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霍格沃兹爱情故事】-第19章

2016-05-23 19:2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霍格沃兹爱情故事】-第19章


现在,赫敏正和哈利他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在魔药教授的走廊里。斯莱特林们正聚在一起,他们正在看着什么,然后用不怀好意的笑声回敬他们。


“看来你出名了。”潘西不怀好意地冲她笑,扬了扬手中的杂志。


德拉科.马尔福对着她假假地笑,然后将那本《巫师周刊》扔给了赫敏:“真没想到啊,格兰杰,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你好,有野心的女孩儿。”高尔粗大的嗓音毫不客气地传来,他冲着她愚蠢地笑,还带着怪异的讥刺。


就在这时,魔药教室的门被开打,斯内普一脸阴沉地站在那里,学生们快速走了进去。


赫敏和哈利他们像往常一样走到教室后面的坐位上,斯内普刚转身在黑板上写着今天要制作的魔药配料,赫敏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在桌子底下翻开那本杂志,哈利和罗恩也同样凑了过来。


“哈利.波特正经历着青春期男孩常有的痛苦。这个十四岁的痛失双亲的男孩以为自己在霍格沃茨在他形影相伴的女朋友,那位来自麻瓜家庭出向的赫敏.格兰杰身上找到了感情的慰藉,但是,这位赫敏.格兰杰小姐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格兰杰小姐是一个长相平平但野心勃勃的女孩,她总是对大名鼎鼎的人物情有独钟,光哈利.波特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她的胃口,她的身边还有保加利亚队找球手威克多尔.克鲁姆。而她,这个来自麻瓜家庭的格兰杰小姐却乐在其中的玩弄着两个男孩的感情。


看来克鲁姆已经深陷了,关于第二场比赛最珍贵的宝贝,克鲁姆的选择就是格兰杰小姐,这已经是铁一样的事情。并且,他已经邀请她暑假去保加利亚,他声称对格兰杰小姐的感觉那是其他女孩不能给予他的。


有人开始质疑格兰杰小姐到底对克鲁姆做了什么,甚至联想到了迷情剂。要知道,迷情剂在霍格沃茨可是严禁使用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无疑是需要认真对待此事,好好的调查清楚。与此同时,这件事对哈利.波特应该会起到提醒作用,希望他再次奉献真情时能选择一个更有价值的候选人。”


罗恩的脸色变得非常的不好,他小声对低头看文章的赫敏说,“别去理会那些东西,你知道丽塔.斯基特,她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她都把你丑化成了那种——那种荡妇。”


“呵……”赫敏从报纸中抬起头,没好气的轻叹了一声,在看到周围人或不怀好意或怀疑或感叹的目光时,她重复了罗恩的话,“荡妇?”她笑起来,斯内普还在讲台上,而她不得不拼命忍住笑……这让哈利和罗恩不知所措地对视,包括潘西和德拉科他们都有些异样,他们全都用一种‘她怎么了’的目光看着她。


“确实有趣不是吗?”赫敏开始捣鼓她面前的甲虫,不过确实很奇怪,那个丽塔.斯基特怎么会知道克鲁姆邀请她去保加利亚的?


“你答应了他暑假去他那里?”罗恩追问道。


“没有!我当时只顾着你和哈利是不是能平安无事……”


“格兰杰小姐,尽管你的社交生活非常的丰富多彩。”斯内普冷冰冰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但我必须警告你,在我的课堂上交头接耳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格兰芬多扣10分。”


“啊!居然这里还有杂志?”斯内普不客气地从赫敏的膝盖上抓过那本《巫师周刊》,“我要为格兰芬多再多扣掉10分……有趣的事……”他的目光落到了丽塔.斯基特的文章上。


“不,教授!”


赫敏手中的动作全部停了下来,她乞求地看着斯内普,不过他并没有理会她,“将他们读出来怎么样?格兰杰小姐?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代劳。”

斯来特林们的哄笑声大起来,斯内普居然真的开始大声念起那篇文章。

“哈利.波特的秘密伤心史……天呐,波特,你又犯了什么毛病?”


赫敏感觉自己的脸正在燃烧,斯内普每念完一句都会停下来,让斯莱特林们笑个够。


“‘格兰杰小姐是一个长相平平但野心勃勃的女孩,她总是对大名鼎鼎的人物情有独钟。’确实啊,可依照这样说来格兰杰小姐的口味和眼光确实值得我们深刻研究一下。”高尔的声音尤如敲钟一样在赫敏的耳朵边嗡嗡直响。“‘光哈利.波特一个人根本满足不了她的胃口,她的身边还有保加利亚队找球手威克多尔.克鲁姆。而她,这个来自麻瓜家庭的格兰杰小姐却乐在其中的玩弄着两个男孩的感情’格兰杰小姐的手段真值得大家的学习,一个15岁的女孩能有这样的手段可真不容易。”


“‘看来克鲁姆已经深陷了,关于第二场比赛最珍贵的宝贝,克鲁姆的选择就是格兰杰小姐,这已经是铁一样的事情。并且,他已经邀请她暑假去保加利亚,他声称对格兰杰小姐的感觉那是其他女孩不能给予他的。’格兰杰小姐,我真好奇,你给予了他什么样的感觉?”


斯内普正说着自己的评论,突然他手中的杂志被赫敏抢了回去,她忍无可忍地跑出了魔药教室。


“格兰杰小姐今晚关禁闭。记得通知她晚上六点来我的办公室。”


“教授,我们都知道丽塔.斯基特是什么货色。您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


“波特,我们的救世主,你还没有权利来质疑我的授课方式并且扰乱课堂纪律!记得通知格兰杰小姐准时来我的办公室!”


晚上六点,赫敏准时来到斯内普的办公室,而且整整一天,她都没有笑过,也没下楼吃晚饭。


“教授。”她的声音有些嘶哑,眼圈还有点红,很显然是哭了很久。


斯内普注意到了,但他并没有理会,“把这里打扫干净,十点的时候我会回来。”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教授。”赫敏的心情差到了极点,斯内普是关心她的,可是依然让她难堪,她以为一切都会变得比从前好一些,起码在她身上他不会再用那些讥讽的语气,而现在看来那些话在她听来比以往刺耳一百倍。

“你扰乱了课堂秩序,格兰杰小姐。在课堂上看杂志,你认为是对的吗?你明明知道那个记者只会乱写,我告诉过你不要去招惹她。”斯内普的声音提高了些,带着不耐烦。


“我没有去招惹她!”赫敏用同样的音调回敬斯内普,她的眼睛里饱含了委屈与倔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威克多尔.克鲁姆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无法控制,而且我也正在尽一切可能性去回避。可是,他邀请我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其他人,他单独和我说的,可是那个丽塔.斯基特却知道了。这能怪我吗?瞧瞧她对我的形容,我能不生气吗?”赫敏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她的语速就越快,一滴眼泪已经掉出了眼眶。


她毫不客气地指责斯内普,“而您,斯内普教授,您认为在课堂上这么读出来,并加上你刻意的点评,您认为您又做对了吗?您这么做让我难堪,更是难过,你明明知道我……你明明知道的!可是你不承认,不承认不想要也就罢了,您还在那么多人面前羞侮我,您认为我真的像斯基特那个记者口中说的荡妇吗?是这样吗?”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力量,赫敏不顾一切地冲着斯内普吼道。

斯内普整个人呆立在那里,赫敏的话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荡妇’!谁允许她这么说自己的!


“格兰杰小姐……”他想说些什么,不过被赫敏打断了。


“我还没有说完,教授!请不要打断我!”赫敏依然死死地盯着他,哪怕已经泪流满面,可她依然死死地盯着他,她几乎想在他那张一层不变的表情下看出点什么,“我,还有哈利和罗恩确实是曾对你有所误会,他们到现在都一直误会着,可是我相信了,因为我不是傻瓜。在一次次你暗地里帮助我们,并救我们之后,我就相信你不是你呈现出的那般无情。可是,今天,我想问问教授,您的心是什么做的!你不用告诉我,在那篇报导下我有多可笑,你也不用告诉我,我还是没有得到你的信任!可是你却让我难受,你可以回绝我的邀请,可以嘲讽我,可以关我禁闭扣我的分,可是你无权对我的情感置疑,我说过我对哈利和罗恩只是友谊,很纯粹的那种,我也说过对克鲁姆什么也没有,我无法控制别人对我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而且我很努力的回避。可是你依然是这么想我的,你依然认为我对你的感情是一个15岁女孩天真固执的笑话!”


“我没有……”很显然,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刺激到了斯内普,连她的话都在刺激他,她说出来了,不是吗?她的话和她的眼泪让他感觉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像极了一个混蛋。他的呼吸都变得不太顺畅起来。那就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也好吧。斯内普有些笨掘地递给她一块手帕,“抱歉。”他说抱歉,他从来不在她面前说抱歉,这是赫敏听到的第一次。


仿佛是有些效果,赫敏停止了继续掉眼泪,她将那块手帕接过来,机械化的擦了擦脸。


“不管怎么说,教授。”她嘶哑地说,“不论你是怎么想我的,我认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有我的骄傲与价值观,你可以不喜欢我,但并不代表你可以让我说不喜欢就不喜欢!”


“我只是生气。”为此,斯内普轻喘了一声,似乎正在印证他是真的气疯了才会有课堂上的一幕。


“那么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说了我没有!”斯内普扭了扭嘴巴,“我已经道歉了。”看到赫敏的眼泪又要漫出来,他急忙解释道,“我确实会认为一个15岁的女孩子的情感有些不太稳定,可是你总是在这样说,也总是在这么做,那些讽刺与讥笑对你有用吗?我看不见得。”


“所以,你就可以这么对我?”


“我说了我只是生气!”斯内普低吼道,他张着嘴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不是一向都巧言善辩的吗?他有些无力的甩了甩头,“行了,格兰杰,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质问一个在外偷情的丈夫!”


“我……”斯内普的话突然让赫敏无言以对。


“或许我应该恭喜你成为了一个有野心的女孩?”


“教授!”


“难道不是吗?你的心里真正想俘获的是一个魔药教授,斯莱特林的院长,这还不算有野心?”


赫敏在泪眼里看着他,她笑了,可是一定笑得很难看,她可没指望斯内普能说出这些话。


“好了好了。”斯内普心烦意乱地嘟哝道,“这不代表你今天可以逃过禁闭的内容,现在,我要出去,在我回来之前把这里收拾干净!”


门在斯内普身后关上,他几乎是逃走的。赫敏开始打扫斯内普的办公室,她来这里打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熟练地把储藏柜顶上擦了一遍,并且按照斯内普的习惯把柜里的药品摆放好。


晚上十点,斯内普带了一堆从禁林里采摘的草药回来了,他看到沙发中睡着了的赫敏。


眼前的女孩有着让他感觉温暖的气息,他有些无法控制地走过去,她的执着与倔强有时候确实冲击着他……记忆的闸门被打开……那么像,她们那么的相像,就连生气的样子都是不依不饶的……他在她身边低下头细细打量着她的脸庞,她们又是那么的不同,她没有惊人的美貌,连性子都称不上温婉,可她们同样对自己的信念义无反顾。


赫敏.格兰杰,或许我会继续辜负下去,想到卡卡洛夫的焦虑,斯内普的眼神变得黯然下来……


“你看,西弗勒斯!你一定注意到了。”卡卡洛夫给他看左臂上的印记,“就在刚才,它又变得更明显了些。”


卡卡洛夫的担心是对的,他们所担心的事一定会发生,而这个女孩却是麻烦精哈利.波特的朋友……


第二天,赫敏直接出现在礼堂里吃早餐。


哈利在看到赫敏时即拍了拍身边的罗恩,他们让开位让她能坐在他们中间。

“听帕瓦蒂说你一晚上都没有回休息室?”哈利关切地问。


“关禁闭时不小心睡着了,教授叫不醒我,就让我在他那里睡了一夜。”


罗恩安慰道:“他一定折磨得你很辛苦。”


“是的。”赫敏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实际上她的心情从未有现在那么好。


哈利狡黠地看了罗恩一眼,开始吃早餐。


“在你离开之后,赫敏,卡卡洛夫来找斯内普。”


“是的,赫敏。”罗恩附和道。


“不过就在下课的时候,我把装着犰蜍胆汁的瓶子打翻了,这样我可以有借口呆在那里听他们说话。”哈利瞥了一眼周围,在明确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时,继续往下说,“知道吗,卡卡洛夫看起来紧张极了,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他给斯内普看了自己的左臂,我想那里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们一定在计划着什么。”罗恩再次附和。


“在计划什么?计划怎么把你毒死或怎么开除我们?”赫敏没来由地笑了,笑得有些大声,而且毫不顾忌周围的人投射过来的奇怪眼光,让哈利和罗恩哑口无言的对视,他们同时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 ~



爱YAO(woai-xiaoyao)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