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鸣人和路飞,谁更有亲和力?

2016-03-27 10:5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鸣人和路飞,谁更有亲和力?

鸣人和路飞,谁更有亲和力?

文/路小疯    辑/追追娘

一边是儿时调皮捣蛋长大成功晋级村长的忍者,一边是儿时调皮捣蛋长大成功扬帆出海的船长,同为大热少年漫画的主人公,鸣人和路飞,究竟谁更有亲和力呢?我们不妨从两位作者的创作风格和想要表达的内容来考虑看看。


其实两位主人公的原点都是一样的,路飞想要成为海贼王,鸣人想要成为火影;但两个人理想的动机是不同的。

就路飞而言,当海贼王的理想源自香克斯曾经救过自己的命,并且他本人也向往海贼那种自由自在毫无拘束的生活;就鸣人而言,是为了寻找认同。

虽然路飞也是革命家的后裔,可是你看路飞这个人,童年成长经历其实自己是乐在其中的;而反观鸣人则不同,鸣人作为主角一开始就是背负着某种原罪的。孤儿,被人鄙夷、排斥、耻笑、看不起,可以说,鸣人的火影之路,就是一条救赎之路。

一个背着沉重压力历史的人,会比一个开心健康乐在其中成长的人看起来要更亲和吗?
很难。

这是两位作者前期对主人公的设定,也是对整个故事进程开展埋下的伏笔。以至于后来的表达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也很难转移原有的预设。

路飞有没有自己的悲惨身世?肯定是有的。但是尾田不写,或者很少写。但是岸本几乎时时刻刻都要回到原来的历史背景中去,为鸣人的振作和崛起寻找源动力。
人物背景的预设背后是写作风格的影响。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岸本的风格就有点像金庸,尾田的风格更类似于古龙。

古龙爱写浪子,孤苦伶仃的浪子,身世背景还不惨,古龙甚少去描述,几乎是一句带过,或者即便有写,也是一种轻松欢快的笔法。古龙先生自己也说,生活已经如此悲惨了,我干嘛还要写悲剧呀。以至于他的笔下,即便描写死人,也是一副唯美的画面,乃至于薛冰女神之死,他都不愿意去细说,只是托金九龄之口说出:“你永远都不可能再找到她。”尾田大神同样是这样一个善念的人吧,除了顶上战争白胡子、艾斯之死,全剧基本上没有挂人的场面。

(古龙小说《 陆小凤传奇》薛冰)

但是再看金庸先生,那死人就是实打实的死,还要死的痛不欲生,连着读者一起折磨,大家想想萧峰之死。再看岸本,从早先的再不斩、白,到后来的三代、鼬、自来也,以至于后来数不清的人。血淋淋的残酷,结结实实地把读者虐了个遍。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萧峰)

但这里不是批评谁,这只是写作风格的不同。

简单来说,岸本想要透过火影尽量向大家传达一个真实的世界,火影忍者的世界是虚构的,但是其中的残酷,在现实中同样一天天上演,他描写的英雄,是写实性的英雄。而尾田大神想要像大家传达的,是一个来源于现实,又那么稍稍高于现实的世界。
楚留香可以靠着棺木在大海中逃生;陆小凤被关在地牢,还能悠闲地唱起儿歌;换成金庸先生或者岸本来描述,可能又是另外一副光景。

古龙也好,尾田也好,未必不懂现实生活的苦,只是想以一种更轻松、另类、达观的方式来传达,如此而已,以至于在他们的笔下,即便是残酷的事件,也能让我们感受到一丝丝温存和希望。

我们再看人物预设后的铺陈展开,剧情进展至今,路飞仍然是那个高喊着“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的男人,而后期的鸣人,你几时再见他高喊“我是要成为火影忍者的男人”?
当鸣人不再高喊火影的口号的时候,他活着已经不再是为了自己了,他活着是为了肩负起整个忍者世界的命运,而且,这一点,他自己心知肚明。

路飞的理想一如既往地没变,他还是那个出海时身怀热血的少年,而鸣人早已截然不同。随着主线的进展,岸本不断往鸣人的理想和肩上增添新的元素,权力、利益、仇恨、历史遗留问题、乃至情感纠结。这早已经超出了一个热血少年可能承受的极限,而把鸣人无限拔高了。

鸣人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凭着一腔热血和豪情,凭着直觉和勇气去解决问题了,因为他是未来的火影,甚至是超越火影的存在,在这样的位置上,就需要有这样的觉悟和思考方式,去权衡利弊,去谋划全局,甚至作出牺牲,这些,已经属于“政治”的范畴,也就是这一刻起,鸣人失去或者说超越了曾经的自己,成为了另一种存在。
想当火影,就得扛起火影的责任,而海贼王则不需要。路飞心中的海贼王,是全世界最自由的人。两个彼此有相同理想抱负的人,命运在这里出现了分叉,这是他们不同追求,无法避免的结构性矛盾:路飞可以不变,但鸣人不可以。
普通人看雏田妹子为鸣人挡刀一段,已经够让人纠结的了。遑论背后的家国天下。

可以说,岸本写鸣人,是想写一个小人物到大人物的转变,是一个热血的少年如何蜕变成中年成熟稳重的大叔;鸣人的诞生,一开始就预设了救世主的命运。他的肩上早已经背负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大人物”的形象,也让我们疏远。

伟大,但总感觉离的我们很远。
大人物看大世界,这是岸本的写作方式。于虚构之中看见真实,这是岸本的用意。

尾田则不同,尾田压根没想要路飞长大,永远以一颗童真童趣的心去观察和体察世界。出海,就是为了当海贼王,这是我的理想;救人,因为是我的伙伴和船员,我不能抛弃我的伙伴。做什么事,动机纯粹而简单,却已经足够让人信服。
这就像古龙笔下的大侠,成天游手好闲,但是乐在其中,好管闲事,只是因为管闲事本身就是我的乐趣呀。权力、名利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行侠仗义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因为我想要的都已经得到。

这叫什么?这就叫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高尚而纯粹的人。

一个研究者,研究不为名、不为利,只为研究本身,为了窥探宇宙真理的一丝一毫;一个读书人,读书不为发财、不为晋升、不为装逼,只为精神世界的充盈;一个人交朋友,不看地位、不看权势、不看面子,只看自己的喜爱,认准你就是一辈子的朋友,为你豁出命去。
这才叫做为自己活着,享受过程,不论结果。
这样的人如何不让人感动?与这样的人亲近,连我们感觉都被升华了。

以至于有人要告诉路飞One piece 的秘密,被路飞一口拒绝甚至发怒了:你TM告诉我那我还玩个屁啊!
以至于决定要救艾斯,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艾斯是我哥哥!这个理由还不充足吗?
可以说,尾田笔下的路飞,就像我们身边无数普普通通的小人物,平凡但是真实。像我们的弟弟、妹妹、哥哥、姐姐,天然就多了一份亲近感。

尾田不会把路飞描写成一个乱世枭雄,一个野心家。如果路飞救艾斯的目的是为了整合黑白两道资源,打乱现有格局,为海贼王铺路,联合力量反对世界政府,你还会觉得他亲和吗?这不是《海贼王》,而是《叛逆的鲁鲁修》了。
尾田是以我们亲近的小人物的视角去看世界,以小见大,从中看到了无限的波澜壮阔,我们永远不会觉得路飞离我们很远。
镜头拉回,若干年后,已经成为火影的鸣人正神情严肃地聚集其他几影商讨要事,布置任务;而成为海贼王的路飞正懒洋洋地与小伙伴躺在新世界某个小岛上,纵情地享受着阳光,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尽兴之处,没准还会唱起歌跳起舞来呢。

★感谢关注ヾ(??ω??)?追追娘哟~★


阅读原文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