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当我们向往日本的时候,在向往什么?

2016-04-07 22:4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当我们向往日本的时候,在向往什么?

本文摘自 姜建强文章<日本还是第一吗?>









今年3月出版了傅高义的《日本第一》的中译本


在当今日本经济增长近趋停滞的时候,傅高义自信满满地宣称:我说日本第一不是指日本经济是全世界最大最强的,而是要告诉美国人,日本是如何发展的。认为“日本即使经过了失落的二十年,但属于日本第一时代的优良特质依旧存在,对于发展中国家甚至像美国和中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仍能给予重要的启迪。


在日本有“日元先生”之称的榊原英资教授说,“失去的20年”这个提法是不准确的。因为这个20年恰恰让日本进入了一个成熟阶段。1%的成长率,甚至零成长率,是日本今后所要追求的。


老式翻盖的手机还有不少日本人在用。1000日元10分钟的理发店,越开越红火。名牌不再抢手。居酒屋越开越大,但价格越来越便宜。百元店成了生活中的必需。日本全国现共有24小时便利店53000家,每20米就有一家绝不是神话。带有星级的米其林料理店成了外国游客的好吃地,好多日本人甚至都不知道如何预约。



榊原英资教授对此说,这就是一个“利润趋零”的好社会的表征。


到日本旅游过的外国人,都羡慕和喜欢日本。羡慕和喜欢日本的什么呢?不就是羡慕和喜欢无成长志向的真正和谐安定的文明社会吗?


日本的一位数学家藤原正彦写了题为《国家的品格》的畅销书。


藤原正彦在书中说,日本对自然的感受性世界第一,日本的庭园师美的造化世界第一,日本有表现自己美意识的茶道、花道、书道,日本有血液里都流淌着宗教式的无常感,日本有对万物的“物哀”感受,日本有世人难以理解的浓厚的乡愁,日本有集神道、佛教、儒教、禅学于一体的武士道精神。如此等等。



全球新型人类的一代,没有一个不喜欢日本的动漫文化、电子产品和机器人的。如果说还有“心灵的故乡”这个用语的话,那么对新型人类而言,指向的就是日本。


日本文学批评家加藤周一说过,按日本的传统,时间是无始无终的。它存在于整个生命的连续线上,并不为此断裂。所以“此刻”和“瞬间”就显得格外重要。如果将其上升至美学高度,则有“瞬间美”的说法。


这说明日本传统思想中天然地缺乏乌托邦概念。缺乏乌托邦概念的一个好处就是万事能讲求实际的弹性。所以江户时代传入宋儒理学,20世纪传入美国大量生产方式,日本人都对应得很好。


这也是日本之所以能够实现现代化而又无损文化完整性的秘诀所在。能制造极为先进的科技产品,但仍有天皇的在位,而且年号高于重于阳历。


当拿破仑三世的王妃乌郡妮皇后的专门制包匠人路易·威登,1894年在巴黎开了首家LV皮箱专门店之后,西洋的皮箱文化带着它的傲慢和坚硬向全球扩张。但日本人却用包袱文化的包容性和柔韧性进行顽强的抗衡。


皮箱和包袱的最大不同在于前者是把东西“放进去”,后者是把东西“包起来”。而“放进去”恰好体现了西洋近代文明立体的、坚硬的、物质的特点。“包起来”恰好体现了东洋近代文明平面的、柔软的、生命的特点。


在日本,用包袱布包裹东西,开始于1300多年前的奈良时代。到江户时代被广泛使用,不管什么形状,什么东西,无所不包,进而诞生了日本独特的“包袱文化”。它是日本人随机应变、性格柔顺的象征。更为重要的是,在柔软的包袱文化中,还蕴含了对未来社会的生存智慧。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根棒冰从60日元上调至70日元。25年来这区区10日元的涨价,社长还带领全体员工公开道歉,说增添了国民的负担。于是我们看到了北海道铁道为一名高中女生保留一个车站至3年。


从某种意义上说,由傅高义引发的话题还是完成了他的意义:日本是成功的。日本还是第一。因为那些精华的东西“今天依旧还在”:收入均衡,腐败程度低,产品质量高端,医疗保健遍及全民,犯罪率低,民风淳朴有礼,城市干净,少有污染,交通死亡事故极少,社会有序,年轻人愿意呆在日本,国民诚信度高,人性关怀到位,责任感强。36年过去了,这些都没有变。非但没有变,有些比以前做得更好了。这些没有变的东西,做得更好的东西,就是我们今天要学习的东西,要仿效的东西。


按照傅高义的说法,建设一个美好的社会,“不要当事后诸葛亮,要有先见之明,不要临阵磨枪,要运筹帷幄,应付自如——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心愿。”



当然,日本人也时常调侃地说,实体经济不行了,我们还有村上春树,我们还有宫崎骏,我们还有苍井空,再退一步我们还有AKB48可以抵挡一阵。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傅高义并不需要修正自己的日本观。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翻译出版这本书也是一个风向标:是时候了。中国应该向日本学习。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