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2016-04-07 21:5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前段时间包贝尔婚礼上的闹伴娘风波波及了许多人,那些当事的男主角们被骂了个半死,此一事件也引发了群众对圈里圈外谁是真君子、到底是风流还是真下流的讨论,我本来觉得这君子本身就是很难界定的,尤其是不知内情的时候,以被黑到出翔的韩庚为例,他的粉丝们出事后纷纷站出来为偶像洗白,说是不会因为几分钟的视频改变她们对欧巴八年观察下来得出的真爱,黑粉与真粉各执一词,让不知所以的路人也不懂谁是谁非。而没有参与到事件当中的李灿森则得到外界一致好评,形象立马加分不少,观众都道这才是真君子,又提及他是陈冠希的好友,之后话题又扯到希哥身上,不少多年前曾为陈冠希倾倒的粉丝们都说,今天看来,“门事件”是私人的东西,至少在公众场合,edison是有教养的,有担当的男儿本色,比起某某做错了事又不肯承认的人要好多了……
之所以很难对这一事件的任何人作出判断,是因为事件的真相都需要待一段时间才会浮出水面,而社会的普遍价值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会因为时间去宽容一个人,也会因时间而憎恨一个人,从前的优质海归偶像被黑出翔,曾经的坏男孩成为了有担当又潇洒的潮流教父,你说他们在对待女性同胞的问题上真能分出个优劣吗?倒也不见得。社会上这么多看上去三观正得不能再正的卫道士般的人,你敢说他私底下不是道貌岸然的人吗?也难说。
 
在中国社会把事说得满和把事儿做绝都是挺笨的,先别一口咬定谁是君子谁是色魔,人本身就是多面的,无论用什么样的标签贴身上迟早都会有打脸的危险,要一辈子当个君子么,很难也很累,没几个人做到,要当个浪荡色鬼么,风流则已,一辈子受的唾沫星子估计也不少,难以立足,而对于不了解事情真相的大多数人来讲,更是不必要对是不是君子这事作出什么判断。
 
说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估计你们看了会有所启发。最近我在看篆刻家陈巨来先生写的《安持人物琐忆》,他在书里回忆了很多他见过的人,比如袁寒云——袁世凯的二公子,那家伙真叫一个文采风流!他说这袁寒云流连青楼,死的时候很多青楼女子为他送行,可是一桌子喝花酒的时候,他对女子碰都不碰,待之以礼。后来陈巨来问他,为什么这样?袁寒云说,我只单独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可以有一些亲昵举动,如果在人前,对这女人就太不尊重了,那不是风流本色。

袁克文(1889-1931),别署寒云,袁世凯次子,诗词家,书法家,天津青帮帮主,号称“南有杜月笙、北有袁寒云”,与张伯驹、溥侗、张学良同为“民国四公子”。才华横溢,风流倜傥,除原配妻子外,还娶了五个姨太太,没有名分或“一度春宵”的情人就更多了。中年千金散尽,靠卖字鬻文为生,死后家里竟办不起丧事,靠帮会的徒子徒孙凑钱出席,有些妓女也扎了白头绳前来哭奠。
 
寒公虽好色逛游,但对于妻妾及亲族等等,均端肃不敢有所遐想者。平日对任何友好,亦毫无口不离牝牡等等。更可贵者,率余畅游青楼前后达百次以上,见其对任何所腻之妓,均一如普通友人一样,从未动手动脚,稍露轻薄之态。任群雌粥粥,众星拱月,他亦彬彬有礼分别待之,有时在中午即率余往游,见所欢正梳妆时,即取粉携脂,殷勤侍奉,至今余读《红楼》小说四十四回中“平儿理妆”一段,他像极了宝玉神态也,若篦头等,则不屑为之了。
——陈巨来《安持人物琐忆·袁寒云轶事》
 
全篇中我没发现陈巨来用什么君子或花花公子去定义袁寒云,袁寒云本人也没有为这些标签所牵绊,陈巨来只说他这样一个翩翩佳公子,又是青帮老大,有很多徒弟,但真见到他,“恂恂如也”,待人谦和礼貌,说他是道德榜样么,也不算吧,就男女关系这个方面就有点问题,他本人就因为花柳病而死。所以说他兼而有之,但却做得体面,不为人所诟病,在陈巨来眼中是民国里第一流的人品,配得上民国四公子。
 

都说,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选择要是机灵的,怎么做终究还得看修行。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