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五尺布票的故事,用过布票的人都做爷爷奶奶了

2017-03-28 15:4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五尺布票的故事,用过布票的人都做爷爷奶奶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农历十二月的时候,父亲就开始忙起来了,大家都早早的和父亲联系好,定于某天某天到某家做一天衣服。农历腊月到了,可以按人口分到一定的布票粮票肉票油票什么的,尤其是那些人口多的人家,过年就想着给每个孩子做一件新衣服,一般的都是老大穿了给老二,再改了给老三,那年月真的叫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能穿上新衣服那是难的。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者


那时农村人喜欢结同庚,俗称老庚,结了同庚就是兄弟,我们晚辈也要叫‘同年爷’。父亲到‘同年爷’家做衣服的时候,都起早摸黑,不是做的衣服多,而是想办法在剪裁的时候不浪费一点布料,还要给旧衣服拼凑,改成像新的一样,所以那就很耽搁工夫。裁缝的手艺好坏在于剪裁,那时侯没有什么时髦的式样,合身,得体,省料,那就是好手艺,你不能把青年人的衣服做成老年的侧面襟,也不能把老年人的衣服做成对开的中山装那式样,等剪裁完毕,就开始缝制衣服,那脚踩的缝纫机,滴滴答答的响着,半天工夫,就做好了几件衣服。


吃饭的时候一般都是一盘泥鳅干,再炒个鸡蛋,炒两个菜园里的菜,有时候也有一小盘腊猪肉,那就是很不错的了,父亲从来不喝酒,而‘同年爷’不论三餐,都要喝三小杯米白子(用大米酿成的白酒)。他们边吃饭边拉家常,说今年发了多少布票粮票之类的,说到年快到了‘同年娘’还未添置新衣服,说些儿女多,布票又不够,日子艰难等等。‘同年爷’听说我家还有布票,就向我父亲借五尺布票,父亲当时就拿了五尺票给了‘同年爷’。


第二年的夏天,父亲到‘同年爷’家喝茶,‘同年爷’顺手把五尺布票还了,到家的时候,发现布票不见了,母亲说你是不是弄丢了啊,父亲翻开短裤的口袋,发现袋底有个破洞,那布票无疑是漏掉了,就向回来的路上寻找,找遍了路两旁,也没有找到,空手而归,父亲就向母亲发火,说洗衣服也不看看口袋是不是破了,早看到早补起来布票也不会掉,一个家过日子全靠女人,女人不贤惠就没有好日子过,母亲一向温顺,说了句洗衣服那有天天翻口袋的也就算了。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者


‘同年爷’听说后,来到我家赶紧声明,布票我是还给你了啊,昨天那么多人都看到的,父亲说,我知道你还了,这个事不怪你。看‘同年爷’我家的难处,内心歉疚到别人家借了五尺布票要给我父亲,父亲当然是不会接受的。那天雨后初晴,山村的小路泥巴很多,‘同年爷’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把手胳臂摔骨折了,医生说起码要休息十头半个月,这下可麻烦了,对‘同年爷’来说:手不能动,怎么做细啊(干农话)这个损失可大了,‘同年娘’也骂:“布票你还了,又不是你弄丢的,你到处跑干什么啊,你管得了天?还是管得了地?”‘同年爷’望着满天星斗,默默的想着心事,想着田里细怎么办。父亲知道这些事情,也觉得于心不安,捉了一只鸡鸾子送到‘同年爷’家去了并帮忙做完田里的细。


几个月后,父亲在床底下无意间看到了丢失的五尺布票,只是上面粘满了灰尘,吹掉灰尘,那布票有些模糊变色了,票面变得很烂了。一次父亲和生产队长一起到公社开会,父亲想顺便剪块布给二个妹妹做件夏衣,父亲拿出那模糊有点烂的布票,布店就是不收,父亲说,这布票又不是假的,布店收款员说,我又没有说你那是假的,但我不认得你的布票,你到认得的人那里去用。父亲只好两手空空地回去,一路上也不说话,闷闷的走路。父亲回到家后,父亲把那布票夹在一本书里,一直保留着直到现在。

大客家网(dakejiaw)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