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百鸟朝凤》旦盼有天明

2016-05-18 22:5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百鸟朝凤》旦盼有天明

最近《百鸟朝凤》这部文艺片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出品人的膝下一跪,引起了无数的争议,你肿么看呢?
作者:七七。中文系,喜好文学,喜欢古风的妹纸一枚。
电影梗概
以下涉及小剧透
学艺
游天鸣第一次看焦师父出活
焦家班成了游家班
焦师父的最后一支百鸟朝凤,没能吹完,由游天鸣续上。这就是最后的传承
焦师父去世了,走过自己的坟丘,一去不回。
我觉得
1
《百鸟朝凤》
之一
        唢呐班子由兴至衰的那段往事。以前吹唢呐的师傅坐在太师椅上受人伏拜,到了后来这一代,就成了过场不受人尊敬,再后来被西洋乐队给替代了位置,到了没有人请的地步,甚至在大街上成了乞讨的手段。游家班伤的伤散的散,终于只剩下游天鸣一人,在师父焦三的坟前吹奏那支只“百鸟朝凤”。看完之后一汪眼泪卡在眼眶里,浸润了很久。哀而不伤,大抵如此。焦师父传了位给天鸣后,露出越发明显的老态,好几次都让人觉得他死了,可是他没有,但他终究是死了。就像是唢呐的苟延残喘,或是顽强抗争。有何止是唢呐,老的艺术有多少已经消亡,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的最后一代传人都已是垂垂暮年。
        科技与艺术不能共存,科技发展就意味着艺术的停滞,不过还好我们终于试着放慢步伐去审视心灵了。现在很多人觉得那些老的东西很酷,流行是一个回旋上升的过程嘛我们知道,几乎没见过的东西再一出现当然很酷了。每个人都怀着或有崇敬或有耍酷的心思去学它一两样,可是我们也知道,没几个人会真正把它当做活路。如果有一天旧的艺术会灭亡,那我庆幸我活在今天来得及聆听古老的余音。
         焦师父真名叫吴天明,电影里的徒弟叫游天鸣:已是无天明,旦盼有天明。
2
《百鸟朝凤》
之二
        看了一把预告片,节奏很明快,简直是把电影里最欢快的时光剪切到了里面,也就两分钟。大师绝唱,跪求人赏。我先前是在排片上看到了百鸟朝凤,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是在看美队的时候路过它而已。我不知道它的导演吴天明是谁,也不知道它讲了什么,直到出品人方励的一跪。它火了,火得很彻底,很多人去看,于是我也去看,很好,方励这一跪,值了!这部电影很好,不该被埋没,但随着导演吴天明的死,它也许就是乡土电影的绝唱了吧。
        乡土电影,我也看了一些,《红高粱》《活着》《凤凰琴》这样的,再老的我是没听过也没看过了。
        以前电影业多发达呀,在国际上得这个奖那个奖。倒退二十年,影院不多,电影也不多,大家都爱看自个儿的电影,都抢着看自个儿的电影。谁怀念这个过往,老电影人。情怀,老电影人的情怀,连宣传都只说是大师绝唱,和电影没什么关系,按理来说不关我们什么事,于是方励跪下了,他恳求我们去看,恳求我们能让这部遗作不要随人入土,它不仅是一部遗作,它更是一部很好的电影。
        让人悲哀的是,现在浮躁的社会只是在琐碎的信息里宠幸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个,如果不拿大师绝唱说事,不惊人一跪,谁有功夫去审度它!有人说电影并没有结束,方励这一跪才是真正地结束了。是,唢呐都沦为街头艺术了,这下更低,跪着求人听。风水轮流转嘛,等有一天现在看电影这批人老了心灵空虚了受不得外国大片刺激渴望温情了,就要跪求这样的电影来填补他们也是我们的心灵了。
        大师总是有远见的,浮躁的社会总有静下来的一天。(到那一天,老电影总算翻了身了,重新掌控主导权,吴天明在天上得意地骂到:孙子,心里头是不是空落落的,想看情怀了?晚啦,你爷爷我早就已经,死了!)开个玩笑,中国最大的优点就是文化的绵延,到那时候,老电影啊,一定还在。



而归(gh_f91e757ab013)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