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基督教末世觀與預定論的精義

2016-08-19 21:53: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基督教末世觀與預定論的精義


引子


為了集中討論的焦點,筆者於此只會以「啟示錄的啟示是封閉還是開放」為題,探討和展示基督教那異常奇特地「辯證在命定與自決之間」的末世觀和預定論。這裏將末世觀與預定論並提,因為基督教的末世觀含有揮之不去的「預定」色彩。


甚麼是「辯證」或「辯證法」(dialectic)呢?字面的原意是「對話」,表示透過多重對話來逼出事物的真理;後來再引伸為哲學術語。要言之,「辯證法」所指的是一種思考方法,也是一種對事物實相的基本理解--相信全部或某些事物是處於運動和變化之中,在正反兩極之間不斷變換、生成和轉化,從而一層一層地推向更高的「境界」。運用「辯證法」的目的,就是要幫助我們以動態的方式來把握事物的真理。


基督教的末世觀和預定論,亦須以辯證法來加以掌握。

 



啟示錄的「宿命」情調


當讀到啟示錄的「最後警告」的時候,我們不難有一個感覺,就是啟示錄所展示的末世預言是完全「封閉」,不可增刪一字的:

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 22:18-19)


主耶穌自己在馬太24章的末世預言的末端,也警告說: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太 24:34-35)


世界終局,彿彷已然命定,人類一切妄圖改變世界宿命的企圖,不但必然失敗,更是離經叛道,以至於永不超生的瀰天大罪。啟示錄所揭示的,不是一個「可能」的未來,而是一個「必然」的世界終局。【下期網站,筆者將探討未來是「可能」還是「必然」的問題。】由此觀之,相比於一切異教占卜算命等「玄學」,我敢說,基督教末世論才是如假包換的「宿命論」。


許多所謂牧者領袖,因受「啟蒙思想」及「新紀元運動」的荼毒太深,以致無法理解和接受聖經中這種顯而易見的「宿命」意味,於是有意無意地大幅「篡改」聖經的末世論,與異教「玄學家」一同大唱「人定勝天」的謬論,以為「天」只意味各種天災人禍,忘了「天」的真義是「上帝的旨意」。


 堂堂上帝的僕人,竟誘導人們「抗天」(違抗上帝的旨意),世事之謊誕,大抵無過於此。

 



「宿命」裏的「自決」


但基督教的末世論就只是一片無可奈可的「宿命」嗎?預定論就等於宿命論嗎?答案其實也隱藏在前面引述的同一段經文之中:

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神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 22:18-19)


這段經文,一方面,指出了「這書」的啟示,即世界的「整體」終局是「鐵定」的,不可增刪一字的。但另一方,它同時又透露了事實的另一面,就是你「個人」的終局卻是「開放」的,它繫於你對「這書」的啟示的回應,是順從或是抗拒。這個回應本身卻明顯不是「宿命」的,否則作者的警告就多此一舉了。


這裏,我們見到這簡單的幾節經文,竟已經包含了兩個層次的末世論:

1、就世界整體的而言,其結局是「命定」的;

2、但就你個人而言,你的結局卻是「開放」的。


換言之,任何簡單地用「自決」或「命定」來解說基督教的末世論,都一定是錯誤的,因為它無法同時正確處理當中的兩重意義。筆者且以啟示錄中的一個例子說明:

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啟 6:8)


按啟示錄的「雙層末世論」來理解:

1、末世的某一階段(經文中是指第四印),會有約四分一人死於刀劍(戰爭)、饑荒、瘟疫等災難底下,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2、但當中卻沒有指定你本身必然會成為這被殺的「四分一人」之一。


有些「良心敏銳」的人或會有一個頗不安的疑慮:世界是不是已經「註定」一定會有相當數目的人滅亡。例如我努力不成為上文中的「四分一」,實質等同找另一個「替死鬼」來成為那「四分一」中的其中一個,好填夠數!--這不是太殘忍了麼?


這感覺確實令人不快,筆者也衷心欣賞有這樣同情心的人。


但同情歸同情,我們卻仍當面對現實。於此,我們只能回到前述的「分題一」,知道上帝只是「預知」有某一數量的人會在某一階段滅亡,但絲毫不表示上帝故意殺害他們,也不表示上帝沒有努力去「減少傷亡」。平心而論,整本聖經都告訴我們:「上帝愛世人,不願一人滅亡。」祂事實上已經作出了驚人的努力來挽回。至於最後仍然有許多人滅亡,就只能怪我們自己不知悔改了。


每個人最終也應該,亦只能夠,為自己的行為(包括其信仰)負責。聖經絕沒有叫我們泯滅同情心,並且我更加相信,上帝對於人的滅亡,其哀傷必更甚於我們。但我們卻也無從顧慮太多,「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種豪情壯語只適用於佛教,卻不合用於基督教。因為我們既不相信人有多少自救能力,更不相信他有甚麼本事來「捨身救世」。須知道,在很大的程度上,我們都是「自身難保」,能持守信心已是萬幸了。事實是,我們若自己站立得穩,或許反能多救身邊的兩三個人。


總之,聖經的末世論就是這樣地辯證於「命定」與「自決」之間的:

1、當我們太強調「命定」,以致非常消沉或不負責任時,要多想到「自決」方面,明白我們仍有須盡的本分。

2、但當我們太強調「自決」,以至不可一世,以為明天盡在人類手中時,就要更多想到「命定」,安心順服上帝的指示與安排。


辯證於「命定」與「自決」之間,不是左搖右擺,而是保持動態的平衡--要知道何事可為,何事不可為。我們的本分不是「改變世界」,而是「改變自己」,及早地悔改回頭,承認自己的罪過、無知與無能,接受耶穌基督的拯救,將一生以至永生的生死禍福,完全寄望在祂的身分和言行之上。


讀啟示錄,我們最感「好奇」的往往是第四章以下的「末世流程」,但上帝最希望我們關心,並在這末世中「好自為之」的,其實是二至三章中的七封書信中的吩咐。對末世預言,我們不能更改一字,但對該七封書信的警示,也應該切實遵行,這才是整全的基督教末世論。筆者且節錄如下,願主內互勉:

……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裏墜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啟 2:5)

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幾個人下在監裏,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 2:10)

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啟 2:24-26)

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 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要悔改。若不警醒,我必臨到你那裏,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啟 3:2-3)

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 3:10-11)

 

且聽主的深情呼喚:

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啟 3:20-21


現在,關鍵不在於人類有否自我拯救的自由意志,而在於我們每一個人,如何運用僅有的「自由」來回應耶穌基督的呼籲。就此而言,我們雖無力拯救世界,但自己的「明天」,卻仍是在你手中的。

艰难时期的弥撒(gh_ddd3098d28a3)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