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拓荒日韩的学费与收获,绘梦动画如何从代工之王走向IP原创?

2016-08-27 19:2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拓荒日韩的学费与收获,绘梦动画如何从代工之王走向IP原创?



2015年年产17部, 2016年年产24部,承接了腾讯动画80%的订单……在中国动画代工市场上,绘梦动画大名几乎就是国产二维动画制作的代名词。这家依靠代工订单起家的动画公司是如何一步步打通日韩合作渠道,从代工转向IP原创?绘梦动画的成长之路可以给国内其它动画公司带来哪些借鉴和启示?


对关注国产动画番剧的人来说,绘梦动画不是个陌生的名字。毕竟从2013年至今,绘梦动画制作了国产网络二维动画中近80%的剧集量,承接了腾讯系绝大部分的动画制作订单。



这也是一家在争议中成长起来的公司,曾经制作过备受期待的大作,作品还高调开展了中日合作制作与播放,结果褒贬不一。因为高频的露出,绘梦动画被许多二次元爱好者视为代表了当下国产动画的顶级水准,难免寄托了人们对国产动画崛起的期待,但在聚光灯下,各种问题都会被放大。


仅在商言商,绘梦动画CEO李豪凌有一套清晰的思路与对行业的认识。作为一家以外包订单为主业的动画制作公司,绘梦动画依靠订单业务就可以实现盈利。而通过大量订单经验,李豪凌逐渐打磨出一个结合了中日韩力量的更成熟的团队与更专业的工业流程,这将成为绘梦动画刚刚展开的原创动画业务的基础。


近日,绘梦动画CEO李豪凌在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时表示:“我们不是那种十年磨一剑的公司,不太会做烧钱的事。而是希望在大量产出的基础上达到质和量的平衡,让下一部动画都比上一部进步一点。国产动画市场也需要不间断的作品出来维持热度,没有人带节奏的话很容易冷下来,而只有大环境好了,大鱼小鱼才都能活。”



1开荒日韩:绘梦动画的学费与收获


2013年,从事动画工作多年的李豪凌因为制作了《中国惊奇先生》等作品被腾讯看中,也正是从2013年底,李豪凌开始大量承接来自腾讯的动画外包订单。2014年,李豪凌与曾担任《我为歌狂》的执行导演的动画导演王昕合伙成立了上海绘梦文化工作室。直到2015年3月,由于订单增多,规模变大,才注册了公司正式走向公司化运营。


到2015年底时,为了走向海外市场,绘梦动画进行了A轮融资,并在日本东京成立了分公司绘梦株式会社,邀请了日本知名动画公司GONZO的创始人村滨章司加盟,还投资了日本动画制作公司ARTLAND。


目前,绘梦动画已经在上海、北京、天津、日本、韩国拥有5家全资子公司,8家被投资公司,核心人员200余人。其中上海公司主要承担制片、导演等工作,而新成立的东京绘梦员工数超过70人,除了动画制作,还负责海外运营、销售的工作,相当于国内IP出口海外的一个港口。


事实上,绘梦动画是以制片为主导的,主要负责制片、统筹和企划工作,控制和管理动画外包公司,中期加工则交由外部动画制作公司。在具体的动画项目加工上,还提供4种阶梯模式——中国加工、韩国加工、日本加工、日本WIT、deen顶级团队合作,并由此形成加工价格及质量梯队,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李豪凌告诉数娱梦工厂,从技术和工业流程来说,中日在二维动画领域还有好几十年的差距。日本已经经过了三代动画人,有一套非常标准化的生产流程,每个环节即使全部外包出去,也能保证收回来的东西标准度是统一的。但在中国,能做出2分钟精彩PV的团队很多,实际开播后,成片与PV质量却往往有很大差距。而即使复制了那套标准,人才培养却无法快速跟上。尤其是之前还经历过人才断层,现在业界动画人基本是从零开始培养的。


“所有我们希望利用日韩团队的成熟的技术,保证项目按时按量提供给客户。在日本制作虽然成本贵一点,但有质量保证,其实性价比更高。国内现在制作价格也上去了,而且客单价里还容易有水分。”李豪凌表示。


据悉,日本的动画制作成本相对比较固定,金来汇率上涨,成本有所提升,通常每分钟成本4~5万元,而纯国产团队制作的,从整个行业来看,普遍在每分钟2~3万元。


而且更重要的是,日本和韩国已经是成熟的变现市场。对绘梦动画来说,与日韩合作,除了在制作层面合作,还能更好地实现资源的对接。此前绘梦在日本的公司已经开始进行腾讯及绘梦的动画在全球的售卖。而现在绘梦自有或代理的动画作品,也已日本开始播放权、手办权、DVD权、游戏权的沟通与售卖,为国内IP的变现提供更多机会。


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最初的几次合作就让绘梦动画交了不少学费。2015年7月,改编自有妖气上连载的重磅漫画《雏蜂》正式在国内网络平台上映,并于8月15日登陆日本网络YouTube,成为近年来首个逆输出到日本的国漫。但这部播出前被视为“对日本的逆袭”并备受期待的作品,最终因质量问题而引发多方争议。



“《雏蜂》确实出现很多问题。”李豪凌坦言,“我们开了荒,结果所有的问题都堆积然后呈现在这部作品上了。漫画原作作为一部大作,要烧成动画这道菜,可是端出来的时间太早了。”


与日韩合作一开始其实面临许多问题,例如日本顶级的动画制作人通常提前3~5年就被预定了,并且比较排斥新进入的中国公司,所以绘梦最初只能找到比较低端的公司。而且即使是最好的制作人,第一次合作也要磨合。中日在制片的时间管理节奏上不同,理念上也有很多差异。


“比如日方想进行大量改编,我们希望保留原作更多要素。而且日韩公司也不都是有职业操守的,我们只要不监督,就会造成崩形,少画帧数等各种问题。所以绘梦现在都亲自控制各个项目,在日本建立全资子公司,加强对项目的控制力。”李豪凌表示。


早期中日合作的《从前有座灵剑山》等作品在李豪凌看来都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而正在热播的《狐妖小红娘》算是让他满意的案例——这部玄幻风格的少女漫改动画积累了不错的口碑,在B站、腾讯和爱奇艺平台上的总点击量达到30485.9万。


“一些类型的作品以我们初期的能力确实不好做,其实原作越大作,我们面临的挑战就越大。”李豪凌表示。


2从代工到IP原创:十年磨一剑的作品风险太高


尽管时间匆忙,但越来越多的国产动画还是被赶制出来了。“各方都有需求,想要尽早把动画做出来,首先一点,就是要把国产动画的热度维持下去。”李豪凌说。


绘梦动画目前同步推进中的动画就超过35部。2015年年产17部,预计2016年年产可达24部。腾讯动画80%的订单都交由绘梦制作,加上爱奇艺每年2~3部的订单以及与有妖气的合作,绘梦动画就制作了国产网络二维动画中近80%的剧集量。


相比日本市场一年近300部动画番剧的产量,国产动画番剧还是太少了。一方面,作品总量少,出好作品的几率就少;另一方面,没有作品出现就没有关注度,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行业,无论是产业还是资本都需要市场热度。


“如果不能维持产出,没有讨论度和关注度了,市场会冷下去。所以我们在做的,是要跟腾讯、有妖气一起带动市场节奏,养成观众看国漫的习惯。”李豪凌说。


要跑量,在团队与技术都没有发展好的情况下,自然难以做出精品。对绘梦动画来说,十年磨一剑做一部动画还不现实,公司也无法承担那样高投入带来的高风险。绘梦动画选择了一条相对更现实的道路:尝试各种风格的动画,控制成本,在大量产出的基础上达到质和量的平衡。并在这个过程中积累经验,淘汰掉不好的合作对象,打磨出更成熟的团队。


这种“尽量不烧钱”的理念让绘梦动画一直都能维持盈利。目前绘梦动画的主要业务还是接动画订单,此外也会和腾讯合投一些项目,取得一定比例的分成,每年可获得1.2亿元的收入。



为了拓宽变现渠道,绘梦动画逐渐加深与日韩市场的合作,这也是在日本成立分公司,与日韩团队合作的原因之一。


李豪凌告诉数娱梦工厂,按照目前国内的行情,把动画番剧卖给国内的价格其实并不高,卖到海外市场则是多了一条变现路径。“国产IP现在在海外的认可度还不高,但价格依然比国内高,一季动画番剧卖给日本电视台的价格比卖给国内的高20%。”


在更成熟的团队与各方合作关系的基础上,绘梦动画还打算开拓新的盈利模式:开展原创业务,自己拿版权制作动画,并销售给中国与海外市场。

今年10月,绘梦动画的原创动画番剧《一课一练》就将在中日同步放映,由小说《考试王》的作者双子星罗创作剧本。



未来绘梦动画的IP来源主要有三个地方,首先是公司自身团队打造的纯原创作品,其次是与国内轻小说、漫画家合作,比如《一课一练》,此外还会和海外版权方合作,比如改编日本的轻小说等作品。


目前绘梦动画一年的订单量在10~15部,而从明年开始,将大量增加原创作品比例,一年产出10~15部原创动画,年总产量将达到20~30部。


李豪凌表示:“质量也要进一步提升,虽然要跑量,但是市场当然是需要精品的,所以有些作品我们可以制作的慢一些,保证质量。像预计明年播出的《银之守墓人》就交给了我们新成立的日本公司做,现在就指望这部体现我们在质量上的追求和能力了。”


据了解,绘梦动画的生产周期快的在3~6个月,慢的需要1~2年,算上中期合作的外包团队,需要大约一百人参与, 但目前开始策划的一些原创大作,则有相对更长的制作周期,“可以等到2018年再上。”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



数娱梦工厂(D-entertainment)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