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触及灵魂的呐喊者——蒙克

2016-08-27 19:2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触及灵魂的呐喊者——蒙克

为什么我与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生来受到诅咒?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个世界?


挪威画家蒙克摆脱不掉这样的精神煎熬。这是他发自内心的呐喊,是对生命不公的控诉。看蒙克的作品, 透过他的风景、肖像及自画像,深刻的感受到那种对生的不安与爱的焦虑以及对死的恐惧。


他的绘画具有丹麦剧作家易普生的冷峻和透入人心的影响力;而他执着的描绘生命的爱欲痛苦和死亡恐惧,反映出北欧人对生命的焦虑。我们从蒙克的绘画中, 总会产生一种无可名状的不安感觉,焦虑、恐惧、欲望强烈的扰乱着我们的心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个健康心灵的图式,而像是一个精神病人的呻吟和绝唱。



爱德华·蒙克的自画像与骷髅的手臂,1895


如果你想要画的是情绪,带上它所有的力量…那么你就不能坐视和凝望对象,确切地描绘你所见到的每一个细节。你要去画它所必须展示的,那刚好是在你对主题的情绪反射之中产生的那一个。



Women on the Bridge,1902.


现在对多年前看我们的绘画的那些人进行说教已经变成一桩相当可笑的事了。当时他们的态度要麼是嘲笑,要麼是责备地摇着他们的头。他们不相信,这些印象,这些瞬间的感觉,能包含最细微的精神健全。如果树是红色或蓝色的,或面孔是蓝色或绿色的,他们肯定会说,这家伙是疯子。



呐喊 The Scream  

1893 藏于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天空的云彩像血一样腥红,扭动着在天空中游荡,像一块幕布覆盖在蓝黑色的峡湾,在一座急速插向天空的桥面上,有一个骷髅般的人紧紧的捂着耳朵,正在竭斯底里的惊声尖叫。这就是爱德华-蒙克的不朽名作——《呐喊》



The Kiss, 1897


我和两位朋友这在人行道上散步,

我当时异常的疲惫。

太阳正在落山,云彩如血一般鲜红,

我觉得有股东西流过大自然,

我好像听到一声呼喊,

于是,我画下了这幅画…….



爱和痛苦,1893(所谓的“吸血鬼”)


我的一生是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缘行走,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有时我想离开我狭窄的小径加入晕眩的生活的主流,但我总是发现自己被冷酷无情地拖回悬崖边缘,走到直到有一天我终於掉入那深渊。从我开始记事时,我就受到这种深刻的焦虑感的折磨,我一直设法用我的艺术来表现这种感觉。没有焦虑和疾病我应该是象一艘没有舵的船。



绝望 Despair 1892


我的画都是苦痛之子,

我从未欢庆过快乐的福音。



嫉妒 Jealousy(系列:绿色房间),1907


我和两个朋友一起漫步,夕阳西下。我感到一丝淡淡的忧郁。突然天空变得像血一样红。我止住脚步,斜倚栏杆,精疲力尽。我望着燃烧的云,血染般的红,象一把剑,垂悬在蓝黑色的深谷峡湾和城市的上方。朋友继续走着,我却停在那里因不安而颤抖,我忽然感到一声强烈的、永无止境的尖叫穿过宇宙。



吸血鬼 The Vampire, 1900


他们是不会去理解这些绘画是在竭诚和痛苦中创作的,它们是不眠之夜的作品,它们耗费了我的血液和消磨了我的神经。



窗边的吻


当我画画的时候,我从未想到出售。人们只是不了解,我们绘画是做实验,是为了开拓自身以力求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



病中的女孩 The Sick Child, 1907.



Summer Night. Inger at the Beach, 1889



“MADONNA” (1895–1902)





Young Girl Washing. 1896



花园里,1902



Golgotha 1900



The Seine at Saint-Cloud , 1890



冬季 - 1899



桥上的女孩- 1901,德国汉堡美术馆



码头上的女孩,1901。奥斯陆国家画廊



White Night,1900-1901



死亡掌舵,1893



望着窗外的女孩,1893



Les Yeux dans les Yeux - 1894



The Dance of Life, 1899-1900



忧郁(1891)



The Day After (1985)



Sick Girl, 1892.



“焦虑”:1894



Workers on their Way Home, 1915.



版画

爱的波浪,1899,石版画。


女人的头靠在岸边,1899,象牙日本纸版画。



草稿&速写


嫉妒,1896


忧郁的人和美人鱼(在海滩上遇到),c.1896-1902。


东方艺展网(dongfangyizhanwang)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