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阳光下的一红一白

2017-01-24 21:3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阳光下的一红一白

今晚我大学的考试生涯已然迎来终尾……

 

陡然跳转,前段时间奶油刚从西昌回来,在成都已然雾霾深重的时节,西昌依旧身着湛蓝的天穹裙底,一脸灿然地笑着。时间仓促之下,这次并未做什么详尽的攻略,只是因为粉皮与辣椒这一白一红,整颗心就填塞满当了。

 

沿着马水河街徐徐慢踱,早市过后还留有一些小摊,从时令水果到手工艺品,都堆拥在一起,顺路而下,奶油不由被一位婆婆的竹编小物迷得走不动道,这种手编小物也不是日日都有,卖完就且要等上些许时日,所以遇上的也则反是缘分,随即按着眼缘买了个“无用之物”,想来倒也是符合我这个“无为之人”的性子。



不宽的一条马路挤满了打着“老号凉粉”招牌的五六家小店,上过电视的“胖哥串串老号凉粉”熙攘至致,各路口音的混杂在咫尺的店铺空间里打起拥堂,不远处的几家老板也不慌不躁,忙络着手中的事情,时而看到提着菜篮的阿婆阿婶前来,眼角如弯月。或许对于每日穿梭其间的邻里,凉粉的味道只是日常佐食一碗稀饭的餐桌小样,不必如蜂拥的游客一般故意追寻哪家门庭若市,那些刮擦而下的凉粉条子只是寻常时间的一承一载。

 

凉粉本是寒物,在我看来最合适不过的,莫过于冬日里搭契一碗冒着热气的油茶,奶油喝过很多地方的油茶,但每处地方的油茶都带着自己的脾性。纯白色的米糊借着炉子的温热小火徐缓地吹鼓着或大或小的气泡,提起一匙羹白米糊,抖一搓胡盐,抓一把油酥花生,淋几滴花椒油,再将酥脆的细碎撒子在面上堆得跟座小山似的,这才完整得当。用石磨推碾而就的米浆更为细滑,吃起来在舌横上不会留有丝毫残渣感,撒子金灿灿的模样甚是讨人欢喜,一点点地沿边搅食,生怕掉落,即便一根撒子。将底部的米糊翻搅而上,盖裹住些金黄的撒子,脆软相融,一阵浓稠缠绵之后回口又略带着麻味。据说四牌楼下的姐妹油茶经营多年,它家浆糊中还可以调熟鸡蛋,想来必又是另一番鲜活滋味。


ps.考完试弄完也挺晚了,写个开头的短文也算是一种交代吧,思考许久,想来还是把西昌的各路凉粉单独放在一篇文里较好。

  太久没有更文的奶油真的是很不负责任的一个文主,奈何你们还是对我不离不弃,许久不动笔,会有些让你们生疏么?


怂嘴(songzui--)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