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伽罗|曾梦见在?

2016-03-13 09:02: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伽罗|曾梦见在?


  作曲者:蒋军荣



             

来往人间,皆为戏剧;得失胜败,皆如泡影。

敦煌只记住了莫高窟,只记住了藏经洞,只记住了斑驳的文化命脉,和无数生民的日日年年。

  

 



山围绕,一弯碧水如月,水岸芦花相伴,老树中古亭楼榭隐约静立。月牙泉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得名“月泉晓澈”。


一弯清泉,涟漪萦回,碧如翡翠。千百年来不为流沙而淹没,不因干旱而枯竭。在茫茫大漠中有此一泉,在黑风黄沙中有此一水,在满目荒凉中有此一景,深得天地之韵律,造化之神奇,蔚为奇观。





这不禁让人想起井上靖的《敦煌》。


主人公赵行德因瞌睡错失了功名,无异于错失了他的人生。照理他本可以再接再厉, 却因结缘节烈的性情女子走向西域,主动而彻底地放弃了正统常规的人生道路,血洒敦煌大漠后,古刹青灯下埋首佛经。


对于那段风月,小说只是淡墨着那份悄悄弥漫的哀伤:


他在与她初遇的烽火台前一次次地徘徊,

他站在她殒身的西城墻上洒下的热泪,

城破当夜他在抄录完为祭奠她而写的经卷时,眼前浮现出她温柔浅笑的容颜。


小说改编的电影末尾,赵行德曾经效力的那支部队覆灭了,陷落了的敦煌的城楼在燃烧,西夏女子留给赵行德的那串宝石在争抢中散落在沙漠里,他再也无法找回,赵行德爬到月牙泉边喝水,不由凝望着那些游来游去的小鱼。



来往人间,皆为戏剧;得失胜败,皆如泡影。


敦煌只记住了莫高窟,只记住了藏经洞,只记住了斑驳的文化命脉,和无数生民的日日年年。


地处中原与西域来往门户的敦煌,其历史意义本来就不在于其一时的显赫与辉煌,更不在于它和英雄人物有多少纠葛,那些对于流动的黄沙来说,都只不过是深埋其下的废墟残垣罢了。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敦煌留给后人的佛窟、造像、壁画、文书,翻阅千百年历史的春秋晨昏,以上帝与佛佗之眼,俯瞰渺渺人世,细数历历风尘。


这便是历史,这便是敦煌—历史与敦煌,或许本来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这正是敦煌的使命,正是“飞天”的一切欢愉。



梁译元

青年女高音歌唱家

华中师范大学声乐教师,旅居新西兰。

2004年5月获CCTV第十一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个人单项决赛美声唱法铜奖。

2005年7月被优秀网评为全国首届“音乐榜中榜”最受网民欢迎(美声组)女歌手奖,同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2007年11月获中国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第十四届群星奖“群星大奖”。

2008年4月获CCTV第十三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美声唱法优秀歌手奖。

2011年5月获意大利建国150周年AIROLA国际声乐比赛第二名并获最佳外国人声音奖(意大利政府颁发)。 


END


文脉 向着内心之矿脉开拓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商务合作&艺术投稿:77939254@qq.com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