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闲话憨山之七】皇上谴谪-谁是陷害者

2016-03-08 10:0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闲话憨山之七】皇上谴谪-谁是陷害者


憨山大师像

第二节 谁是陷害者
“黄冠者谁”,黄冠本是道家的通称,根本没有这个人,是虚构的;而且不只虚构一次,竟虚构了两次。读者莫急,且听著者慢慢道来。
当憨山禅师的囚车离去了,而福善禅师正与即墨县某老居士深夜密谈之夕,在劳山的海印寺里,也有一次异乎寻常的集会。
这一次的集会,是在夜幕低垂,晚课已毕的时分,邻近道院中的一位方士,走进了海印寺里;首先礼过了佛,便由知客僧引导,会晤了监院以及全寺的长老僧僚们。
这位方士,一开始便指天发誓,说他们的道院中,绝对的没有黄冠这个人,也绝对没有任何的一个人,去到北京城里,告过憨山法师的皇状。他那些发誓的言词,几乎把所有用在誓愿上的词,全都用尽了,简直还不只是那“信誓旦旦”的话儿所能概括的。
到了次日,福善从即墨回到了海印寺,道院中人又都来了,因为探听到福善将随侍憨山,同赴北京。所以前来托他转告,这到使得福善非常忏悔前晚的说话,毕竟造下了口业,好在事情还没有证实,否则,福善的忏悔更多了。
福善在寺内略事安排,便又离寺北上,因为他是轻车简从,很快的便追上了憨山师傅的囚车行列。
福善当即把劳山道院方士发誓没有告皇状的情形,报告了憨山。憨山便说:
“是的,他们的申明是确实的;皇状绝对不是他们所控告的。道教是我们中华古老的宗教,不应有此。”
“然而又是谁告的?”福善怀疑的问到。
“暂且不要乱猜,且听我说说往事吧。”
于是,憨山禅师便滔滔不绝地说着。他说:
“那是在5年以前,正是当今皇帝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年)的时候,这个黄冠道士的故事,已经演过了一回,这一次算是第二度重演了。
福善紧接着便说:“这是往事的重演,为何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你当然不知道,那是发生在莱州府城,你是住在劳山寺里,又如何得知?”
于是福善就说:“师傅为什么不在事后对我们说说呢?”
“事情既已过去了,又有什么好说的,何况是说人之短。”
“那么,我就要求师傅把当年的情形,为我说明一番,既是重演,我们就可以循着往日的旧途径去寻求解决好了。”福善作了这样的建议说。
“不行,不行!前次的黄冠是虚构的,此次的黄冠,当然又是虚构的,虚无缥渺,哪有陈迹可循呢?何况,事情的内幕,可能已经变质了。”
“我们暂且不要管它,只请师傅把当年的情事说一说,也好解一解旅途寂寞。”
“噢!倒是这解解旅途寂寞的说话,是非常有意思的。”
于是,憨山禅师便将当年的情形,一一的告诉了福善。他说:
“那一年,正是万历十八年(公元1590年),海印寺还落成不久,便有一个当地的豪门,想要阴谋夺取这所新建的道场,就虚构了一个方士(道教道士)黄冠,说是海印寺的建造,侵占了道院地界,而具控到山东巡抚衙门,好在那位巡抚李公,早就知道是虚构的假事,便交到莱州府去惩治他们,还是我多方的挽救,他们才没有受到处分而告结案的。”
“那么,师傅就真是做到‘冤亲平等’了。人家要构陷于你,你却要拯救于他,所以才有今天故事的重演了。”
“前天,人家不是曾经信誓旦旦的申明没有告皇状吗?”
“谁相信!”福善抵了这样的一句。
“你必须相信!”憨山使用命令语气说:“你不相信人,人又如何会相信你呢?”
“那么,师傅又是怎样地挽救他们?”
“在公堂之上,我曾经极力替他们作辩护,为他们洗去诬告之罪,不仅原告那一群无赖,觉得奇怪;就是连审案的莱州府尹,也大为惊奇啊!”
公堂之上,这是讲法理的地方,以憨山禅师的辩才,自然是可以应付裕如的。最妙的事:是他应付那几百名狂徒的一幕,才真的妙不可言。
于是,憨山禅师由于福善的引发,使他提起了回忆,他情不自禁地发出笑声来。
福善便问着说:“师傅为何发笑?”
“笑我那次驱散几百个无赖流氓的微妙法门。”
“那么,师傅就说来听听吧。”福善提出要求说。
于是,憨山禅师,只好把当年的情形重述着。他说:
“当时我走下公堂,那几百个无赖之徒,竟把我重重叠叠的围了起来,我一看内中有一个提刀的方士,似乎是他们的头目。当时靠近我的身边,还有两个我们自己的师兄弟,追随护卫着我,我当即把他们支使离开了。那时我就喊着对方提刀的首领说:
“啊!你就黄冠道长吧?久仰了!”
‘我不是黄冠,黄冠业已仙去,除非天上,人间是寻不着他的。禅师有话,最好对我说就是了。’
“啊!也好,你提着大刀,是要杀我吗?在这光天化日,王法条条之下,你杀了人,又将何以自处呢?来,随我来,事情总是好解决的。”
“于是,那人也就随在我的身旁。边走边谈,神色自若。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一方面引起了他的群众的怀疑,说他得了我的好处而和我妥协了。另一方面却使得整个的莱州城,谣言四起,说是:
‘方士杀掉了和尚’!
“实际上,我和那个提大刀的方士,走着走着,竟走到我的寓所里,‘解衣磅礴,谈笑自若,取瓜果共啖之。’”(原传语)
福善等憨山师傅说完了这一段话,他便随声问着说:
“那几百个无赖流氓,又是怎样的支遣开了?”
憨山禅师答复他说:“当那个提刀首领随着我走了之后,莱州城里的老百姓传出‘方士杀了和尚’的谣言,莱州太守一经听到此种谣言,立刻派了许多名军队,便把那几百个无赖流氓,吓得怆惶四散光逃跑了。”
憨山还在继续地说着,福善也在静静地听着。憨山说:
“可是,还有少数次牌子的首领,在我的寓所窗外,大声地吼着说:
‘好!你个人得了和尚的好处,就投降了和尚。现在,我们不要杀和尚,先宰掉你再说!’
“如是我就安慰那个提大刀的方士说:‘不要怕!有我在,这一些乌合之众,等一下就会被驱散的。’他的神情也就安定了。”
福善立即插了一句话说:“师傅凭什么说这些无赖会被驱散呢?”
“还不是!”憨山无暇回答福善的问题,他急忙的说:“莱州府的军队,立刻就到了我的门前,那些无赖,看到军队来了,便如鸟兽般地散走了。”
憨山禅师还在说着:“不仅是府兵到了,连莱州太守也到了户外,那个提刀的无赖首领,竟骇得心惊胆怕,全身战栗不已。我又安慰他说:‘不要怕,也不要辩,一切由我来答复好了。’我刚把这话说完,州太守便进来了,他问着说:‘狂徒要杀你吗?’我立刻回答说:
‘没有,没有!大人你看:我们不是正在这里吃瓜果吗?’
‘为什么街市之上,是一片惊扰呢?’太守问着说。
‘那只是街市的喧哗而已。’我回答他说。
于是,太守便要把那个提刀陪我而来的首领,枷锁起来押着走。
“我立刻说道:‘不可以,太守不是要驱散他们吗?现在把他枷锁起来,正是要留住他们了。’
于是,太守才恍然大悟,任他们自由自在地散去了。”
憨山大师把黄冠首次演出的经过说完了。可是,黄冠第二次的演出,毕竟飞到了天上,飞到了大明天子处,那个提刀随着憨山而得到保护的方士首领,说黄冠“业已仙去”,而竟成了谶语。


2016年《儒林门第》宗刊索阅
2016年度《儒林门第》宗刊即日起开始办理全国索阅工作,本刊为双月刊,每双月30日出版,全年索阅费用48元人民币(含工本费和平信邮资)。如需挂号邮寄,全年费用66元。

杂志索阅款项请按以下地址、邮编从各地邮局直接汇款即可
汇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路18号A座1805室
邮编:100039
收款人:《儒林门第》杂志社
联系电话:(国内)010-88625052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