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温村牙医的咖啡人生

2016-04-20 13:4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温村牙医的咖啡人生




收音机里的古典音乐轻轻荡漾在Point Grey诊室的角落里,我就会想起在卡尔加里学习时Dr. Edgar Love家里的午后,那懒洋洋的阳光透过窗纱伴着咖啡的苦香,还有同样静静流淌的古典音乐。




那个时候对加拿大的印象是Safeway的麦氏咖啡,加块Rogers方糖,加一点点2%的奶,就会很好的平衡在咖啡壶里煮出来的带着一点也许是滤纸的味道;而这对于每月$10Telus手机计划的国内的访问学者来说已算一点小资的浪漫了。我接触的都是牙医,洗牙医师,麻醉师,家庭医生这些专业人士,所有的加拿大人都对我那么友善,这里似乎快要成为心目中的天堂!




两年后回国,哈尔滨医科大学口腔修复研究生毕业,在大庆混到了副主任医师的职称,日子就像偶尔在科室里冲一杯速溶咖啡既不张扬,又可假装沉思状玩儿会儿深沉。那时的内心深处正在彷徨着:生存还是死亡,回还是不回加拿大?




等到后来在北京天坛口腔医院的时候,连速溶咖啡都没得喝了,只是心底里更加下定决心把熙熙攘攘的地铁换成温哥华的天车, 把粘滑闷热的桑拿天儿换成英湾的清风。


人生中最苦涩最艰难也最甜蜜的时光来了。


移民登陆之后在Stanley Park旁边买下一个小公寓,在楼下London Drugs买了咖啡壶,滤纸和麦氏咖啡,报名加拿大的国家牙医考试, 随后,也就开始了内心的剧烈搏斗:我能行吗?


这个一共5关,每关只有3次机会的考试难倒了多少全世界各地来加拿大的牙医同行,有知难而退回到自己的母国继续当牙医的,有改行做烤瓷牙假牙加工厂技师的,甚至在饭店做后厨,开出租车的--我现在的种植牙材料供应商代理就是用光了3次机会的斯里兰卡医生;即便考过去了,就业市场竞争激烈,替人打工做Associate卖手腕子,英语不是母语能应付得了有经验的挑剔的西人患者吗?


事实证明,这种对自己的不信任真的是成功的最大敌人它消耗了你大量的精力使你不能全神贯注的迎接艰难的挑战,而这个挑战的竞争对手恰恰都是世界各地的精英中的精英,不全力以赴你就更是 没 有 希 望!




在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之前我仍然犹犹豫豫,一边在一家加拿大最大的烤瓷牙加工厂AURUM做一份时薪$13的全职技师工作,每天灌模型做瓷牙,一边借书买书准备第一关牙医基础理论考试。这是一个集中了口腔解剖、口腔病理、口腔组织、胚胎学、口腔内科、口腔外科、口腔修复、口腔正畸、儿童牙科、口腔预防保健、口腔药理、老年口腔病等等所有牙医需要的理论知识的考试,足足有100本的长长的参考书单子迎头痛创的就是可能是唯一一个国家不是用英文给医学生授课的中国大陆医生。


每天8个小时1分钟都不能偷懒的给资本家打工之后,每天的学习是不停的查单词查生词查专业术语,每天的进展只有2-3页,疲倦,怀疑自己就如同毒蛇一样蚕食着仅有的一点点自信心。那时候好像失去了微笑表情肌, 每天熬夜到凌晨1点,6点钟闹铃响时睁开眼睛就心里狠狠的骂一句:TMD老子怎么还活着呢?!之后就想起最爱打魂斗罗游戏的发小常说的一句话:只要不死就有救啊!每天最大的快乐是早上冲一个热水澡,我甚至不知道顺着淋浴喷头留下的水是不是混合了我的眼泪,只知道那一刻可以闭上眼睛感觉热水轻轻抚摸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第一次考试的结果出来了,只有65分,距离75分的过关成绩那么遥远,“我能行吗?”的声音立刻响起,如果失败我也许就要回北京瑞尔齿科去做打工医生了?




这时候放射医生出身的老婆坚定的站了出来,“你辞职,全职学习,我来打工支撑这个家!”


我开始了全职学习,为了补贴一点家里和不完全脱离社会,我还要去做一些Part-time: Richmond夜市做锅贴,本拿比送报、Downtown和平饭店做侍应生、Alberni街上的GYU做铁板烧, 北温IKA Sushi刷盘子、UBC菜店搬菜,甚至在Imperial上过屋顶揭瓦片,搅拌水泥铺路。在这种最底层、又脏又乱的行业中,我刺激着自己,回忆起过往曾经的副主任医师和卫生学校的讲师,更加坚定了决心要跳出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


我开始了跑步。这是一个入门门槛和装备要求极低的运动,而且温哥华春夏秋冬白天黑夜甚至下雨都有人在跑步,我在跑步中慢慢获得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激情和快乐。我知道只要我不停下来,就可以一步一步一点点地在向前移动。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只要方向正确我就会离目标更接近。5公里、10公里,20公里…当微风拂过耳旁,城市安静得只能听见他自己的呼吸声和风吹着路两旁树叶的簌簌声响,跑过的路,在身后慢慢变长、延伸,心底里日益滋生出一股专注的力量。




妈妈说:”脚上的泡是自己磨的!“移民路再艰辛,也是自己所作出的选择,自己要为自己的选择埋单!温哥华是个美丽的城市,跑着跑着自己也成了一道风景。跑步的变化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看到,但潜移默化、日积月累,会使身体里面发生奇异的变化。正如做牙医,在0.12毫米直径的金刚砂车针平缓走过上7远中舌角,45度702长裂钻分离阻生智齿时,只听得见自己呼吸的节律和脉搏的跳动,就像在寂寥的林中跑步。




每天我们都在挑战自己昨天的极限,我们真正需要战胜的其实不是别人,不是所谓的用英语授课的世界各地的牙医精英,而是那个心中犹豫不决的自己。我能考过牙医吗?我能跑下来马拉松吗? Class II MOD的6处clearance精确的0.1毫米,怎么做?做一个,取下来,标记,拍照,放大到电脑屏幕仔细分析,再做一个,随时停下来,一遍一遍的重复,把动作定型为肌肉的记忆。打工回来,在清冷夜色中跑Stanley Park听潮汐卷落沙滩,问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过的书不会白读;“腹有诗书气自华”,跑过的路也不会白跑!一路跑来心中的倔强坚忍就是前方若明若暗的灯光!坚持跑,告诉自己面对的方向,每跑一步,就距离目标更近一步。我的汗水不会白流,我为考牙医付出的艰辛努力不会白费。



成绩再次下来,我以Straight A's的优异成绩过五关斩六将通过考试,我同联邦劳工和移民部长康尼的会谈纪录作为移民奋斗成功的典范留在政府网站,我在温西Point Grey高尚社区拥有了自己的诊所。我仍然在和AURUM烤瓷牙加工厂合作,和他们的技师有着很好的沟通;我的一部分病人是从前诊所的西人病人, 守时,定期洗牙护理;我的病人常常是从Tsewasen, 白石,高贵林,Burnaby,西温,北温赶来,当然更多的是温西和Richmond,我很感激他们对我的信任。生活仍然高歌前进,我在2年完成了将近300个继续教育学分,足足是BC省对牙医要求分数的6倍,我想我应该是加拿大最好学的牙医,大概没有之一。我做了几个社区的口腔科普宣传教育, 也担任UBC的牙科学生的临床指导老师。



咖啡仍然在喝麦氏,也办了Blenz和Starbucks的卡。偶尔喝Belgium Chocalate和不加糖不加奶的Americano.


在我看来,人生象极了苦乐甘甜相伴的咖啡,有时候需要极苦的刺激打开味蕾,这样你会对微甜更加敏感和珍惜!



微信扫一扫,加我好友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