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

2017-04-11 05:2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

 他的吻越来越放肆,最后吻到了她隆起的小腹上,“欢欢,我们不再闹了好吗?我们好好在一起,我们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

    家,这个字一下子刺激到叶欢的神经。

    隐忍隐瞒了她一辈子的父亲,抛弃她远走他乡的母亲,还有委曲求全的继母,这就是她的家,而这个家给她的没有温暖,只是有伤害。

    所有的一切,像是一本书里的插画,陡然间插入叶欢的脑海,也插入了她的心间,她痉,挛的全身一缩,恰在这时,他却和她一样的痉,挛的一颤。

    “他在动,在动……”易少川的声音惊喜而激动。

    果然,宝宝在动,因为怀孕初期,胎动并不明显,第一次胎动是他喝醉的时候,而第二次胎动是在这个时候,难道这冥冥之中,是宝宝对她的提示吗?

    提示她,不要排斥他的爸爸,提示她,不要让他没有爸爸疼爱……

    她也很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可是面对那些她怎么也迈不过去的坎,她真的做不到。

    “欢欢,他经常踢你吗?”

    “他踢你的时候会痛吗?”

    他的问题让她无法回答,也让她心口窒息,她推开他,拉好自己的衣衫,“易少川,如果你不想你的儿子长大一样和你是流氓,这种事以后就不要再干。”

    如果不是宝宝那么一踢,恐怕他们已经失控了。

    “男人就是要流氓,不流氓怎么讨老婆,”他却恬不知耻的这样回她。

    和流氓说话永远是费神费力又浪费唾液的事,叶欢算是明白了,她拿起包要走,他却横过来拦住她,“这么晚了,一起吃完饭再走吧。”

    经他一提醒,叶欢才发现窗外的天,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暗了,可是她还能和他再呆在一个房间吗?

    绝对不可以的!

    仿若看出了她的心思,易少川直接阴下脸,“你放心,我不会再碰你,我再流氓,也不会建立在伤害我儿子的基础上。”

    想到他先前的无耻,叶欢哼了声,“现在这样说了,你刚才都干了什么?”

    “我,我那不是一时情不自禁吗?”他难得露出了羞赧之情。

    “我怕你的情不自禁会随时发生,”所以,她还是离他远点为妙。

    “不会了,”他急切的说完了这三个字,面对她仍不相信的眼神,最后低低的说道,“大不了我自己撸,管。”

    “什么?”她不是故意的,因为后面的话,他真的说的很小声。

    “没什么,”他拽过她的包,背在了自己身上,似乎这样就能把她留下。

    “易少川,你不说清楚,就是留下我的包也没用,”她拗起来,十头牛可也拉不回。

    听到她这话,他的俊脸抽了几抽,然后牙一咬,“我说,我要是再情不自禁,就自己撸,管。”

    “啊……”她先是一怔,接着就大笑。

    他却狠狠的瞪她一眼,走进了厨房。

    叶欢的包被扣,她肯定走不了,想到自己反正要吃饭,既然他要做,她那留下来吃好了。

    坐在客厅里,打开了电视,叶欢随便换着台,听到他手机响的时候,她叫了他两声,不知道是油烟机声音太响,还是电视的声音太响,他竟然没有听到。

    叶欢掏出他的手机,想给他送去厨房,可是却无意看到了来电人显示着馨园物业,这不是他们之前住的小区物业吗?

    难道又是要物业费,不对啊,她才交过的,难道是又要交什么费用了?

    叶欢想着物业找易少川,无非就是交费用的事,看了眼厨房里满手是水的他,最终替他接听了,“你好!”

    对方听到叶欢的声音先是一顿,接着就说道,“你是易太太吧?我是馨园物业。”

    “是,”叶欢没有否认,“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有业主来投诉你房子里的租客,说是天天半夜音响开的震天响,弄的大家没办法休息,我们去劝说过几次,她也不听,现在我们想麻烦你和易先生,能不能去劝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建议你们换个租客。”

    叶欢有些懵,她的房子是准备卖没错,可没说要出租啊,而且听物业的话好像这房子已经出租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欢看向厨房里的男人,匆匆对物业的人说了声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易少川做好饭菜端出来,完全不知道叶欢接听了他电话的事,而她也没有问,甚至她还悄悄的把那个通话记录给删除了。

    不能否认,他做菜的水平越来越高了,四菜一汤,营养丰富不说,而且荤素搭配的也很好,虽然小露露很用心的在照顾她了,但是这饭菜一入口,还是轻易就比较出了差距。

    “手艺又进步了,在北京这段时间,经常做菜吗?”她问的漫不经心。

    “没有,”他在北京的那段日子都养病,怎么会有时间做菜,再说了,他在北京那里就是个大少爷,吃喝拉撒都有人侍候着,根本用不着他。

    “可是你这手艺不像是闲置了几个月的,”她问的很有深意。

    “这段时间我常做,”他给她夹了块鸡排放到碗里,“多吃点肉,对胎儿发育好。”

    经常做,做给谁吃呢?

    叶欢以前神经大条不敏感,可是在经过了那么多欺骗后,她现在就像是被蛇咬过的人,看到井绳都会神经乱跳。

    “欢欢,还是从薛子路那里搬出来吧,我能好好的照顾你,”易少川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把老婆先哄回家。

    叶欢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咬着勺子思索了会,然后才缓缓说道,“要搬也可以,不过……”她说的很慢,而且那黑眸里闪过一抹狡黠。

    “不过什么?”听到她同意搬了,易少川就已经兴奋了。

    “不过我不想搬回来这里,我想搬回去我们原来的家,”叶欢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易少川,她想看他的反应,果然,她话音一落,就发现他拿着餐具的手一颤。

    “那里死过人,而且还闹过鬼,你不害怕了吗?”易少川很快就笑着掩饰,但他的那个颤抖的动作还是深深的烙进了叶欢的脑海里。

    “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叶欢又低头吃饭,“而且我前段时间去过,物业的人告诉我说,楼上那老太太已经走了。”

天使de心(tsdx111)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