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韬光养晦淡出公众视线的“涌金系”,依旧潜行于资本市场

2016-06-24 09:49: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韬光养晦淡出公众视线的“涌金系”,依旧潜行于资本市场


在许多IPO、重组乃至定增项目中,这些熟悉的面孔依然不时闪现,不仅在提醒市场记忆“涌金系”曾经的辉煌,也向市场证明,“涌金系”依然在A股韬光潜行。


六年后,“涌金系”似已成明日黄花。


但实际上,韬光养晦淡出公众视线的“涌金系”,依旧潜行于资本市场。近一个月,数笔总计或超过20亿元收益的投资,浮出水面。


8月中旬,又一轮IPO批文下发,唯一在7月过会便获发行批文的华懋新材尤其引人注目。


好事多磨,华懋科技的申购日从8月28日推迟至9月18日。华懋新材表示,因其拟定的发行价12.08元/股,对应2013年摊薄后市盈率为19.24倍,高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C36汽车制造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15.93倍),因此延迟发行。


事实上,华懋新材,正是“涌金系”现身资本市场的表现。


作为华懋新材的第三大原始股东,上海祥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祥禾投资“)是2014年“涌金系”搭建的一个资本平台。


对于看似绝迹资本市场的“涌金系”,2014年8月是收获的季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除即将发行的华懋新材外,因重组大幅涨停的西南药业(600666.SH)和北生药业(600556.SH),都有涌金系的影子。


过去六年,犀利的涌金系收敛光芒,低调万分,在淡化其金融化色彩后,正以另一种姿态趟出另一条资本路


华懋新材背后的投资平台


和近年来曾闪现“涌金系”影子的其他IPO项目相比,华懋新材项目无疑最幸运。近五年来,就IPO项目投资而言,“涌金系”经历东华测试(300354.SZ)、中际装备(300308.SZ)等的成功,但也历经过赛轮股份、信得科技接连被否的打击。


华懋新材从披露招股书到上会并通过,仅用12天。


2014年7月,预披露和发审会都进入空当期。在此期间华懋新材火速补齐2014年一季度财报,并于7月18日提交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7月30日,2014年第109次证监会发审会召开,华懋新材过会。


过会不到20天,8月19日晚间,华懋新材便获得发行批文。


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海祥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由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泉州恒安世代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16家企业及李新炎等18位自然人,共34位合伙人于2009年9月14日出资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其中,涌金投资出资2.1亿元,占出资总额的30%。


2010年5月20日,祥禾投资介入华懋新材。


据华懋新材招股说明书显示,2010年5月,祥禾投资对华懋新材以3300万元获得 45.5801万美元的出资额。在此基础上,其持有华懋新材515.625万股,以发行前持股6.875%的比例,成为第三大股东。


若仅以拟定的发行价12.08元/股计算,华懋新材IPO成行,将给祥禾投资带来近3000万元账面收益。


祥禾投资是‘涌金系’新近成立的主要尝试PE投资的平台之一。”一位日前已从涌金系离职的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近期,多起“涌金系”涉足以IPO投资通道为主的投资,皆放在此平台上。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包括东华测试、凯利泰(300326.SZ)和中际装备等IPO项目,皆由祥禾投资平台完成。


其中,东华测试2012年底上市,祥禾投资持有339.25万股,曾为第三大股东。2013年四季度,锁定期满后,祥禾投资完成退出。


粗略估算,仅上述依托祥禾投资为平台的投资,便已在近两年内为“涌金系”贡献上亿利润。


显然,祥禾投资远非近年来“涌金系”落子IPO投资的全部。


8月24日上市的会稽山(601579.SH),以5.32元的开盘,十个交易日后,股价摸高15.04元,截至9月5日收盘,报14.7元。


“涌金系”的另一个资本投资平台浙江涌金中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涌金中富),是会稽山第五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涌金中富持有会稽山800万股,占总股本的2%,截至9月5日,该笔投资的账面资产已近1.2亿元。


投资重组引“暴发”


对比近一个月“重组”概念上的投资暴发,“涌金系”IPO的落子则颇有“过家家”之感。


2014年8月,西南药业停牌四个多月后宣布重组。


公告显示,蓝宝石生产商奥瑞德将借壳西南药业,其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股份转让和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一系列交易,实现奥瑞德借壳上市。采用收益法评估,奥瑞德100%股权预估值约41.2亿元,预估增值率为590.84%。


根据方案,西南药业拟以拟置出资产与奥瑞德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左洪波持有奥瑞德股份的等值部分置换,拟置出资产预估值约42718.23万元,公司再以每股7.42元向奥瑞德全体股东发行4.98亿股。


8月21日,西南药业复牌便涨停,连续8日一字涨停,其后虽涨停板打开,但依旧上涨,最高涨至21.47元,较停牌前的7元左右,股价上涨近两倍。


实际上,祥禾投资和“涌金系”旗下另一个投资平台上海泓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下称“上海泓成”)已潜伏奥瑞德多时。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泓成立于2010年,控制人陈金霞持股60.29%。


据公开资料显示,奥瑞德共37名股东,上海泓成占股17.681%、祥禾投资占股9.472%。这意味着增发后,涌金系将获得西南药业1.35亿股。


按照西南药业的最新收盘价计算,上述两家“涌金系”企业在通过重组,账面资产将超过25亿元。而它们的原始出资仅4141万元。


2010年,浙江郡原地产拟借壳重组濒临破产的北生药业,陈金霞持有郡原地产5625.35万股,占比8.036%,成为郡原地产第三大股东。


但4年后的2014年7月29日,北生药业新重组方落定,二级市场股价从4元涨至9元,但公开资料显示,郡原地产已从北生药业前十大股东名单消失。


据北生药业的最新财报显示,郡原地产副董事长、副总裁均兼任北生药业董事。


去金融化继续“潜行”


有人星夜赴考场,有人辞官归故里。


“近年来,与如今许多依然尚存于市场的昔日‘涌金系’的盟友或同行们纷纷圈地金融业务不同,遭受六年前的重创后,‘涌金系’最明显的行为便是去金融化。”上述从涌金系离职的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2014年国金证券(600109.SH)半年报显示,长沙九芝堂(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7353.76万股,位列国金证券前十大股东第一位。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3144.92万股,位列前十大股东第三位。


2013年初,时任国金证券副董事长王晋勇离职,被认为是“涌金系”谢幕国金管理层的标识之一。


此前,国金证券董事长雷波、副董事长王晋勇、冯立新、总经理张峥、董事廖军等先后离开公司。这些人员是“涌金系”控股成都证券后来到公司,“涌金系”掌门人离世后相继离开,增加了外界对“涌金系”谢幕的猜测。


“虽然‘涌金系’依然控股国金,但其作为金融平台,在‘涌金系’的重要程度已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对于‘涌金系’还是国金证券,双方都在一再弱化关系。”上述人士坦言,“涌金系”的投资风格已发生变化,变得更为柔和、低调,战线也曾大幅收缩,专注于慈善和文化的投资。


但“涌金系”血脉里依旧流淌着资本的血液。近年来,“涌金系”依然游走在资本市场。


近年来开展股权投资的平台,除祥禾投资和上海泓安、涌金中富外,还包括上海涌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涌金投资控股、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等。在许多IPO、重组乃至定增项目中,这些熟悉的面孔依然不时闪现,不仅在提醒市场记忆“涌金系”曾经的辉煌,也向市场证明,“涌金系”依然在A股韬光潜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罗诺



HNWI(CN_HNWI)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