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袁崇焕对东莞意味着什么?

2016-02-21 20:34: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袁崇焕对东莞意味着什么?



袁督师祠现肝胆


明朝万历十二年(1584年),袁崇焕出生在东莞市石碣镇水南村,他是明末抗击后金杰出的军事家、伟大的爱国英雄。他官至兵部尚书、蓟辽督师,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袁崇焕一生为抗击后金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指挥了著名的宁远大战、宁锦大战和京城保卫战。1630年,崇祯皇帝中了皇太极所施的反间计,将袁崇焕逮捕入狱,最后将其处以磔刑。终年47岁。直到乾隆47年,乾隆皇帝为其平反,千古奇冤才得以昭雪。


袁崇焕纪念园中有一座三界庙,据《东莞县志》记载,最早的三界庙建于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天启七年,袁崇焕回乡,适逢重修三界庙,他还特为庙撰写了碑文。如今重修的三界庙,已经改变了原址,但结构依旧,一进为山门,二进为三界庙,三进就是肃穆庄严的袁督师祠,一座威严的袁崇焕铜像安放在中央。据水南村村委会老干部回忆,支撑的大柱子“金不换”都是从广州买回来的,当时考虑到太大太长,一根有20多立方,一辆大卡车只能运一根,担心造成塞车,也只能在夜里从广州出发,凌晨才运到东莞。




袁督师祠东北面是一道传记浮雕长廊。浮雕长廊由19幅石刻浮雕组成,完整记录了袁崇焕的一生。据袁崇焕纪念园工作人员介绍,这组石刻总长76米,1998年就开始雕刻了,前后历时五年,原料石头是到福建买的,工艺家也是从福建请来的。浮雕长廊的前言和每一幅文字说明为东莞文史界老前辈杨宝霖撰写。“督师降生”“金榜题名”“宁远大捷”……浮雕上刻着袁崇焕一生中的大事,文字简洁,画面形象,每一个故事都让人动容。

 


袁氏故居向明心


荔林掩映翠瓦朱檐,七组屋宇相连结合。这是纪念园里的袁崇焕故居。据水南村的老人回忆,经过多年的风雨沧桑,在上世纪50年代,只剩下断壁残恒。改革开放后,水南村民意识到了袁崇焕的历史地位和份量,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兼主任的钟觉灵牵头,经过多方努力,得到袁汝南堂香港袁氏宗亲会捐资的120万港元,开始筹备建设袁崇焕纪念园,长42米,宽28米,占地面积达1176平方米。




故居大门匾额上题“司马第”三字,匾额下的“袁崇焕故居”牌匾由孙中山副官张猛夫人潘景晴女士题写,两旁有马来西亚袁氏宗亲保存的袁崇焕所题木刻对联:“是为豪士之闲士,不读黄农以下书”。


走进故居,一座仿明代风格的四合院式院落打扫得一尘不染,正厅门楣挂着清乾隆为袁崇焕平反的御赐牌匾,上书:“忠于所事”。大厅两侧建有袁氏女眷梳妆打扮的月楼和袁氏子弟读书的望楼。据了解,望楼原名日楼,与月楼相对,取“明”意,足见袁氏对明廷的忠心。分列两旁的依次是袁崇焕居住过的柱天居,袁母思念儿子的望天居,袁兄崇灿的起居处任天居,袁弟崇煜的问天居等。据水南村老人回忆,故居内的家具多为上个世纪90年代向村民所征,多是明清老家具。目前,故居正在维修中,开放时间待定。

 

佘家守墓存忠义


过了纪念园牌坊,沿石梯而上,就到了点将台,这里有纪念园的标志景点:“擎天一柱”袁崇焕雕像。袁崇焕雕像竖立在中间,左手握剑、右手提气至胸,面微侧并上扬,仿佛在远眺东北边陲,仰天长啸。据水南村村委会老干部回忆,这座高达15米的袁崇焕雕像,是著名雕塑大师潘鹤的作品,历时14个月完成,本来市场价格需要200多万,潘鹤看是水南村村民自己筹资,便给打了折扣,只收了168万。




相传,在袁崇焕被冤杀后,其帐下谋士佘氏舍家忘死偷出袁崇焕首级,埋在自家院里,并辞官,从此开始隐姓埋名,故世称“佘义士”。他在临终前嘱咐家人死后把他埋在袁崇焕身旁,并要求佘家子孙此后好好读书、不许为官、不许回南方老家,世代为袁崇焕守墓。


点将台左侧,是袁崇焕的衣冠冢,两旁立着佘义士和佘焦平的石像,永远守护着英雄的魂灵。在袁崇焕衣冠冢的附近,还有佘义士的衣冠冢和塑像,以及掩映于绿荫中的佘家小院,面阔三间,是被称为“忠义之家”的守墓人佘家的居所。




水南村村民每年都派代表去北京拜祭,但因路途遥远,于是在袁崇焕纪念园修建了袁崇焕衣冠冢,以方便海内外人士拜祭。2003年,佘家第17代传人佘幼芝之子焦平决定赴东莞石碣守墓,然而来莞之前不幸遭车祸去世。为满足焦平生前遗愿,佘幼芝夫妇千里迢迢将儿子的骨灰送到了袁崇焕纪念园安放。随后,佘幼芝夫妇俩给儿子改名为佘焦平,“让他作为佘家的后人永远为袁将军守下去”。


18代人的生死守护,守墓成了佘家每一代人生存的信仰,中国传统精神中对英雄的敬仰,对诺言的信守在佘家人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一块碑一座墓,埋葬了一位冤屈的爱国英雄。而18代人,三百多年,守护着一片忠心耿耿的英雄大义。

  

东莞人要学袁崇焕勇敢走出去



受访人

钟灵觉——原水南村村委会书记兼主任,袁崇焕纪念园筹建组组长

吕文彬——袁崇焕中学校长


记者:这里在建袁崇焕纪念园前是怎么样的?


钟灵觉:当年,袁崇焕被冤死后,村人为了逃避官府的捉拿,纷纷背井离乡,直到解放前,这里都是荒地,后来开始有人在这里埋葬自己死去的亲人。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村民开始在这里种荔枝,也有小部分人种菜。我小时候听过一些老人说,有人曾经在这里挖过一些手镯等东西,他们还看过没有倒塌的月楼。

 

记者:后来水南村怎么会想到在这里筹建袁崇焕纪念园?


钟灵觉:改革开放后,我们水南村和石碣镇政府都意识到这里是袁崇焕故居,要好好保护起来。当时,不少香港商人找过我们,要在这里开发房地产或者开工厂,因为这里是一个“黄金路段”,但都被我们拒绝了,不过当时也还没有建袁崇焕纪念园的念头,只是想先把地留着,建设一些跟袁崇焕有关的东西,比如袁崇焕学校之类。一直到了1997年左右,才决定建袁崇焕纪念园。

 

记者:你眼中的袁崇焕的形象是怎样的?


吕文彬:袁崇焕身上最让我敬佩的精神,一个是勇敢,这不是个人的勇敢,而是在明朝末年颓废、腐朽甚至是僵化的体制下,他不像一些人明哲保身,或是消极对待,他毛遂自荐去部队,他在关外孤军守卫宁远,把自己的家人都接到部队去了。这种对国家、民族的大义,勇于担当的精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更加令人肃然起敬。另外一个是他的廉洁。袁崇焕当时做到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的职位,他父亲去世,准备回家奔丧,却连路费都没有,还要跟同事借盘缠。还有,《明史·袁崇焕传》记载,他被抄家时,“家亦无余赀,天下冤之。”尤其是当今反腐倡廉,这是非常值得社会弘扬,各级官员学习的品质。

 

记者:袁崇焕对东莞、对东莞人意味着什么?


吕文彬:任何文化都是要有载体的,东莞最出名的就是两个:第一个是虎门炮台,第二个就是袁崇焕,二者都是全国性的。袁崇焕是东莞历史上最有名的人,也是敢为国家担当的人,他有一句土话叫“顶硬上”,就是咬着牙都要撑住,东莞应该有这种“顶硬上”,不畏难的精神。


东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和缩影,前面一二十年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我感觉这些年步子迈得没那么大了,处处有点循规蹈矩,过于谨小慎微。东莞人要学袁崇焕,为国家、为民族、为东莞、为自己多承担一点责任,袁崇焕的勇敢是为国家赴死,现在的勇敢就是要走出去。以前的改革开放其实是对内的,让别人的资金、技术、人才引进来,现在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人家不大可能往你这边来,你应该学会走出去。现在的“一带一路”是对世界的改革开放,我觉得东莞人要向温州人学习,温州人能够走遍全世界,而东莞走出去的还不够。像袁崇焕自己,从石碣走出去,往广西,再到北京,最后建功立业,他自己是勇于走出去的。




本文原刊于《文化周末》报522期“城记文化专列”

策划 | 曾理、郑子龙   统筹 | 林玉清

版面设计 | 何德和   本期主笔 | 柯秋彬

执行 | 常雪梅 、郭石磊、柯秋彬

编辑|夏觉得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