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丨每日一篇暖文章

2017-03-24 03:3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而是分一杯羹丨每日一篇暖文章

今天是2017.3.7

珍惜现在,每晚22点40分

这里是视界线的第13篇暖文章


主播:曾小超            文章:网络   

“全国大赛”二十五年之后,宫城良田已经成为湘北新一任主教练。樱木花道、流川枫等等那一代人都已经参加工作,结婚生子。今天是篮球队迎新的日子。“嘟”的一声哨响,“教练来啦!”伴着队长的整队声,教练宫城良田缓缓走进来:“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宫城教练您好,我是樱木花道的儿子,我叫樱木炫酷。我和我爸爸一样,也是一个天才,初次见面请多关照!”一个绿头发的高个子少年说道。大家的目光转向了他,都来一睹“神奈川篮坛传奇”樱木花道的儿子的风采。“哇,早就听说樱木花道的儿子在咱们这一届,原来就是他呀。”“看起来就很有天赋哦,一定很厉害。”篮球队的新生们窃窃私语。

“有什么,了不起,备受瞩目还不是靠他爸。”崛田逆袭不屑地说。崛田逆袭是崛田德男的儿子。崛田德男就是当初一起和樱木斗殴的高年级不良少年。“静一下。大家继续。”在队长安排下,大家自我介绍完毕。做了简单的基础训练之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在之后的训练里面,樱木炫酷果然不负众望,展现了和他爸爸樱木花道一样的过人天赋。由于表现十分出色,他很快就成为球队主力。同样在一年级就表现出色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崛田逆袭,另一个是松本淡定。

虽然都是一个球队,都是同样优秀的选手,但是宫城教练明显对樱木炫酷格外青睐。虽然宫城良田在课堂上给予每个人同样的指导,但是周末他经常会对樱木炫酷有格外指导。私下里,樱木炫酷直接称呼宫城良田为“良田叔叔”。在宫城良田的格外栽培下,他的小侄子、死党的儿子樱木炫酷进步飞速,比同等努力条件下的崛田逆袭和松本淡定进步大很多。

对于宫城良田教练给樱木炫酷的“格外青睐”,同学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各种反应都有,反感的占多数,其中崛田逆袭反感最为强烈。而同样“出身草根”的松本淡定就要淡定很多。

期末考试刚刚结束,根据规定,挂科超过四门的学生是没有资格参加全国大赛的。刚刚成绩出来了,樱木炫酷挂科五门,崛田逆袭挂科七门。

松本淡定是七门全是90+的优等生,作为补习老师单独给崛田逆袭补课。樱木炫酷的母亲赤木晴子认识几个名师,樱木炫酷就自己学习去了。复习过后,崛田逆袭很不耐烦,想想平时的闷气,加上对学习的不爽,越来越忍不住,就跟在旁边的松本淡定开始吐槽。

“你说我们篮球队是不是不公平?凭什么樱木炫酷就能够获得这么多关注和提携,我们就不可以?还不因为他爸是樱木花道。面对这些‘篮二代’,真不公平!”崛田逆袭对着身边的松本淡定吐槽。

“哦哦。”松本淡定地回道。

“没有他爸,他樱木炫酷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他爸是樱木花道,我早就超过他了,给我同样的机会,我绝对会比他做得还要好。‘篮二代’这种不公平什么时候结束?”崛田逆袭一直吐槽着。

“哦哦。”松本淡定地回道。

“你就不能说两句,就知道哦哦,你就不想改变这种情况?你就不想让我们所有人在一个起跑线上公平竞争?”

松本淡定看了看手表,看看崛田逆袭苦大仇深的表情,回忆起崛田逆袭一直以来的种种表现,便认真地和崛田逆袭谈了起来。

“你真的觉得‘篮二代’这种现象不公平吗?”

“当然了!”

“那请问什么是公平呢?让你和樱木一模一样就算公平吗?”

“没错!”

“那么如果你有了孩子,你也不能接受你的儿子享有更多的篮球资源吗,即便这资源是你自己通过千辛万苦努力得来的?”

崛田逆袭被问住了,不说话。

“其实你不是抱怨不公平,你只是愤恨你不是受益的那个人。你真正想要的不是‘公平正义’,而是‘分一杯羹’。”

崛田逆袭被这当头棒喝打得默不做声。

“子凭父贵,天经地义。任何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后代享有更多的资源这事情有问题吗?当他们的父辈箪食壶浆,宵衣旰食艰苦创业,甚至把脑袋放在腰带上拼命的时候,你们的父辈安享安逸,追求平稳甚至无所事事,贪图享乐,而今天你们又要求和他们过同样的日子,你觉得这就是公平?”

崛田逆袭满脸通红。

“樱木的父亲樱木花道当年也是穷苦出身。靠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一步一步成为篮球明星。当樱木的父亲为了全国冠军投两万球特训,为了跟陵南队对战头破血流,为了准备全国大赛不眠不休的时候,你爸爸崛田德男在哪?他在做不良少年,他在四处斗殴!当这种差距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兑换成今日之篮球资源差距,而你现在竟然蹦出来要求你和樱木享受一样的资源?”

崛田逆袭青筋暴现。

松本淡定继续说:“公平,不是分配给每个人相同的资源,而是平等地给予每个人应得的资源。你花钱上学,你应得的就是课堂上宫城教练教给你的东西,而在课堂上,你们获得的一样多。樱木的父亲和教练是多年共同奋战的战友,他应得的除了课堂上的,还有就是周末基于私人感情的技术馈赠。”

崛田逆袭稍许平复。

“当年你的父辈不努力整天好吃懒做,怨天尤人。而樱木花道孜孜不倦,勤奋练球改变了命运和后代的命运。而今天的你就像当年你的父辈一样怨天尤人,终日批判社会却不思进取,一切的行动力都挂在了嘴上,最终让你在我面前抱怨樱木。你难道希望这种抱怨的基因代代传承,以后你儿子的日子和你现在一样,每天抱怨社会不公?你作为一名父亲应该给孩子的不是一堆可抱怨的借口,而是一堆可利用的机会。”

崛田逆袭看着松本。

“你抱怨‘篮二代’占据的社会资源。你抱怨因为这些可以代际传承的东西导致了你们的差距,那么遗传基因呢?家庭教育呢?篮球天赋,教养熏陶等方方面面可传递的非资源因素呢?这些更是造成你们差距的原因,你又是否抱怨呢?在你心中的公平社会,这些是否也该被抹去?你要的究竟是一个人人相同的平庸社会,还是一个充满生机的竞争社会?你到底是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也不会有任何出众,还是自己的孩子因为你的遗传和培养出类拔萃?”

崛田逆袭认真倾听。

“另外,即便是清除背景,按照你要的‘平等竞争’,你的日子也未必会强到哪去。‘二代们很脑残’只是广大loser的美好愿望。由于优越的物质条件他们反而更容易获得很好的教育,他们往往家教优良,视野开阔,为人处世得体,我们对他们不仅不应该唾骂,反而应该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对于那些就知道‘抱怨社会不公,欢呼二代无能’的当代阿Q来说,如果真让他们跟二代真刀真枪同场竞技,他们连借口都会输光!”

崛田逆袭点了点头。

“即便给了你完全平等的机会,丝又抓住了多少?回首往事,同场竞技的机会那么多,有几个你做到卓尔不群或者全力以赴。你凭良心说,那些已经给了你的机会你全力以赴充分利用了吗?对于没有上进心的人来说,你只不过是把抱怨苦和累的精力——作为自己笨和懒的借口——转移到了新的抱怨及其借口上。以考试为例,樱木挂了五科,你挂了七科,这也是因为不公平?同样一张卷子,同样一份工作,你自己就已经做得比同等背景的人强了?对于只知道抱怨的人来说,最需要的不是公平的制度,而是层出不穷的借口。”

崛田逆袭目光微亮。

“你说竞争不公平?竞争很公平!只不过竞争在你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你和樱木的差距不是你们两个人的差距,而是你和他两代乃至更多代积累下来的差距。你要追的也不是一代人,而是几代人。这种几代人的差距积累本就要靠代际追逐来弥补,你的努力要弥补的不是你俩之间一代人的差距,而是你们的父辈乃至更多代的人的积累下的差距。可能你努力一生不过达到了他父亲的水平甚至更差,但这起码让你的孩子没有被落下更多。”

崛田逆袭目光熠熠。

“抱怨如果有意义,我们当然要抱怨。但是我们能够通过抱怨来改变我们的现状吗?不会的。我们寄希望于强者对我们状态怜悯而恩惠我们吗?没用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抱怨声变为自勉声,我们自己来救赎自己。你想要的公平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来推动的,而不是靠你的抱怨来实现的。这样我们的后代才不会像我们今天一样抱怨,才会让这个社会走向一个不抱怨的方向。”

崛田逆袭目光灿灿。

“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闭嘴和训练。没有人会在乎你失败的理由,他们只会关心你成功的经验。当你作为观众的时候,是不会有摄像机对着你听你对观众讲述你的篮球理解和社会建议,而当你作为冠军的时候,才会有记者问你对篮球乃至社会的看法。你如果想让你的声音被听到,你就该多投几个三分,多抢几个篮板!而不是在这里跟我叽叽歪歪没完没了。”

崛田逆袭目光闪闪。

“你不爽?我也不爽。但是能否将这种不爽疏导为更有效的解决办法才是关键,而不是尽情地发泄这种不爽。我和你一样都不具备樱木的好出身,但是我比你出色的就在于我能够更好地接受且应对这种先天不足。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大家都是先天一般的,而谁能够更好地接受和应对这些不足,谁就能够在日后的竞争中甩开同样出身的人,逆袭曾经领先的高富帅。”

崛田逆袭目光灼灼。

“作为一个没有背景但渴望成功的小子,就是要放平心态,力所能及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资源,进步,进步,再进步!因为,当你整天盯着那些被自己无限夸大的‘不公平’的时候,绝大多数二代们正在一点一滴利用机会进步着。如果你整天只是这样抱怨而不是抓紧时间去追,你会被越来越多的人甚至出身比你差很多的人进一步落下,而你的孩子将会过比你今天还惨的日子。你留给他的唯一遗产就是比你还大的精神负担。”

崛田逆袭目光炯炯。

“‘能不能看到’是悟性,‘怨不怨老天’看档次,‘敢不敢面对’拼格局,‘会不会逆袭’凭本事。嘴若闭好,便是晴天。时不我待,快马一鞭。”

话题刚结束,两个人正好走到各自回家的路口。崛田逆袭很开心,对着松本淡定笑着说:“谢谢你,不愧是品学兼优的松本淡定,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松本淡定笑了笑,朝着回家的路走了。

“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崛田逆袭对着渐渐走远的松本喊道。

“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知道我父亲和樱木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的?”

“我是铁男的儿子。”

“他竟然是那个铁男的儿子。”想想刚刚松本的话,崛田微笑,哼着小曲回家了。




视界线(tzofsjx)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