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这是最简单却最少人知道的鸡蛋料理

2016-07-29 14:5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这是最简单却最少人知道的鸡蛋料理

二十万吃货的精神故乡

很多人说,家里什么都可以缺,唯独不能少了鸡蛋。它可以作为调料,在乏味的滋味里幻化出香甜;也可以独自成菜,聚成一桌卖相、口感大相庭径的饕餮盛宴。

朴实的年代,我们的祖辈也曾与鸡蛋结下情谊,一碗开水,一颗鸡蛋,冲出了一碗可口良药。可惜时代远去,故人不再,这个做法还有多少人知道呢?

今晚深夜君和你讲一个沏鸡蛋的故事。

——深夜君



- 正文 -

家里的食材只剩下鸡蛋了,耳边仿佛响起怪老头的声音:“沏鸡蛋这东西啊,祛火润肺,还能治感冒,挺好的!”

 ***
我家的怪老头

怪老头是我的姥爷,一个天天喜欢笑话我“鼻子钝,舌头钝,分不出个好赖味”的老头。

这个怪老头沏鸡蛋沏得很讲究。碗要选那支最好看的绿色的,外面挂着一层亮亮的釉。



挑鸡蛋也很讲究,鸡蛋个头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要选新鲜的。


先把水烧温了来烫鸡蛋,然后烧热了再烫那只碗,剩下的热水放在一边凉着。

另起一锅再烧水。当时虽然通了自来水,但街角还是有压井的,怪老头这第二遍水从来不用自来水烧,要用井水烧,他说自来水有味。




待到刚刚烫鸡蛋的水凉了,刚刚烧热的水温了,就把凉水倒掉,倒进温水接着烫。


炉上的第二壶水快开的时候会“嗤嗤”地响起来。伴着这个响声,老头把鸡蛋磕在烫好的小绿碗里,拿着筷子搅拌,一直到鸡蛋上面出现了好多小气泡。

这个时候水刚好烧开,水壶的声音变成“呜呜”的鸣笛声,时间卡的刚刚好。水壶一响,老头就甚为得意地一笑,然后提起水壶,水流细细地冲进鸡蛋里面去。沏鸡蛋就这么完成了。




怪老头得意地对我说:“姥爷做的这个沏鸡蛋,好吃着呢!”然后再挖一勺蜂蜜,滴几滴香油,把碗推到我的跟前。


我一边喊烫,一边呼噜呼噜地吃。老头继续他得意的笑容:“对,就得这么吃,沏鸡蛋啊,又祛火,又润肺,吃完出一身汗,还能治感冒。”


我知道他做的沏鸡蛋好吃的不得了,但我还是说:“我做的,直接沏在开水里的鸡蛋花也好吃!”

老头这时候会假装生气地敲一下桌子,笑话我,说:“嘿,鼻子钝,舌头钝,分不出个好赖味。”那时候我一贯坚持地认为,姥爷就是个用很麻烦的方式做着很好吃的饭的怪老头。

***
我来不及向他承认,
他做的沏鸡蛋是最好吃的

今天,我在半个中国以外的这个城市,在这个失眠的清晨目睹着无数燕子低低地在我窗前飞过,目睹随后的惊雷和瓢泼大雨。


我惊讶,我的冰箱一向充裕,怎么今天偏偏就只剩下鸡蛋了呢?这样的巧合让我又想起那个甚为得意的笑容,那一句天天听到的顺口溜。

我突然很想向他承认,我鼻子钝,舌头钝,分不出个好赖味,向他承认他做的沏鸡蛋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我只知道我做的这碗鸡蛋远远不是当年姥爷做的那个味道,而他做的味道是什么呢?十几年没有吃过了,早就忘记了。

姥爷的手艺,就这么让当时年少的我给弄丢了,现在的我想找,却再也没处找去了。
文 / 夕灵
图片 / 视觉中国、百度图片
BGM / 陈慧娴-梨涡浅笑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与20万吃货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吗?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邮箱等待着你的故事:tougao@tonightfood.com(点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深夜谈吃
你与吃的故事,讲给世界听
q群:344547537 | 暗号「深夜君开门」
▲长按扫码关注
深夜谈吃是覆盖千万受众的WeMedia自媒体联盟成员

深夜谈吃(foodtonight)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