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在比利时买一把AK47,只需半小时

2016-03-24 00:2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在比利时买一把AK47,只需半小时


昨天,欧洲经历了四个月内的第二次恐袭,而且是在欧洲大陆的心脏、欧盟总部所在地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ISIL(伊斯兰国)组织已声称对此事件负责。据BBC报道,目前恐袭造成的死亡人数31人,受伤270人。



伦敦时间今晨,部分英国媒体报道:根据比利时的报纸,昨天机场恐袭中在逃的嫌疑人已经被捕。但后来又说此条消息不实。“What‘s Next”成为很多西方媒体的主旋律——当第一次恐袭发生,人们祈祷不要发生第二次;但第二次这么快就发生了,似乎没人会真的相信没有第三次了。




2015年11月13日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的悲惨情景仍历历在目,而当时袭击的主犯之一萨拉赫·阿卜杜勒(Salah abdesla)也一直逃窜在外。直至今年的318日,Salah终于在比利时被警方缉拿。



巴黎恐袭主犯之一萨拉赫·阿卜杜勒(Salah abdesla)(图片来自BBC)


当时比利时外长警告说,种种迹象显示萨拉赫的同党们有可能发起进一步的袭击行动。谁知话音刚落,就灵验了。或许这是IS对重要组织成员被抓的一次报复袭击?

 


然而从整个袭击的方式和时间来看,这次袭击是一个经过精密计划且早有准备的连环式袭击,萨拉赫的被抓显然只是促成这次袭击的一个方面。


为什么这次的袭击发动的如此之快,而警方竟然毫无防备?为什么许多极端主义者都是曾居住在比利时,许多恐怖袭击也都和比利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武器 

管理疏漏


先来看几条近年的新闻:

2014年5月法国青年迈赫迪手持ak-47突击步枪在布鲁塞尔市中心犹太博物馆发动袭击,打死4人后逃离至法国被抓获。


2015年1月法国《查理周刊》袭击事件中疑犯所使用的枪支,经调查发现来源地是比利时。


2015年8月摩洛哥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往巴黎的国际列车上手持步枪发动袭击,嫌犯正是从布鲁塞尔登车后作案,而作案武器极有可能是购于比利时。


2015年11月在法国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经调查是在比利时组织和准备的。





不难看出,许多暴力性行为的准备阶段都发生在比利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比利时的枪支武器管理不善。


布鲁塞尔作为“欧洲的心脏”,是欧盟和北约的总部,却成为了走私武器交易集中的场所。在比利时,警方每年缴获近6000件枪支,据警方透露这些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更有专家称,只要你有钱,在比利时半小时就能买到一把ak-47步枪。




由于武器的管理松散,非法贩卖武器的交易泛滥,2006年5月曾发生过一起悲惨的枪击案,一名2岁的儿童及其黑人保姆被枪杀。该案件也促使了新武器法的出台。


尽管自2006年比利时实施新武器法之后非法收售武器的行为有所控制,但2015年联邦武器管理局武器进行清查后发现仍然有30多万支枪未登记在册。



 
穆斯林迁入 

人口混杂


比利时属于早期的移民国家,而穆斯林人民就是移民浪潮中的佼佼者。穆斯林以其强大的繁衍速度迅速占据了这个小国家。


虽然移民到了新的国家,穆斯林内部的文化核心和自身的自卑感一直没有改变过,并且很多穆斯林民众极易被极端宗教主义煽动。




2015年12月比利时内政部大臣曾坦言,至少有272名比利时人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就人口的比例而言比利时的极端分子要远远高于其他西欧国家。


在去年恐怖袭击巴黎恐怖袭击之后,因为数名嫌疑人曾在布鲁塞尔的莫伦贝克区(Molenbeek)居住,这里突然成了舆论的焦点甚至被称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当3月18日萨拉赫被抓的消息一经公布,就曾引发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居民骚乱,当地大量穆斯林居民涌上街头,抗议警方逮捕他们的英雄,并向警局投掷石块和玻璃瓶。


高失业率和强烈的民族情绪极易导致年轻一代产生对社会的负面情绪,也造就了他们容易对极端宗教思想的认同。


如果穆斯林青年求职难问题在一直无法得到解决,西欧社会将面临更多的混乱和进一步的撕裂。




 警力薄弱 城市监管弱


国土面积仅30,528平方公里(比中国的许多省份还小),人口数量大约1100万的比利时却拥有极其复杂的政府体系和居民结构。




拥有3个官网语言的比利时还设置了与自治区平行等级的三个社群,分为荷语社群、法语社群和德语社群,不同社群之间的文化差异和交际往来也很复杂。


复杂的区划和政府结构也导致了政府工作效率不佳,各部门合作协调经常出现问题。




就在上周,10多名来自全球的反恐官员和专家在布鲁塞尔召开了一次有关反恐问题的会议。一名来自比利时的反恐专员在会议中提出比利时可能存在一个更大的恐怖分子网络。


但即便比利时警方已经察觉恐怖分子将会有所动作,却仍不能发现每天在公共场所进行踩点的恐怖分子。许多可能成为目标的场所均未提前发现任何可疑情况,反恐信息分析落后。


据了解,比利时反恐官员在上周向媒体透露,为了调查国际极端主义和打击恐怖分子,比利时的警力已经无法应付任何恐怖袭击的威胁。




由于比利时现在使用的监控系统因为太久没更新,完全无法和伦敦、巴黎的水平相比较。监控的涉及范围也很有限,情报的获取远没有欧洲其他国家的来源迅速。


从追踪主犯萨拉赫的过程也可以看出,比利时的安全执法部门用了4个月的时间才在比利时首都抓获这名比利时籍的恐怖分子。而近几个月该名主犯其实一直都居住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莫伦贝克区,当地的警察和反恐部门却一点也没发现。



比利时特种部队人员在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爬上一幢公寓,搜捕巴黎恐袭疑犯。


恐袭发生后,美国前FBI和军队反恐专家Clint Watts批评比利时政府:“我感到震惊!(在萨拉赫被捕后)他们早该把’安全警报‘上调至最高级,而不是等到袭击后才亡羊补牢。”




的确,在布鲁塞尔发生恐袭之后的数分钟,比利时政府宣布把国家’安全警报“从3级调升至4级,但现在看来对于恐袭发生这件事本身没有任何帮助。另一个美国高级反恐官员Frank J. Cilluffo认为“需要质疑比利时的警察和情报机构有没有做任何准备”。这看上去基本是官方吐槽了。


也有报道指出,刚刚在比利时被捕的萨拉赫也有参与比利时恐袭的策划。


有人在脸书上提议“停止祈祷”,虽然招来很多人道主义者的批判,但这次恐袭之后欧洲人的想法与巴黎恐袭后确实不一样了。因为四个月前,“我们都是巴黎人”。今天,“我们都是比利时人”。那明天呢?


(英伦圈综编,编辑Chubby Bunny&饭饭,部分资料参考英国BBC、独立日报,图片为新闻图片,转载请注明)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