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前秦王伐晋事件始末

2016-03-23 22:47: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前秦王伐晋事件始末


这是公元382年的冬天。冬天过后就是春天了,可是春天到来日期还遥远着。

长安皇宫里北风刮得正紧,前秦王苻坚实在耐不住这漫长的寂寞,于是乎,叫了众人到太极殿烤烤火,顺便把憋了大半辈子的心事说了出来。

“如今我称霸北方多年,可是司马老弟还是躲在东南边的小角落那里,自以为可以过一辈子的安生日子,对我视而不见。我们不能让他苟且偷安,再说,也该是时候让那里的百姓们过上我国的好日子了,我昨天算了算,现在手下有九十七万的兵力,我要亲自率领他们打过长江去!你们觉得如何?”苻坚气势颇盛,开口便道。

“收拾司马氏,是上天给他的惩罚,陛下顺应天意必然可兵不血刃也。”秘书省长官立刻拍起了马屁,“要是他不咬着玉璧到我方投降,到头来就只有死在天涯海角的命了。如今陛下要让东南百姓回到自己亲爱的故乡,那这可是千年难得一回的好时机呀!”

苻坚乐了,笑道:“是吾志也。”

不过,尚书省副长官接着语重心长地说:“当年商纣王虽然实行暴政,但是朝中仍有微子、箕子和比干三位贤臣,因此周武王不敢轻举妄动。直到比干被杀,箕子被囚,微子离去,周武王认为时机成熟后才出师伐纣,一举攻灭商王朝。如今东晋虽然国势微弱,但是谢安、桓沖等一批江表人才尚在,君臣和睦,内外同心。以臣观之,伐晋之计还不能过早谋划。”

苻坚不说话,郁闷许久,为了听到更多支持他的声音,只好让大家畅所欲言。

不料,太子手下主管东宫侍卫的长官不给面子,坚持反对伐晋,同时拿出天文知识以理据争:根据对天象的观察,木星和土星正在晋朝天上的区域绕圈圈呢,也就是说,好运在司马氏那边。用现在迷信的话来说就是不宜伐晋,否则会交上厄运。不仅如此,还灵活地运用了地理知识:晋朝占据着长江这道天险,危峻得很,伐之不易。

原来苻坚也不是省油的灯,历史素养还是有哒。“当年周武王准备北上伐纣之时,鱼辛也用木星运行在北方这一说法来劝说他不要北征啊,虽然大家都害怕得很,但是最后周武王不还是只在姜太公一人的支持下出了征,并且成功打败纣王了吗?再说,夫差和孙皓也有长江据为天险,最后还不是照样被灭了国?”苻坚随后还高傲地说了句大话,来炫耀自己兵力强盛的资本,“今天我叫手下的同仁们‘投鞭于江,足断其流’,看司马小子又有何天险可据!”

毕竟是太子手下的人,敢在朝堂上与君王顶起嘴来:“三国时期的君主有哪个不是昏庸无道的?孙皓的吴国被敌国所灭就如同在路边弯腰捡东西一样容易。可如今晋朝虽然不多做点好事积积德,但是毕竟没有大的罪过,还希望陛下耐心积蓄兵力,等待可乘之机。”

随后大臣们便各言其是,久争未决,苻坚看不下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在路边建房子时向路人询问意见,导致屋子迟迟盖不起来的局面啊,你们都退下吧,我必须自己决断此事!”苻坚胸有成竹地引经据典。(“筑舍道傍,无时可成”,语见《诗经·小雅·小旻》)

外人支不支持自己伐晋已经不重要了,对苻坚来说,听听自家人的意见可能让心里更踏实一点。所以,苻坚让自己的弟弟阳平公苻融留了下来。

“自古以来决定大事的不过一两个人而已,如今众人七嘴八舌的得不出定论,如此下去只会更加扰乱人意,所以这必须由我和你来决定此事。”

“如今伐晋呢,有三个困难摆在眼前,一是看天象,这个时候上天还没有降好运给我们这边,二是还没出现能够干掉司马氏的可乘之机,三是这几年来我军到处打仗甚是疲惫,这样一来,老百姓会害怕强大的敌人。其实,那些认为不能伐晋的才是忠臣啊,希望陛下听从他们的意见。”

“连你都这样,我还能指望谁呢!我有百万强兵,论资财,论兵器,就如同这天底下的群山巨石一样,要多少有多少。我虽然算不上有多贤能,但总算不昏庸吧,乘现在一直打胜仗的气势一举击败这老得快要入土的国家,又有什么攻不克的担忧呢?我苻坚岂能够让他继续苟延残喘,长期成为国家的祸患呢!”

“现如今的晋朝,我们还不能够去灭了他,这个道理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了。要是坚持劳师动众的话,恐怕这功业无法完成得十全十美。而且当初出于优待扶植的目的而把部分外族人迁到京城附近安置的现状也十分令人堪忧。他们和咱们有着血海深仇,若让太子独自带领着微弱的兵力留守京城,我这心里头实在是害怕有意料之外的变故发生啊。王丞相一世英杰,陛下也把他比作诸葛武侯,难道忘了他的遗言了吗!”

说到这,苻融已是泣不成声了,但是苻坚就是把硬骨头,坚决不听弟弟的这一番用心良苦的劝告,真是人如其名哉。

这件事传到大臣们耳中之后,许多人开始坐不住了,纷纷进谏,一时朝堂之上比菜市场还热闹。

可是,这好大喜功,以武力高居自傲的苻坚哪里听得进去,他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有着比晋朝强百倍的兵力,加上连连打了打胜仗,士气之高,任凭司马氏那帮人怎么挣扎也逃不了这“疾风扫秋叶”的悲惨命运才对啊,为啥那么多人都对这不以为意呢?如今,连太子苻宏都站出来反对自己,真是气煞我也。还好,这众人之中不乏识大势的,京城长官慕容垂将军就是其中一位。

“弱胜强,小吃大,这明摆着的道理并不难懂。”

苻坚表示同意。

“陛下神武英明,顺应天运,威震海外,虎旅百万,满朝都是如同韩信、白起般的名将。”

苻坚满意地笑了。

“《诗》云:‘谋夫孔多,是用不集’。晋武帝当年攻吴也就只有张华、杜预二人支持,如果听从了朝中大多数人的意见,哪还有统一天下的功绩呢!”

苻坚高兴得不得了,甚是欣慰,立刻说道“与吾共定天下者,独卿而已。”

同时,慕容垂还由此获苻坚赐帛五百匹。

苻坚决心要取江东,锐气之盛,寝食难安。看见哥哥太过得意,冲昏了头,作为弟弟的苻融感觉责任重大,于是再次上谏。然而,其中“江东虽微弱仅存,然中华正统,天意必不绝之。”一说引得苻坚不乐意了,“刘禅难道不是汉朝正统的后裔吗?结果呢,依旧被魏国给灭了。你之所以不如我,正是有这不懂变通的大毛病!”苻坚怒道。

没想到,苻坚最宠爱的小儿子苻诜也凑这个热闹跑来上谏:“我听说国家兴亡在于是否任用贤人,如今陛下不听国家谋主阳平公的话,而晋主又有谢安、桓沖这样的贤人在,因此我不能理解为什么还要伐晋。”

我想苻坚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面对一直宠爱着的苻诜,他只能以极其复杂的心情回应这不谙世事的小儿子,于是乎,苻坚说道:“天下大事,孺子安知!”


……
时间从公元383年的秋天开始。秋天过后就是冬天了,可是冬天的到来比想象中的快。

七月,苻坚下诏伐晋,想到灭晋之日不远,于是先为司马氏一伙人建造了官邸。

八月,苻坚开始调兵遣将,命姚苌为龙骧将军,并把姚苌比作当年的自己来勉励他。

九月,苻坚率数十万之众水陆并进,谢石、谢玄率八万北府兵抗之,谢安等游山玩水。

十月,苻坚取寿阳后派朱序劝降谢石等人,朱序为谢等谋曰众秦兵未集,可败其前锋。

十一月,苻坚与苻融登寿阳城望之,以为草木皆兵,苻坚“怃然始有惧色”。

淝水之战,秦军大败,苻坚中流矢,单骑亡走,至淮北,有民送食辞礼,坚潸然流涕,谓张夫人曰:“吾今复何面目治天下乎!”

后《资治通鉴》云:谢安得驿书,知秦兵已败,时方与客围棋,摄书置床上,了无喜色,围棋如故。客问之,徐答曰:“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不觉屐齿之折。
……
至公元384年。
慕容垂叛秦,于中山重建燕国,史称后燕。
姚苌叛秦,杀苻坚,建国号大秦,史称后秦。
 

文章来源:吕兴林
特别鸣谢:吕兴林 王禹浩
编辑:李庸 王徵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