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狂吃甜食的女人,你怎么了?

2016-04-07 16:14: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狂吃甜食的女人,你怎么了?

狂吃甜食的女人,你怎么了?




1
我小时候肯定缺少玩具

我小时候肯定缺少玩具。

有一套积木,这个我记得。也许还有一个布娃娃,可惜没什么印象。听说我有一把口琴,但被邻居怪阿姨给骗走了。

记得的、听说的,就这些。

我从不认为这是个缺憾。

有了孩子后,我经常买玩具,陪着孩子一起玩,从积木到办家家酒的套装,从玩偶到遥控车,从组装模型到九连环。

我依然不认为那是我想玩玩具。

直到我有了一只烤箱。

我对它的痴迷持续了半年以上。这时我才意识到,烤箱,不仅仅是厨具,它还是我的玩具,专属玩具。

这只烤箱是买电视时用优惠券买的,下意识里,优惠券不是钱,“即便买错了,也不算浪费”。自它进了我的厨房,我烤蛋糕、面包,烤鸡翅,烤排骨,像一个迷恋上新玩具的儿童,每天都要用用烤箱,看它还能烤些什么,还有什么功能没被我发现。

网上有个帖子,列举了一些能迅速提高生活品质的物件。我扫了一眼,看到自动吸尘器、电动牙刷、烤箱等小电器。自动吸尘器也有点像玩具,电动牙刷更像。前者是小机器人,后者用起来像模拟洗牙。

玩具能让生活变得更有趣,所以,说这几样东西能提高生活品质,我是同意的。而我对烤箱的迷恋,有点像自我宠溺,是对缺乏玩具的童年的补偿。

 

烤箱能让餐桌上的内容变得更丰富。一盘蛋糕是餐后甜点,一只烤鸡是宴客主菜。没有烤箱,主妇得另外设法,或买现成的,或蒸煮煎炸,用其他方式料理食物。

蛋糕是烤箱新玩家的入门点心,不大容易失手。但要做出漂亮的蛋糕,特别是有特殊造型的蛋糕,却相当麻烦。

那段时间我疯狂玩烤箱,做出许许多多失败的或成功的甜品,吃掉它们,继续玩。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体重计上的数字,一阵心悸后,我踏实了——烤箱,我算是玩够了。


2
她的厌食症是怎么一回事

我爱的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经常在她的小说中提到厨房和烹饪。国内出版的她的书,除了《猫眼》一直买不到,其他我都读过。

《可以吃的女人》,是阿特伍德二十出头时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女主角玛丽安有一个相当体面的律师男友彼得,但在两人订婚后,玛丽安的进食就出现了困难。后来,她做了一个人形蛋糕,将它作为自己的替代品送给彼得,取消了婚约。困扰她多日的奇怪症状,立刻消失了。

这本书写于1965年夏天,出版后被视为一本女权主义的产物。书中有一些富有象征意义的对话和情节,它们出自年轻的阿特伍德笔下,出现在年轻的女主角身上,我却感到十分自然。

 

求婚是小说情节进展的关键节点。求婚发生在酒后,酒醒后可以对这一行为进行修正或确认,作者让彼得选择了确认,确认地点在玛丽安的厨房里。玛丽安正在洗盘子,一番谈话后,她做了两杯咖啡,和彼得进了客厅。彼得表示很喜欢这里,“很有家的气息。”

从那以后,玛丽安的进食就出现了困难。她的厨房日复一日地脏乱不堪,冰箱冷冻格里结了厚厚一层霜,连门都关不严,有几样东西肯定已经变质。

而彼得的厨房餐桌上摆着新买的玻璃杯,“他的冰箱白白的,真是一尘不染,里面的东西排放得整整齐齐。”

结婚这件事,对彼得来说,是安定下来。他很满意,因为玛丽安符合他对妻子的基本要求:通情达理。

对玛丽安来说,结婚却让她感到恐慌。她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看上去很是顺利的工作和爱情生活,实则埋伏着巨大的隐患。她会变成彼得的从属品,像她的已婚女友那样,从此失去自己的“内核”。

压力通过进食困难的形式表现出来,最后,她做了一个女人形状的蛋糕,将它献给彼得。

“你一直在想方设法把我毁掉,不是吗?”她说,“你一直在想方设法同化我。不过我已经给你做了个替身,这东西你是会更喜欢的……”

玛丽安的室友说她这是拒不承认自己的女性身份。不管怎样,婚礼告吹后,一切恢复正常,食欲回来了,厨房也被玛丽安清理干净。


3
用吃来逃避现实

《可以吃的女人》,也是一本关于压力的小说。

压力,会让人寝食难安,进而形销骨立,憔悴不堪。

如果吃得下,吃甜食倒是不错的解压方式之一。当然,甜食也是增肥利器。

有一年我在商场开柜台卖空调,认识了一位爱吃甜食的同行大姐。她很胖,衣着考究,举止雍容。胖,还是美。与她相熟多年的人证实,大姐年轻时非常苗条,是远近出了名的美人儿。

变胖是这几年的事,跟情感上的纠葛有关。情感上的跌宕起伏,衍生出公司、账款、债务上的责任,她的压力很大。

甜食,还有酒(高度酒),是她的爱物。

大姐的故事,被我写进小说《洋葱躲在角落里》。大姐是颜阿姨的原型。



这本书的主角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一个曾拥有180斤(原本我写的是150斤,被编辑加了30斤。)体重的女孩董微雨,减肥成功后,试图抹去胖女孩时期的历史。

女主角的胖,自少女时期就开始了。阴霾笼罩的家庭氛围中,董微雨用吃来逃避现实。减肥成功后,在遭遇情感上的挫折时,她依然会习惯性地选择狂吃,尤其是狂吃甜食来解压。

我让她给真正意义上的初恋男友齐轩做了一样点心:老式面包。老式面包跟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颜阿姨。

我站在那儿迅速把它(老式面包)吞下肚。女人带着克制的微笑望着我,当我抬起头与她正视时,我发现她目光里有着深深的理解。

“每天这时候面包出炉,早来了要等,来晚了面包就凉了,也可能卖光了。”她知道我会成为她的常客,我的体型和贪婪的吃相可以为她的判断提供证明。

后来我知道她的名字,颜羽翠。我叫她颜阿姨。她是让我感到亲切妥帖可以依赖的人,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有这种感觉。

也许因为她也是个胖子,也许因为她看我时的眼神。人和人之间的联系和感觉,通常在第一时间就确定了下来。

想吃什么,爱吃什么,是身体发出的信号。食物是人类生存的必须品,同时也跟精神、情绪、情感关联密切。人类擅长自欺欺人,身体却不会说谎。


(封面和插图来自网络)


徐逢  湖北武汉人,现居上海。天秤天蝎座,钟爱在矛盾中寻找和谐,擅长书写都市男女细腻、复杂的情感。爱做饭胜过爱吃,爱赏花胜过种花,爱散步胜过驾驶……已出版长篇小说《洋葱躲在角落里》、《八月水杉》,人物传记《在此,我爱你1》、《在此,我爱你2》等作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一更多精彩一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