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听,这是宜兴的诗意

2017-04-10 13:2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听,这是宜兴的诗意

阳羡大地,诗意盎然。
  从古到今,宜兴的一批批文人雅士结伴行吟于水滨,论诗于草堂,留下了无数瑰丽的名篇,形成了一条经久不衰的阳羡词脉。

看南宋末年,“竹山先生”蒋捷多承苏辛而兼众长,在多事之秋写下一首首反映社会大变动中生活层面和内心感受的词作。豪放的词风,直接影响了清初阳羡词派,其佳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等一直为后人称道。看清代,陈维崧既善豪放之词,也精婉约之作,给后世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艺术财富。而在他周围,还会聚了万树、蒋景祁、徐喈凤、任绳隗等100多位词人,他们以文会友、彼此切磋、相互唱和,组成了声势赫赫、影响深远的阳羡词派。看民国,程适诗文楹联创作甚丰,在江南一带颇有名声。后与徐致章、蒋兆兰等10多位宜兴名士在西氿之滨创办“白雪词社”,每月集会一次,拈题作诗,唱和不辍……

随着改革开放,文化复兴繁荣,宜兴的一批古诗词文化爱好者又相聚到一起,于1985年成立荆溪诗社,经过多年发展,社员已经发展到70多个,也带动了一批喜欢读诗、写诗的群体。如今,他们正一路追寻阳羡词人的足迹,用他们的创作成果,向人们展示着古诗词旺盛的生命力,践行着对古诗词文化的继承和弘扬,装点着宜兴这座江南小城的诗意。


吴开荣:乐当传承优秀文化的义工

3月18日至20日,来自阳羡词派、广陵词派、浙西词派等六大词派的传承人齐聚常州,进行古诗词方面的交流和探讨。作为传承人之一的宜兴市荆溪诗社社长吴开荣忙碌并快乐着,他说:“能做一些传承优秀文化、对社会有益的事,感觉很快乐!”
  说起吴开荣与古诗词的缘分,那得追溯到很多年前。在读书时代,吴开荣就特别喜欢写文章,他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朗读。1984年至1987年,吴开荣就读高等师范函授时,受古代文学老师臧正民的影响,他开始喜欢上古诗词,并开始学习相关理论知识和创作实践。其间,他多次翻阅、熟读《文心雕龙》《史记》《诗经》等经典书籍,从中汲取养分,从诗词的平仄、押韵、意境等方面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平。在宜兴市丁蜀镇东坡中学任教期间,他不仅自己带头写诗词,还用评奖等方式鼓励学生写,并将他们的作品放在学校的《东坡园》季刊上进行展示,由此培养了很多“小诗人”。
  从2012年担任市荆溪诗社社长起,吴开荣的责任更大了。一方面,他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整理散落的资料,进行筛选、核对等,编印了《古今咏陶诗联集》《阳羡词三大家评析》《程适诗词集》等公益类书籍,让更多的宜兴人了解本地词学文化的深厚根基;另一方面,他组织诗社社员开展市内外采风、参加全国性论坛或诗歌研讨会等,让他们汲取丰富营养,不断提高创作水平。从2013年起,吴开荣每周还作为客座老师,忙碌在市老干部大学诗联赏析班的课堂上,对学员们开展基础理论、诗歌赏析、写作指导等方面的教学。通过这一平台,他还选拔吸纳不少学员加入市荆溪诗社,为古诗词文化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秦乐明:那些与周济有关的故事

童年时期的秦乐明在求志堂长大。从小到大,他对诗词都特别感兴趣,无论是“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还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幼时的秦乐明总喜欢一遍又一遍地让母亲背给他听。

随着年龄的增长,秦乐明慢慢了解到,原来自己从小住的求志堂就是清代著名词人周济的老宅,而母亲也是周济后人。秦乐明说,周济是清代影响较大的词人、词论家,一生才学过人、著作颇丰,对清代及后世诗词的发展影响深远。但多数宜兴人对于这位享誉文坛的前辈知之甚少,所留资料更少。为了让更多的宜兴人和诗词爱好者了解周济,秦乐明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来研究、整理,并主编了《周济诗词集》。

《周济诗词集》1986年动议,2013年起步收集资料,2016年5月收官定稿,其间秦乐明酝酿30年,整整编著3年。全书收集了几乎所有周济的存世诗词共计420篇675首,分为8个篇章,另附介绍文章《周济述略》。《周济诗词集》的出版,对研究周济和清代文学,挖掘、整理和展示宜兴历史文化底蕴,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传承价值。秦乐明说,周济在诗词方面的一大成就是他的理论。周济认为,诗词不是公子哥的玩物,不是风花雪月的镜子。诗词中有作者寄托的思想,也有对历史的担当。也正因此,秦乐明对周济及他的诗词尤为喜爱,“诗词应当‘意内言外,变风骚人’,即要把自己所要表达的思想寄托在所描写的情景之中,以此改变社会风气,教育后人,正所谓情有所寄乃成诗。”周济的诗词也让秦乐明有了更多的人生感悟。


毛邓平:在青春时光与诗词结缘

宜兴,江南山水之城,不仅是闻名遐迩的“教授之乡”“书画之乡”“ 环保之乡”,更是宋末著名词人蒋捷和清初阳羡词派领袖陈维崧的“诗词之乡”。今年27岁的毛邓平生长于此,深受熏陶,从小就特别喜爱课本上的古诗词,每一首他都会熟练背诵,每一首都像清晨的甘露滋润着他幼小的心灵。他说:“我与中华诗词相遇,有幸在最年少的青春时光里。”

正式走进诗词这扇风雅之门,得从毛邓平跨入大学说起。对传统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毛邓平,在学校各式各样的学生社团里,选择加入了文学社。与一群有着共同爱好的同学常常在一起探讨、学习,更促进了他对诗词的喜爱。稍有空闲时间,毛邓平就会去学校图书馆翻阅大量书籍,有时一呆就是一下午,在唐风宋韵里不知度过了多少美好时光。也正是这份勤奋好学与坚持,他积累了不少诗词语汇。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毛邓平起先模仿古人之作写了不少小诗,并发表在校刊校报上,虽获得不少赞誉,但终归没有得到真正懂写古诗词老师的指导,格律失调、内容陈旧等问题,让他十分苦恼。

2008年偶然的一次机会,在一位学长的引荐下,毛邓平与时任市荆溪诗社社长的臧正民见了面。看到这样一位既喜欢传统诗词又愿意学的青年,臧老十分欢喜,当即就将他吸收为社员。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臧老对毛邓平严格要求,细心教导,不仅让他面对那些枯燥的平平仄仄坚持了下来,还让他做了诗社的理事和编委。

时光荏苒,毛邓平学习与创作古诗词已有十个年头了。作为年轻诗词爱好者,他深知自己的责任。他说:“我将会一如既往地在诗山词海中奋力前行,接过老一辈的未竟之业,将传统诗词文化继承并弘扬,代代相传下去。”   


孙永盛:在诗词中汲取人生的力量

15岁,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能正是顽皮的年纪。但和同龄孩子相比,宜兴市丁蜀镇东坡中学初三学生孙永盛显得相对安静和成熟。他说,这一切都离不开诗词对他的熏陶。

古体诗、现代诗……孙永盛从小就热衷于阅读各种各样的诗词。“我对诗词的喜爱,并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作者或者某一种类型,只要是诗词,我总能找到感兴趣的地方。”从小到大,孙永盛已经记不清自己具体看过多少本诗集了,但每一本诗集对他来说都是一笔“富矿”。从作者的诗词,孙永盛可以了解到他们的情感,他们对世界的认知,也能了解各种各样的知识。因此,一有时间,孙永盛的手上总是捧着一本诗集。

因为对诗词的热爱,孙永盛从初一开始,就加入了学校的诗歌社团,学习如何写诗。从初一到现在,这个15岁的少年已经写了30多首诗,他说诗词就是他表达情感的方式。比如初二参加十四岁青春仪式时,他深有感触,便写下了《窗前梨花》——“倚窗观梨花,满眼白似雪。时光何其短,花开花又落。不知不觉中,枝头结满果。辽阔天地间,少年最快乐。”相较于古体诗,孙永盛更爱用现代诗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现代诗更为直接,对于情感的表达更为强烈,所以我现在写得更多的是现代诗。”对于自己的作品,孙永盛谦虚地说,受限于自己当前的水平和眼界,这些诗可能都不够成熟,但记录了他这个年龄最真实、最炽热的情绪。在未来,他希望诗词能一直陪伴着自己成长,并从中汲取人生向前的力量。



撰稿:张云芳、徐鹏

制作:杨洁

宜兴网(cnyixing)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