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关于父亲

2016-07-07 11:4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关于父亲

早上在给父亲说节日快乐的时候,他端着ipad目不转睛地浏览网页,嘴里嘟囔着说:“这是外国人的节日,不过,不过。”母亲就笑笑,记不得有几句对白,她到底是深爱他的,前一天晚上与我去华润买油和面粉,路过面包摊,执意买了半个俄罗斯列巴,跟我说,你爸馋这个,还是买了吧。父亲节一到,想起了这个生我养我的老男人,至今我也没有写过什么文章是跟他相关的。然而考虑到,父子间独特而微妙的关系,于是就端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扶一扶眼镜。就想着,把一些东西啊,留在这上边,权当是个纪念。

       父亲现在是有了一些白头发的,我们不说这个,我来回忆一下他还没有白头发的时候。打小,自我记事起,我就看到父亲和母亲的结婚照。我依稀记得,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即便搁到现在来看,她那个时候也是个标准的美人。而她身旁站着的,留着一抹日式胡子,港式长发,身着喇叭裤戴着大方眼睛的瘦男人,就是我的父亲——就像抗战结束后需要疗养的小兵。儿时父亲对于我,如同一种概念化的象征,从我还能记得的几件事情来看,父亲大多是代表着严厉,法则,规矩。在我刚会走的一段时间里,那个时候街道马路都还很窄,几乎没有私家轿车,父亲骑着一辆老式的双人摩托,带着我和母亲,去公园玩。而后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我调皮捣蛋,打碎了温度计,水银漏到了地上。父亲率先揪起我一只腿,像过年杀鸡脱鸡毛一样的把我扔向了床头,而后麻利地收拾好地面,径直走过来,呼吸急促,用他宽厚的手掌打我的屁股。我就哭喊,哭到哑。后半夜,母亲抱着我睡,父亲偷偷弄湿了毛巾,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轻轻放在我的屁股上。于是我就想起来生病的时候父亲背着我,我搂着父亲的脖子,就觉得很安全,而多余的感觉,包括生病难受的感觉,全然没有了。不过父亲和儿子,就像鸡和鸡蛋一样,有些事情你拿哲学的观点看可以解释清楚,你拿亲情的观点去分析,可能过程中,有些事情微妙的令人觉得糊涂。

         我离开了童年进入了学业期,这段记忆里父亲几乎没怎么管我。而后自己的性子叛逆得很,顽固得很,自以为是得很,以至于依稀记得前女友对我这个人无奈而又辛苦的指责,指责得满是愤恨。那段时间里,有那么一件事情,让我对父亲的了解,更进了一步:也从那个时候起,我深深地了解父爱这种感情,它到底是有多隐晦,多沉重,多真诚。

          别人家的孩子高考,摆弄几门文化课就可以了,我啊,叛逆啊,我就觉得自己是艺术家,这么觉得都好几年了,于是我就去做了一名艺术生,画画啊,考美术。全国招考的时候,父亲带着我,东奔西走,考了许多所美院。去长春的时候,目标是报考中国美院,我一颗高傲的心,恨不能吞了国美央美。进考场前,记得父亲穿着一身厚皮衣,拿着一个长皮包,穿着一双厚皮鞋,古典而正式。他叮嘱我几句,就在考场门前等候。我到达考场,除了完成三小时的考试,也在观望其他学生的能力和水平。而我至今也仍然觉得自己确实委屈的很,因为自己的的确确在当时发挥得很稳定,但是结果却差强人意。先撇开这个不谈。在我出了考场的时候,天空飘着鹅毛大雪,长春的雪更白,更浓重,我顺着雪花往远处看,那是一片安静的寒冷。我穿过人群,目光搜寻父亲的身影,而我也就简简单单地直视前方,仿佛是中了奖一般,很轻易地就找到了父亲,而后突然间,声音哽咽,当时也并没有流泪,只是心里忽地一软——父亲笔直地站在操场大门的中间,脚瑟瑟地抖动,脸上除了雪迹,便剩下了被寒冷侵蚀的红色。他就那么咬着牙,于白茫茫的操场之上,成为一座冰川,就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了他,我立刻说不出话。他看到我之后,好似松了口气,僵硬地移动,至我来的方向。我问父亲,为什么不到小屋子里,避避风寒。他简短地回答了几个字:人生地不熟,怕你找不到我。也就是这几个字,截断我所有的思考,融化我所有的感激,我仿佛看到了我未来多年后,与我的孩子,之间的那份不可言说的情感。后来每次回忆到这件事,我心里都默默流泪,因为我找不到任何词语去感激他,就仿佛将他换成了我,我会这么去做,去做到让儿子只能留下感动而不能顷刻报答。至此,父亲在我心里的形象,开始逐渐地清晰。多年后,我仍不能忘记这件事情带给我的触动,以至于现在长时间不见他,忽然看到了他,心里是十分喜悦。

         最近家里忙装修,父亲一手操办了所有。我这个人仍是自我惯了,很少为家里操心,也几乎没帮着父亲跑这些琐事。其实我也心里有数,我了解父亲做事的方式方法,打小学会了跟父母相处,进一步,退一步,还在成长。父亲自己做事都是很智慧,很独到的,从不拖泥带水,也见不得失误。我也仔细想了想,若不能真正地助其一臂之力,倒不如不惹是生非。我也跟母亲讲,这么多年家里的所有搬迁和装修,都是他一手操办,咱家老头是累,他也乐在其中。

          这么忽忽悠悠地写,临近尾声我也没能写出点什么来。儿子对老子的一种崇拜,尊敬,模仿,在我这里都是打碎的,分散的,杂乱的。你也很难说一个男人过了50之后,他会怎么理解成熟。父亲痛风多年,糖尿病也跟着,一直控制着,没出什么大毛病,精气神也一直不错,看到这些我也暗自觉得,只要爹妈还算健康,这是做儿女的最大的福分,其他身外的琐碎,不去想它。还是希望着,出息点,趁他们还走得勤,回报养育之恩。然而眼下也是真穷,不光是物质上的穷,可能做儿子的,逐渐学会做男人的经历中,仍是希望自己在物质上,地位上,能力上,都有一个突破,有一个沉淀,有一个交代。亲妈半夜起夜,操碎心的命,不忘叮嘱我立刻睡觉。行,我依着你们,就是这篇文章我必须得写完。

           先把这些文字存着,存着就感觉踏实,也不光因为父亲节到了,就胡乱说些什么。想起未来的日子,心里充满期待,毕竟以后的某一天,我的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我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个爹。那时候,看着它好奇的眼睛,就让它爷爷赐给它,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名字。

           


         

管二傻的诗(gh_61c99f78981b)

 查看原文
上一篇:从不知
下一篇: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