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筷笔|汪哥的雷笋

2016-07-04 23:28: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筷笔|汪哥的雷笋



八年前的一个夜晚,夜色已深,一轮满月的光倾泻在宏村景区的停车场里,亮得能在漆黑的夜里看清周遭的大概,月光当然也照在来接我的中年男人上,中等身材、轮廓分明的脸和一副端正的五官,一看就是有涵养的读书人,他就是汪哥,宏村碧园的少庄主。他拿起了我行李便往村里走,我听着流向月沼的水声大步追赶,在空无一人的古巷里穿行,我们就这样结识了。

天亮推窗,是翠竹摇曳在马头墙前的好景,后面就是村子的山,可以望得一片绿。林里的鸟和村里的鸡对唱起来,一呼一应,也是默契。下得楼来,才看清碧园,一座老房子精致得紧,一池碧水也是通外的活水,红鱼绿草,鲜亮动人。

正厅堂匾高挂,左瓶右镜,两厢有条理得挂满了字画,俨然是标准徽州大户人家的客厅。厅外是水榭,这可是碧园的精粹,水榭悬空建在池上,背倚美人靠回首便能喂上游鱼。在水榭中的桌上,已经有碗筷,汪哥见我过来,便招呼上了早餐,一锅热乎的白粥,特意去买来的肉包和油条,煮了蛋还有几样下粥的小菜。饿了一宿,在如此美妙的早餐地,这样的热乎早饭是最妥帖和暖胃的。汪哥见我吃完便上前攀谈起来,介绍起碧园的遗迹和用心构筑的梦想,说得娓娓道来,听的也是积极反馈,我的一些关于经营的建议汪哥频频点头,认可有加。聊天捧着茶、晒着太阳,惬意得紧,若不是汪母来询问午饭的菜,便会错过时间。汪说你第一次来徽州,点菜不要管了,全配好。我乐得不要点,正好可以经历他们心目中待客的好味。

村里一圈逛完回到碧园,午餐移到正厅,徽州人宴客需菜烧完一齐上桌的,这样虽失了热度,但也能一览一席的全貌,完整地看一桌完整的菜也是先满足了色的第一要素啊。臭桂鱼和毛豆腐果然有,我对它们的味道总是喜欢不了,汪哥也看出来了,便把远端的一盘嫩笋搬了过来,热情的招呼,这可是雷笋,宏村后山的美味,这一盘估计后烧,还冒着热气。一筷下去,便是一惊,这笋奇嫩,鲜甜可口。于是便不高级起来,出了三连筷。饱了口福后停箸端详,这笋极细,碧绿里夹着土黄,用当季鲜榨的菜油炒了,色味便是妙到;这笋极鲜,新挖不过两个小时,又细又嫩,却不失咬劲,虽素菜,仿佛吃出了荤鲜。

和汪哥交了朋友,互赠的诗词里有雷笋的句子。每次去徽州,哪怕不去黟县,去休宁、祁门、歙县都会多走百十公里,到宏村汪哥这里住上一晚,若是冬天晚上便在他们屋子里进他们的木炭座,膝盖上盖上被子,喝茶看电视。第二天汪哥便会放下工作按我的索引和我一起去找牌坊、走村子。临走,汪父汪母也会给我捎上满满的山货。中秋和过年,也互致短诗和月饼年货,就这样一年又是一年。有一年去,过了清明,后山的雷笋已经没了,汪哥跑了好远,觅来了雷笋,还扎了一捆给我带回,时令虽过,不时却也当时,笋虽然粗了,味道依然没变,增加的纤维质感正是岁月的痕迹。

前年,忽然嫂子电话汪哥染了恶疾来沪寻医,匆匆安排,匆匆见面在华东医院附近的小宾馆,气色已不佳的汪哥感激着我的到来,还要帮我张罗找村里有故事的人。嫂子是爱极汪哥的,大半年的辗转求医,宏村,屯溪,上海,江西,北京。西医,中药,气功,秘方,只要有一线可能便去试试,看嫂子的朋友圈,一路坚强,汪哥容貌的照片却每况愈下。汪哥走了,宏村依旧一样的美丽,我的徽州缺了一大块的情感,嫂子的世界便塌了全部。还好,坚强的女人抚养幼子,照顾公婆,经营着碧园不让她荒芜。冬天很快会过去,明年的早春,雷笋出土的日子,我还会去的,用亮黄的菜油炒上一盆,和汪哥说说一年的际遇。

吃不到(gh_69e5a33570f1)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