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保护留守儿童的庙堂与江湖

2016-05-03 09:44: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保护留守儿童的庙堂与江湖

纵观各国儿童保护制度的建立,几乎都是因为儿童悲剧事件促发了社会关注、民间行动,从而促使制度不断完善改进的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

4年前的一个春天,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在贵州看见了山区的孩子在学校里没有午餐,他们忍饥挨饿、面黄肌瘦,而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在外面打工。

在中国,这样的孩子至少有6100万名,他们被叫做留守儿童。

之后,邓飞发起了免费午餐活动。免费午餐作出了一个稳定解决乡村孩子校园供餐模型,在全国复制推广,每天服务十多万名孩子,也影响了国家更大规模的行动。

实际上,近年来,不管在国家层面还是民间活动中,对于留守儿童的救助从来没有停止过。

2016年4月5日,国务院同意建立由民政部牵头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由27个部门和单位组成。

这并不是第一次由国家层面出台对留守儿童的相关政策。2016年伊始,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建立强制报告机制。

这些接连的举措,被业内专家认为,是我国儿童保护和儿童福利体系建设的重大转折点。

 

亟需顶层设计

 

国务院连续3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关爱保护农村留守儿童提出了明确要求。

这源于近年来留守儿童频频出现的各种恶性事件。仅在贵州省毕节市,2015年,有4名留守儿童自杀;4年前的冬天,当地5名留守儿童在垃圾箱内取暖,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3月底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毕节脱离监护的留守儿童死亡事件的惨痛教训,促使政府加快了关爱保护留守儿童相关工作的进度。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有过相关统计,截至当年,我国各级法院判决生效的未成年人犯罪平均每年上升13%左右,其中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见诸报端的留守儿童案例比比皆是。

2014年2月18日晚,湖南省娄底市,14岁的留守少年肖明用刀刺死了来网吧找他的父亲。

2015年6月10日,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界牌小镇,两个小姐妹在放学路上被人投毒致死,后经警方调查,凶手是镇上12岁的留守女孩陈晓雯……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2014年组织实施了全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调查,结果发现,留守儿童难以感受到家庭支持、教师支持和社会支持,负面情绪和孤独感强烈。

有媒体把留守儿童称为这个时代的“制度性孤儿”。而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现实情况是,之前国家级别的儿童保护体系并没有把留守儿童纳入。“由于没有落实这个体系,导致之前的留守儿童保护几乎沦为一个口号。”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同时,工作交叉也造成了留守儿童的救护工作出现“谁都能管”和“谁都不管”的现象。

以民政部为例,其内部有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社会事务司、社会救助司三个部门分管孤残儿童、流浪儿童、贫困儿童,难以形成统一的、全面的制度设计。

“我们急需建立国家层面的儿童福利行政系统,也就是要有专业化的工作人员、有足够的资金、有相当多的政策优惠。”王振耀说。

 

国家连出组合拳

 

国家层面的更多重视始于2016年。

1月27日,在部署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说,当前中国处在特殊发展时期,大量外出务工人员为我国经济建设作出了特殊贡献,但也因多种复杂的现实原因,形成了数以千万计的留守儿童,这种现象短时期内恐怕难以消除。

“决不能让留守儿童成为家庭之痛社会之殇!”李克强说。

随后不久,2016年两会期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从源头上改变“儿童进不了城,父母回不去乡”的无奈现实,实现“到2020年儿童留守现象明显减少”的目标。

在意见中,国务院要求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建立翔实完备的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台账,一人一档案,实行动态管理、精准施策”,为有关部门和社会力量参与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提供支持。要通过党员干部上门家访、驻村干部探访、专业社会工作者随访等方式,对重点对象进行核查,确保农村留守儿童得到妥善照料。

这是第一份系统性明确未成年人保护政策措施和工作机制的国务院文件。这也意味着,国家治理层面对留守儿童问题有了系统考虑和制度安排。

“这个文件是集这十多年来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经验之大成。”李立国称。

李立国表示,强制报告、应急处置、评估帮扶、监护干预这些机制,在《意见》中都明确到了部门责任。比如强制报告制度,对学校、医疗机构、幼儿园、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村(居)民委员会及其工作人员都提出了要求。

作为《意见》中非常重要的一项规定,当强制报告主体发现处于无人监护、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责任、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等困境的农村留守儿童时,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告,公安机关要及时受理,并在第一时间出警处置。

为落实《意见》的要求,适应未成年人保护新形势的需要,2016年2月底,民政部设立了未成年人(留守儿童)保护处,其主要职责中有一项是“开发管理未成年人保护和留守儿童、留守妇女信息系统”。

此外,未成年人(留守儿童)保护处还将具体承担起成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推动各地建立党委政府领导的协调机制、开展全面摸底排查、完善农村留守儿童信息管理功能以及协助国务院开展专项督查等工作。

未成年人(留守儿童)保护处的设立,被王振耀认为是保护未成年人工作的一个触发点。

此后不久,相关摸底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

3月29日,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联合启动了为期4个月的全国范围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工作,并以此为基础建立农村留守儿童信息库。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介绍,此次摸底排查的对象是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无法与父母正常共同生活的不满十六周岁农村户籍的未成年人。

4月7日,民政部牵头召开了第一次留守儿童联席会议。

参会部门和单位包括民政部、中央综治办、中央农办、中央网信办、发展改革委、教育部、公安部、司法部、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农业部、卫生计生委、税务总局、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局、法制办、妇儿工委办公室、扶贫办、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残联和中国关工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民间版本镜鉴

 

民间对留守儿童的救助更早之前就开始了。

四川省成都市慈善总会秘书长荣道清认为,真正的儿童关爱需要大量专业组织介入,远多于现阶段政府能提供的帮扶。以美国为例,一个州的儿童热线就有上百人专门负责接电话,因此,救助留守儿童单靠政府资源远远不够。

纵观各国儿童保护制度的建立,几乎都是因为儿童悲剧事件促发了社会关注、民间行动,从而促使制度不断完善改进的。

面对我国留守儿童恶性事件频出的现状,除了国家的组合拳,民间做法是否也有可以参考的范例?

4年前就开始从事留守儿童救助的邓飞,一直在摸索一个新模式来救助留守儿童。

“利用互联网时代,在微博上展示孩子的困境和我们的梦想,很快连接了人财物。我们开始自下而上,实现全流程的公开透明,做给全社会看见,也就吸引了全社会的广泛参与。”邓飞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在免费午餐学校,邓飞团队还发现了乡村孩子的其他困境。于是,他们展开了一系列行动——做大病医保,帮助孩子找救命的医疗费;做暖流计划,把温暖物资、体育用品送到乡村学校;做儿童安全,帮助乡村孩子免于被拐买、免于被性侵害……

但渐渐地,邓飞团队发现了公益的局限:如果孩子的父母不在家里,不在孩子身边,我们的努力注定是徒劳的。

父母的陪伴才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根本出路。父母在,“天”就在。2015年,教育部的一项调查也显示,56.6%的受访留守儿童“希望父母回家”。

因此,如何吸引留守儿童父母回家,帮助偏远贫苦的农村家庭提高收入就成了邓飞团队进一步的工作。

“很多留守儿童的家乡地处偏远,虽然贫困,但是意外保护了良好的空气、水和食材,它们逐渐变成中国最稀缺的东西,接下来就是如何帮助这些地区实现销售,完成变现。”邓飞说。

公益搭配商业,多方系统扶贫。这是邓飞摸索出来的新模式。

“我们告诉所有的捐款人,你的捐款在这里。在城市和我们支持的贫困县,我们首先建立一个关系。然后,我们贴出这个县的美景美食,构筑注意力。”

之后通知捐款人:“想不想带着你的孩子,去那个县看看?”

邓飞介绍,每一次这样的活动都能吸引很多家庭参与公益旅行,这些家庭看见乡村孩子的艰难和坚毅后,会坚定继续捐款。

最后电商再跟上。

“如果怀念那里的农产品,又不能再去乡村,那就来我们做的电商平台,这个平台只销售贫困县的农产品。”邓飞说。

“把地方政府变成扶贫伙伴,实现政府、商业和社会组织三方合力,就可以联合来解决一个县的贫困问题和留守儿童问题。”邓飞认为。


世界粤商大会(gh_575cbdeeab48)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