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2016小记——把岁月变成勋章

2017-01-12 00:2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2016小记——把岁月变成勋章

太久没写文章了,太久没发推送了,现在又一次坐在电脑前,感觉竟然还有点陌生。也相当感谢大家还没有取关。

 

停更的最开始是因为某个周五我没有灵感,没有心情,没有心思坐下来,静静的写点什么。然后一不小心,就断更了一个多月。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懒。

 

在失联的这一个多月里,时间好像过的并不漫长,一天接一天,一周接一周,指针并没有停下过脚步。可是这一个多月,又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久到我都想不起之前坐下来打字的习惯,久到我的世界都好像已经经历过斗转星移,几番变迁。其实我只是想说,我这近一年来的主要任务,终于于近36个小时之前落下了帷幕。

 

世界的转变是在考完试的那一瞬间完成的,没有欣喜若狂,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生活,正开始不一样了。

 

我回到学校,走在校园里,走在那些我不需要带脑子,仅凭惯性就知道哪里该转弯的路,甚至我回到宿舍,回到了睡了三年半的床上,感觉竟然是新奇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陌生。我是一个太过健忘的人,一下子都不太能想起三天之前的生活,在怎样的轨道上行驶,有着怎样的温度。


整个十二月,离考试越来越近,在考试到来那一周的前三天,我度过了史上最紧张的三天。像往常一样,上自习,吃饭,回宿舍。这三天里,会突然某一个时刻,开始莫名的心慌、焦虑。这种力量强大到根本不受我的控制,书上的字句变得很遥远,而我,变得坐立不安。我所有能做的,就是耐心一点,等着这种情绪疯累了,自己慢慢消散。还好,我有琬婷的宽慰,静儿的开导和函数的关心。这三天,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十二月另外一件大事,可能就是函数的离开了。也就是我之前常常挂在嘴边的:小学妹搬走啦。有时候缘分真的是很神奇的东西。众所周知,我有一个相当糟糕的宿舍环境。九月份小学妹搬进来,才几个月,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亲人。我们的友谊是建立在我比她大几岁的基础之上,相比同龄的朋友,又会多了一些姐姐跟妹妹的亲密在里面。虽然有时候会被嫌弃老,还是很幸运的跟函数住了那么久。所以友谊真的是与时间、年龄没什么大关系。

 

接下来讲到十一月,我似乎都不太记得究竟发生过什么了。复习、看电影,我的生活大体这样。在发完上一篇推送之后,我真的痛定思痛的开始看书了。看了范海涛的《三十岁后去留学》,看了陈瑜的《三十岁前别结婚》,看了一本类似于访谈录的柴静与刘瑜的“对话”,还有刚开了个头的《基督山伯爵》和有关台湾的游记,每天睡前翻一翻,翻完了《日本,隐逸的生活》。然而,我又好久没看书了。这习惯对我就像病一样,来来去去,总不持久。打算换个方式,开启主题阅读并做阅读笔记,纸质书与电子书并行。效果如何,我还得先试试。

 

整个十月份好像过的挺愉快,又去尝试了一次摩托车,这个我在六七月份新学会的技能。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我乖乖的每周按时更新,每周都会看电影看书,总是会有五颜六色的想法泡泡冒出来,那个时候跑步也还挺勤快,天气也没有那么凉。

 

九月的我经历了第一次大的焦虑期,可能因为刚开学,考研的氛围瞬间浓厚,好像谁的进步都比自己快,好像所有的科目都不太会,好像自己总是不够努力。庆幸的是,我跑了很多次线上的比赛,10公里不再畏惧,半马也开始尝试。每天的乐趣就是跟琬婷和静儿炫耀我的小奖牌。在九月末听了一个讲座,貌似谁都焦虑,这很正常。于是我瞬间就释怀了。

 

七八月份在苏州,这是这几年来跟家人在一起最长的一段时间。我陪着妹妹们完成手工作业,跟奶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聊天,被幺妈的厨艺深深折服,或者在家里等着妈妈下班回来给我带好吃的。每天早上都会去金鸡湖跑上几公里,在回来的公交上猛喝脉动。傍晚的时候在小区里滑滑板。偶尔雷阵雨,总是大晴天。在暑假的尾巴上,我去看了人生第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跳跃,挥舞,激动到不能自已的三小时狂欢。午夜的北京特别冷,我裹上代的外套,筋疲力尽却又兴致勃勃。想起那年在去青岛的火车上约定好的“1+7+1”的梦想,我们在路上。

 

六月份我们从早晨冷飕飕的承德回到了阔别两周的天津,没想到在大学快要结束的时候还能跟大家建立起革命般的友谊。龙儿会在考试前一天跟我加油,我们在老师说课设自由组队时赶紧抱组长大腿。在回到天津的第二天我就见到了球球跟高高,也顺带认识了赢姐跟言言,我们又一起去学校找了小沄。我们喝大酒,聊心事,唱情歌。提前感受了一次疯狂的毕业季,肆意的青春。马上又可以见到高高球球,想想就开心。

 

我在五月静儿生日那天,开始在这个公众号上发表第一篇文章,转眼七个多月过去。我曾把这里当成小众的述说自己情绪的地方,也曾特别渴望粉丝多多,拿到原创标,走向人生巅峰。现在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裁缝,我用心缝制一件我喜欢的风格和款式的衣服,如果你恰好喜欢,那多好。如果你不喜欢,其实也没有关系。我依旧感谢文字,让我更诚实。

 

从三月开始跑步,四月的话题总离不开“我今天跑了几公里”,从三公里到五公里,再到七公里,从追赶别人,到超越自己,我真是爱死跑步这回事了(虽然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出去跑步了)。

 

三月和谭听相声、逛胡同、爬泰山。后来听谭形容当时爬上的感受,快上到山顶时,我们都走不动了,才往上爬了两步就特别有默契的倒下来休息,然后相视哈哈笑;下山的时候又特别黑,其实我内心是有点怕黑的,但我们手牵着手,相互鼓励,相互扶持,感觉两个人的关系像是升华了一样,近了一大步。听到这里,感动的我也就原谅了她当时想着要跟男朋友一起爬次山的想法。

 

二月在家过年,跟爸爸一起扫院子里的雪,满头大汗。跟哥哥姐姐妹妹嫂子一起打麻将,手忙脚乱的输钱。舅舅给我做了心心念念的酸菜鱼,姐姐不知怎么就和男朋友闹掰了。臭美的妈妈总是花上很多的时间来抹脸,表妹也越来越漂亮了。有人的时候,没人的时候,我看了很多很多的电影。也爱上了是枝裕和。

 

一月总是被爸爸催着回家,可我依旧我行我素的浪在大福建。去厦门,去到他的城市;去云水谣,像是把自己放逐到陌生的角落;去泉州,又好像找到了那份归属。一个人在福建飘飘荡荡,和谭、许在清远清闲快活,躺在床上回忆东北之行的第一篇文章。原来,这就是我一年的开始。

 

原来,这就是我的一年。

 

一定都不华丽,一点都不惊险。可这是我的勋章!



不是影子(Yingzibushiyingzi)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