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记忆老城,重拾旧梦 ——循迹江北嘴CBD百年老建筑

2016-05-03 16:5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记忆老城,重拾旧梦 ——循迹江北嘴CBD百年老建筑

    大凡有“老”形容的事物,都会承载一段远久的岁月,沉淀着历史的沧桑。比如老江北城中的明玉珍皇帝陵、保定门城墙、德勒撒天主教堂、福音堂等百年老建筑,就像一位位重情念旧的故人,依依收藏着遥远的过去,以记忆、故事等方式,留住那些渐渐走远的岁月,留住这片土地特有的韵味、灵魂和内涵。如历史的扉页,提醒着人们记忆起那些关于老江北城不能抹去的、逝去的年华与容光,守望着江北嘴CBD的新发展。


悠悠岁月

壮阔大夏皇帝陵

悠悠千古事,经年留余香。砖红色的外墙,仿古式的建筑,无不显示出来自皇家的庄严、气度与神秘,里面包藏着一段湮没百年的帝王传奇和壮阔历史,这便是明玉皇帝陵(史称壑陵)。

明玉珍是元朝末期农民起义军领袖之一,公元1357年引兵入蜀,攻下重庆。后在刘祯等人拥立下称帝,国号大夏,他也是重庆历史上唯一一位皇帝。1366年明玉珍病逝于重庆,年仅38岁,葬于江北宝盖山睿陵,庙号"太祖",溢号"钦文昭武皇帝"。


(明玉珍皇帝陵原貌)

1982年3月底,明玉珍陵墓在江北上横街重庆织布厂的施工现场中被发现,墓中出土了玄宫之碑、蜀绣龙袍、丝织品、明器等珍贵文物。

    如今,明玉珍黄帝陵就在江北嘴中央公园之中,远远望向江北区基督教福音堂塔尖,换个方向,便可看见朝天门大桥,不知当时的大夏王是否早已预知江北嘴的繁华,才选择在此地凝望,凝望自己曾金戈铁马闯下的大好河山。


沧桑历史

百年保定门城墙

“朗朗之星照九重,问君哪许白云封。镇安永远资神护,保定于今际世雍。沿岸金沙随浪涌,川江火井衬波浓。觐阳红日东升处,恰对涂山第一峰”。

这是清人黄懋轩赋的一首七律诗。清道光年间,重庆富江北同知召本地富人捐资三万八千五百两白银,历时19个月,建造“八门石城”。随着历史的变迁,老江北城仅存4段城墙,以及保定门、东升门、问津门3座城门,其中,只有保定门及248米老城墙修复保存较好。


(保定门城墙原貌)

从重庆大剧院旁的梯坎走下去,不远就能看到绿树掩映中的一段城墙。这段城墙高不过六七米,与重庆大剧院高大巍峨形成了对比,城墙中间位置是保定门的门洞,从门洞往外望去,就是高楼林立、车辆川流不息的朝天门,与这里仿佛是两个世界。但这经历了百年风霜的城墙,早已沉淀下历史的饱和盐分,数十万日的经营早已焕发出耀眼的容光。

循迹,城墙上,枝繁叶茂的黄桷树新发出来的绿叶苍翠欲滴;城墙下的花草在春风中摇曳,嘉陵江对岸一片繁华,春雨敲打在城墙上,古老的保定门和城墙好像历经磨难、洗净铅华,置身于崭新的江北嘴之中,伴着汩汩江水与华灯,静静观赏着江北嘴的发展与腾飞。


古朴庄重

布善德勒撒天主教堂

这是一座因还愿而花巨资重新设计和改建的教堂,这座还愿教堂的来历与重庆著名的“3.31惨案”有关。

1927年3月31日,中共地下党员杨闇公领导当时的中共重庆地委在打枪坝召开群众大会,准备对重庆的外籍传教士实施义和团拳匪的方式进行血腥的屠杀。当时的重庆法籍尚惟善主教跪在重庆天主教主教座堂“真原堂”里一天一夜,默默地祈祷天主能保护传教士们能幸免于难,他在祈祷的同时许下了一个誓言,如果传教士们躲过这次屠杀,主教将筹集资金改建位于江北城米亭子13号的老教堂。


(德勒撒天主教堂原貌)

这是一个饱经风雨与沧桑的教堂。

先后经历了4次改扩建和易地重建的历史。始建于清咸丰五年(1855),李方济神父购民房作教堂;于光绪七年(1881年)原址重新扩建;民国16年(1927年),重庆教区主教尚维善发出通令,号召教友捐资修建,在原址上改扩建;2005年,在江北城整体开发中,德肋撒教堂在中央公园内按照原来的比例放大进行保护性迁建易地重新仿建了一座天主教堂“德肋撒堂”。

现在这座教堂成了天主教堂重庆教区在对外交往中较有影响的教堂之一。绿丛掩映中,这幢灰色建筑显得古朴而又庄重,像一位老者,慈祥的注目着城市的发展和繁华,见证着一对对青年男女一生的誓言与承诺。


虔诚宽慰

圣洁基督福音堂

厚厚的云层,在城市的天空覆盖着,有些潮湿的空气。教堂内,传来人们阵阵歌唱的动听声音。

基督教福音堂,历史可以追溯到上百年。1876年,美国传教士马嘉礼(后为重庆宽仁医院院长)派人在江北书院街买一铺面,行医传教,因与当地民众发生冲突,教会被毁,后获得赔款,福音堂得以修建,由马嘉礼任江北福音堂第一任牧师。抗战时期,该堂曾进行过多样化的爱国抗日宣传活动,教会的图书阅览室扩充为"战时救亡图书室",组织读书会。2006年,福音堂因江北城整体拆迁,在原址附近开始搬迁重建。时过境迁,它挥别老城;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的兴建,让教堂在新的地方重生,依旧优雅圣洁。哥特式建筑风格,在目前重庆更显独特,芳草如茵、风景如画,一道漂亮的中央公园风景。


(福音堂原貌)

每一个人都应该清楚自己的来去,每一处建筑都有其存在的价值。有的人听见风就能写歌,声调和教堂的歌声的融为一体,这是音乐和教堂的回响;有的人遇场雨,就能作诗,雨滴拍打地面,清脆的一声,都是灵感蹦跳的声音。这些温柔的感受,流淌在摄人心魄的时光里。陪我们遇见许多风景,陪我们见证江北嘴成长的点点滴滴。

老江北城是重庆的一块“胎记”,城中的老建筑是新时期的江北嘴CBD的文化血液和历史遗存。虽然曾经的四方井、潮音寺、三洞桥等老建筑已成为江北嘴的城市记忆,但明玉珍黄帝陵、保定门城墙、福音堂、德肋撒天主教堂等百年遗存,在老江北城风风雨雨中承载了历史的沧桑与厚重,守护着人们的记忆,守望着江北嘴的发展,它们将默默的见证一个新兴金融之城的崛起与腾飞!



江北嘴杂志(jiangbeizuizz)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