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坊間屬靈操練與心理輔導的誤導性

2016-08-19 21:5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坊間屬靈操練與心理輔導的誤導性

II. 方向全歸錯誤、越走越遠


以下,筆者將根據上文(略)提到的三本書,概括指出他們的錯謬所在。


1、罪的扭曲--以罪咎感混同或取代聖經中罪的觀念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提前 1:15)


筆者會由「罪的扭曲」入手,因為坊間的所謂基督教輔導學,雖多多少少也提到「罪」的問題,可是,它們卻大幅度扭曲了聖經原本對罪所下的定義【詳見下文】,故此「罪人」的困境便完全成了另一回事,由此而引伸的人的本質、基督的救贖、上帝的公義審判等等重要信仰原素的角色與位置,都得給重新定位和定義。總之,「罪」的觀念的扭曲,必導致整個基督教信仰的完全扭曲。

這些所謂基督教輔導學如何扭曲基督信仰呢?請聽葉萬壽自己道來:

〈自我發現〉頁107-108:

心理學不討論罪  

筆者是一位心理輔導員,專業訓練背後的理論、學說,從不界定某個行為是罪(sin)或否。心理學有討論罪咎感(guilty feeling),心理輔導員也協助人處理罪咎問題;但心理學不會界定個別的人是否犯罪。……

將人性陰暗面、罪性和自我形象拉上關係,絕非由筆者的信仰背景出發,而是在工作上,在自己成長歷程中,屢屢看見別人或自己因罪行或罪性弄得抬不起頭。很多人因做了一件錯事,法律上雖無罪,但內心耿耿於懷,甚至鬱鬱而終。……


長話短說,「心理學不討論罪」本來並不打緊,大家曉得許多學科也「不討論罪」。只要河水不犯井水,各安其位,也就罷了。但偏偏它要踩過界來,以甚麼「罪咎感」混同或取代聖經中原原本本的罪的觀念,那就萬萬不可!


筆者從不否認確有某些人因為成長環境過於惡劣,或遭遇非常的打擊,加上個人性情又比較敏感內向,以致容易過度自責,而其病態的罪咎感更會導致各種身心症狀。就此而言,心理輔導是有一定發言權的,而它也應集中在處理這一類的病態個案


但生命的最普遍、最根本的關乎「罪」的問題,以及聖經啟示所真正對應的,卻不是這些病態罪咎感的問題,更不是輕輕忽忽的「罪咎感的消除」或甚麼自我形象的肯定,而是人在上帝面前實實在在的「罪得赦免」的關懷。這兩種「罪」的觀念全無重疊之處,絕不能魚目混珠,混為一談。


再者,只要我們稍稍認清事實,便知現代人的最大問題不是「罪咎感」太重,而是剛好相反,是「罪咎感」太輕,輕到我們根本無視神的公義、進而也漠視、拒絕耶穌基督贖罪之恩。


筆者斷言,現代心理學是誘人背棄基督信仰的主要元兇!

 

2、救贖的扭曲--將基督救恩降格為某種心理治療


〈自我發現〉頁6-7、13:

多年輔導的經驗告訴我,人基本的問題只有幾個,其中一個頗為普遍的困擾是人不能接納自己。

筆者相信耶穌多年,對基督教信仰漸有深刻體會,反而認為真實的信仰才是導往健康自我形象之路。……筆者會以真實的生活體驗,與讀者分享自己的成長與探索信仰兩者的緊密關係……。

在輔導經驗裏,很多年輕的受導者都嘗試建立自己的自我形象,可惜用了錯誤的方法,結果無論如何努力,最終還是徒勞無功。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是人生的一個重要課題


葉氏將生命的主要問題歸結為「不能接納自己」,然後拉拉雜雜,說到基督信仰如何能助你「重建健康的自我形象」云云。結果,基督的救恩便被削減為某種心理治療。極其籠統地說,筆者不會否認信耶穌可「改善自我形象」,但我們必須同時也極其嚴格地根據聖經來定義甚麼是「改善」、甚麼是「自我」、甚麼是「形象」,而不能任由所謂心理學來主導我們的用語。 【詳見下文】


〈自我發現〉頁11、13:

人的最大敵人就是自己,你同意嗎? 我們時刻都和自己相處。在獨處中和自己相處,在工作中和自己相處,與別人相處中亦和自己相處。可以和自己好好相處的人,是一個快樂的人。因為不喜歡自己,又怎能快活地過活呢?人若認識自己並能接納自己,而且知道自己為甚麼而活,他一生會活得快樂而過癮。


葉氏說「人的最大敵人就是自己」,這就顯明他的神學是不合格的。考之聖經,「人的最大敵人是上帝」: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裏的(上帝),正要怕他。(太 10:28)


甚麼是罪?罪就是人在上帝面前所發現的自我的真相,聖經充滿這樣的教導:

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 6:5)

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詩 51:4)

路 5:3-8 有一隻船是西門的,耶穌就上去,請他把船撐開,稍微離岸,就坐下,從船上教訓眾人。講完了,對西門說:「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西門說:「夫子,我們整夜勞力,並沒有打著甚麼。但依從你的話,我就下網。」他們下了網,就圈住許多魚,網險些裂開,便招呼那隻船上的同伴來幫助。他們就來,把魚裝滿了兩隻船,甚至船要沉下去。西門?彼得看見,就俯伏在耶穌膝前,說:「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


當人發現他在無限公義、聖潔的上帝面前,便生出極大的驚慄和不配之感,這種真真正正的罪咎感不是來自他犯了某一件罪行,而是發現他作為一個人,與上帝之間有著無可逾越的距離。


人之所以是「罪人」只因為他是「人」--他永不可能在上帝面前「自覺為義」--他的一切義行無論多好多高,都永不可能企及上帝無限的義的標準,因此,人作為一個人,在上帝面前,就注定是一個罪人--永不達標的人。


人在上帝面前永不達標這個事實,就是「罪」;而對這個事實的覺悟而生的存在實感,才是「罪咎感」。


因著聖經對「罪」的這種超然不同的定義,甚麼心理學以至一切人間小學(通俗學問),全都沒有資格插嘴。


3、基督的扭曲--將耶穌基督降格為心靈導師或人格典範


罪的扭曲必導致救恩的扭曲,而救恩的扭曲,亦必定導致基督形象的扭曲。


〈自我發現〉頁52-53:

至於家庭問題的重擔各有不同。筆者父母不和,時有衝突……這些「家醜」,令我不敢和別人分享自己的家事,和朋友間的關係,變得疏遠起來。

但我的信仰,讓我有另一番的體會。當耶穌受陷害、遭誣告、被釘在十字架上,衪不單背負著令母親心碎、家庭受辱的擔子,而且也是「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以賽亞書〉53:4)人類所有的罪債,一切犯罪的後果都由祂一人來承擔。這種背負重擔的經歷,與我們背負重擔的經驗相同,但沉重、沉痛得多。所以,我們可以放心,耶穌可以體會人類最深切的痛苦……因為當衪身懸十架,昔日稱兄道弟的門徒都四散了,連天上的父親也因祂背負的罪孽太重,掩面不看祂,離棄了祂。那種孤單、痛心、絕望,至深至極。


簡言之,按葉氏所言,耶穌基督釘身十字架給他一個榜樣,鼓勵他面對缺陷和逆境云云。這就是信仰給他的作用了。或者有人會替他辯解說:信仰的作用、功能可以是多方面、多層次的,基督釘身十架,除了替我們贖罪外,也可有其他意義吧?!


筆者固然不能一口咬定說絕無其他意義;但我要強調,所謂「其他意義」亦必需是其核心意義(捨已贖罪)的合理延伸。葉氏上文所說的,卻是不合理的,因為它扭曲了基督受難的根本意義


基督釘身十架,從來不為呼換我們的「同情心」或甚麼「同心理」,更不是為了鼓勵我們勇於面對逆境云云。葉氏斷章取義地引用了「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以賽亞書〉53:4)來為他立說,但我請大家看清楚原文上下文說甚麼:

耶和華的膀臂向誰顯露呢?他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

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為我們的罪孽壓傷。

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因受欺壓和審判,他被奪去,至於他同世的人,他雖然未行強暴,口中也沒有詭詐,人還使他與惡人同埋;誰知死的時候與財主同葬。(賽 53:1-9)


請細味經文,「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我們也不尊重他……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誰想他受鞭打、從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過呢……」這些句子,要喚起的是甚麼感情呢?


諷刺得很,這段經文要喚起的,正是所謂心理學開口閉口要刻意消除的「罪咎感」,經文毫無疑問,是要人深切地「自己責備自己」。因為耶穌基督不僅是「受難」,而且是「為我」受難,並且不僅是「為我受難」,更要在我的誤解與不領情中繼續並更深地為我受難……

此情此境,我們唯一可作的合法回應,是:我得罪耶和華了!


上帝為何要激發我們的罪咎感?因為唯一致死的罪是「不知罪」--不知道自己有罪或不覺得自己有罪是很要命的一回事。真正從聖經啟示而來的罪咎感不會使人迷失滅亡,倒會引人歸回上帝;唯有自以為義,不知有罪才會叫人滅亡。


事實上,知罪往往是得救的開始。反之,將基督奉為甚麼靈性導師或道德偉人,表面是抬舉,實質是踐踏神的兒子,褻瀆了祂以死代罪的救恩。--這才是唯一不可饒恕的罪。


4、人的扭曲--對人肯回轉歸神往往過於樂觀


由於對罪的輕忽了事,這套基督教心理輔導,必定會對人非常樂觀。


〈自我發現〉頁23、31:

有些父母會公開批評兒女的外表,但內心總是愛護有加,不會嫌棄。更何況那位創造人類的上帝、天上的父!祂更不會嫌棄我們每一個人。在衪的眼中,我們都是可愛的珍珠寶石,因為我們是衪的兒女。當衪用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時,實際上是讓人反映衪的性情、樣貌和性格。我們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一面反映美麗、良善之上帝的鏡子。

最美麗的人就是接納自己、肯定自己的人。他知道自己在世上獨一無二,是造物主心中的寶貝。

〈記憶治療〉頁16:

為了清楚我們是按「神的形像」受造這個事實,我們不妨用禱告的心來仔細欣賞自己的感官或身體某部分,正如神那樣欣賞。


他們的「神學」(或基督教心理學)最主要偏差,是嚴重喪失歷史性。他們將聖經啟示置於同一平面上,將許多經文抽離了上下文、歷史背景和聖經整體啟示來理解,以至錯漏百出。他們一面倒地強調「人有神的形象及」及「神將人看為寶貴」,並以此作為人應「自我肯定」的主要理據;卻明顯忽略真理的另一面:

(1)人已經墮落,嚴重虧損神的榮耀形象,一天壞似一天,殘餘的善並不可靠。

(2)神雖看人為寶貴,但人卻不見得很重視和尊重神和祂的救恩。

(3)結果,因著人的頑梗叛逆,從古到今,以至於末世,得救的只是餘數。


對人的盲目樂觀,只會令人更加不知悔改。這些膚淺的「基督教」輔導學,以為人的問題的重心是「自我形象」偏低,於是千方百計,甚至扭曲信仰來「提高」、「肯定」人的自我形象,卻歪曲了整個事實。真相是:令人滅亡的不是甚麼「形象偏低」,反是「自視過高」--人類妄圖靠任何方法手段「提高自我」的企圖。這種「自救主義」,才是令人遠離基督,拒絕救恩的罪魁元兇。


我再說,對於人的不信,現代心理學要負上極大責任!


5、神的扭曲--將上帝的恩典饒恕扭曲為了無基準的姑息縱容


這一點是上兩點的延伸--既輕忽罪的嚴重性及高估人的本質,就自必然也引致對神的扭曲,嚴重輕忽祂對人的公義要求。這類輔導書大都大量引用主耶穌如何「無條件」接納人的經文,例如:(1)耶穌到撒該家裏作客(路19);〈自我發現〉頁70-72(2)耶穌饒恕行淫被拿的婦人(約8);〈自我發現〉頁110-111、122。卻混淆和濫用了所謂「無條件」的意思,引出很多誤導。

〈真我發現〉頁122:

我相信上帝有無限的饒恕、無條件的赦免,在上主無限的愛中,可以撥開陰暗,撇下罪惡,重新建立自己的價值,重拾自信。

〈記憶治療〉頁33:

基督沒有先設定資格如:「如果你痛改前非,戒酒或道歉,我會寬恕你。」即使對方沒有改變,我們仍要寬恕他七十個七次,而不是七次……。


這些「濫愛主義」不但觀念錯,連基本的釋經也大錯。我必須說,聖經原裝正版的啟示是:上帝的寬容、忍耐是有限的!!!


否則,上帝的公義與審判也就無從說起。這「有限」不是因為祂的愛心不足,而是因為有許多人根本不肯領受祂的愛。對於始終不知悔改的人,聖經早有明訓,上帝必殺無赦!悔改是得蒙赦免的必要條件這「條件」並不是上帝對人有任何苛求,「悔改」事實也算不了甚麼真實的條件,因為上帝從沒有叫你做甚麼與祂交換祂的憐憫。「悔改」的真正所指只是「接受」--接受上帝的赦罪恩典。(我注:不是说所谓悔改是上帝恩典的前提,别要误解了。)那些人連「接受」也不肯,上帝便只得如其所願,定他們為有罪。


這些輔導學因輕忽人的罪性,以為一味單方面強調神的赦免便可成事,卻不認真審視真相,就是要人悔改回轉豈是容易的事?人的罪性最可怕之處,是自以為義,拒絕上帝。主耶穌之所以格外憐恤稅吏與妓女們,原因正是他們剛好是最自卑、最有罪咎感,自我形象也最低的人。對於自以為義,毫無罪咎感的法利賽人,上帝再有愛心也救不了他們。


說來正好打這些所謂基督徒輔導員一記耳光:主耶穌的愛與寬恕,最後確救拔稅吏與妓女們脫離了罪咎,並得著釋放與喜樂;但別忘了,最初,亦正是這份強烈的罪咎,使他們自甘在主面前謙卑,尋求上帝的憐憫。


有些膚淺的輔導員,以為罪咎(感)是使人遠離上帝的「邪力」,故此消滅罪咎(感)就是基督教輔導學正當的志業了。這錯謬是被這個「感」字所誤。真正的基督教其實不討論罪咎「感」,卻極其關注「罪咎」。基督捨身代罪的恩要消除的是罪咎,不是甚麼罪咎「感」。以為沒有罪咎的「感覺」就等於沒有「罪」,那才是撒但最大最邪的欺哄,心理學是其中的罪魁禍首!


其實,真正的罪咎之感--人自覺在上帝面前站不住腳的震慄感,是導人歸主的極有力的導航,這正是上帝要透過律法與良心叫人知罪的原因。人豈能因為不知或不自覺有罪而就沒有罪,他最終只會在罪中滅亡;在此,罪咎之感正是他肯接近上帝,最終得救的前提。信主後,罪咎之感的消除是基於確知上帝對自己的公義要求,已由主的受死與義行滿足了,因而罪得赦免,終可免去神的忿怒的事實,而非單單沒有了所謂罪的「感覺」。未蒙赦免「罪咎」,卻只求消滅罪咎「感」,只是自欺欺人,最終仍必滅亡!


III. 方式雷同自救、沉溺更甚


坊間這類「基督教」輔導學,由於在基要信仰上已偏差重重,根本不能引人歸向基督,得著真正的釋放。而更甚的是,它教人那些無休止地「自我反思」、「自我檢視」、「自我醫治」等原則與技巧,老實說,只會叫人更加「苦海沉淪」。

〈記憶治療〉頁62-63:

是的,主你已經在多方面醫治了我,我接受這正是你要更深入醫治我的徵兆,你要醫治甚麼呢?主,請向我顯明你醫治我的;……

所以,主啊!我願付上任何代價,以為在這事上得著醫治……

主,感謝你;你已在我生命中不同範圍開始醫治。……請繼續醫治,並醫治我生命中的其他關係,……。


真的,我讀完這兩頁文字,實在「很累」,心中的強烈感覺,是「有完沒有」?這樣了無休止地請求基督「醫治」完一樣又一樣,我實在看不出與自救或自我修練有何不同!耶穌基督的拯救,甚麼時候竟要人這樣「用力」地來與祂配合?


聖經中,唯一的心靈醫治方式是:不看自己,只看上帝這有兩重意思:

1、上帝不再看我們,而只看基督,因祂的義算我們也為義;

2、我們不再看自己,而只看基督,因祂的憐憫而得著醫治。


無休止地逐一回憶、處理自己的過去,無論是罪咎或創傷,只會傷上加傷,痛上更痛,又怎能得醫治?看看大衛怎樣呼求好嗎?

詩 51:1-10〔大衛與拔示巴同室以後,先知拿單來見他;他作這詩,交與伶長。〕

神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

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

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塗抹我一切的罪孽。

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


大衛犯罪後的悔改詩,沒有一隻字具體地「重提舊事」,他只懇求上帝掩面不看他的罪,因他知道,除非上帝「不算」為罪,否則人做甚麼也不可能贖罪。人真正能在罪咎中得著釋放,是我們的神竟可以在祂的記憶裏「忘記」我們曾犯罪的事實,在基督裏「算」我們為義。


連上帝都「忘記」了,何苦再自己重提舊事,勉強回憶「治療」一番,白白的自討苦吃?!!!我們當學習單靠信心相信上帝已然赦免,而非用許多儀式和「法事」來幫自己淡忘過去。筆者斷言,你越自作聰明、無事生非地做更多「假動作」來幫你「忘記」某事,你只會更記得那作事情!!!


你若信主,就應多熟讀聖經,仰望基督,並遵行祂的聖道,以「新的記憶」取代舊的傷痕,這才是唯一有效的信心醫治!


V. 方法混同異教、導入魔途


所謂「整全健康運動」,其中某些概念也不是全錯的,例如相信身、心互動,相信心理或身體的不同問題會互相牽引。至少,這種理論確可用來「診斷」坊間這類「基督教」輔導學的問題所在。就是它們既然在信仰和理念方面偏差重重,那麼在實踐上,所鼓吹的方法(如催眠術),也自必問題重重,甚至有異教邪術的傾向:

〈操練更新〉頁66-70、100、108:

鬆弛練習

練習鬆弛的方法非常多,但其原理都是在肌肉的一緊一鬆的節奏練習。……我自己常用的方法是一個簡單的十步法:

●預備及坐姿 先找個舒服的位置靜坐,坐位稍高,使呼吸暢順;坐得太低或太軟的座位,會壓著橫膈膜,呼吸變得不暢順,當靜下來時會令人容易入睡。背垂直坐,雙腳平踏於地,雙手放在膝頭,最好掌心向上,比掌心向下更易感覺兩肩放鬆,雙自閉上。

●留意自己的呼吸 先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一呼一吸,讓呼吸平穩及暢順。……

不為浮現的問題禱告,但將精神和思想集中在身體的某部分,例如呼吸、手掌與膝頭的接觸,或用簡單的口禱,如耶穌禱文,心中不斷重複主耶穌、主耶穌……不斷地誦讀,直至內心平靜,心神集中在主身上,感到主就在自己面前一般親近。……

在我們一呼一吸中,內心不斷地默默呼喊這些一般音節不會超過七、八個的簡短禱文。我們可以按著自己生活上的需要、內心的感動,在不同的日子和人生階段,發展自己的簡短禱文。例如在無奈中,求盼望(主耶穌,我盼望的主);恐懼中,求勇氣(主耶穌,我勇敢的主)……

對一些肢體來說,這種靜默中與上帝相對過於虛無飄渺。一個簡單的想像也許能協助我們進入這種無言狀況:想像自己處身一座莊嚴的教堂,個人單獨在禱告、瞻仰上帝。


這些技巧,筆者看不出與印度瑜伽、西藏密宗,以至於拿破崙.希爾的致富邪術有甚麼根本不同。(筆者不想再「分析」了,讀者請回頭參考第4及第5期)我翻轉聖經也看不到有這些教導。這些所謂靈性操練的方式,只能叫人「接通靈界」,以至交鬼,卻絲毫不能領人回歸上帝。


踏踏實實、一字一句地按著正意分解經聖真理,然後謹守遵行,這是唯一接近上帝之路,其餘盡是魔途!









 






艰难时期的弥撒(gh_ddd3098d28a3)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