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井柏然 理智地打磨自己 | 封面明星

2017-03-28 09:10: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井柏然 理智地打磨自己 | 封面明星


本文系摘编,全文请订阅《时装 L'OFFICIEL HOMMES》四月刊








拍摄在下午时分如期结束,我们一行人钻进井柏然的商务车里。他像个大家长一样安排好每个人的座位。车开到拍摄场地 1、2 公里外的一处路边停下来,我们就这么聊。一个原本逼仄的密闭空间,因为他身体完全侧过来面向我的「敞开」姿态,竟在心理上让人感觉辽阔又安全。


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去年四月底,因为一个拍摄工作。当时他在广州拍娄烨导演的新电影,因为角色颓唐的要求,唇边下颌都絮着胡茬。可是他全然不记得了—我说是在广州,他却执意说是在北京。那次见面是在摄影棚里,他以为所有的棚都是在北京。所以这件事很好地印证了他的一个感受,出道有十年了吧,「我干来干去,其实干的都是同一件事。」话虽这么说,他却记得一个细节。「那天屋子里特别闷,咱们是坐在路边聊的,一直有大卡车开来开去的,对吧。」



印花衬衫  Louis Vuitton

黑色长裤  Louis Vuitton

项链  Louis Vuitton


上一次见面现在回想起来挺愉快的,他说广州天气太热了他有一天晚上拍一场要上下台阶跑来跑去的戏拍了一夜,收工之后直接就吐了,但即使这样,还是愉快,过瘾。能在娄烨的电影里做男主角,这在井柏然看来是「提前预支未来」的事情,本来以为还要等上几年的。「开心,毕竟在他眼里我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了。」当时他这么说,身上似有使不完的劲儿。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那时的我们都未曾想到。


那个角色太暗了。本来是代表正义的警察,光明坦荡,后来被人性和世事的阴暗一点点吞噬,终究也至近乎万劫不复。艺术作品极致一点没关系,但这一切超出了井柏然的心理承受能力。好吧,人无完人,明暗共存总可以了吧。不行。作品就是要把他内心里最后那一点光明全部收走,「他」是谁,是角色还是井柏然自己,他后来也分辨不清了。


    

军绿色钉珠风衣  Alexander McQueen

蓝色衬衫  Tod's

黑色长裤  Louis Vuitton

金属牛皮板鞋  CAMEL 骆驼 


有一场极端具有毁灭性的戏,他接受不了。「不是残忍那种程度了,根本就是恶心。」那些东西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和观念。「我就疯了一样满剧组去问别人,你们可以接受吗。对,我就想去证明我是对的。」结果所有人都觉得他小题大做了,就连身边及其相熟的同事都说,自己可以接受。「我当时就对他说,我的天哪,我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内心有这一种巨大的失望,我当时就疯了,我心想,完了......」他夜里给经纪人发信息,说自己绝对不会演这场戏,「我说如果这场戏最后拍了的话,你自己准备好,我会买一张机票飞回来,我宁可放弃不演了。」


他想救自己的角色一把,他觉得如果自己真的让这个角色做了那样的事情是对不起他的。「不仅是占有欲,我想保护他。」另一边厢,娄烨却在执意把这个角色推向无尽的黑暗。井柏然想拉他一把。他不愿意观众在电影院里最后感受到和自己一样的无望。


军绿色钉珠风衣  Alexander McQueen

蓝色衬衫  Tod's


从 18 岁参加那档选秀节目正式进入这个所谓的成人世界,井柏然并未真正意义上察觉到周遭环境的丑恶或者不堪。他在年轻的时候拥有了绝对的运气,不惜力也没迷失,就那么顺风顺水地完成了梦想的第一步,「世界一直都挺美好的。」他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他非常热爱,还可以用这件事去挣钱养家。


「我曾经想过有一天我不做这个了还能做什么,后来我想了好多,好像没什么可做的,因为这个是再适合我不过的了。」这些话从井柏然口里说出来是自然又诚恳的,他没有必要说什么客套话,好就好,不好就不好。



「健康」,「正面」—他选了这两个词来形容自己入行以来持之以恒的心态。他向来自知,理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包括事业的节奏」,同时有自己的坚持,「算是所谓的耐得住......」以上这些,他总结道,自己都做到了,一路走过来稳扎稳打......但是上一个夏天在娄烨的戏里,他就那么「失控」了。


黑色风衣  PEACEBIRD MEN

白色毛衣 Stella McCartney

黑色长裤 PEACEBIRD MEN

Onitsuka Tiger 鬼塚虎日式丹宁 TIGER ALLY 鞋款


工作人员那阵子不太敢和他说话。拍戏中间给他安排了几场商业活动,他不剃胡子就来了,脱下戏里角色汗津津满是褶皱的衬衫,套上高级定制的西装,镜子里的井柏然好几次漠然看着自己的脸,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他不开心却说不出缘由,和身边人说自己压力大又解释不清到底有什么压力,不就是站站台说几句话,自己是在闹什么别扭?他自认自己多年来参加活动从来没有过「不体面」的表现,「不能说非常好,但都会画上一个句号。可那次是一个感叹号......」几行字的发言,他攥在手里看了一个下午,记不住,「那东西就是不过我的脑子,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站到台上之后彻底一片空白,身边就是品牌老板,朝他走过来,大约也就 5 秒钟的样子,他觉得那条路好长,「我好尴尬,有点好像在掩饰自己......」


 Onitsuka Tiger 鬼塚虎 SEASONLESS LINE 系列外套

Onitsuka Tiger 鬼塚虎 SEASONLESS LINE 系列上衣

 Onitsuka Tiger 鬼塚虎 SEASONLESS LINE 系列牛仔裤

Onitsuka Tiger 鬼塚虎日式丹宁 SERRANO 鞋款


他不知道那些负面情绪到底从哪里来的,也或许他知道但是不愿意面对—其实就是这个角色,就是那真实刺骨的暗,如泅渡冰河,但没人替得了他。


现在大半年时间过去了,他终于可以吐出一口气,说自己终于冷静下来,明白所有当初的情绪都是因为角色。在那些与他共生的时间里,他经历了和戏中的他一模一样的痛苦,那个人对抗的是世界中黑白颠倒的是非曲直,井柏然的「敌人」,则是导演和自己。


他最终没有真的买一张机票飞走退出,而是在历经了和导演的往复讨论之后,选了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来处理那场戏。实拍那天他没再和导演多说一句话「反正之前已经聊了那么多次,没有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他给不了我什么答案,他想要的我也不会给。」井柏然那天拖到最后一刻才到现场,竟然毫无情绪地站进了那个已经设想了无数次的环境里,心里一片坦荡,就把自己当成那个人那么去演了。下来之后他问宋佳,怎么样,够不够。宋佳说,够,正合适。「她说如果按照之前那个演的话,可能就真的太脏了。所以在那一刹那,我就觉得我的坚持是对的。」


井柏然曾经确实在无数个刹那觉得要失去自己了,但事情走到一半的时候,他没有越陷越深,「我回来了。」那天回到房间,一切平淡无奇,但是他分明地知道,人生一道重要的关口,他跨过来了。


当你非常极度地渴望得到一个东西,你真的得到它的时候,并不会有那么多的愉悦,因为所有的满足和痛苦,都已经在前面寻找它靠近它的过程里面,一点点被消化跟被接受了。


服装提供: Louis Vuitton


「导演赢了。」他心服口服。从井柏然进组开始,一切就上了正轨,但是太顺了,也不是好事。娄烨终归是娄烨,他用一种非常规的手段把井柏然逼到死角,激发出了他内心潜藏的痛苦。他们两个人后来一直在「打太极」「,我还是输给他了。」井柏然因此对他的尊敬更加纯粹和彻底,「从脚后跟到头发丝的那种尊敬,因为这是他的电影,最终的赢家是他。」


杀青那天在香港,是个早晨,一场「大夜」之后所有人都睡着了,井柏然就坐在这辆商务车此刻我坐的位子上,哭。「突然间整个人空了。」他舍不得和这个角色分开,他下意识摸摸左眼眉骨末端,一个两厘米长的疤痕斜在那里,是一场打戏中受的伤,一大块玻璃砸在头上,划破了眉。当时觉得郁闷,现在只剩下庆幸。「突然间觉得这个疤是他留给我的。」好像有了这道疤作见证,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一样。


井柏然上一次在戏里受伤是几年前拍《失孤》时,骑摩托车不小心被排气管烫了,因为在山里,没有任何保护也没得到及时治疗,小腿上哗然一片。「不值一提了。」他对两处疤痕的感情天差地别。



lofficiel.cn  我 们 期 待 与 你 相 逢

时装男士杂志(lofficielhommes)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