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局外人

2017-03-27 16:3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局外人


  作者:李广生|摄影:孔建斌  

教师会合作吗?我把这个问题提给参与研讨的几位教师,他们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这笑容颇值得玩味。作为教师,我们倡导合作、想各种方法促成合作,但在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中是如何进行合作的呢?

向同事请教一个问题,大家围着一起,讨论一项工作,是可以称之为合作的,但合作的效益如何?对方谈了自己的观点,你或是认可或是不认可,出于礼貌,表示感谢,合作宣告结束。领导分配任务,甲负责教学、乙负责德育、丙负责课程,然后强调各负其责、分工合作。领导离开之后,分工得到确立,合作却宣告结束。课堂上孩子们之间的合作,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吗?教师在不经意间把办公室的肤浅的合作带进课堂。为什么孩子不能融入合作并产生令人惊喜的创造性发现?回忆一下教师在办公室的合作,是不是也是这样?课堂文化是办公室文化的延续,一个教师的办公桌就是他所负责的教室的缩影。

合作的重要意义——无论对于今天的学习还是明天的生活——无需赘述。如何激发并促进合作?事实上教师学会了合作便学会了如何指导孩子们合作,教师品尝到合作的乐趣,便能引导孩子享受合作带来的快乐。“做自己的教育”并非倡导闭门造车,合作是教育人生的一项重要修炼。教师要学会与同事合作、与专家合作、与领导合作、与家长合作、与孩子合作,以开放的胸怀积极接纳来自各方面的营养,从而让“自己的教育”更加美好。教师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与上述方方面面的人进行合作呢,他们有繁重的教学和管理任务。于是,合作共同体的建立便显得尤为重要。佐藤学的“学习共同体”理论和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理论对这项工作很有指导意义。“学习共同体课堂”“学习共同体学校”纷纷出现,让我们欣喜地看到教师正在学会合作,教育正在走向融合。曾经彼此隔阂的教师、专家、领导、家长成为相互平等的合作伙伴——领导不再颐指气使、专家不再高高在上、家长不再牢骚满腹、教师不再怨声载道,教师的生存状态得到改善,课堂的变化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对话是合作的基础。建立平等、互信、协商、共赢的对话机制,真正的合作才会发生。每天都在学校里进行的教研活动是对话吗?教师是带着信念走进对话吗,还是带着成见?大家围坐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圆心在哪里、是谁、是一个具体的人吗?如果没有圆心,这个圆还存在吗?坐在你对面或旁边的人正在发言,你有没有认真倾听,你有没有尝试着从中发现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力量促使你们坐在一起,你们是什么关系?你是对话的贡献者吗,你贡献了什么,除了观点之外,你贡献了热情和信任吗?你是对话的获益者吗,你获得了什么,除了启示之外,你获得了鼓励和尊重吗?意见相左的时候怎么办,屈服还是坚持,或是沉默以避免争执?所有这些教师遇到的问题也正是学生面对的问题,专业理论所提供的原则只能部分的解决这些问题,彻底的解决还需要教师在对话的实践中摸索。整合了专业性、社会性、文化性、实践性等多种因素的对话,在教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一个“埋头苦干”不善于对话的教师,很难抑制倦怠的滋生。

教师会学习吗?这个问题的提出确实形成对教师尊严的挑战,因为教师的职责是教授学习。在学习这件事上很多教师受到“健忘症”和“铭记症”的双重困扰,但既不是对知识的健忘也不是对知识的铭记。一方面,教师很容易忘记自己曾是个孩子;另一方面,教师牢牢铭记自己当初怎么学习。“健忘症”和“铭记症”的综合作用,使一些教师习惯于用成人的标准要求孩子却让他们重复自己的学习。教师站在讲台上不无感慨的对孩子说:“想当初,我和你们一样大的时候,是如此的……”台下的孩子饶有兴致的看着教师,心里却小声嘀咕:“有那个必要吗?”作为学习的教授者,教师的持续学习是自育的重要内容。一方面要学习孩子是怎么学习的,以克服“健忘症”;另一方面要适应时代的变化,以克服“铭记症”。

让我们走进教师的办公室,看看教师是怎么学习的。如果说以前教师的学习是以教材为中心的学习,那么现在的学习则是被电脑绑架的学习;如果说以前的学习是围绕考试的学习,那么现在的学习是应付培训的学习。被动的学习、孤独的学习、狭隘的学习依然是当前教师学习的三大特点。深入挖掘教材、研究课程标准被认为是教师最重要的学习内容,随着挖掘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教师陷入教材之中,颇有点作茧自缚的意味。挖了一个大窟窿,不仅自己跳进去,还要把学生拉进来。一方面要深入挖掘教材,一方面要跳出教材的束缚,如此矛盾的话语在教育中居然见怪不怪。对课标的研究从一定意义上讲是集体撒下的一个谎言。作为标准它应该是简单明了的、刚性的,怎么能够允许以研究的名义进行多样的解读呢?把课程标准背下来对教师来说意义何在?

教师会在不经意间把办公室的学习带进教室,于是我们看到在孩子身上,同样存在着被动的学习、孤独的学习、狭隘的学生等问题。让孩子学会学习是教师的一项重要责任,教师若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学习者,则很难胜任这份责任。

当我们对这些现象进行反思的时候会发现,教师的生活是割裂的,他们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在办公室,一部分在课堂。他们建立起双重标准、双重话语体系,一个是对学生的,一个是对同事和自己的。被割裂的教育人生让教师痛苦并且迷茫,他们不知道哪一个是真实的自己,哪一种声音是发自心灵的真实的呼声。面对一个在学习上遇到困难的孩子,静待花开还是拔苗助长,教师无从选择。“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但现实不允许我那么做。”“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因为种种原因必须这样做。”经常听到教师用这样的句式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是真的知道吗?是真的受制于现实吗?也许只有教师自己知道答案。

割裂的教育人生让教师很难有融入感,他们与教育是分离的,被失望、怀疑、挫败、焦虑所控制,游离于课程、课堂、学生之外,就像加缪在小说《局外人》里塑造的主人公一样,对世界不抱希望,对一切无动于衷。为什么鼓励学生合作而教师自己置身于合作之外,为什么要求学生学会学习而教师自己疏于学习,课堂上教师是融入者还是局外人?

焕发生命活力这个命题中不能缺少对教师的关注,牺牲教师的生命活力换取学生的生命活力,是无知的表现、残忍的行为。不要让教师成为局外人,教师也要警惕自己变成局外人。教师作为一个完整的人的存在, 其发展绝不仅仅局限于“专业发展”,而教师的自我修炼也绝不仅仅止步于“专业修炼”。朱永新教授倡导教师“过一种幸福而完整的教育生活”,他担纲主持的“新教育”实验是“以教师发展为起点,帮助新教育共同体成员过一种完美幸福的教育生活为目的的教育实践”,他同样认为:没有教师发展没有课堂的发展,没有教师的幸福没有孩子的快乐。把教师的发展局限于与本职工作高度相关的专业,则是对完整的教育人生的割裂,快乐、幸福和尊严因此而变得狭隘,甚至走向庸俗。

 

 [焕发生命活力] 

第一章:积极而专注

第二章:自信且自律

投入的爱一次

情感的力量

原创的价值

搬运工

 长按二维码,识别,添加关注 

教育人生(jiaoyu_rensheng)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