眼。

  他沉默着,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其实相处这么多年,我多少了解他的性子,他倔强起来,谁都拿他没辙。

  我想了想,道:“如果你还愿意跟我一起过,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们已经定了婚期,就在年底,两家父母还给我们准备了新房,是全款买的,两家各出一半,写的是我们两个的名字。

  他似乎是很意外我会这样说,眼神闪了闪。

  宁妈推他胳膊:“你看时宜多懂事!你赶紧给她道歉,跟那个狐狸精说清楚!”

  宁棋看了看他爸妈,对我道:“你给我几天时间,我要仔细想想。”

  我答应了。

  心里却忍不住叹气,明明做错事的是宁棋,可处于被动地位的却是我。

  4

  之后几天,我没再联系宁棋,不想把他逼得太紧。

  宁棋也没找过我。

  我依旧去学校上课。

  本来我有点担心,温路会不会再来学校闹,不过好几天过去,她都没有出现。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暗暗猜测,她跟宁棋是不是在想新的对策。

  学院里的领导和同事都知道宁棋劈腿的事,都来安慰我,还有我的学生们,也都跑来关心我。

  大家都是善意的,我很感动。

  更让我感动的是好友南南一直陪着我。

  南南就是她的名字,更有趣的是,她的哥哥叫南东,她还有个堂妹叫南北。

  她对温路来找我麻烦的事耿耿于怀:“那天我没课,不在学校,要是我在现场,一定多抽她几个耳光,看她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我们是大学同学,又一起读研,一起留校,说起来,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宁棋还多。

  她性格其实很温柔,不过在听了温路的事后,她都快气炸了。

  这天上完课,她非要请我吃饭,说是城东有一家叫“愚人”的中餐馆很有名。

  我们学校在帝都的西北边,跑去城东起码要一个半小时,差不多绕城半周,可这是她的心意,我当然不会拒绝。

  那家店我听说过,消费特别高,好像是当红影后肖颜开的,很有些背景。

  我们去了后,发现店里基本都是明星。

  南南说普通人想要进来,得提前半年预约,还不一定能排上。

  她是通过一个朋友才拿到了预约号。

  我觉得挺新奇的。

  南南突然压低声音:“那不是叶向远吗?”

  我回头,就看到叶向远正走进餐厅,而影后肖颜挽着他胳膊,言笑晏晏。

  俊男美女,十分养眼。

  南南低声给我讲八卦:“我听说叶向远是叶家人……”

  我一愣。

  帝都叶家权势滔天,在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的眼里,叶家就像是天边的星月,遥不可及。

  我猜过叶向远的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他来头这样大,难怪军区医院的医生对我客客气气。

  南南笑着道:“不过他上次竟然会帮你,人还挺仗义的。”

  我点点头。

  后来的事我已经听南南说了,温路把我撞晕,恰好被叶向远看到,叶向远帮我安抚了学生,然后送我去医院。

  至于宁棋和温路,听说叶向远叫来保安,把人轰走了。

  南南瞅着叶向远那边,压低声音道:“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生赢家,出生好,人长得帅……我都要嫉妒死了。”

  我循着她的目光望过去。

  此时叶向远和肖颜正往二楼的包间去。

  他被簇拥着往前走,身后跟着一群人,被众星拱月一般,气场强大,还贵气十足。

  听说他对学生是很温雅和气的,不过从上次和他短暂的接触来看,他应该是个不好相处的人。

  我还看到了叶闻,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叶向远后边,就像我个隐形人。

  但我知道,他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应该是叶向远的心腹。

  等他们上了楼,南南念念不舍地收回视线,转开话题问我:“你真的打算原谅宁棋?”

  我点头:“毕竟这么多年了,能过就过吧。”

  南南不赞同地皱眉。

  我苦笑,正要解释,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下,我接起来,那边出现两个声音。

  “阿姨,您真好,还煲汤给我喝,我真是太幸福了。”

  “好孩子,你喜欢的话,阿姨明天继续给你煲,你好好休养,把自己和孩子照顾好,我和宁棋他爸就盼着长孙出生呢。”

  “可是棋哥哥很怕时宜姐,听说时宜姐很凶很厉害呢……阿姨,我好怕……”

  “别怕,这个事阿姨会处理的,你就好好安胎……”

  那边突然挂了电话。

  可就这么几句话,我却已经听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捏着手机,半天没说话。

  还是南南突然拔高声音叫我,我才回过神。

  她狐疑地瞅着我:“你怎么了,电话是谁打来的?”

  我摇摇头,低头扒了口菜。

  可是我发现刚刚还吸引我的蒸鱼头,已经变得乏味。

  我的眼泪啪嗒掉下来。

  南南估计被我吓了一跳,忙不迭问我:“时宜,你到底怎么啦!你别吓我……你别哭啊……”

  我抹了把眼睛,看着她,轻声道:“小南,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

八卦娱乐圈(baguayulequan)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