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湖北文献】清光绪黄州劝学所刻本《学堂歌笺》

2016-06-14 11:2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湖北文献】清光绪黄州劝学所刻本《学堂歌笺》



《学堂歌》当时流传很广,刻本、钞本,白文本、注释本,不一而足,可是,留存至今的似乎并不多。注释本中,以《学堂歌浅释》最是简要,而以《学堂歌笺》最为繁缛。传世题“光绪乙巳春王月刊”的《学堂歌浅释》,有字大行疏、刻工较精者,也有版式窄仄、刻工粗率者,虽然刻书牌记一样,但明显不是同一个版本。前者应该是经“官方”认可正式发行的本子,后者无疑是坊肆盗版。连盗版都出现了,由此不难想象《学堂歌》风靡一时的盛况。

王仁俊(18661913)是敦煌文献、西夏文书研究的奠基者之一,属于比较传统的史学家。尽管长期身处张之洞幕府,又曾被派往日本考察学务,主持过传播新知识的《实学报》,但是,王仁俊在张之洞新政中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张之洞对他的评价是:“识趣端正,学问赅通,夙以昌明正学为心。”而对两湖书院监督梁鼎芬的评价是:“品行方严,才力强果,心存忠爱,出于至诚,平日讲求经济之学,尤能通达时势,不为迂谈。”对汉口铁路局总办郑孝胥的评价是:“学通守洁,识定才长,办事核实,能谋能断,于中外交涉机宜,能见其大,实为间出之才。”这之间的区别,不言自明。

张之洞有一双识人善任的慧眼,而王仁俊却未必总有“自知之明”。张之洞以总督之尊创作《学堂歌》,原意是要通俗易懂,便于记诵传唱,而王仁俊的“笺”,动辄《周易》、《诗经》、《论语》、《左传》、《史记》,乃至《黄帝内经》、《周髀算经》、《大清会典》、《穆天子传》、《孙子》、《庄子》、《尉缭子》等等,无不在征引之列。

《学堂歌》前几句是:“天地泰,日月光,听我唱歌赞学堂。圣天子,图自强,除去兴学无别方。”《浅释》说:“皇上力图自强,觉得除了兴学堂,更无别法,是学堂关系何等重大。”歌词和解释都用口语白话,简单明了。而王仁俊呢,引经据典,经史之外,连佛教史籍《洛阳伽蓝记》都搬了出来。王仁俊自然是一片好心,想给张之洞的新政思想找到出处和根据,与康有为写《孔子改制考》没什么本质不同。当然,从《笺》中大量引用《劝学篇》来看,也不排除有奉承上司、阿好金主的意思。

只是,一心扑在文化普及工作上的总督大人,看到这部严肃的“学术著作”后,会作何感想呢?


学堂歌笺不分卷,南皮张之洞撰,吴县王仁俊笺。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黄州劝学所刻本。


(本文已刊于2016年5月23日第20期《藏书报》。感谢布衣书局和胡同。)

徐徐堂(gh_2badd19185fd)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