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星哥走江湖】 一张故纸寻得故乡记忆

2016-05-03 12:5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星哥走江湖】 一张故纸寻得故乡记忆

       星哥,退休公务员。他走江湖源于文化人的担当和一颗悲悯之心。用他的话说,到这年纪了,想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做点对这个城市有点帮助的实在事。



星哥以可以承受的价格,得到一份贴有单人照片的证明字据。这张4A大小宣纸上的文字,出自民国30年3月,即1941年,是前江苏省私立常州中学校长、时任四川自贡市市立救济院院长顾绍炎亲笔书写、钤印,给曾是他学生、当时沦为难民的薛泽民出具的证明书。

此证明书行款格式规矩,小楷功底扎实,用印工整色匀,俨然一帧上乘的书法作品。然而,藏翁之意不在古,在乎历史记忆也。


于是——
一个机构钩沉一段苦难历史

这张故纸,首先引起星哥兴趣的是“自贡市市立救济院”这个机构。查《自贡市民政志》得知,1938年,川康盐务管理局奉命接收自贡平民工厂和乞丐收容所,组建了自贡市立救济院,顾绍炎任院长。救济院成立后,将平民工厂更名为习艺所,当时有无家可归之儿童工徒150人;将乞丐收容所分为教养所和育幼所,把乞丐中的儿童与成人分开,当时教养所收养了300多人,每月经费2260元,由川康盐务管理局发给。

习艺所设染科、织科、缝科,教习纺纱、漂染、织毛巾、织布、摇纱等,有“学成毕业,准予自由谋生”之规定;育幼所教授儿童学习军乐、打草鞋、印刷、理发等,1944年在育幼所附设一所国民小学,有教室6间,学生133人,其中育幼所的儿童占了三分之二。

1941年,救济院移交自贡市政府管辖。

1943年12月,救济院增设安老残废所,常有收容人员50余人,组织部分人员打草鞋、草席。

据档案记载,1943年4月,育幼所有儿童316人,其中10岁以下212人,10岁以上104人,习艺、育幼两所经常保持有儿童300至400人左右。在当时的自贡,已经有了战时儿童保育院收养难童,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弃儿被政府收养?星哥不由得想起78年前的今天,即1938年5月1日,孙明经先生在教会礼堂为男女培德初中生讲演时,就是从井富路上看到弃儿的苦说起的。可见,抗战时期的自贡弃儿随处可见,这真是盐都繁华之下的苦难啊!

自贡市市立救济院自成立至1944年底以前还是有所作为的。能够保证每日三餐,两干一粥;夏季每人单衣两套、冬季棉衣一套,两人共用一床棉被。后来,由于经费无着,物价暴涨,管理混乱,收养人员处境日艰。1945年,湘桂旅人皇甫纳等七人,参观救济院后上书市长刘仁庵,陈述目睹之惨状:数百收养儿童,“有面患肿如盆大者,有满身干疮者,有患目疾红肿者,有四个儿童卧地呼号无人理闻”,儿童“均赤脚,身穿破碎零挂,与弃儿无异”,“又查该院之儿童每天两餐铁石的糙米吞在腹中,怎能消化?出开饭时外,儿童均无茶水解渴”。“参观者不得不为儿童呼冤,请市长以仁义为怀,将该院的问题彻底解决”。

1946年6月,自贡市政府对习艺所、育幼所、安老残废所以 “裁减”的方式减少人员,但由于物价狂涨,克扣依旧,在院人员的生活并未因人数裁减而有所改善,而那些被“裁减”出院的人员,更不知出路何在?

1948年6月30日,救济院院长张绍甫呈文市政府称:整个救济院200人,每月所领费用,实际仅可供10人之用。

1949年12月,自贡市市立救济院被自贡市人民政府接管,当时有工作人员14人、收养人员196人。其中,在香炉寺的育幼所63人,在太平山的安老残废所50人,在上桥文武庙的习艺所83人。


于是——
一个地点唤出一帧珍贵旧影

自贡市市立救济院习艺所的前身是自贡平民工厂,地址在上桥的文武庙。这一重要信息解开了星哥对一张照片的多年未解之惑。

1938年5月,金陵大学理学院孙明经来自贡拍摄井盐工业教育电影片,同时也拍摄了大量照片,其中有一张自流井上桥的照片非常珍贵:雨台山上培德中学那几幢西式砖楼清晰可见,釜溪河上的上桥还是最初的样子。特别是在上桥东头岸边,那座三层塔楼雄伟独特,不同凡响。多年来,苦于没有找到相应的历史资料,一直不知其名称。现在,星哥终于弄清了,它就是自流井著名的文武庙。


按照民国初年樵斧所著《自流井第一集》的说法,自流井的庙宇分为上、中、次三等,上桥的文武庙属于上等。其余上等庙宇是:八店街之湖广庙、豆芽弯之财神庙、新隆街之陕西庙、石塔上之王家祠、正街之南华宫、万寿宫、八店街之贵州庙、武官衙门之井神庙。


星哥是怎样判断照片上的这幢塔楼就是自流井文武庙的呢?首先,照片上塔楼石基上隐约可见写上去的“平民工厂”四个等线体大字。然后,在档案资料中发现川康盐务局接收平民工厂,并更名为习艺所的记载。最后,查到上桥文武庙的习艺所被人民政府接收时,有楼房5间,平房31间的记载。这样,照片上写有“平民工厂”字样的塔楼建筑,就是自流井文武庙无疑了。

如今,昔日自流井上等庙宇保留至今的,仅存新隆街之陕西庙(西秦会馆)了,其余上等庙宇中大部分连照片都没有留下来。因此,孙明经这张文武庙照片弥足珍贵!

自流井文武庙建于何时,星哥手头尚未掌握到资料,仅查到平民工厂由市政公所建,大概建于1929年。1946年,自贡市政府根据国民政府《忠烈祠设立及保管办法》“县市政府所在地均需设立忠烈祠”之规定,决定将文武庙改建为忠烈祠。但由于少数住户“未予迁让”,直至解放,忠烈祠也未建成。

自贡市市立救济院院长顾绍炎,是怎样从私立常州中学校长位子上来自贡任职的,星哥不得而知。只知道抗战期间私立常州中学迁至上海与无锡师范合办沪校,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回迁常州,顾绍炎又回校任校长。这所学校很有名,瞿秋白、张太雷曾就读于该校。顾绍炎在常州教育史上是有历史地位的。


故乡记忆,故纸寻踪;浓浓印象,淡淡乡愁。

(2016年5月1日星期日)



喜欢上面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按末尾的红键赞赏作者哦!!!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直接点击,就可以看)

【星哥走江湖 】1958:诗歌中的自流井一瞥

【星哥走江湖】 再讲“肖方二烈士”的故事

【星哥走江湖】 百年合约话“众筹”

【星哥走江湖】  自贡与三个人的缘

【星哥走江湖】敬重祖先留下的珍贵遗产

【星哥走江湖】 釜溪河上的拆与建

【星哥走江湖】 王正国和他的倡议书


       2013年10月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发表了题为《评拉纳.米特所著《中国,被遗忘的盟友:西方人眼中的抗日战争全史》》的文章,认为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同盟国抗日战争的贡献不但从未被全面承认,也未转化为中国在本地区的政治资本。中国抵抗日本侵略是未被讲述的二战伟大故事之一。
       2014年7月,拉纳.米特这本书的中译本出版,资深媒体人、著名时事评论员曹景行先生在为这本书写的推荐序中进一步讲到:可以肯定,要是没有中国的坚持,“二战”一定不会那样结束。试想,如果让日本侵吞了中国,那么英国很可能失去印度,丘吉尔还能撑多久?苏联将不得不对德对日两面作战,斯大林还能从乌拉尔以东源源不断地调运援兵?至于美国,或许要多牺牲一两百万士兵,才能把日本人打败。
       然而,这一切无论是在战时的大国交易中,还是战后七十年的今天,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贡献,就连当年的世界反法西斯联盟都没有还中国一个应得的公道。
要人家公正看待我们的抗战,就需要我们对抗战的整体历史作出公正的肯定,还自己一个公道。盐都自贡,就是这部整体历史中,全民族抗战在大后方的重要篇章。

《 抗战中的自贡——自贡在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一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书。(需要的朋友可以在本公众平台留言。)







        自贡东方外国语学校附属幼儿园坐落于同兴路石缸井原上桥小学,园内设施一流,环境优美。


        该园 ‘’以礼立园,以爱兴园‘’是其独特的办园宗旨;礼仪教育和探索式生活教育是该园的特色教育体现,以幼儿享受自然生活、体验家庭生活、融入社会生活为教育出发点,同时将礼仪教育贯穿于教学活动始终.


        自贡东方外国语附属幼儿园是孩子们家外的‘’家‘’,是孩子们享受幸福童年的‘’乐园‘’,它正以蓬勃向上、与时俱进的风貌和势头,勤奋进取、力争成为全市的知名品牌园。

        联系电话:2117076  ,13990090027,13092896616,18990067436.




静止的风

ID号:dongjingsuixin2236 



 长按二维码,快速关注,可以关注更多好文章。

 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右上角的分享给你的朋友



 推荐公众号:



 老黄牛      ID号: zglhn2015

 


备注:以上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静止的风(dongjingsuixin2236)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