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创业故事】把合肥造的镜头卖到日本去

2016-04-06 19:09: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创业故事】把合肥造的镜头卖到日本去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镜头品牌——“老蛙镜头”,不久前亮相日本国际摄影器材与影像展览会。此次展会是日本最大规模的器材展会,参展的各类产品被视为行业的风向标。

    “老蛙镜头”包括目前市场上热销的60mm超级微距镜头、15mm超广角微距镜头、105mm中长焦散景人像镜头,让人耳目一新。此前,产自中国中部城市合肥的“老蛙镜头”已经登陆日本、欧美等国的市场,并且引发当地摄友的追捧。

    “在我们的展位前,一向安静、克制的日本摄友在试用、体验时都发出了惊叹声。连尼康、佳能、索尼等一些知名企业的技术和市场人员试用之后也是交口称赞。”这样的场面,让丁红兵倍受鼓舞,在这个年近不惑的创业“老兵”心里,升腾起一股浓烈的民族自豪感。


    仅用3年时间,丁红兵联合国内镜头设计专家和光学专家组建的团队——安徽长庚光学科技有限公司,就打破了日、德两国对相机镜头的技术垄断,自主研发、生产出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光学产品,同时凭借其价格优势让包括大学生在内的更多摄友,都能用得起过去被视为“奢侈品”的单反镜头。


    不跟风不山寨,专为摄友“众筹”订制镜头

    这次登陆日本的三款镜头各具代表性,超级微距镜头具备两倍放大功能,让微观世界的影像更加细致突出;作为世界首创的镜头,超广角微距镜头将广角与微距这对天然的矛盾统一起来,将微距与宏大的背景融为一体,实现广角镜头在微距端不但能够合焦而且倍率达到一倍,带来更强的视觉冲击,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全画幅视角达到了110°;另外一款中长焦散景人像镜头打破传统,变迹滤镜光学元件的应用,让焦内更加锐利、焦外更加柔和。

    丁红兵介绍,这三款镜头都是从摄友的实际需求出发,设计研发出的“小众”产品。“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没有广大摄友的不断激励,也许就没有今天的老蛙镜头。”

    丁红兵生于1976年,大学读的是机电专业,毕业后从事工业自动化设备的销售,当初看到日本、台湾的品牌垄断着这一领域的高端市场,他一直感到“有些憋屈”。

    后来,丁红兵投身互联网创业大潮,取得了骄人的业绩。但是,专业出身的他一直“迷恋”着数控机床、变电箱这些装备,心里一直在做“振兴制造业”的梦。

    工作之余,丁红兵进入摄影圈,时常听到摄友的抱怨,“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面对德日两国生产的、动辄上万元的昂贵镜头,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国人能不能生产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同时又具备高性价比的单反镜头呢?”

    从2006年起,丁红兵就开始酝酿这个貌似“天方夜谭”的想法,为此他将目光始终锁定光学领域,希望以此为切入点,进军制造业。不过,他一直不敢付诸行动,更不敢把这个想法告诉别人,直到他遇到了国内最顶尖的光学设计团队。

    “既然做了,我就要做最好的,绝不去跟风,更不能山寨。”这是丁红兵给刚刚起步的长庚光学定下的一条底线,为此,他没有将产品研发放在市场上卖得最好的那几个“焦段”上。“如果这样做,我们一开始销售肯定很好,但违背了创业的初衷,我们要做原创的、领先的产品。”

    丁红兵的团队选择了“错位竞争”的经营路径,实施精准营销,通过互联网搜集摄友的意见,填补市场空白,通过众筹的方式“订制”他们“最迫切”需要的镜头。此外,这种只在线上销售的模式,可以最大化地降低产品的销售成本。

    长庚光学网站首页最显著的位置是留给摄友的,这个专栏滚动播放着摄友的各种评价,也包括少数的批评之声。在他们看来,摄友的鞭策无疑是“老蛙”发展的最大动力。

    依照长庚光学人的理解,之所以以“老蛙”二字来命名,因为青蛙是“万虫之王”,蛙眼看世界,显示出这家企业独特的视野与远大的抱负;另外,因为创业者大多是70后,与当下备受热捧的很多80后、90后互联网创业明星相比,丁红兵和他的同事已不再年轻。

    “创业不仅需要激情与创意,更需要生产管理的经验,尤其是制造业。”谈起不久前政府工作报告中所再度提起的“工匠精神”,丁红兵感慨万千,“作为70后这一代,我们有能力、也有责任担当起传承大国工匠精神的重任。”


    一个创业者的苦与乐

    2013年,在广大摄友的建议下,综合对市场的研判,丁红兵的团队决定生产第一款镜头——60毫米的超级微距镜头。他们希望在这个领域生产出真正叫得响的“拳头”产品,从而确定自己的“江湖地位”。

    光学设计完成了,紧接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把样品生产出来,并且实现量产?

    尽管初生牛犊不怕虎,但长庚光学必须面对的现状是,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外协工厂可以合作,一切生产环节都要另起炉灶,独自完成。别的企业走过几十年的路,他也必须沿着走上一遍。

    丁红兵分析,近年来,由于国内光学产业相关领域的发展出现“断档期”,面临着日德等企业的强势竞争,一些本土传统品牌放弃了原始创新,转而为外资品牌批量代工。当丁红兵拿着设计图纸找到这些本土大企业寻求外协加工时,一次一次地遭到回绝。“我们单子批量小,加工难度大,还没有他们代工利润高,人家当然不愿意做。”

    倒是有些小企业愿意承担玻璃“打样”之类的工作,但是加工技术有限,质量不过关。丁红兵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打好的“样子”被白白地废掉。这些年来,仅在玻璃“打样”这一项上,丁红兵的公司就付出了数百万元的代价,而这些年来,公司投入运营的资金全部为他个人自筹。

    “我也想过融资,但是很少有投资人相信,我们能生产出单反相机的镜头”。丁红兵说,甚至那些负责“打样”的工厂负责人也“好心”地劝他:“何苦呢?放弃吧,这太烧钱了。”

    最终玻璃“打样”的难题成功破解,不过,如何把这些玻璃通过精密的部件组装起来,并且达到满意的成像标准?

    为了确保镜头的品质与手感,老蛙镜头设计为金属镜头,加工难度大。相比之下,塑料镜头一次成形,加工成本要低得多。

    “一个镜头由60多个金属构件组成,误差不能超过一个‘丝’,如果一个构件存在误差的话,那么累计起来误差就大了去了。”丁红兵介绍,工人操控机床时只能边摸索边加工,像“曲线槽”这样的关键部件,当初试验了十几个版本。

    2013年年底,这款镜头在合肥市庐阳工业区问世,2014年6月,上市销售。它的成像素质以及镜头的手感得到摄友的一致认可,以至于广东的市场上很快出现了“仿制品”。

    2015年,德国一家公司找到丁红兵,提出入资长庚光学,让其承担代工生产。“当初的目标就是创造世界一流的国有品牌,当然不能接受自己的产品贴上外国的标签进行销售。”丁红兵断然拒绝。

    此后,长庚光学一鼓作气,推出了一系列的手动对焦镜头,其中,15毫米超广角微距镜头是一款世界首创的单反相机镜头。

    作为国内仅有的三家生产国产镜头的企业之一,去年一年,长庚光学就售出5000多枚镜头,其中有2000多枚销往国外。此外,它们具有明显的价格优势。很多摄友感慨,“物美价廉”。

    “目前,我们研发的产品种类虽然不多,但是生产制造快赶不上订单需求了。”丁红兵对此非常冷静,在他看来,眼下要做的不是盲目地扩大生产线,而是带好这支团队,秉承工匠精神,把更多的力量继续投入到产品研发上,做到精益求精。

    “只有每一款产品经得起市场的检验,企业才能茁壮成长,未来的‘老蛙’才能叫得更响。”丁红兵信心满满。



(来源:《中国青年报》)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