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北爱尔兰英雄搏命,威尔士人侠骨柔情

2016-06-26 16:1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北爱尔兰英雄搏命,威尔士人侠骨柔情

本文作者系意大利知名记者Gabriele Marcotti,为ESPN、《泰晤士报》等媒体撰稿

    巴黎人啊,你们可曾感到奇怪,每当北爱尔兰队的比赛前,他们展示的那面旗帜上的红手究竟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阿尔斯特省(北爱尔兰旧称)。根据一则凯尔特语的传说,在那红手的背后隐藏着某个凄美的故事。

北爱尔兰旗帜上的红手背后,隐藏着某个古老的传说

    许多年以前,阿尔斯特王国遭遇了继承权的问题:国内找不到合法的王储了。为了避免各个宗族兵戎相见,大家决议举办一次赛艇比赛,第1位将船划到对岸的那位部落首领就可以加冕为新王。参赛的首领们展开了一番迅猛而激烈的角逐。当距离岸边还有几码远时,奥尼尔族的领袖意识到他不可能抢先抵达终点了。

    这时,他做出了所有不惜一切代价换取胜利的人所能做出的疯狂举动:拔出佩剑砍掉了自己其中一只手。他用另一只完好的手将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拾起并用力一扔,使它刚好抢在别的首领的船之前到达对岸。由此,奥尼尔族的领袖加冕为阿尔斯特的新王,那只血手则演化成了阿尔斯特旗帜上的红手。

    本周六,另一位奥尼尔——迈克尔-奥尼尔——或许就是那位首领的直系后裔吧,为了带领弟子们战胜威尔士进军欧洲杯8强,遵从了祖先的方法行事。北爱尔兰的球员们也是如此。至少,在巴黎王子公园球场,你所目睹的就是,充满血性的北爱尔兰人不停撕咬、挣脱、搏击着实力高出一筹却在比赛开头无精打采的威尔士人。0比1的失利并不能磨灭前者凶悍的表现。

北爱尔兰球员此役展现出了强烈的求胜欲望,最终的失败掩盖不了他们的努力

    赛前,各路媒体就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上演“内战”,请英格兰裁判执法比赛的题材大做文章。老实说,上半时的比赛很有几分英冠联赛对决的特点:十足的激情,凶狠的铲断,和一片你来我往的混战。北爱尔兰并没有像此前的比赛那样退缩到自家腹地进行防守(也许是因为威尔士虽然技高一筹,终归不如德国那么恐怖吧),而是在中场表现出了极强的侵略性和进取心,把“红龙军团”的小节拍器乔-阿伦搅得晕头转向。

    “我们只用了3名后卫,同时增强了中场的锋芒。”奥尼尔表示。“乔纳森-埃文斯专门负责盯住贝尔,而科里(埃文斯)的防守让拉姆塞根本透不过气来。而且,我们还意识到乔-阿伦的弱势在于对皮球第二落点的争抢,所以让诺尔伍德和史蒂文-戴维斯在他身后进行紧逼。"

“死神”拉姆塞本场遭遇对手严防死守

    威尔士主帅克里斯-科尔曼对此深表赞同。

    “我们没能按照构想的方式踢球,因为北爱尔兰队不允许我们这样做。”科尔曼说。“这是对他们的赞美,他们踢得很棒。我们却不是。”

    尽管比赛看上去像一片虚张声势的乱战,事实却并非如此。奥尼尔的球队锋芒毕露,让威尔士的齿轮无法正常运转。北爱尔兰队一拿到球,立刻发动快速直接的反击。中场悍将达拉斯一脚重炮被亨尼西奋力扑出,而杰米-沃德来自外围的远射则稍稍高出横梁。而且,如有必要,北爱尔兰根本不怕惹怒对手。在上半时末段,达拉斯凶狠地扑倒了贝尔,到了下半场,又换成史蒂文-戴维斯对“大圣”加以摧残。

取得胜利后的贝尔如释重负

    与此同时,场边身着红色和绿色球衣的人群也如你所料想的那样,发自肺腑地唱起了歌谣。我们也算见识了英国人最爱的各种小调,从“我们可以为你唱支歌吗”到“你是伪装的英格兰人吗“,球场两边不时回荡起这一类的兴起之作。

    下半场,威尔士踢得更有目的性。贝尔闯出空间,为萨姆-沃克斯送出1记绝好的头球机会,可惜后者的攻门实在不够协调。几分钟后,“大圣”亲自主罚任意球被麦戈文飞身挡出。科尔曼看来不想等到加时赛再出手,他决定通过增加1名前锋来放手一搏,用乔纳森-威廉姆斯撤下了水晶宫中场莱德利。终于,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一刻钟时,威尔士迎来了进球。

    贝尔如鬼魅般游走到左路,拉姆塞眼尖脚快将球分边。前者随即半高球传至禁区,这让后卫麦考利非常难受,他勉强抢在罗布森-卡努身前,却不慎将球捅进了自家大门。麦考利已经是1名36岁高龄的中后卫了,由于念大学和工作,20岁出头的他那时还只能踢上半职业联赛。打进这样1个乌龙球对麦考利来讲无疑是残酷的折磨。可这就是足球。

麦考利曾在小组赛对乌克兰的比赛中收获进球的喜悦,如今他又只好品尝打进乌龙的苦涩

    “我们那个进球不乏运气成分。”科尔曼赛后赛后很拘谨地表示。

    北爱尔兰方面也只好忍气吞声。奥尼尔对于威尔士人的做法大为光火,他觉得被浪费掉的比赛时间实在太多了,尤其是阿什利-威廉姆斯肩膀受伤耽搁了好几分钟。威廉姆斯之后重新投入比赛,但让北爱尔兰人不爽的是主裁判阿特金森居然容许他在场内接受治疗,而不是将他打发到场边去。

    你可以体会到奥尼尔的愤怒:“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裁判让受伤队员待在场内接受治疗,并且为了这档破事还中断比赛的。”

    但是从中立角度看,所有怒火在终场哨声响起时都应当烟消云散。两队的队员列队走到场边向球迷致意,威尔士人在庆祝,北爱尔兰人获得了怜悯。双方球员驻足的时间都比平时要长久许多,仿佛谁也不愿离开这片土地。(同48小时前的一些事情相比,此情此景如诗如画)

送别了自己的同胞,贝尔和他的威尔士队还要继续走下去

    就像同俄罗斯队的比赛后发生的那样,威尔士球员的孩子们涌入了场地。瞧瞧“大圣”3岁半的小闺女吧,她飞快地穿过草坪向自己的父亲奔去。过去的90分钟里,这些年轻的父亲们用自己出色的表现给儿女们做了好榜样。尽管有些球队的教练采取了军事化封闭性管理,可还是有另一些球队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儿的。

    “我们的家人们都在此地,今晚和明天我们都会待在一起。”科尔曼说。“说老实话,球员们彼此也该歇歇了。大伙儿都一块集训5个星期了。我们和家人没有这么长久地分开过,我们会感到不习惯的.。”

    其实,在他们身后,还有一整个更为庞大的家庭:超过1万名身穿威尔士红衫的球迷群体会在每场比赛为“红龙”呐喊助威。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可以在法国呆这么长时间。然而眼下他们就在此地——他们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事实。

双方球迷执手相看比赛,场面非常和谐


内容来自——肆客足球


上英超(BPL_UP)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