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我的刁蛮王妃【第13章~第18章】

2016-07-04 02:08: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我的刁蛮王妃【第13章~第18章】

若星满足的摸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味道怀念。笑呵呵的拉着宇文成继续向前走去,现在她需要一盘的甜点,在现代的时候甜点可是她的最爱。曾经和几个死党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她都会大力的四处寻找好吃的甜点。宇文成的眼睛里满是宠溺的味道,不言不语的被若星拉着自己的手臂。

糕点铺偌大的字体赫然展现在人们的眼里,走进里面,全部是竹子做的桌椅,意境高雅,这样的布置在若星看来,此人一定是个高雅的文人志士。不由心底对这个设置房间的人另眼相看,更想结识一下此人。

从里面出来一个年老的老人家,恭敬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宇文公子,您来了,还是老样子吗”若星不由的看向宇文成,听这个老人家的语气两人好像很熟,没有一丝的低声下气,就是一个平常人之间的对话。宇文成回以若星淡淡的微笑。

“文叔,不用了,今天她是主角”一边说一边看着若星。

这个叫做文叔的老人家,看着若星是别有一番的笑意,若星被他看的浑身的不自在,她怎么觉得这个文叔笑的那么的阴险,对,就是阴险。

 “姑娘,想要哪种糕点”

“要最好吃,最漂亮的”这就是她选择糕点的标准,不过好像大多数人都是这样选择的吧!这个回答太笼统了,宇文成便吩咐每种都来一小碟,吃不完的还可以打包回去继续吃。

 两人坐在珠帘的后面,等待着糕点的带来,左顾右盼的若星转动着眼珠子,打量着这里面的设施,她的表情全部落在了宇文成的眼中。宇文成轻摇着手中的玉扇,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让人看着都是这样的销魂,若星在心底狠狠的鄙视自己一番。

 这里的布置实在是淡雅,可见这里的老板一定是一个高雅的文人志士,不然也不会有这一般的高风亮节的节操。“真想见识一下这里的老板啊,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啊”真是十分的享受。

 “这里的确是一个好地方,安静舒适,远离惹人心烦的尘世,没有烦恼在这里可以尽情的享受,而且这里的老板你也是认识的”高深莫测的一笑。

这让若星更加的迷惑,她也认识的人,若星用你就是那个老板的眼神望着对面的宇文成,她眼睛里传送的信息他自然是读懂了。毫无掩饰的说了一句“是寒”

 “上官凌寒”惊讶的睁大双眸,竟然是那个大冰块,她想到了可能是宇文成,毕竟宇文成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也想到了其他人,唯独没有想到竟然是那个大冰块。每次见到大冰块的时候,他都是冷着一张脸,拽死了。宇文成就知道若星是这样的反映,不过这也不怨若星,毕竟上官凌寒给予若星的额印象就是这样子的。

真是想不到那个大冰块还有这样子的境界,一声糕点来了的声音打断了若星的思考。店小二将糕点一盘盘的端上桌,看的若星肚里的馋虫再次的活跃起来,使劲的吞吞口水。各式各样的糕点真是太开心了,浅绿色的、粉色的、白色的、橙色的,形状是方块形的还有圆形的,还有长方形的,三角形的。看着就有食欲,再也忍受不了美食的诱惑,拿出一块糕点放在口中,异常的松软甘甜,味道绝对的比二十一世纪的特级大厨们差,一边吃着一边随意的说着“如果在变换一下形状还有味道,那就会更加的完美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就是形容在坐的三位,宇文成眼睛一亮,似是有意的一句“这糕点本是一个冷门的铺子,很少有人光顾,星儿可有什么妙招”

“妙招倒是没有,建议倒是有一些”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成功引起了宇文成的兴趣。

文叔也很期待若星的建议。

若星放下糕点一本正经的说着“在形状上可以改变,可以做成星星形状的、莲花形状的、各种花朵形状的、在味道上面,可以加入各种水果,紫薯之类的材料,这样子里面不但有保留了水果的味道,而且在颜色上面都会变成水果的颜色,这样子颜色的种类也变多了”这些她也是在二十一世界看到的。

听着的两人不禁眼前一亮,宇文成浅笑着若星就是上帝赐予他的珍宝,真是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独到的想法。文叔更是对这个小丫头另眼相看,轻捻着自己的胡须肯定的点点头。

午后的阳光撒设在整个大地之上,只见景雪端坐在水月亭,轻轻的拨动着手中的琴弦,每一个音符都是那么的美妙,妙不可言,渐渐的飘荡整个宇文府,只是在这曲子之中弥漫着一股重重的哀伤之意,让人听到也是止不住的哀伤。府中的人听到这哀伤的曲子没有过多的表情,也许是习以为惯,皆是摇摇头,一声的叹息,各自做自己手中的活。

若星疑惑着究竟是谁在弹曲子,竟然这么哀伤,随着声音寻去,经过众多的亭台楼阁终于在水月亭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带到渐渐的额走进,惊觉竟是景雪。

若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景雪脸上的哀伤之色,等到曲子结束,她上前坐在了景雪的面前,景雪这才发现若星早已经来到了这里。

“姐姐的曲子真的很好听,只是过于哀伤”她觉得景雪一定是有伤心的事情,否则也不会这么的让人心痛。

  “哪有啊,姐姐的曲子是最好听的,这是真的,可是姐姐的曲子好忧伤啊”她认真的盯着景雪的表情,想要从她脸上看到其它的表情,可是她失望了,景雪一直是在淡淡的浅笑着“曲由心生罢了”幽幽的开口。

若星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她打断了,看着渐渐离去的景雪,她的背影好孤单。

不行她一定要知道。

 拿起石桌上面的苹果,狠狠的啃起来,眼睛扫到了一边站如松的侍女,嘴角扬起一抹算计的笑容。亲切的拉着小是女的小侍女看着这样子的若星,心里毛毛的,这样子的若星就像是大灰狼遇到了小红帽,小侍女脸红红的,在心底呐喊着救命啊!“小姐,小姐,你想干什么”防备的看着若星。

“小美女,告诉我,姐姐为什么这么哀伤,我知道你一定是知道的,不要试图隐瞒我,否则,呵呵你懂的”笑的是一脸的 无害啊,紧紧的抓着小侍女的手,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小、小姐,奴婢、奴婢不懂”

“哦 ,不懂呀,那好我就告诉你,否则本小姐就把你嫁给阿福”眼睛里满是笑意,看这个丫头还敢隐瞒吗。果然如此,小侍女都快哭了,她才不要交给阿福,阿福是厨房里一个打杂的,长的是十分的丑陋。

 “奴婢说,奴婢说,因为南宫紫睿”


嗯?这是什么东东呢?松开小侍女,只见小侍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若星的视线,看样子那个小侍女果真被吓到了。若星坐下啃着手中的苹果,脑海里想着刚才的情景,姐姐一定是有事情,可是那是什么事情呢!莫非那个南宫紫睿是姐姐的旧情人?青梅竹马?某腐女现在的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歪歪一些事情。

不能说她流氓,而是这个世界有时候不得不逼着自己耍流氓。

远处的人看到一身浅绿色的少女在躺椅上,摇晃着睡觉,不,那不是睡觉,虽是躺着还闭着眼睛,可是她的另一只手还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时不时的往自己的口中慢慢的送着,这个丫头,他每天这么忙,她倒好一个人在这里晒太阳,吃水果。“星儿”原本还在享受的人听到着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到了,猛咳起来。宇文成担忧的看着这个丫头,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看到她这样子的咳咳,心底骤然一阵紧缩。

“该死的宇文成,你想要害死本姑娘啊”咳出来苹果肉,这下子真是舒服了,但是想到这个罪魁祸首,心里真是气愤呀!而且还是好丢脸的,如果让自己二十一世界的好友看到,一定会气死的,特别是那个叫做男银银的死女人。还记得当初她和童颜颜那个死女人玩游戏的时候,我都快笑傻了,她笨蛋在游戏里面竟然摔死了,这个事情我足足的笑了她半年的时间,哎,真是怀念呀!

 啊呸,怎么把话题扯远啦,她可是要批斗这个宇文成的。

宇文成歉意的一笑,看着面前的人瞬间万变的表情心底是想笑而又强忍着,她知道这个丫头现在正在愤怒中,本来也是他自己不对,所以就发挥一下自己的品质,不去惹这个丫头。“好啦,星儿,是我不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宇文成翩翩的抱拳施礼道歉,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若星迷失在他和煦的笑容里,在心里腹诽着,美男就是美男,道歉的姿势都是那么的帅,哎,她发现自己对没男的免疫力越来越弱了,应该说是对宇文成的免疫力。

“好啦,好啦,看在你很有诚意的份上,本姑娘就原谅你了”说完之后再次的回身坐在躺椅上,宇文成撩起白袍,优雅的挨着若星坐下。这样子的举动若星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因为她可是新世界的人类,宇文成则是没有料到她会是这样很平常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做作。“哦,对了,宇文成,南宫紫睿是谁呢?今天姐姐弹琴的时候好忧伤哦”好奇的看着宇文成,等待着他的解答。宇文成也是淡然的笑笑,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心猿意马呀!转过脸掩饰着自己的心绪,淡淡的说着“睿儿,是表姐最重要的人”

睿儿?重要的人?难道这个睿儿是个女人。想到自己的想法,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吃惊的说着“难道姐姐在搞基”宇文成不明白她口中的搞基是什么意思,疑惑的问着“搞基是什么东西”额,若星干笑着,没什么没什么,让他继续说。

 “睿儿其实是表姐的女儿”

 “什么?女儿”这个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女儿,姐姐竟然有女儿了,天哪,她真的是无法淡定了。“嗯,睿儿是表姐的亲生女儿”也就是他的外甥女。“那睿儿呢?睿儿的爹爹呢?姐姐什么时候嫁人了?还有姐姐好年轻啊,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人?”一连串的问题顷刻而出,宇文成无奈的笑笑。“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我要怎么回答,来我慢慢告诉你”

若星认真的听着宇文成的每一句话。

云州一年一次的花市节就要到了,这可是若星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花市节。花市节就是这里的一个节日,由于云州盛产鲜花,所以这个这个节日也被流传下来,一直延续至今,花市节共有三天的时间,听说很是热闹。若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不枉她白来一趟。

客厅里,景雪和江惠儿正在商量事情,若星也听不懂花市节的事情,因为她可是新来的,何不优哉悠哉的等待着花市节的到来。看着景雪忙碌的背影,想到了那天宇文成的话。原来姐姐是在一个晚上被人掳走并且还被下了春药,后被一男子所救,南宫紫睿也就是在那一天有的,据说那个男人叫南宫流叶,是一个江湖浪子,爱剑成痴狂,由于姐姐不愿与他一起江湖漂泊,想要他与她一起厮守在这云州,可惜那男人不同意,并且在南宫紫睿满月之后,抱着孩子偷偷的离开了,只留下了简短的一封信。

也是在那天若星才知道,那封信只说十五年后他会带着女人回来,而距离十五年的时间今年正好是第十五个年头。那也就是说景雪生孩子那年她也就十四五岁,哇哦,这么小的未成年就生孩子,真是作孽呀!想想这古代应该是风水太好了吧,看看宇文成才二十出头,那皮肤真不是盖得,好的让她这个女人嫉妒

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商量好啦!江惠儿温柔的笑着说道“雪姐姐,今天就让若星妹妹陪着我一同去寺庙上香吧”若星疑惑的说道“上香干什么啊?”

景雪解释着“花市节每个家庭都是要到花朝寺祈福的,望花朝娘娘显灵,以此来保佑家人平安,往年都是我与惠儿一起去,今年就你和惠儿一起去吧”这是她们的习俗信仰。若星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她能说这是迷信吗?想不到她这个无神论者今年就要改行信神了。

 无奈的笑笑,准备着明天的花朝寺之行。

“王爷,明天可要到花朝寺”流风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殊不知此刻在他们家王爷的心里哪里还有花朝寺的事情,只有那抹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不必了,明日你到花朝寺,本王就在紫竹林走走”他从不信奉神灵,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样子而已。


这山上的空气果真是好,四处的风景秀丽,阵阵薇风吹袭着脸面,好舒服哦!由于是要上山,轿子是无法上去的,两人只能徒步而行。江惠儿香汗淋漓的走着,那边的若星则是惬意的欣赏着路边的美景。

“若星妹妹,这天气如此炎热,姐姐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姐姐去打水,你在这等姐姐回来”

若星敷衍着答道“嗯,好”她的一门心思全在这片美景之中。

“妹妹可不要乱走哦”江惠儿狡诈的勾起唇角,只是那只顾看风景的人没有看到而已。等待是漫长的,可也是有限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左等右等就是不江惠儿的身影。难道她还能迷路吗?看她那娇滴滴的样子还是自己去寻她吧!

山路的崎岖,羊肠小道的曲径,经过一个小山坡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竹林。翠绿的叶子,醒目的青色,竹子可是她的最爱。当初她到西川的时候,看到那一片片的竹子,别提多高兴啦!欢快的跑到竹林中,抱着一棵棵的竹子亲吻着,淡淡的竹香,充斥在鼻尖。

“哇哇,这么多的竹子,是那位大神种的呢,一定要买下这片竹林,哈哈,么么哒”开心至极的丫头左跳跳右蹦蹦,彰显着此时的好心情。原本她是来寻人的,只是现在的心思全在这里,早已经忘记了那个人的存在。

若星正开心的拿着一截竹子,眼睛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条小溪,在小溪的不远处坐着一个黑袍男子,只不过是背对着她,无法看到那人的尊容。渐渐的走近,眼珠子一转,贼嘻嘻的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身后,想要上前拍那人的肩膀,孰料那人一个反剪将她压倒在地,样子好狼狈的。

“快放开啊,你这个渣男,好痛啊”不满的怒吼着,好歹她也是一个小家碧玉型的,现在竟然被一个男人反剪在地,真是好丢脸呀!那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松开了她,得到放松的若星迅速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抬起身想要指责这个没人品的男人。哪料眼前的人竟然是寒王爷,妈呀,竟然是这个冰块,真是运气背呀!

果真是他心里朝思暮想的人,心底的喜悦渐渐攀升。

“王爷好”反应过来的若星伸出手想要和他握手表示问好,看到上官凌寒不解的表情,她挠挠头发不好意思的干笑着。她觉得自己每次在他的面前都会不由自主的出丑,可见这个上官凌寒一定是方她的。

“叫我寒或者凌寒”酷酷的说着,他不喜欢她叫他王爷,这样他会觉得他们有距离。

若星干笑着,心里说道叫寒也太亲密了吧!还是叫凌寒吧!谁让人家是王爷呢,她还不想因此惹到这个大冰块。“凌寒,那你就叫我若星吧”爽快的说着。

上官凌寒则是没有同意,而是也喊她星儿,若星也不是什么注重这些虚无东西的人。

两人坐在小溪边,心情真是美丽呀,青山绿水前,竹林美景边。“凌寒,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去祈福”问着身旁的人,来这里的大多是上香祈福的人。“你不也是没有去吗,事在人为,神灵只是一种虚无的东西”淡淡的说着。若星很哥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说着“原来你还真有境界啊, 来,和本姑奶奶个握握爪”伸出自己的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使劲的握了握。

凌寒虽然不解她所说的握握爪是什么吗?但是她的行动已经告诉他了,柔软的小手温暖的触感令他心魂荡漾,心情非常的美好。

宇文府里,宇文成阴沉着一张俊脸。府中的下人大气都不敢出,胆战心惊的低头站在她的旁边。心里担忧着若星,他真的不应该同意她去花朝寺。

江惠儿心想最好那个女人永远不要回来,哼,低着头所以没有人看到她的表情,景雪还算是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等着出去寻找人的消息。“成哥哥,都是我不好,不该抛下若星妹妹,害她现在失踪了,呜呜呜”委屈着说着,眼睛时不时的注视着宇文成的表情,这件事情绝不能露出任何的马脚。

宇文成皱了皱眉头,什么都没有说,他要亲自去找若星,心里的担心更甚。

一马一人狂奔在黑夜中。

小溪边,两个人还在那里,欣赏着月色。旁边生着火,这就是古代夜晚露营!

她看着凌寒利索的将那条鱼开膛破肚,熟练的手法看的若星是一愣一愣的,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堂堂的王爷会做的事情,凌寒注意到了她的惊讶,微微勾起唇角,淡笑不语。可这一小小的弧度还是被她看到了,努力的眨了眨眼睛,着冰块笑起来真是勾人啊!啧啧,多好的一副皮囊啊,由衷的赞叹着。


哇哇哇!一连串的三声哇,若星盯着他手中的烤鱼,吞了吞口水,眼前的男人如果经常笑笑,一定会更加的完美。凌寒将烤熟的鱼递给她,她欣喜若狂的接过,小心翼翼的品尝着,好烫啊!凌寒看着这个小女人,心里莫名的感到十分的满足。

“寒,你的手艺真的不错,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啊”一边吃着,一边说着。这样子的男人放在现代就是好男人的标准,不错。

凌寒听后没有说话,虽然他也不是很理解居家男人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看的出应该是夸他的。凌寒幽深的眸子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模样可爱纯真,这样子的女人真的是牵动了他冰封已久的心。

正在开心吃着的人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为什么他不吃呢?还用那么奇怪的额眼神看着自己,十分的不解,所以也就说了出来“你怎么不吃呢?还有那么多呢,我吃不完的”说着就走到他的身旁坐下,将那烤好的鱼送到她的面前。“我不喜欢鱼”淡淡的说着,从小到大他最不喜欢的就是鱼,所以他的王府里唯独没有鱼这个食材,如果不是若星要吃鱼,他是绝对不会烤鱼的。

 额,听到凌寒的回答,若星表示无语,这个男人还挑食,这鱼可是好东西,蛋白质丰富而且吃多了还不增肥,多好的东西呢!“尝尝呀,真的很好吃,试一试啊”她就是不放过凌寒,他不喜欢吃她就偏偏让他吃,脸上挂着恶作剧的笑容。凌寒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机,心里很是无奈。

“小寒寒,吃吧,小寒寒,小寒寒”嗲嗲的声音,还有那句小寒寒着实令一向沉稳的凌寒不禁打个寒颤。凌寒斜着眼睛倪了她一眼,那充满希翼的眼神让他不忍心拒绝,心里哀叹。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小小的咬了一口鲜美的鱼肉,细细的品味着。若星一双眸子盯着他的表情,只见凌寒淡淡的说句“还不错”

听后她就乐了,看看吧!“我说得是实话吧,人呀要多尝试,否则就会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哦,来这些全给你”将另外的三条鱼全给了他,而她自己就只留下了一条,因为她已经吃过了三条鱼了。

“星儿”

原本还在和凌寒说话的若星,听到了这声熟悉的声音,转过脑袋,看到了神色狼狈的宇文成。站起身望着宇文成一步步的向他走来。她不解,这个家伙怎么会来这里呢!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他一把抱住。身体也在这一瞬间僵硬了,微微推开了宇文成“你怎么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呀”

“惠儿说你丢了,我就好担心你,所以就立刻前来找你,都这么晚了,你为何什么不会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啊”口气渐渐的变得愤怒。知道她丢了,他的整颗心就很不安宁,那颗心一直为她担忧着。可是呢,来到这里他看到的确实她和其他男人谈笑风生,说他是小心眼也好,是嫉妒也罢,这些都是因为他太在乎她了。

被宇文成这样一吼,她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是来花朝寺上香祈福的,貌似还忘记了有一个人,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嘛,我忘记了,对了,惠儿姐姐可有安全到家”今天总归是她的错,竟然还忘记了江惠儿。这样子委屈认错的若星让他不在好发脾气。语气一转道“她已经到家了,才知道你还没有回来,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哦,那就好,最起码没有丢。“坐吧,尝尝烤的鱼”拉着宇文成一同坐下。

宇文府里的江惠儿阴沉着一张美丽的熔容颜,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左看右看都是美丽妩媚的。为什么成哥哥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好?为什么成哥哥不接受自己?都是因为夏若星那个女人,可恶。手里紧紧的攥紧粉盒,一甩狠狠的砸碎了镜子。

“怎么样啊?寒的手艺不错吧”赞美着凌寒的手艺,只不过她没有注意到宇文成听后的反映。

宇文成不可思意的看着他们,他想不到的是寒竟然允许若星喊他的名字,这真的是奇闻。看着凌寒的表情看向若星时候的眼神分明就含有男女之情,原来如此。

宇文成不咸不淡的说了“凑合”

“这哪里是凑合啊,简直就是人间的美味,你不喜欢吃就留下给寒吃”作势就要上前去抢。宇文成笑道凌寒是不吃鱼的,他很自信凌寒不会吃,所以他就没有阻止若星来抢。但是事情往往会有意外的,当凌寒毫不犹豫将若星送来的鱼吃下去的时候,惊讶的表情十分的可爱。

“哈哈,怎样,寒可还是吃的哦”得意的朝着宇文成笑道。

宇文成很快恢复了自己的神情,面色不佳。寒的变化难道就是因为星儿吗?他是喜欢上了星儿了吧!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的闷,不舒服。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能被他抢走。

另一个男人也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事情,只有一个无良女人还在若无其事的奋斗着鱼。

夜微凉,回到宇文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景雪在大厅里面等着两人,看到若星安然无恙的回来,提着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吩咐好了一切就回房休息了,回到房间的若星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在宇文府前发生的事情。

到了宇文府前,若星和凌寒告别,谁知凌寒竟然吻上了若星的脑门,这个举动让她呆愣着好久,直到宇文成将她拉回府里的时候才瞬间的醒悟。在观看一旁的宇文成整张脸都是臭臭的,就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无辜的眼神盯着这个狠心抓着自己手腕的男人。难道他就不能轻点吗,还带自己还是个女人呢,竟然这么的狠心。

宇文成拉她回府之后,就独自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留下了一脸疑惑的若星。

索性不想这些了,揉揉自己的脸庞,睡觉吧!

那里的宇文成却是全无睡意,想到凌寒吻了若星的场面,他就觉得异常的刺眼。他已经明白了凌寒的变化,他是喜欢星儿的,不管未来如何他一定会守在她的身边,一生一世。

王府里。

凌寒斜靠在床榻上,嘴角挂着的是淡淡的微笑,非常的温柔,原本俊朗的脸更加的帅气,蛊惑人心。

星儿,你将是我的王妃,这辈子我与你定然是纠缠不清。


和往常一样今天便是花朝节了,今天她可是约好了雪青,同样的今天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满意的看着身上的男装,大步走出了宇文府。云州的花朝节,街道上今天是异常的美丽,摆满了各种品种的花朵,可谓是姹紫嫣红!

“雪青,今天你可真是漂亮,对了,你是否见到你的表哥了”转悠着上下打量着她。

“已经见到了,这个表哥看上去非常的妖孽,但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就是受不了表哥的眼神,好像时刻都是在放电,如果她真的嫁给他,自己可不能保证他可以独爱自己一人。

所以还是算了吧!

“那好,我们赶快走吧!”拉上雪青一同离开了。

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赏景地点,看那山啊,多高呀!好友那水啊,多么的清澈呀!还有这花,多么的娇嫩啊!左右瞧瞧,上下嗅嗅,表情甚是陶醉。

一旁的雪青无奈的翻着白眼,好像是一个乡巴佬进城一般,有这样的姐妹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看看,前面那个人就是我表哥,怎么办”

“按照原计划”说着勾起一抹浅笑,自命风流甩开了折扇,朝着那个人走去,不过他却是一直背对着她们,看不清那人的容貌。

“你就是要娶雪青的人,不过不好意思,雪青已经是本公子的人了,你呢,最好识相一点,不要跟本公子抢女人,否则休怪本公子不客气”嚣张极了。

身后的雪青一脸的黑线,这就是若星口中的计划,这段话她听得都替她担忧,貌似这个表哥的身份很不简单,若星会不会被他一掌劈死。

而那人在她们看不见的角度却是弯唇一笑。

转身面对着她们。

“啊,怎么是你”若星大惊的叫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蓝衣男人,怪不得刚才看着这一身那么熟悉,原来竟是这个男人。

眼珠子使劲的转悠着,讪讪道“雪青,我有事,先走了”

还没走已经被人抓住了手腕。

“你”

那人邪气的笑道“骗了我,还想一走了之”

“表哥,原来你和星儿认识呀”雪青还是小小的吃惊了,只是眼前的情况有些怪异哦!

“岂止是认识,原来你叫星儿”手中的力气更大了,只感觉手腕处火辣辣的痛诶,这个该死的男人,不就是骗了他吗,真是小气。

“表哥,星儿的全名是夏若星”

这个姐妹,难道没看出来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真是不嫌事大呀!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呢!

“呵呵”

“笑什么笑,赶快放开本姑娘”挣扎着只是在他的面前显得是那样无力,这个该死的男人好厉害,真是痛死本姑娘了。

夙夜邪盯着她看了一会,随后便放开了她。

“刚听到你的意思是,表妹不想要嫁给我是吗”淡淡的说道,脸上还是邪气的笑着。

雪青默默的不说话,心底在纠结着怎么回答!

若星站出来说道“没错,雪青不愿意嫁给你,你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可是呢心底却是花心大萝卜一个,笑的那抹风骚,雪青怎么会嫁给你,这辈子谁要嫁给你,谁就是大笨蛋”就是看不惯这个男人。

自己的好姐妹她可是不放心交给他。

“哈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

”你笑什么”狐疑的看着他,这个男人莫非被刺激道疯了。

“没想到,在姑娘眼中,在下还有这么多的优点”好看的眸子带着浓浓的笑意。

“你……”这个人真是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

“说吧,你同不同意”这才是最重要的,只有这个男人主动说不同意,就是那孙员外想要逼婚也是不可能的。

“同意倒是同意,不过你要记住你欠着我的一个人情”他可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不过这样更好,他心底也不愿意娶孙雪青。

心底思量着说道“好”

如此更好,夏若星,呵呵!

“雪青,这下开心了吧,你不用嫁给这个花心的人了,走我们去庆祝庆祝”

额,难道自己真的有很差劲,他怎么感觉这个夏若星比孙雪青还要开心,摸摸自己的鼻尖,好似很忧伤的说。

两人开开心心的闹腾着,这一身男装的若星和女装的雪青,两人的亲密举止路过的百姓已经见怪不怪了。

“若星,你和你家的成哥哥现在怎么样了”

“什么我家的成哥哥,我们能怎样呀”提到宇文成脸有点烧烧的,难道自己真的对宇文成,哎呀,才不会呢!

在心底狡辩着,否定着自己的心意。

雪青不相信的看着她,那眼神充满了我就是不信,翻翻白眼快速的来到了酒楼这里。

今天这里貌似有点不一样呀,这里的可人怎么都瞅着一个方向呢!

好一个美丽的女子,我见犹怜的娇柔,楚楚可怜的眼神,动听悦耳的琵琶声,弹入了人的心扉,身上穿的是粉色的透明薄纱,凹凸的曲线显在众人的眼中。

只见一个光鲜亮丽的男子,带着一众的家丁,yin笑着走上前吗,挑起了她的下巴,说道“真是个美人,来人,带走”

若星很纳闷为什么强抢民女的把戏老是让自己碰到,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去救美,这个公子看上去怎么那样熟悉呀!

“雪青,这个男子好熟悉呀”

“他是赵大栓的哥哥赵大宝”

“啧啧,果真是蛇鼠一窝”有什么样子的弟弟就有什么样的哥哥呀!这话好像说反了。

雪青碰了碰若星的肩膀“我们要不要帮一帮那个女子”

示意雪青少安勿躁,先看情况。

“公子,请放手,小女子是只卖艺不卖身”女子挣扎着,抱着琵琶想要逃走,可那赵大宝怎会如她所愿。

狞笑道“本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来人,带走”

家丁一拥而上,就要拉着那女子。

粉衣女子左右闪躲着,脸上挂着的是慌张的神色,直到她扑到了一个人的脚下,身后的人也停止了脚步。

“怎么回事”赵大宝喊着。

待看清眼前的人,狗腿的笑道“原来是王爷,小民冲撞了王爷,恕罪恕罪”

“强抢民女,你可知罪”冷冷的说道。

“草民知罪,知罪”说完慌乱的逃走了,原来是上官凌寒,也对啊,如此有权的王爷这些平民怎么能够在老虎身上拔牙,何况还是一个冷冰冰危险的老虎。

雪青我们走吧!

自然凌寒没有看到若星,他也和自己的侍卫也离开了酒楼……

听到退婚的消息孙员外震惊的呆楞在椅子上,刚才他看到雪青和夙夜邪一同回来的,本来还是很高兴的,可谁知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打击。

“爹,你没事吧”这个消息不会真的刺激到爹了吧!

“姨夫,请放心,即使没有和表妹成亲,但是姨夫只要你有用的到外甥的时候,外甥一定不负所望”夙夜邪诚恳的说道。

“啊,真的,真是我的好外甥”听到他这番话,脸上重新换上了笑容,这变脸的态度真是快呀!

夙夜邪点头。

如此也罢,既不用失去一个宝贝女儿,也不会缺少了夙夜邪这样的帮手,真是双喜临门呀!脸上的笑意更深。


“表哥,你是不是喜欢星儿”在弯弯曲曲的走廊上遇到了夙夜邪,想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夙夜邪一如慵懒的靠在树上,微眯着眼睛嘴角的笑意就不曾断开过。

“很明显?”

“你看星儿的眼神不对,但是我想要告诉表哥,星儿有喜欢的人,希望表哥不要做出让星儿伤心的事情,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很善良的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作为一个旁观者雪青是看的最清楚一个人,先是一个宇文成,然后是上官凌寒,如今又多了一个夙夜邪,她都为若星担忧了!

这三个人都是人中龙凤,若星的未来她很担忧。

“表妹尽管放心,表哥定不会伤害星儿”不过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这句话在心底暗自说着,一闪而过的阴霾,快的雪青根本就没有看到。

“希望表哥不要忘记今日说的话”但是心中的担忧还是没有减少。

花朝节的晚上是最为热闹的,所以很多人都是在期待夜晚的到来,若星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寒王府,却被侍卫拦下了。

“什么人,敢擅闯寒王府”

对着小侍卫倾城一笑,甩开折扇悠悠的摇啊摇,道“告诉上官凌寒,云州第一美男前来拜访”

“第一美男?听都没听过,走走走”就要哄若星离去。

若星灵敏的躲闪到一边“看清楚这个,这个可是你家王爷送我的,睁大眼睛好好瞧瞧”无奈这个侍卫蠢笨,只好拿出凌寒送的蝴蝶玉。

“恕罪,恕罪,小人不识泰山,请请”小侍卫认出了蝴蝶玉,胆怯的认着错。

哼!不再理会他,大摇大摆的踏入了凌王府。

身后的小侍卫望着若星的背影疑惑的抓抓头“蝴蝶玉可是王妃的信物”为何会在这个男子的手中,莫非王爷是断袖,没敢说出来这是真的。

哎呀!这寒王府果真漂亮,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当初是凌寒生辰那天晚上,晚上也没有好好欣赏,如今啧啧真是不错。

这假山流水、百花盛开的花朵!

书房中的凌寒正在处理账目,管家进来回禀道“王爷,云州第一美男拜访”

“第一美男?”云州何时有了什么第一美男!起身离开书房。

“啧啧,上官凌寒真是享受呀!”感慨着王爷的待遇真不错。

“星儿何不搬来跟本王一起享受”身后的声音响起,说是无意却也有意的看着若星的反映。

“呀,你来了”

“管家说有个云州第一美男,本王就来看看,不想这第一美男竟然是你,星儿你真是调皮”宠溺的看着她,身后的管家仿佛见到了鬼,自家王爷这温柔的神情,这难道就是那位夏姑娘!

“呵呵,第一美男,看看本公子这玉树临风的俊俏样,足以迷倒万千少女”风流一笑,惹得凌寒嘴角直抽搐。

“那你可就将本王比下去了,本王可是掏不到王妃了,不如星儿做本王王妃”试探性的问道。

只见星儿摇了摇头道“我不要做王妃,规矩那么多,还很累,所以呢凌寒你呀,还是找一个温柔的女子做你王妃吧!我呀,喜欢自由无拘无束”

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凌寒只是看着她,却没有说什么。

“参见王爷”

若星看向凌寒的身后,竟然是那位在酒楼被调戏的女子,原来是被凌寒带回来了,还说没有喜欢的女子,暧昧的眼神浅笑着。

凌寒绷着一张寒冰脸道“起来吧”

“王爷,紫儿准备了一些糕点,还请王爷到翠玉轩用膳”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凌寒,这个女子看上去也只有是十五六岁的模样,真是早恋呀!

“不必了,今日本王有贵客,你还是回去吧!”冷冰冰的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子而怜惜,显然那女子已经眼眶微红,看到了一旁的若星。

“是,紫儿这就回去”说完小丫鬟就扶着紫儿离开了。

“你呀,你呀,如此美人你怎不怜香惜玉,小美人该有多伤心”

“她无家可归,本王才将她留在王府中”

“啊”突然一句,将若星整蒙了。

他的回答跨度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跟上的。

“哦,反正是你的事情,本公子不会过问你府中的事情的,对了,今晚是花朝节,晚上你一定要来宇文府,否则你一人在府中一定会很无聊的。”这就是今天的事情,反正人多热闹呀!

显然凌寒却是误解了意思,认为若星对他不一样。

“好,本王一定去”

“那好,我就先走了,拜拜”朝着凌寒摆手离去。

凌寒站在原地心情激动。

翠玉轩中,宫紫儿绞着手中的帕子,那个女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个人是个女人,难道她就是王爷心中的人,可恨,不行,王爷只能是她的!

敢和我宫紫儿抢男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夏若星你等着吧!

“小姐,不要生气,王府一定会看到小姐的好”秋红说道,只要小姐可以得到王爷的宠爱,那抹自己在府中的地位也会因此提高。

宫紫儿端起手中的茶杯,嘴角挂着狠毒的笑容道“我一定会成为这府中的王妃,秋红好好为我办事,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

“多谢小姐,秋红一定为小姐好好做事”

夏若星你等着吧!看最后是谁赢!

“若星,你又到哪里去了,你看你一个女孩子家,整天都是一身男装”景雪看到若星这幅模样就很无奈,这个丫头难道就不知道爱美!

若星靠在景雪的肩上,撒娇道“哎呀,姐姐,我只是出去转转,整天在家会很闷诶!而且宇文成那个家伙又不在,我很无聊……”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哦,原来是因为成没有在家”景雪暧昧的说着。

“姐姐,你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狡辩着。

景雪拉住想要跑开的若星“星儿,实话告诉我,你喜欢成吗”

脸色有些红的若星支支吾吾的说“我,可是他喜欢我吗,我是喜欢他,他很优秀,可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有些伤感的低下头。

景雪很满意这个答案,如此成也不必苦苦单相思,欣慰极了,看到身后的人,向他眼神示意,自己悄悄的离开了。

“傻瓜,我对你的心意你当真一点也不明白么”

刚才还是姐姐,怎么现在却是他,半开着嘴巴,表情很是可爱,面前的人她不敢看他了,刚才自己好像说了喜欢他,这下好了,被主人听到了,真的好丢人呀!

真想有个地洞钻进去。

“星儿,你知道吗,自从我第一眼看见你,你就深深的扎在了我的心中,自那一眼我的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女人,除了你,星儿你可知我有多爱你,我宇文成可以向你保证,今生独宠你一人,三妻四妾我通通不要,星儿你可愿意陪着我”温柔的眼神中透露着神情,其中诚恳不言而喻。

“你真的愿意为了我,不要三妻四妾,不在乎我没有背影”在这个万恶的旧社会里,这些他真的可以接受吗!

“我要的只有你”

还有什么比这一句更诚恳,更简单直接。

此生足已。

“我愿意陪着你一生一世”绽放了最美的笑容。

阳光下两人神情凝视,宇文成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如今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了。

甜蜜的幸福弥漫在心底。

可是又有谁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快的让他们都措手不及……

未完待续!


          

古风唯美情(gufeng11w)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