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学陶师陶四十载 春风化雨有长志

2017-02-17 10:5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学陶师陶四十载  春风化雨有长志


2017,新年快乐


学陶师陶四十载  春风化雨有长志

——读喻长志《教育与生活》

作者系池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

     缘分这个词,有时候,不得不相信。很偶然的情况下,认识喻长志老师,读到他的第一篇文章《苏格拉底与孔子——两种教育的源头》,朴实自然、亲切随和的文风,一下就引起了我的共鸣;但又不完全认同该文中的观点,随手写了六百字的评论文章。没有想到,喻长志老师很快给我的评论以鼓励和赞赏。随后,我又陆续读过他的《话说科举》、《由纽扣所想到的》、《早餐》《捞鱼摸虾》等文章,随着阅读的深入,越来越被作者独特的思维视角、娓娓道来的语言风格和我能感知到,却一时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气息所吸引。
     相识日久,当看到喻长志老师的教育散文集《教育与生活》时,我未及看书中的文章,只是看到封面,就觉得有一种久违的教育气息扑面而来。当看到书法形式的书名题写“教育与生活”几个字,突然一下子,使我想到了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我突然明白,我所能感知到,却一时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喻长志老师文章的气息,就是跨越时空,传递而来的陶行知先生的教育精神和贴近人民大众的教育情怀。
    这些内容和我的成长息息相关。我童年和少年的时候,生活在江南的一所中等师范学校的校园内,校园里就有很多陶行知先生的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人生两个宝,双手和大脑。要想学生好学、必须先生好学。”大学就读的是学风浓郁的师范院校,离开母校快二十年了,再次见到母校的领导、老师和同学时,蕴含着陶行知思想的“乐教、垂范、求真、拓新”的老校训,还是可以脱口而出。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师范院校的老师,职业生涯的起点坐标就是校园古楼大成门两侧悬挂的对联,陶行知先生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很多年里,我每日都从这个大成门里走过;童年而起,少年而知,青年而习,壮年而守的陶行知先生的气息,已经渗透到自己的心灵深处;十余年里,忙于工作和生活的我,几乎都已经察觉不出了。喻长志老师的文章,跨越时空,重新触动了我心灵深处学陶师陶的底色。
    当我打开《教育与生活》这本书时,我惊叹于,缘分和精神穿越时空的力量,本书的第一篇文章开头三个字就是陶行知。这篇和书籍同名的代序文章,被放在了本书的第一篇,本身就透露出作者的学陶师陶情怀和大众赤子之心。本书的第一段,我全文照录如下:“陶行知是20世纪前期我国著名的教育家。他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在内忧外患、积贫积弱的祖国,身体力行,兴办行知学校,结合当时中国的社会实际和教育现状,大力倡导和推行大众教育,实施生活教育。”

    今年是陶行知先生积劳成疾,因病离世70周年。70年前,毛泽东称他“伟大的人民教育家”、董必武评价他“当今圣人”、宋庆龄为他题写“万世师表”。他无愧于自己的时代;他离开美国,回到中国;他告别城市,走进农村;他远离官场,亲近儿童;他脱下皮鞋,穿上草鞋,他是大众教育在乡村的实施者,他是国民生活教育的倡导者。在那个时代,他为自己的祖国和同胞奉献了一切,他的精神,穿越时空,成为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喻长志老师在序言中写道:“我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多年,深受陶行知先生教育思想的影响,始终追求着自己的教育梦想。”陶先生在《我们的信条》一文中提出:“我们从事乡村教育的同志,要把整个的心,献给我们三万万四千万农民。我们要向农民‘烧心香’,我们心里要充满农民的甘苦。我们必须有一颗农民的甘苦心,才配为农民服务,才配担负起改造乡村生活的使命。”喻长志老师,17岁中等师范学校毕业,进入安徽和县的农村学校开始了他的教育梦想。在这个梦想里,有我们今天的城市家长想象不到的勇气和耐力。今天城市里17岁的孩子,大多还是上高中的学生,关心的是成绩和服装,单车和足球。而整整一代中等师范学校的毕业生,离开学校,深入乡村,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和孩子同心、同行,同生活。陶行之先生深信的:“只要个个乡村教师努力,全国上下一心,乡村是会变做天堂,变做乐园的”的心愿,在整整一代中师生以“小先生”的姿态投身于中国的乡村,才得以真正在中国开始全面深入的实践。我一时无法统计,有多少个如喻长志老师一样未成年的中师生,以少年心,青春行的教师状态投入到陶行知先生宏大的“创办一百万所学校,改造一百万个乡村。”的愿望中。在山河破碎的弱国时代,提出这样的宏愿,包含着陶行知先生多少的无奈和隐忍,百回千折、坚忍不拔,这是何等的宏愿!许许多多17岁的少男少女,在大中国的乡村,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同祖国的大地、民族的希望、孩子的未来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如果说1977年的高考改革是教育的春风吹拂中华九州,那么最先如春雨般洒落神州大地的则是这批中师生。他们沁入广袤而干涸日久的乡村大地。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未离开过教育,从未离开过乡村教育。这是何等的坚守与付出。陶行知先生曾说,纸上的教育改造没有多大效力。整整一代中师生,没有多少纸上的教育改造,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写过论文,没有被批准的科研课题,更没有发表过学术文章,但是他们“热切的整个心捧出来献给小孩子”,实现着真正的改造。他们践行着 “人生为一大事来,丈夫志在探新地”。整整一代中师生,“看清国家的需要”,为“谋全民幸福”而献身。今天的中国,70后出生的人,几乎没有文盲;今天的中国,从人力资源大国变成人力资源强国;今天的中国,灯火辉煌、车水马龙的城市化的成功,都有这些乡村“小先生”的卓越功劳,如陶行知先生说过的那样:为着人民大众的事业,应献出一颗赤子之心。这个群体已经并将继续书写着人民教育的奇迹。
     《教育与生活》一书,分为《说不完的教育》、《家乡的味道》、《逢年过节》、《亲情友情》、《感悟人生》五个篇章,五十八篇文章。《由学会吃饭想到的》、《硬币的启示》等给人教育的启迪。我在故乡秋浦河边儿时的经历,同本书《洗澡》里,作者儿时游泳后,在太阳底下晒干的情节如出一辙。最后一段显现出生活教育思想的影响,作者提出了“要把普及游泳知识、学习游泳技能作为农村孩子体育教育的重要内容”。《过小年》、《赶集》里流淌的是忘不了的故乡。《写给天堂里的爸爸》、《再和儿子聊几句》里是浓浓亲情的升华,一个“再”字,包含了许多许多对子女的嘱托,以同班同学成长的事例激励孩子成长,是别有作用的一种言传身教。《闲话诺贝尔奖》里,作者提到屠呦呦是正宗本土人物,立足中国大地,没有留学经历,主要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接受的教育,获奖充分证明新中国的教育事业,是很有成就的。作为最后一篇文章,透露出作者不仅关注面向大众的教育和生活,也契合时代的变化,关注高等教育里的教育与生活。五十八篇文章贯穿了陶行知先生的主旨:“亲民亲物亲赤子,问古问今问未来。”为教育、为学生,作者言之灼灼,为世界,为未来作者殷切期望。
   陶行知先生是安徽徽州歙县人,17岁的陶行知离开家乡,前往新安江下游的杭州广济医学堂。彼时的小陶先生的认知里,可能还是如鲁迅先生去日本学医类似,目的在治病救人。陶先生转向教育,那个时代少了一名医生,多了一名中国本土的教育家。陶先生那个时代的英才,都有着建设中国的心愿。曾经横刀立马的彭德怀元帅在《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中意气风发的指出: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而当下的中国教育界,幼儿教育、基础教育、包括新世纪兴起高等职业教育,部分同志,吃了几天西餐,见个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听了几节外国课,在教育领域里言必称美国如何、日本如何、德国如何。我不反对学习国外的教育成果。但是,离开深入研究中国教育的实际的时间如果长了;离开深入观察中国学生特点的眼界如果浅了;离开深入探究中国教学活动的规律如果偏了;是无法做出中国人民满意的教育的。

    我翻阅厚厚几大本的陶行知全集,拜访过陶先生在上海创办的山海工学团旧址、南京晓庄师范,参观歙县的陶行知纪念馆。喝过洋墨水、拿过美国博士学位的陶行知先生的笔下,大多数的文章是和中国人的特点,中国教育的特点密切相关的。陶先生遣词造句中的中国气息、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在70多年后的今天也依然让读者感到亲切自然。今天的中国教育界,依然需要陶行知,需要千千万万实践陶行知教育科学中国化精神的教育工作者。

  喻长志老师在本书的后记里写道“2015年已经进入尾声,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我阅读完本书,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是2016年最后一天的凌晨,拉开窗帘,庐州冬日的晨曦已经在孕育之中,2017年的新年钟声也即将敲响。作为新年礼物,这篇文章送给喻长志老师和他工作的,一直坚持做早操的,马鞍山师范专科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祝愿马鞍山师范专科学校在高等职业教育中国化的道路上取得更多成绩。


马鞍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massz_wx)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