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破解和田玉之清代捞玉管理(六)

2016-06-06 05:20: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破解和田玉之清代捞玉管理(六)


   和田宝玉古时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和生产工具的制约,古人主要都是从河里拣玉和捞玉。关于捞玉,古人有一套严格的制度和神秘的传说。《新五代史》中记载说:“每岁秋水涸,国玉捞玉于河,然后得捞玉,其月色倍明矣。”世界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在自己写的《游记》中提到:“沙昌省(今新疆且末县)境内有几条河流,可从中挖出玉石和碧玉,这些玉石大部分销往契丹,数量十分巨大,是该省的大宗输出品。”因此,人们获玉的方式,顺其自然地由当初的拣玉和捞玉,发展到了从河沙里挖玉。实际上,几千年后的今天,人们还在沿用这种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因为经过河水千百年的冲刷,留下来的仔玉都是质地最好的。至今在和田的玉龙喀什河还可以看到那个延续了几千年的壮观的景象。


   拣玉和捞玉是古代采玉的主要方法。这种方法就是在河流的河滩和浅水河道中拣玉石、捞玉石。采玉有季节性,主要是秋季和春季。


   清代乾隆皇帝在有关和田玉采玉的诗篇中提到:“于田采玉春复秋,和田捞玉春秋贡。”这说明采玉和贡玉有春秋两季。这种季节性开采,清政府也有规定,如在乾隆26年规定,每年春、秋两季在玉龙喀什河和卡拉喀什河采玉两次。乾隆48年(1783年)增添桑谷,树雅两处采玉。乾隆52年(1787年)停采春玉,只在秋天采玉。


   古代捞玉有一套严格的制度。高居诲在《行程记》中记载:“其国之法,官未采玉,禁人辄至河滨者。”《新五代史》也同样说:“每岁秋水涸,国王捞玉于河,然后得捞玉。”从这些历史文献所知,那时的王公贵族十分珍视和田玉,奉为珍宝,采玉季节开始,要举行采玉仪式,首先得于田国国王亲临现场,象征“捞玉于河”,然后才容许国人采玉。这种作法,与中国古代传统的礼仪有关,凡隆重之事,官员要亲自到场。现今中外的领导人奠基和剪彩之类,依然与之类似


   古代采玉有官采和民采。首先是官采,即在官员监督下,由采玉工人捞玉,所得之玉全部归官。官采也有严格的规定,河底大小子错落平铺,于玉夹杂其间,采玉工作全过程完全由政府官员严密控制。稍远处的岸上有一官员监守,近岸处有一官员监视。由地方上选派可靠的、熟练的民工,或三十人、或二十人,一字排开,并肩赤足踏石而行。凭他们的经验,特别是靠脚的灵敏感觉踩探玉子,一旦发现,即弯腰捞起。岸上随行的人即击锣一下,官员连忙用红颜色做记号,以保证河中发现玉子的数量。 清代福庆在一首诗中有同样的描述:“羌肩铣足列成行,踏水而知美玉藏。一棒锣鸣朱一点,岸波分处缴公堂。”可见那时捞玉是何等的严格,官兵层层把守,河中的玉石财富,全为官府垄断攫取。


   由于和田玉的稀贵,清朝政府采取的措施十分严格,全部垄断。在嘉庆12年秋季的一份咨呈中,有关官员不但将叶尔羌、和田两处采获的玉石,每一块都点得一清二楚,而且还将它们的总重量也计算到了“钱”、“分”的微小单位,并以品种不同,分列两城捞到的白玉、白玉子,青白玉、青白玉子,青花玉、青花玉子,青玉、青玉子各有几块,各重几斤几两几钱几分。


    至于民间捞玉,清代前期严禁。为阻止民众自行捞玉,清政府在“和田西城外之东西河共设卡伦12处,专为稽查采玉回民”。直到嘉庆4年(1799年)才开玉禁,规定在官家采玉之后或官家采玉范围之外进行,人们在白天或晚上分散拣玉或捞玉。


   古代捞玉的河流不少,这些河流流经昆仑山,把美玉带给人间。历史上著名的玉河有:和田地区的玉龙喀什河、卡拉喀什河,叶城一带的叶尔羌河、泽普勒善河及且末县内的一些河流。这些河流所产和田玉古代文献也有记载,如《西域闻见录》中说叶尔羌河所产之玉“大者如盘如斗,小者如拳如栗子,有重三四百斤者,各色不同,如雪之白,翠之青,蜡之黄,丹之赤,墨之黑者,皆上品,一种羊脂朱斑,一种如波斯菜而金色透露者,尤难得。”

   世界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中也说:“培因省首府叫培因,有一条河流横贯全省,河床中蕴藏丰富的玉矿,出产一种名叫尔西顿尼和雅斯白的玉石。”又说:“沙昌省境内有几条河流,也出产玉石和碧玉,这些玉石大部分销往契丹,数量十分巨大。” 关于捞玉方法,古代文献虽多有记载,然而,由于古代对玉的宗教化,采玉蒙上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月光盛处必得美玉”,“玉璞堆积处,其月色倍明”,这是说:在月光之下,籽玉特别亮,如见到月光下很光亮的石头,必得美玉。 实际上,古人在乱石累累的河中可以拣到美玉,主要靠人们的经验。当地人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们知道玉是石中之美者。有漂亮的颜色,如雪之白,梨之黄,墨之黑;有令人喜爱的光泽,如羊脂般滋润;有细腻的质地和坚韧的特性。


    河中采玉非常辛苦. 古时候,除了拣玉之外,挖玉也占有很大的比重。 挖玉是指离开河床在河谷阶地,浅滩、古河道的砾石层中挖寻和田玉砾。这些地方的玉也是由流水带来的,但早已离开河道。砾石层之上早已有或多或少的沙土覆盖,砾石层中有的已被石膏和泥沙所胶结或半胶结。由于挖玉付出的劳动很艰巨,长时间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获取率很低。


   最著名的挖玉地点是玉龙喀什河东岸,过去曾被称为胡麻地。到清代乾隆年间已在此采贡玉。乾隆24年,清政府在和田设有办事大臣,加强统治,收罗贡玉。那时,此地因产羊脂玉,所以,采玉人不少。清代诗人肖雄记载,大、小胡麻地“两地产枣红皮脂玉,在沙滩中掘取,当是生长其间者。”于此采贡玉,居民迁千余户。 到了晚清,采玉由民间自行开采。那时挖玉者甚众,“沿沙阜有泉,起房屋,植树木,以便客民寓居之所,任人挖寻,不取课税。” 挖玉的方法,据谢彬在《新疆游记》中说:“常以星辉月暗候沙中,有火光烁烁然,其下即有美玉。明日坎沙得之,然得者恒寡,以不能定其处也。”挖玉首先是选择地方挖直径10-20米的大坑,边挖边找玉,挖得沙砾堆砌坑周围,采坑一般上大下小,呈漏斗状。


    专业拾玉者多是中、老年人。他们家住玉河附近,以往找到玉的经历给他们以信心和力量,夏秋洪水过后的河边常常见到他们的身影和足迹。农村的拾玉者,往往光着脚,手持带铁钎头的木棍,沿河在卵石滩慢慢行进,一旦有发现,不管是什么颜色的玉,都用钎头插入石缝刨出玉石,用水冲洗干净放进马褡,然后继续搜寻。城镇的拾玉者,穿着塑料凉鞋,头戴草帽,腰系干粮,手持长把小镐头,耐心地在河滩往复查看,一旦发现,不论颜色和大小都洗干净入袋,更有信心地再找。 专业拾玉人有较丰富的经验,很注意选择拾玉的地点和行进方向。他们找玉的地点往往在河道内侧的石滩,河道由窄变宽的缓流处和河心沙石滩上方的外缘,这些地方都是水流由急变缓处,有利于玉石的停积。拾玉进行的方向最好是自上游向下游行进,以使目光与卵石倾斜面垂直,易于发现;但最主要的要随太阳的方位而变换方向,一般要背向太阳眼睛才不受阳光的刺激而又能较清楚地判明卵石的光泽与颜色。鉴于昆仑山北坡河流的流向,主体上自南而北,所以,自上流而下最佳的拾玉时间是上午。但在河流流向变化的地方或阴天,则又当别论。 那些去碰到运气的拾玉者,没有什么经验,只在有机会去玉河时,放慢速度,运足目光,格外仔细地去捕捉有玉石表象特征的信息。他们往往只注意白色石头,常被石英质砾石所愚弄,先欢快后遗憾,若真正发现玉石则欢欣若狂,大喜过望,给下次拾玉又积聚了力量。


   从玉石收购情况看,一般偶然得玉的产量占籽玉总产量不到十分之一,但是拾玉者有时偶尔能获得很好的白玉,这大约是因为他们特别注意白玉的缘故。 河流中下游的籽玉块度都不大,多在0.2---1.5公斤之间,其中小于0.5公斤者约占30%,仅有少数可达3--5公斤。小块玉亦可随形施艺,雕琢零碎活。 在河流上游可以拾到大块度的籽玉,但能用作玉雕的料较少,大部分是重几十公斤至上百公斤的模料玉。这些玉石质次色深,结构粗糙,呈暗灰绿色,斑杂不一,有较多细小脉纹穿插,不能碾琢成工艺品,但仍坚韧耐磨,可用做工业上的模具。其产量超过中游拾得的籽玉。


   为了收购群众拾得的籽玉,于田等地段设有玉石收购站,收购的范围东有且末县、民丰县、于田县、策勒县;西有莎车县、叶城县、墨玉县及和田县。现代出玉的河流十几条,但以大河为主。主要有叶尔羌河、卡拉喀什河、玉龙喀什河等。每年收购的数量还是以卡拉喀什河与玉龙喀什河居多,约占90%-95%。 直到清朝,中原的和田玉大部分也都是在这条河里捡来的。


敬请关注下一篇《破解和田玉之今天拣玉和捞玉》


福盛源玉石珠宝(fushengyuan721)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