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王久辛短诗新作 (6首)

2016-03-09 18:28: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王久辛短诗新作 (6首)







                  

王久辛短诗新作 (6首)


诗  人

 

哦,上帝

我终于明白了你的心意

是的,我同意

就这样,让我永垂不朽吧

这样一来,我知道

那些恨我的人,与爱我的人

都会在我之前死绝,惟有我活着

和所有与我无关的人事与世界

在一起,这样我一定很寂寞

也肯定很孤独,是的

我知道,但这样我就可以要什么

有什么,比如我要光

于是就有了太阳,我要爱情

于是就有了天下所有的美女

在月光下向我示爱,而我要创造

于是,银河系太阳系

以及整个宇宙的创造力

都会将光芒汇聚到我周身

每一厘的血肉之肌,而我的任何

一个微小的举动,包括一个哈欠

都会导致石破惊天

成为万世开太平的神话

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

 

让我永垂不朽吧,这样一来

我知道,那些恨我的人

与爱我的人,都会在死绝之后

留下一片沉寂,让我替他们忏悔

为什么?因为我是公平正义

浇铸的灵魂——我超越了爱恨情仇

恩怨纠葛,我象征着人的尊严

——我是人类的化身

——我是诗人

我有丰沛充盈又热血灌顶的激情

然而,我的每一行的泪水

都属于为人的哀伤,属于利他的悲悯……

 

2015.11.8.


我把它送给你

我把它送给你

就是把我的梦以及我的一切妄想

送给了你

我梦想回到我从未出生的

甚至人类也从未来过的地方

我妄想永远不老

你也永远不老

我们永远是没有所谓的爱情的朋友

甚至我们也永远不需要吃饭

当然也不需要睡觉

我们就在文字里面玩游戏

反复寻找最微妙的感觉与情绪

用《康熙字典》之外的文字表达

每个人读后都会或欣喜若狂

或悲痛欲绝的诗歌

我们没有仇人

只有我和你的友谊与诗歌

这是我的心里话

我把它送给你

就是把我的梦以及我的一切妄想

送给了你

谢谢你的收留

虽然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2012.11.8.京华

 

月的湖 湖的月 

  

晃动的圆月

一尾红鲤鱼从月心冲出

撑破了月的圆满

落入水中 留下一片碎银

在湖中晃动……

 

晃动 晃动

泛着洁白的光芒

一点一点 向心聚拢

向静聚拢 静的明亮

明亮的一泓活水

在夜的深处

凝出一个静 静的深处

凝出一个月 有秋虫陪伴

静月有了歌声 而明月

也有了眼睛 在湖心

不知是月望着湖

还是湖望着月

秋虫也猜不透它们的心灵……

 

又是一尾红鲤鱼

再次破月而出 那个红光

油油地一闪 被月光照得鲜红

鲜红落水 扑冬

溅起无数银珠 惊得秋虫

禁了声 静

静静的湖上 有无声的月亮

月亮下面 先是一声

后是两声 三声

试探的秋虫 忍不住了

叫 叫 叫

它们叫唤起来了 其中

还有蛙儿 也凑了过来

拼命地喊着黎明……

 

黎明还远着呢

可月亮却被拽了下來

并被银光闪闪的虫鸣蛙声

捧着 安逸地躺在湖心聆听…… 

    2015.9.28. 

    凌晨1点38分草完.


巴马的水

   


 

巴马的水  清

清到我的眼底

让我看得见我的心

我的不太安分的

有点怦怦乱跳的心

看见它  巴马的水

我的心  就静了

然后  又清了

就看见了世事的吹毛求疵

与人为敌的丑陋

强人所难的可恶

包括纵容自己的堕落

和炫耀自己的无耻

 

它  巴马的水

含了很多的氧

生命的氧  可以打通

大脑的所有毛细血管的经络

可以疏通所有人体的末梢神经

贪生的人  比如我

我必须渴饮巴马的水

才能够度过生命的难关

渴饮那个清

和那个静

是的  只有巴马的清清静静的水

才能把我的心灵濯洗的清清静静

才能让我看清自己的五脏六肺

看清什么是自我以外的世界

那些美的  和不美的

那些真的  和不真的

那些我们要用一生去爱的

和要用所有的勇气

和胆量  去拒绝

去蔑视  去无视

去彻底省略的

当然  也包括世界以外的我

被我眼底的水看清

看个清清楚楚

是的  要感谢巴马的水

让我在清澈的水中看见自己

看见自己的私欲和小器

看见自己的虚情假意

和忘恩负义  包括

轻浮的眼神儿

和被人洞穿心机的慌乱

 

嗯  巴马的水

环绕我的生命流淌

没有故事  也没有传说

只有一个投影

在清中慢慢澄澈

在静中悄悄显影

那是一个人

在顾影自怜

在清静反省

关于一个干净的人

究竟需要多长的生命……

       2015.6.20 傍晚

 


 

也许那不是樱花盛开的故事

 

有一束光,是金色的。

它从鹤壁的大街扫过,

夹着七彩的芳香,

在三万棵樱花树上徘徊,

在每一朵未绽的、初绽的,

花瓣徘徊。当然,

也在花蕊里踟躇。

它凝视良久,

它寻找着芳香弥漫的源泉,

它很专注,也很执拗,

它为它的寻找而欢欣鼓舞。

因为每一朵樱花,

都是一个由根到枝,

由枝叶到花朵的积蓄与冲动。

与热血一样,

与灵感一样,

饱含了自己全部的美的理想。

不顾一切地、舍生忘死地,

为着一次怒放,

而默默地、奋力地,

自根须至枝干至枝叶,

至花蕊的里面,

轰隆隆地——奋勇向前。

每前进一丁点儿,

都是心力的凝聚,

和美的向往的奔腾。

不敢想象,

是三万棵樱花树,

是上百亿朵樱花的次第怒放。

这边开罢那边开,

像山歌,

这边唱过那边和,

像一波一波的姑娘,

这波出嫁,那波也出嫁,

一群一群,一轮一轮;

像樱花,

一树一树,一季一季。

白的,纯洁;

红的,赤诚;

粉的,温暖。

画在画中,歌在歌里,

而且空气里弥漫着七彩的芳香……

也许那不是樱花盛开的故事,

而是自我献身的过程。

是一粒一粒的香,

是一瞬一瞬的彩,

不顾一切扑入人心的歌声。

只是不动声色地,

从容优雅地站在那里。

从风霜雨雪,

从春夏秋冬,

一年又一年,也许,

就为着让人欣赏,

这樱花绽开前的任性,

这樱花初绽时的娇羞,

这樱花怒放后的忘我……

 

有一束光,那是我的目光。

十天前,在鹤壁的大街扫过。

我看见——

弥漫着芳香的樱花的花海,

至今,那涛声依旧裹着芬芳,

在我的梦中起伏……

2015.4.13. 京华.


                          相信未来 (朗诵诗)

            ——仿食指名篇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而作

当希特勒邪恶的潮水

漫过了欧洲辽阔的流线形原野

当法西斯贪婪的野心

践污了太平洋上那蓝色的港湾

我那刚强的祖国

已同日本侵略者进行了十年的肉搏

孤军血拼  前仆后继

千百万烈士  为了正义——

用黄土高坡上 那一串串红辣椒的颜色

鲜艳艳地写下:相信未来

 

当日寇的铁蹄闪着刀光剑影

在我中华的大地上恣意横行

当鬼子的枪炮张着血口獠牙

在吞噬着我的骨肉同胞  姐妹兄弟

我那不屈的民族

以黄河咆哮长江怒吼的热血喷涌

大刀抡圆  长矛突刺

千百万铁军  为了和平——

用万里长城上 那一块块秦砖的厚重

瓷实实地写下:相信未来

 

当正面战场  血流漂杵

无畏的勇士  死战正酣

当敌后战场  烽火连天

大智大勇的英雄  巧战凯旋

我那血雨狂骤的东方主战场上

四万万同胞  草木皆兵  同仇敌忾

壮丽山河  展开了人民战争的史诗画卷

长城内外  大江南北

亿万军民  为了正义与和平——

用汪洋大海上  那颗跳跃而出的太阳的光辉

金灿灿地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因为我心里一直怀着历久弥新的感激

七十年啦  这感激从未减少分毫

在珍爱和平的中华民族的记忆里

世界人民给予我们抗日战争的支持援助

像沉进粼粼碧波的月亮

深情一样沉浸在宽阔无边的大海

明镜一样时刻闪现在亿万人民的眼前

这浩瀚的感恩之情  该如何表达

我要捞起那沉入心底的——

一海星斗  和那一弯明月的皎洁

亮晶晶地写下:相信未来

 

相信未来  是因为我的骨子里

一直揣着人间正道  世界公理

一如我坚信太阳  她肯定  

她一定  她必定  要从东方升起

不管法西斯多么凶残  多么嚣张  

疯狂  正义必胜  

和平必胜  人民必胜

像东方红  太阳升

那个红  是历史的必然

那个升  是宇宙的永恒

——这是人类自有良知以来  

所有种族  灵魂深处的共同呼唤

——这是人类自有史以来  

所有文献  共同表达的普遍真理

——这是人类进入文明世界以来

所有意识形态与不同信仰  不同习俗

国度的人民  一致认同毫不含糊的世界观

 

哦 朋友  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因为我们的子孙  人类的子孙

正在未来遥望着我们

不管前面还有多少艰难险阻

也不管我们身上还有多少缺陷

但誓死捍卫正义与和平的精神

必定像薪火相传的火炬

为了人民  一代又一代的开拓者们

高举着它  照耀世界  

走向未来  走向幸福美满的人间…… 

                            2015.9.10-14.

 & 此诗于2015年9月17日晚,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纪实史诗“ 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公益演出中,由温玉娟 徐涛 朗诵,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照亮诗刊》设有《风景线》、《海岸线》、《地平线》等诗歌栏目,欢迎投稿,投稿邮箱:meiliyinshe@163.com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