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趣味国学】麻将桌上的轶事:梁启超为打牌拒绝演讲邀约

2016-07-04 01:30: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趣味国学】麻将桌上的轶事:梁启超为打牌拒绝演讲邀约

       梁启超倡导诗界革命小说界革命,还大力提倡趣味主义人生观。他认为,趣味的标准不在道德观念,而必须是以趣味始,以趣味终劳作、游戏、艺术、学问都符合趣味主义的条件,赌钱、喝酒、做官之类则非。

       就他的标准而言,麻将显然也是种趣味的游戏。1919年,梁启超从欧洲回国。一次,朋友约他某天去讲演,他为难地说:你们订的时间我恰好有四人功课。朋友不解,听解释后方知,原来是约了麻将局。

       他在清华讲学时,曾有一句名言: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可见,麻将对其诱惑力、吸引力之大。他的很多社论文章都是在麻将桌上口授而成,其文不仅流利畅达,而且感情奔放,颇有特色。

       胡适对麻将原本不屑一顾,但其夫人江冬秀是个麻将鬼,嗜牌如命,每当三缺一时,他便抵撑不住夫人的纠缠,也偶然为之,但其技艺低下,几乎每战皆输,只好以手气不佳解嘲。

       就这样,胡适也间接与麻将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曾谐趣地说,从游戏的特殊爱好上看,可以说英国的国戏是板球,美国的国戏是棒球,日本的国戏是相扑,中国呢?自然是麻将

       他曾在《麻将》中说,中国除有鸦片,八股和小脚三害之外,还有第四害,这就是麻将。女人们以打麻将为家常,老人们以打麻将为下半生的大事业。我们走遍世界,可曾有哪个长进的民族,文明的国家,肯这样荒时废业的吗?

       有趣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他与江冬秀困居纽约,生活拮据。幸好江冬秀垒四方城的功夫十分了得,常打常赢,麻将收入竟成了补贴家用的计划内收入

       骆晓云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书画大赛(ymzhshds)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