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尽管电影无懈可击,但它和那些汹涌流逝的时光无关

2016-06-15 09:1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尽管电影无懈可击,但它和那些汹涌流逝的时光无关



The Adventures of Tintin中文译名《丁丁历险记》,是一位自称埃尔热的比利时画家于1929年创作的。在他的作品中,丁丁是一位记者,实际上又是一位侦探,他聪明好奇,胆大果敢,协同伙伴不惜走遍世界追捕恶人与罪犯,追索财宝与神器。丁丁的故事与不少当时震动比利时的事件与文化相结合,例如太空探索、阿拉伯石油战争,这些改编都在《丁丁历险记》中以一种生动且新奇的方式感染着读者。


自1929年丁丁和白雪在儿童读物Le Petit vingtieme上诞生之后。《丁丁历险记》这一连环画在之后的82年里销量超过2亿万册,时至今日,年销量依旧超过40万册,被翻译成80多种语言文字。除了纸质出版物,《丁丁历险记》还在1960年被改编成电影登上银幕,1969年Belvision工作室根据《太阳的囚徒》创作了同名卡通片。1976年纪录片《丁丁》出现在屏幕上。此片主要围绕丁丁和他的创作者。同年9月29日,一尊丁丁和白雪的铜像在布鲁塞尔落成。



丁丁和中国的渊源很深,作者曾经被一位叫做张充仁的中国留学生影响,并成为一生挚友,创作出《蓝莲花》一期,展现了当时中国和日本的风貌,在当时震动很大。1939年,因埃尔热创作《蓝莲花》产生的深远意义,《丁丁》的创作者受到蒋介石夫人的邀请。但即将到来的欧洲战争使之不能成行。


时至今日,由《丁丁历险记》衍生的读物、电影艺术、舞台艺术等等不计其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在二战时期虽然停办八年,却依旧是当时人民群众的文化财富。在中国的八十年代,文化产物缺乏,丁丁更是伴随了一代人的成长,成为中国观众最熟悉的卡通人物之一。



2011年,哥伦比亚和派拉蒙,斯皮尔伯格和杰克逊,携手执导了3DIMAX版本的《丁丁历险记:独角兽号的秘密》。这部《丁丁历险记:独角兽号的秘密》其实是《丁丁历险记》原作第六次登上大银幕,也是斯皮尔伯格的丁丁情结结出的果实,他在1983年埃尔热在世时便购买下电影版权,筹备多年仍未开拍,最终版权回归由埃尔热妻子管理的埃尔热基金,但辗转流徙,2003年斯皮尔伯格重获版权,并与同为丁丁粉丝的《魔戒》巨导彼得·杰克逊携手,共同拍摄《丁丁历险记》三部曲,第一部由斯皮尔伯格执导杰克逊监制第二部反之,第三部则由两人共同执导,三部曲每部各融合了漫画原作中的几部作品:第一部金钳蟹+独角兽+拉克姆。第二部七个水晶球+太阳的囚徒。第三部蓝莲花+西藏。第一部总耗资预计1亿5000万美元。



但我在看完《丁丁历险记》之后,就有一个困惑一直萦绕不去。为了解决这个困惑,我换了家设备更好的影院又看了一遍,然后终于确认了我的这个困惑:这个电影没有缺点,所有该做的都做到了,但它就是让我觉得有点无趣。


我作为一个“丁丁迷”,之前对这部电影有着很高的期待。然而在看了两遍电影之后,还是觉得这个电影无趣,是一件让我很困惑的事情。我第一个反应是我年纪大了,失去了当年的童心。这个感觉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我都没兴趣写观后感了。


《丁丁历险记》从技术上来说是无懈可击的,动作捕捉技术营造出的华丽视觉,以及动画片所独有的3D视觉优势,都让这部电影无可指责。而丁丁的题材、故事、人物造型,在很大程度上都非常忠实于原著,对于一个丁丁迷来说,也几乎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我看完之后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一切都太圆熟了,太完美了,隐约间缺失了点什么,让这个电影失去了打动我的东西。



后来和朋友聊天的时候,我无意间说了一句刻薄话,让我忽然反应过来,丁丁不应该是《夺宝奇兵5》啊!斯皮尔伯格导演的这部《丁丁历险记》,其核心本质难道不是《夺宝奇兵5》的动画版吗?如果我们要看夺宝奇兵,我们就要看挥舞着鞭子的印第安纳琼斯,就算福伯已经老到不得不在电影里给他安排一个二十多岁的儿子,可我们要看的还是那个牛仔版的历史学教授,而不是一个披着丁丁外衣的印第安纳琼斯。现在的这部丁丁电影,有着一切娱乐电影所应具有的元素,动作、冒险、友谊、坏人,一切元素都被精心地设计过,所有的比例都按照观众所可能会有的情感反应进行了反复的调试,也努力让尽可能多的观众从中得到娱乐和欢笑。但是在这一切的背后,我还是觉得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情怀。


我们为什么要看电影?因为我们要在电影银幕里的冒险故事中,看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小我在自己的幻想世界中完成现实世界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对于《丁丁历险记》这个电影来说,它带给我的感动,远没有当年我第一次看到丁丁小人书时带给我的震撼那么真切。当然我知道要求一部好莱坞电影带给我情怀和感动是有点过分了,因为人家要照顾全世界的市场,不太可能顾及到一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里曾经看过黑白版小人书的中国孩子。


在那个时候,我刚刚小学毕业,借着父母在北京培训的机会,在暑假来北京游玩。那时北京的街道还显得很宽敞,天空几乎每天都是蓝的,还能喝到放在大冰块上的北冰洋汽水,喝的时候还要插根麦管(是真的麦管)。中关村当时还算是郊区,我坐了很久的公交车才到了一个亲戚家。就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丁丁的黑白版小人书,带给我巨大震撼的同时,也给我的人生留下了第一个巨大的遗憾——他家的那套丁丁丢了几本,以至于我看完了《向月球飞去》以后,一直到我上大学才看到了下集《月球探险》。中间横跨的那些年里,我没事儿的时候就会琢磨,丁丁、船长和教授在月球上到底都发现了什么?(作为人生的一种补偿,我后来去过比利时的丁丁博物馆,作为丁丁迷来说,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作为陪伴我和整整一代人成长的一个漫画人物,丁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偶然来到了中国,从此给无数人的童年或青春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后来当我在丁丁博物馆看到了全世界几乎所有语言的版本被陈列在一间巨大的房间时,我意识到还有无数的孩子曾经和我一样被这个穿着风衣的小伙子所感动过。


但是,那种感动属于一去不返的时光,它其实和故事、技巧、技术都无关。所以,尽管《丁丁历险记》的电影版无懈可击,但它和那些汹涌流逝的时光无关。


作者:张小北 

樱井千纱的书(yingjingqiansha)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