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乐童:偌大北京连能逛的唱片店都没有,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2016-07-05 09:0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乐童:偌大北京连能逛的唱片店都没有,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极客公园微信号:geekpark

 乐童音乐


乐童作为一家音乐互联网公司,以众筹和演出等线上方式服务着音乐人,帮音乐人对接到歌迷和线下资源。而他们最近很受瞩目的是一个叫做「乐空间」的,基于这样的一个空间讨论到音乐和城市的关系,以及通过音乐去改变一个城市的美好愿景时,乐童似乎正在从线上走到线下,让音乐和城市产生连接。

本文根据「乐童」合伙人 & VP 郭小寒在极客公园·未来头条活动的演讲整理而成。


一座城市的声音里,音乐是最特别的那个


城市跟音乐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在社会学和建筑学看来,城市是一个社会活动的一个大剧场,所有的政治、商业、艺术、音乐都会这个大剧场里面去发生。音乐也是艺术的一部分,通过在城市里面有属于他自己的音乐,那可能会更凸现到这个城市的一个风格。   


 每个城市必须通过产生自己的城市特质来展现城市的文化特色,就像一种城市的感性符号。当一座城市缺乏文化特色,它变得干瘪,而城市生活也会变得单调且贫乏。


 所以当一个城市它想变得更活泼、生动的时候,它要有属于自己的声音。这些声音来自哪?总结起来的代表就是,文化发声|产业发声|环境发声|生活发声|青年发声。


也就是说这个城市中最活跃的人要发声,这个城市最活跃的生活方式要发声,这个城市的环境要发声,这个城市的文化产业和从事文化产业的人员要发声。


 而在音乐和城市的关系中,每个城市的音乐人其实他代表的这个城市的特色和灵魂。当他们以他们的音乐作品,包括他们的演出现场去震撼到这个城市更多观众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成为了本地城市文化和青年文化的一个代言人。比如兰州的野孩子,广东的五条人,银川的苏阳,南京的李志,上海的顶楼的马戏团。



 乐童正在试着帮助这些独立的音乐人,能够让他们更好的成长和发展,对接到市场,然后能够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和市场价值。


 从 Club 到音乐节,音乐现场走偏了吗?


音乐现场无疑是城市音乐最直观最真切的体现,而它的发展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城市的文化和声音。就像那个摇滚的黄金时代里,每一个摇滚乐孕育和发轫的现场都对城市文化有很大影响。


如纽约CBGB俱乐部、利物浦的洞穴俱乐部,底特律的格兰德舞厅,在这些小小的俱乐部里产生了一个时代甚至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乐队和音乐人,比如 Patti Smith、The Beatles、PinkFloyd 等等,如果有社会学研究这一现象,就会发现这些伟大的音乐人一开始都是驻扎在一个很小的俱乐部场域,通过不断地发声和传递自己的音乐作品,聚集了更多的歌迷以及产业的关注,最终进入到主流市场与全球视野。


所以在六七十年代的欧美,城市小Club 是摇滚乐文化、城市文化、青年文化的一个摇篮。



90年代后,以日本为主的消费文化主导的音乐场所开始更普遍地出现,livehouse 代替了club,livehouse 是以音乐现场为主要产品的消费型空间,它的主要作用是承载更多的歌迷来消费现场音乐和周边产品,而非在早期培养音乐人。


而中国北京早期的 club 文化的发展算是一个火种,从三里屯南街的河酒吧走出野孩子、小河、万晓利,发迹与五道口 13club 和 D22 的 joyside 、 carsickcars 、嘎调、赌鬼等北京新兴摇滚乐势力。2006 年- 2008 年的疆进酒则更是走出了张玮玮、郭龙甚至李志等一系列音乐人走。


随着现场音乐消费市场的发展和音乐人巡演体系的建立,各地的livehouse也逐渐成长壮大,比如上海的Mao,武汉的vox、杭州的酒球会、重庆的坚果等等,各地Livehouse形成了一个产业链。音乐人们通常在发布新唱片之后,串联起一个全国的巡演。   


另一种验证音乐现场消费繁荣的产品是音乐节,这是一种更大众的音乐消费状态。从 2000 年第一届MIDI音乐节开始,如今草莓音乐节在各大城市遍地开花,以及地方性的音乐节也逐渐发展壮大,可以看出音乐消费市场正在从小众走向大众,也促使了音乐现场从 club 文化到 livehouse 文化到音乐节文化的转变。


北京这样一个和纽约、伦敦一样的国际化大城市,现在连一个能逛的唱片店都没有,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不过尴尬的是在音乐市场越来越繁荣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人主动去消费现场音乐,但北京正逐渐失去它作为文化中心,孕育、孵化新的音乐人和音乐文化的能力,这里人们已经慢慢地失去了活力。


乐空间的诞生变得应时应景


基于历史的梳理和产业的观察:首先乐童看到在城市的发展变化中,人们对音乐生活空间有硬性的需求;同时音乐产业的繁荣也逐渐有了对文化的反哺。我们既是摇滚乐迷也是青年文化的体验者和创造者,我们是否可以作为一个文化和产业、乐迷需求和音乐人需求的连接者,在如今互联网的环境下,以乐童线上的优质资源和业界整合能力,能否打造一个创造型空间,再造一个新型文化俱乐部和发韧地的可能性?


乐童其实是中国最大的音乐人的线上云经济平台,通过众筹和演出的形式,连接各个这个产业里面的链条,能够让音乐人顺利地出唱片、出周边产品、巡演、发出自己的声音,然后在媒体上露面。2016年6月1日,乐童发起了乐空间的线上众筹,四十个小时便达成众筹目标,也正式宣告了乐童线下空间的正式成立与运营。


乐童对乐空间的定位是一个 Home,而非 House


Home 就是说家,你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地方,你在这里可以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内容,以及去交互到你想交互的一些人。这个 Home 的概念落实到线下就变成了我们现在的乐空间概念,那我们从上游开始,挖掘到音乐人到通过服务将音乐人对接到文化消费市场,通过我们的演出将文化产品输送到全国各地。



 通过乐空间,乐童相当于在产业上完成了一个从线上到线下这样的闭环, 并形成从产业到社交的聚合。


乐空间上线时 40 个小时达成了 150 万额度,与其说这是众筹倒不如说乐空间满足了更多音乐人和乐迷的需求,他们渴望能够加入到这个空间中,当现在的年轻人想主动去选择一个地方去消费、去看演出,他本身就从一个消费者变成了一个传播者,他会把我这个地方所有的信息、能量等等的再传递出去,然后就让这个城市会有更多的关于音乐的声音,他们还会有一种城市文化中的建造者和拥有者的角色概念。


 乐童作为一个音乐互联网公司,想做的就是让音乐在城市发声,用音乐再重新塑造这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变成一个看得见音乐的城市。


NOTICE:


7 月 15-16 日,奇点创新者峰会将首度来到上海,与 50+ 国内外最值得关注的科技商业变量、200+ 技术领袖、500+ 上市公司高管及千亿产业资本共同探讨「幸福科技」。

想与周鸿祎、徐沪生、王小川、罗永浩等嘉宾共同探讨下一个技术和商业的引爆点,就抓紧点击阅读原文即刻购票吧。


演讲嘉宾报道

特斯拉  JB Straubel一条 徐沪生

……

极客公园(geekpark)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