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高棉的微笑

2017-02-15 16:1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高棉的微笑


攀越在柬埔寨吴哥城的巴戎寺佛塔群中,所有的游客都在跟随导游寻找那最动人的一抹“高棉的微笑”。

巴戎寺佛塔群建于最辉煌的吴哥王朝时期,由49座巨大的四面石佛雕像组成,佛像个个脸带安详的微笑,据说是建造巴戎寺的神王阇耶跋摩七世的面容。王权神授,既是佛像、又是王像,这就是令吴哥窟蜚声世界的“高棉的微笑”。

我不知道游客们是否在这四面八方的微笑下感到安详,我只知道闍耶跋摩七世时柬埔寨是东南亚最强大的国家。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国王曾经两次放弃做国王的机会,却在年近六十岁时,面对外敌入侵扛起了重振帝国兴盛的大旗。在他执政期间,当时的柬埔寨由一个破败之国发展成一个统辖54个省的强大帝国。而他又将国教由原来的印度教改换为大乘佛教,从此,人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不再是印度教中所表现出的永无休止的善恶两种力量的较量,而是佛教中永恒的宁静、淡泊与包容。闍耶跋摩七世登基后,在全国广建庙宇,并为自己重整了巴戎寺。我在想,闍耶跋摩七世在建造巴戎寺时,为何要把自己的脸当成佛脸的原型,除了君权神授,有没有别一层的含义,笃信佛教的他是否想着以佛心来治理自己的百姓?他又是否知道,他的微笑将要随着一个帝国的倾覆湮没四百多年才能重现人间?而重现人间时,他看到的仍然是生灵涂炭?

闍耶跋摩七世去世以后,由于大规模的营建和对外征服,人民起义和被征服地区的反抗连绵不断。1434年吴哥终于被暹罗素可泰王朝入侵,国王弃城逃往森林,迁都金边,从此吴哥王朝便连同它的所有古迹湮没于森林中四百多年,直至1860年才得以重见天日。而重见天日后的这片土地又经历了什么?

1863年,柬埔寨沦为法国保护国。

1940年,被日本占领。

1945年日本撤兵,再次被法国占领。

1953年11月9日,柬埔寨王国宣布独立。

1970年3月18日,朗诺在美国策动下发动政变,柬埔寨抗美救国战争开始。

1975年至1979年,打垮朗诺集团的红色高棉执政。在其执政期间,极左政策使多达200万人因饥饿、过劳、被折磨而死亡或遭到处决。

1978年5月,柬埔寨东部发生反对红色高棉波尔布特独裁统治的武装分裂,其主要领导人为推翻波尔布特统治,请求越南帮助。越南乘机派20万越军入侵柬埔寨,直到1993年才撤兵。

1993年,越南军队撤退,西哈努克一统江山。但第一首相“太子”拉那烈亲王和第二首相洪森之间,势力摩擦不断,冲突频频。

1997年,新一轮内战爆发,洪森部队与拉那烈武装大打出手,柬埔寨人死伤数万,拉那烈被迫下野流亡海外。

直到1998年,拉那烈才重返柬埔寨与洪森握手言欢,柬埔寨内战至此结束。

也就是说,当我们踏上柬埔寨这片神奇的土地时,这里才刚刚和平了不到二十年。二十年前,这里有过太多的流血和苦难,以至于当我看到这血迹斑斑的历史时有点目不忍视。是啊,79年我已经降生在中国这片和平的土地上,而柬埔寨却还陷在一片混乱与战争中;97年我踏入大学的大门,而这里却在爆发新一轮的内战。历史实在离我们太近了,仿佛炮火和嘶喊、逼迫与眼泪尚在眼前。而二十年之后的柬埔寨呢?从血和泪中站起来的柬埔寨是否真正珍惜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他们饱受苦难的百姓是否过上了美好安宁的生活?

我眼前见到的,除了辉煌的吴哥古迹,更多是落后与贫穷以及历史遗留下来的伤痕。这里当然也拥有现代化的一切,拥有高档的餐厅和场所,但那只属于富人。足迹所到之处,无论是哪一处景点,都会有无数像泥鳅一样的孩子们在用各种方式兜售他们的商品。还有残疾人演奏班,这些不幸踩中了战争所埋地雷的百姓,他们总在景点的某一处奏着古老的柬埔寨歌曲,仿佛倾诉着永远难以断绝的沧桑。有人说,由于多年战乱,全球约有十分之一的地雷被埋在柬埔寨境内,这使得柬埔寨成为了世界上雷患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在巴肯山观看日落的归途中,我亲眼在水果摊旁看见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她的半边脸完全被摧毁,面目全非,一只大大的眼睛只剩下黑乎乎的一团,仿佛黑炭画在皱成一团的皮肤上。我不知道这样的女孩该怎样面对她的人生,而谁,又来对她的人生负责!而更多的孩子,他们似乎不用上学,都在各处流窜着兜售他们的商品。在洞里萨湖的游船上,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通过给游客按摩来赚取他的小费,手法纯熟而老练,人们嘻嘻哈哈地让他按按这儿,敲敲那儿,仿佛要尽可能地对得起那点消费。而一只小艇突然从水面驶来,向我们靠拢,在大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已经矫健地攀入我们的游船。他手上提着一个塑料筐子,筐里放置着十来瓶罐装的碳酸饮料。可怜他并不懂得如何出售自己的商品,只知道默默地站在游客面前询问两声,见无人购买只好带着失望的眼神重新翻回了他的小船,再次消失在了茫茫的湖面。


是啊,洞里萨湖的落日是那样的唯美,但水面上漂浮的屋舍却写满了贫穷。那里的人们衣衫褴褛,屋舍破旧,还过着原始渔民一样的生活。就如其他所有景点的贫民一样,这旅行的黄金期是他们赚钱的好机会,我突然间想,如果没有吴哥窟,这片土地上还会剩余什么呢?他们除了这湖水和土地将一无所有,他们将陷入到更加无依无靠的贫穷中去,这赤裸裸的令人伤痛的贫穷啊!


也许有人会说,每一个国家从苦难中走出来都需要一段时间,但柬埔寨的人民不一样,他们可能需要更长、更长的时间。从当地导游大力的口中我们得知,因为国家的贫穷,柬埔寨的人民从一出生就背负着国债,而这些为国家还债的人民现在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国度呢?腐败,赤裸裸的腐败。大力告诉我们,这里的省长职位是公开标价的,一个省长需要二十万人民币。金钱,加上上层的人际关系就能获得权力,而权力转而又让他们去为自己获取更多的金钱。这里官员大部分都是集团的老总;这里的公路无人修建,前往景点的路都是尘土飞扬;这里尽管能种出获得世界金奖的大米,却因为政府不修建水利而只能种一季稻;这里的警察不管交通,只要你能给他小费就畅通无阻;还有这里的海关,我敢说到这里走私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只要给钱,海关对你就永远是开放的……言及柬埔寨的政治时,大力的脸是愤怒的,他多么希望自己国家的土地里能种下三季稻;而作为一名普通游客,当我看见海关工作人员向一名老太太索要小费的时候,我心中涌起的是对这个国家深重的耻辱感。这里的人民是淳朴的,这里的治安并不像导游所说的那么可怕,倒是这里的官员,丢尽了国家的脸。

元朝使臣周达观曾在《真腊风土记》记录了他看到的吴哥王朝庶民的生活,有一句话说:“如百姓之家,只用草盖,瓦片不敢上屋。”而关于帝王的宫室,周达观记载:“正室之瓦,以铅为之;余皆土瓦,黄色。”导游大力告诉我们,这里只有神,才能居住在石头所盖的房子里。神、君、民,等级多么的森严,然后君又成为了神的化身,君权神授,在一个充满宗教信仰的国度,谁敢不从?历史的遗脉毫无疑问地延伸到了今天,今天的柬埔寨,最贫穷的仍然是老百姓,而权力与富贵,永远高高在上。

“高棉的微笑”美吗?美,也不美。作为艺术,作为历史和文化,它是美的;但作为权力的象征,它是不美的。它从一开始就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在俯视众生,它的微笑是君的、是神的,是需要仰视和攀越的。而真正最美的微笑,应该是在民间。它应该绽放在每一个平民老百姓的脸上,这个微笑应该有着儿童的无忧无虑,有着老弱病残对一片土地的依靠和满足,有着一个平民站在大地上与权贵平等的尊严!

漫步在八百至一千年前的吴哥古迹之中,即使在断壁残垣与古树的环抱之中,我们仍然能从那颓塌而布满青苔的石块间找到昔日吴哥王朝的辉煌。哪怕是一块石头上最不起眼的雕刻,在历史的抚摸下,也是那般带着时间沧桑的绚丽。欣赏网络上不知道哪位游客的一句话:“祖先建造了吴哥,后代却只能消费吴哥。”是啊!一个王朝,哪怕再辉煌,也已经成为了历史。历史的辉煌是用来瞻仰和反思的,而不是用来消费的。当微笑高高在上,再辉煌的王朝也有可能转瞬间成为废墟。而今天的柬埔寨需要另一只手去创造新的历史,那样的一个面孔,应该生长在民间。


攀越在柬埔寨吴哥城的巴戎寺佛塔群中,我们终于追随着导游找到了无数高棉微笑中那最动人的一抹。游客们纷纷开始排队跟它合影。我也找了一个角度拍下了它的全貌。微笑安详久远,斑驳断裂的石纹中写满了仁慈。突然想起释迦牟尼约29岁时抛弃王族的荣华富贵而出家,因为人间生老病死的痛苦深深困扰着他的心。佛觉悟后,余生岁月,足迹遍布恒河流域宣扬佛法,度化众生。小乘自度,大乘度人。柬埔寨无处不在的莲花池啊,你塘中的红莲那么美,到底结着谁的一颗赤子之心?在这热带奔放而又美丽贫穷的土地里,需要一个声音来回答。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   望树阁


一片山花落笔床(gh_f3594cd587e3)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