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今日推荐 | 永恒的四季——乔治·莫兰迪的纸上作品

2016-05-23 17:2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今日推荐 | 永恒的四季——乔治·莫兰迪的纸上作品



有瓶子和投壶的静物 154x125mm 版画 1915 

编者按:


20世纪初,是西方现代艺术“新陈代谢”迅速发展的阶段,各艺术流派层出不穷,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达达派、表现派、超现实主义等等。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生成长起来的莫兰迪却在短暂地对立体派和形而上画派产生兴趣之后,躲在自己的家乡博洛尼亚画了一辈子的瓶瓶罐罐和郊区的风景。


莫兰迪深受塞尚影响,致力于艺术就是画出他所看到事物,并通过这种观看从日常最普遍的事物中提取一种“真实”的秩序。莫兰迪认为:“那种由看得见的世界,也就是形体的世界所唤起的感觉和图像,是很难,甚至根本无法用定义和词汇来描述。事实上,它与日常生活中所感受的完全不一样,因为那个视觉所及的世界是由形体、颜色、空间和光线所决定的……”


本文节选自Andrea Baldinotti (安德烈·巴尔蒂尼)对于莫兰迪的研究文章Giorgio Morandi:The Infinite Season of Signs (乔治·莫兰迪:永恒的四季 )编者翻译,文中大致讲述莫兰迪不同阶段的艺术历程,特别是莫兰迪的纸上作品。从中我们能够得见这位最没有野心的艺术家对这个世界的“野心”——他作品中的那种“高深莫测的、神秘的、人性的、在场又看似不在场”的东西——又如本文作者所讲到的:“当一个人希望去抓取这个世界神秘的本质而非仅仅流于表面现象时,那么重新回到莫兰迪的艺术就是必要的。”



博洛尼亚的贾尔德尼玛格丽塔的网球场 113X137mm 版画 1921


多年以来,莫兰迪的艺术如同他的个人史一样,对我们来说已经几乎没有什么秘密了。他的艺术拥有一种巨大的安静的魅力,吸引着观众的注意,与此同时,那种让人沉醉,而又带有神秘的意味,充满了这位博洛尼亚的大师的风景和静物画中。是的,如果我们用莫兰迪生活中的一些图像、事件去组成一个故事的话,那么在这个故事里,最基本的、必要的元素则是由他和物体,以及他和风景之间的对话来组成的。

 

因此当一个人希望去抓取这个世界神秘的本质而非仅仅流于表面现象时,那么重新回到莫兰迪的艺术就是必要的。尽管从1964年莫兰迪去世之后,关于莫兰迪的书籍和展览越来越多,甚至(这些书籍和展览)冒着有损他的完整性以及全球声望的风险。

 


左侧有白色油灯的静物 220X270mm 版画 1928


莫兰迪的艺术历程是一个漫长且有序的发展旅途,今天对莫兰迪艺术的重新评估也是一个非常全面和有序的过程,其中包括他的版画以及他最后阶段大量的水彩画。莫兰迪通过这种蚀刻线和颜料色彩,传达出他从日常图像中所提取出的一种新的秩序,这和上世纪的意大利艺术也有些相似之处。这也显示了这位19世纪晚期出生于博洛尼亚的少年的使命。他具有缓慢推进的美学观念,具有数十年精益求精的技术控制。他在他的城市的美术学院教学,但他明确的艺术语言并没有得到继承,而只留下这些朴素而又华丽,孤独几近永恒的杰作。

 

1911年短暂的风景画创作后,莫兰迪显示了他对塞尚艺术与日俱增的关注与思考。莫兰迪决定抛弃掉环绕在他周围的19世纪晚期博洛尼亚的那些绘画习俗的影响,甚至包括当时算得上最著名的风景画家LuigiBertelli。

 

莫兰迪和塞尚一样具有一种内敛的性格,尽管莫兰迪具有足够的勇气来表达自己,但是鉴于他以后的艺术成就,人们也不禁想要知道,这个博洛尼亚的年轻画家在自己的生活和艺术方面是否是在以塞尚为榜样。

 


静物 248X340mm  纸上水彩 1960


可以肯定的是,莫兰迪早期的风景画中具有一种塞尚式的稳定结构,实际上,他看起来已经具有了超越于他的年龄的能力。他1912年的The Bridgeover the Savena in Bologna和1913年的the Grizzana landscape 已经显示出来,他试图利用版画的形式去表达他的家人所钟爱的两片小的生活区域的企图。尽管这些早期作品被Vitali(他作品的收藏者)认为是不成熟的,缺乏经验的,但是这些作品当时已经带给大家一种理性的、凝视的感觉。终其一生,莫兰迪始终对风景静物保持着忠诚的凝视,即使路、墙被阳光漂白(或许这就是他不同于印象派的地方)。

 

莫兰迪通过严格的训练达到顶峰,很显然,早期他更偏爱版画技术。短暂的立体派影响(1915年的Still life with Bottles andPitcher )以及1917-1919期间短暂的形而上画派影响之后,接下来的十几年是他漫长而幸福的版画阶段。从1927年开始几乎他每年的作品数量都超过10张,甚至1929年达到15张。这阶段的作品几乎占据了他整个艺术生涯作品的四分之三。

 

出现在他作品中的,往往是他画架前简单的桌面或者别的某个物体,要不就是博洛尼亚的城市风景或者郊区的风光,这个艺术家不打算去打破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把它们从日常生活中强硬驱除。在他的这些作品中,最显著的是由他的熟练技术所带来的那些让人惊奇的光线和色调的微妙变化。(或许这并非巧合,有人注意到,他版画中的黑白关系、光影变化比起他的油画更为显著)他有一系列让人惊叹的版画杰作,包括他1921年的Stilllife with Basket of Bread 以及他1934年描述了14个物体的静物。那些微妙的光影色调变化显示了这些拥挤在一起的物体之间的魅力,就像是那些高深莫测的、神秘的、人性的、在场又看似不在场的风景画——但这一点反而在莫兰迪很少量的肖像画中可以被明显看出。虽然画家本人从没有正式承认过自己的肖像作品,即使在多年以后。

 

20世纪初期,莫兰迪对前卫艺术有过短暂的热情,最后他和前卫艺术的同伴分开了,当时的博洛尼亚依然保持着一种安静的氛围,这使得他能专注于对这座小城的观看:阿森纳的烟囱,贾尔德尼玛格丽塔的网球场,枫达萨的花园(在这里他的朋友vitali在1945年把象征和平依然存在的橄榄树送给了他)。

 

1927年至1932年这五年期间,莫兰迪在亚平宁山脉的中心地带提取出了一种新的“时间感”,这些精致的纵横交错的线条与笔触,不仅仅对于这些景色的空间给予了完美明确的表现,而且他还传递给观众在这些空间里时间的那种无休止的流逝。像倔强的莫奈一样,这位博洛尼亚的大师也希望去描绘出眼睛所看到的事物的时态性:一个教堂在早晨与晚上有什么不同?博洛尼亚的平原在黎明的晨光与朦胧的黄昏里有哪些不同?

 
左侧有白色小杯子的静物 187X286mm 版画 1930


在莫兰迪1930至1931年的版画中,影响静物画的基本要素——光——往往呈现出一种全新的、特殊的、不真实的感觉,而相比之下,光线下的物体背景却变得更加黑暗。然而莫兰迪持续的艺术实验说明了这个时期他的作品的色调问题——非常优雅、微妙。1933年的LargeStill Life with Coffee Pot 以及接下来这年的Large Dark Still Life 代表了他这个时期极端的风格。

 


桌子上各种各样的物体175X194mm 版画 1931 


从那以后,或许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想逃避与日俱增的创作版画时的身体困难,莫兰迪创作的版画不超过10张。直到1961年他创作了人生中最后一张版画。

 

到20世纪50年代末期,莫兰迪作为油画家、版画家的声望已经在普通的大众以及欧洲艺术批评家中所确立。但是莫兰迪作为一个水彩画家的身份依然是神秘的。这些水彩作品仍然仅仅被他博洛尼亚的一些亲密接触的朋友所知道。此时这些朋友们见证这些作品的诞生已经有十年之久。

 

在莫兰迪的这些成系列的特殊的纸上作品中,那些我们通常熟悉的静物、风景沉浸在一种微妙的光线和色彩之中,它们以一种全新的、意想不到的形象突然被揭示出来。

 


静物 160X210mm 纸上水彩 1962


无论是纸上还是布上作品,物体的轮廓线都越来越多地沉浸在强烈的光影之中,成为作品的主体。这期间莫兰迪作品中的物体似乎都凝结、包涵于一种个人化的、直接的、跳动的色调之中。这些作品似乎标志着一种新的开始,指向新的路径,这给密切关注他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考虑到莫兰迪对技术的回归,他似乎并不习惯于去制造宏大的视觉效果。这进一步显示了他对他所钟爱的艺术大师——塞尚——的艺术回应。正如FabrizioD 'Amico观察到的——我们不可能不注意到——像普洛斯旺的那位大师一样,莫兰迪在晚年选择这样的媒介来重新挑战自己。

 


有四个物体和三个瓶子的静物 203X199mm 版画 1956


在1953年至1957年之间,莫兰迪获得了很多版画、油画的奖项。为了躲避名利纷扰,从20世纪中期直到1964年去世,莫兰迪躲进自己在ViaFondazza的象牙塔里,在博洛尼亚过起了平凡的日常生活。1956年他从当地的美术学院退休。


往期精彩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库艺术)



——KUART——


《库艺术》微信平台,扫描二维码轻松关注,这里是最具学术性的艺术类专业自媒体平台;我们将定期为您推出最前沿艺术专题分析、最独立的艺术时事评论、最全面的艺术家动态、最深刻的个案解读,以及杂志精要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艺术动态。

欢迎您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

(1)点击屏幕右上角按钮,【查看公众账号】可关注我们;
(2)在【添加好友】—【搜索公众账号】中查找:kuyishu

(3)通过微信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

库艺术(kuyishu)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