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世界上最豪华的音箱

2016-05-19 16:15: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世界上最豪华的音箱

最豪华音箱阵容:鹦鹉螺、水晶音质、290万元天价音箱、三球超可爱音箱、牵牛花音箱、玻璃樽、ET诡异音箱、子弹头、Bang&Olufsen、双塔工作室、360°全方位、全球100台铝制音箱、419 公斤超重音...


鹦鹉螺的传说

品牌: B&W

样品: Nautilus

产地: 英国

价格: 每对60000美元(约为人民币44万元)


在所有的海螺中,生活在深海中的鹦鹉螺不仅是最漂亮的,而且也是最稀有、最名贵的。漂亮的几乎可以和珍珠翡翠媲美,当然,也是非常稀有的一种海螺,如今,在全世界也不过百只,如此珍贵的鹦鹉螺,在家里摆一只,而且的巨大的一只,怎么样?B&W(BowersandWilkins)推出的这款鹦鹉螺音箱用了其前设计师LaureceDiCKie五年的时间来设计,音箱整体是一个巨大的立起来的鹦鹉螺形状,“鹦鹉螺”体内内置了驱动设备,三个触角向末端延展越来越细。


水晶音质全球限量99对

品牌: ClaraVox

样品: Dogma

产地: 意大利

价格: 每对59000美元(约为人民币44万元)


制造Clara Vox Dogma扬声器的公司有个好听的名字,在拉丁语里称作“水晶般的声音”,我们先不去讨论它是否真的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传来让人痴迷的天籁之音,就单看外形,已经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了。更让人为之赞叹的是,这款音箱内的部分全部是手工制造,将玻璃纤维和碳纤维分层堆积。不过想要的话可需要你有点耐心,从订购之日起,你需要等待3个月才能收到,而且是限量生产,全球仅有99对!


290万元天价音箱

品牌: Acapella Audio Arts

样品: Spharon Excalibur

产地: 德国

价格: 每对380700美元(约合人民币290万元)


这款名为“spharon excalibur”的音箱,也许从照片上你并不能直观的感受到它有多壮观,实际上,它的身高有8英尺,约2.4米,比姚明还要高出不少,而体重呢,则达到了620公斤,如果一对音箱的话重量则会超过一吨重。而谈到spharon excalibur的价格相信又会让你大吃一惊——38万7千美元,约合人民币290万元。除了那扎眼但又独一无二的红色喇叭外,spharon excalibur最显著的特性是装载了等离子高频扬声器,它能还原高于50KHz的声音。


三个球超可爱音箱

品牌: Proclaim

样品: DMT-100

产地: 美国

价格: 每对25995美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


圆形设计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运用在音箱上,据说这样可以使音乐能够更加平均的分散到各个方向,以便于人们都可以获得同样的音乐享受。这款Proclaim生产的DMT-100同样采用了这样的设计,三个相同的圆形音箱,从上到下,从小到大,看起来非常协调可爱。设计师表示,传统的音箱的结构会影响到最后音乐放出来的效果,而这款音箱可以良好的解决这个问题。


“牵牛花”音箱

品牌: AvanteGarde Acoustic

样品: Trio Classico with Bass Horns

产地: 德国

价格: 每对189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41万元)


看到这个音箱,小编首先想到的时候小时候经常看到的牵牛花,每到下雨的时候,牵牛花的大“喇叭”上挂满水珠的样子十分好看。或许设计者也是这个想法吧,他将低音喇叭设计成了牵牛花的形状,连支架都是弯曲的类似牵牛花茎的样子,为家里增添了不少浪漫和温馨的气息。整个音箱高3英尺,音箱采用塑料铸膜形成,然后再喷上金属漆,质感很好。


Perfect8 玻璃樽

品牌: Perfect8

样品: Force

产地: 瑞典

价格: 每对277000美元(约合人民币207万元)


玻璃质地整机通透 在此次14个性感音箱里,名为Perfect8的这款是最苗条和高挑的一个,音箱五边形底座下方,分别装有5个轮子,方便根据需要在家里把音箱推来推去,不过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否则这么高一个音箱倒了,主人会很心疼不说,如果砸到小朋友就不好了……如果你不喜欢这个颜色和造型,没关系,生产音箱的公司表示,你可以要一整个的音箱(就是前面说的很高的音箱),也可以要单个的,而且如果你不喜欢这个配色,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他们会依照你的需要 为你订做出个性音箱 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


疑似ET诡异音箱

品牌: Cabasse

样品: La Sphere

产地: 法国

价格: 每对15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12万元)


Cabasse40年以来每年都会出产新的同轴音箱,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在造型上却有了大胆的突破,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外星人遗留下来的东西……这款音箱由四个部分组成,一个穹顶高频扬声器,支架,中低音炮和低音炮。由于这四样东西都在同一个轴上,音箱可以达到96dB。从设计到完成,这款音箱花了8个人一共3年的时间,最后出来的成品,你还满意么?


超级子弹头音箱

品牌: Scaena

样品: Model 3.2

产地: 美国

价格: 每对44000美元(约合人民币33万元)


Scaena Model3.2采用了线性隔离放大器排线技术和先进的扩音器手工制造方法,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个有着不可思议的造型的音箱,说它不可思议,并不仅仅指它那个像是很多火红的子弹头组成的“身体”,更是在于这个音箱的材料的“杂”:石英、石头、玻璃、各种弹性纤维材料等等,然后用激光把所有的材料融化再铸成现在你看到的形状,制造者称这个音箱可以制造出一个超级震撼的效果。


Bang & Olufsen

品牌: Bang & Olufsen

样品: BeoLab5

产地: 丹麦

价格: 每对16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


这可不是书架,如果没有人提醒你,你大概看不出来它是个音箱吧?没准把它当成个普通的摆设或者放东西的架子给忽略了?其实它是由Bang & Olufsen设计的一款音箱,熟悉这个品牌的人都知道,Bang & Olufsen提供的设计理念总是围绕着方便、舒适,总是要传达一种一切都是为了生活服务的概念。这款音箱使用了B&O的音响透镜技术,椭圆形的音箱其实承担着将声音向四面八方平均分散的任务,这样无论你坐在哪里,都可以享受到完美的音乐大餐。而且还可以自动根据周围的环境调节低音控制,操作也非常简便。


双塔工作室

品牌: Studio Electric

样品: Type Two

产地: 美国

价格: 每对15750美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


这个叫做双塔工作室的铝制音箱,设计灵感来自于1039年纽约世界展览会上,每座“塔”都有一个中低音音箱和高频扬声器组成,底部还附有一个低音炮。这款音箱同样是限量的,从美国艺术装饰展示活动中大概可以看到。


360°全方位享受

品牌: B&W

样品: Nautilus

产地: 英国

价格: 每对60000美元(约为人民币44万元)


音箱的音质再好也很难保证在不同角度享受到同样的效果,如果人少尚且罢了,倘若开party,或者很多人共同欣赏音乐,那岂不是要会令兴致大减。这款360度音箱则采用了独特的音频反射设计,将音箱的出口朝上,通过形似卫星的光滑的圆球将声音均匀的反射到四面八方,尽可能的保证各个方向听到的音乐都有着同样的音质。再配上唯美的外形,更使得这款音箱魅力四射。


全球限量100台铝制音箱

品牌: KEF

样品: Muon

产地: 英国

价格: 每对14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04万元)


又是一款限量版的音箱,这台由Ross Lovegrove制造的音箱全世界仅有100台。每个音箱的外壳都是用6英尺长的固态铝块制成,每个外壳的制作周期长达一周。音箱采用了KEF的音响改进技术,通过活性炭吸收空气分子来将音量提高为同类型音箱的两倍。6mm厚的外壳可以将音箱产生的共鸣降到最低,不过这个音箱也不轻,单个音箱就已经达到253磅了(约为114公斤)


419 公斤的超重音

品牌: German Physiks

样品: Loreley MK II

产地: 德国

价格: 每对199995美元(约合人民币150万元)


German Physiks在德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牌总是伴随着高昂的价钱,这款Loreley MK II音箱也毫不例外,每对199995美元的价格让人瞠目结舌。音箱木制的部分都是实木打造,也就是说它的重量也将会让你瞠目结舌,没错,每个音箱重量达 925磅(约为419公斤)


航天飞船音箱

品牌: O'hEocha

样品: D2-XCT

产地: 英国

价格: 每对17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


以工程师的名字命名的Oheocha D2-XCT跟国外的航天飞船有点像吧?其实这并不是偶然,工程师 Aonghus Oheocha之前担任BMW和陆虎汽车的工程师的时候,就对航天技术非常着迷,对航天飞船更是到了痴迷的程度。为了达到消除噪音的目的,D2-XCT的外壳为铝制,并且含有大量的EVA(乙烯-乙酸乙烯酯共聚物),顶部扩音器中安置了中音驱动和高音扬声器。镜面下面的扇叶设计也可以起到一定的消除噪音的作用,而且在造型上还极为特别,摆这么个音箱在家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果您想配一套HiFi音响系统,或是配一套Hi-End超级音响,或是现有系统想升级,选购音响器材时,可以咨询微信号:646968625

(扫描二维码,交流发烧心得)




购买HiFi发烧器材,点阅读原文”

↓↓↓↓↓↓

影音发烧站(hifi-home)

阅读原文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