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中国摇滚30年|少年子弟江湖老

2016-03-12 20:0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中国摇滚30年|少年子弟江湖老



       私榜纯属个人喜好。


       80年代的中国是一个剧变的时期。十年文革之间,严苛的政策禁锢了自由的思想,以及更加自由的欲望。忽然一日国门大开,国人第一次看到了马克思之外的世界。中华泱泱五千年,唱完了社会主义好,在那一瞬间一切有关大国强国的民族主义信仰崩塌,文人们反思过去,哲人们远眺西方。


而摇滚乐,则是这两者的结合体。


从八十年代到今天,已经过去了三十年。少年子弟江湖老,多少青山白了头。香港的红磡忽而成了北京的地铁,钟鼓楼依然吸着那尘烟。繁荣昌盛中,歌功颂德里,摇滚似乎只能双腿夹着灵魂匆忙而去了。然而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是不该被遗忘的。



1. 一无所有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八十年代的中国伤痕累累,遥望列强,可不是一无所有么。当年那个挽着裤脚抱着吉他的崔健,一吼便吼出一个时代。这一年,可以被称作摇滚元年。


崔健的存在对于华语音乐来说不知是福是祸。三十年来,论歌词内涵,论社会批判,无人能出崔健之右,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



2. 鹿港小镇


摇滚的诞生便是反工业的,从而无数嬉皮士们被扣上了圣母和反人文的帽子。而真正的人文是什么?人文并不是由被水泥墙和霓虹灯来计算的。芸芸众生对于生活的基本期望,无非子子孙孙永保佑世世代代传香火罢了。摇滚的反工业性,并不是反对伟大光荣正确的社会进步,而是对于科技带来的物质和浮躁表示不满;毕竟罗大佑是个学理的。


罗大佑并不是摇滚歌手,这首歌也不是摇滚的和弦和节奏。但这重要么?



3.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这首歌本身就是一个时代;而一提到那个时代,这首歌仿佛就是脑海里的背景音。严肃中带着俏皮,还有一些崔老爷子部队大院的成长经历烙下的印记。有人说老崔唱的是人生,有人说他唱的是国家。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4. 无地自容


九十年代香港芭乐歌风靡,而那些个靡靡之音毕竟满足不了一个个有志青年的荷尔蒙。当年23岁的窦唯少年风华,一如雪莱笔下的西风,乐坛便似伊的竖琴,慷慨激越之间,疲软的流行乐便像腐朽的树叶一般纷纷凋谢。直至今日,无数成名歌手翻唱此歌,却无人能达窦唯八成水准。


       曾在那一个个不眠异乡之夜,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听着那“曾感到过寂寞 也曾被别人冷落,却从未有感觉 我无地自容”的宣泄。何等震撼,何等快意。


       私人最爱,说多反而俗了。



5. 光辉岁月


摇滚从来就不是一群乐器的噼里啪啦震天响。摇滚是对社会诗意的批判;没有诗意又没有政治,仅供人娱乐的文艺和卖淫没区别。Beyond固然已经是主流乐队了,而其地位也因黄家驹的意外离世而被后人无限抬高,但这是一支有情怀和初心的乐队。这支献给万里之外的曼德拉的歌便是证明。或许正是因为Beyond和政治千丝万缕的联系,无数反贼高唱其歌赖在香港的街头。也不知黄家驹先生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6. 梦回唐朝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今宵酒醒无梦,沿着宿命走入迷思,梦里回到唐朝”。有多少人因为梦回唐朝爱上了摇滚,又有多少人因为唐朝老五抄起了吉他。梦里唐朝广厦千万纸香墨飞,而今中国咖啡苦燥庭院喧嚣。金属也能遍唱兴衰,尘世如梦,都献了那镜花水月罢了。



7. 一块红布


八十年代是伤痕文学的年代,而崔健无疑是王朔们最坚实的同伴。“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幸福。”大概批判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把骂人骂出诗的感觉。或许今日坐在中国之星评委席上的崔老爷子就是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受欢迎的音乐便是软绵绵地打个哈哈了。毕竟时代变了,宣武都合西城了,是吧。




何勇 香港红磡 1994



8. 钟鼓楼


何勇大概是音乐节最憋屈的祖师爷,因为现在一个个铆钉打在眼珠上的朋克青年没人认识他,尽管江湖上还流传这黄秋生听他唱歌激动到撕自己衣服的传说。一如鹿港小镇,钟鼓楼也是对工业性浮躁的有力反思,然而却更诗意,更古朴。三弦的细语中,单车踏着落叶,看着夕阳不见,一切幽静的美好被城市的尘烟撕碎了。是谁出的题那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


顺便提一句,柴静的雾霾纪录片,背景音乐就是这个。



9. 冷暖自知


如果这份榜单能夹杂私人喜好的话,那前十名至少一半都该是张楚的歌,因为比起歌手,诗人往往更深邃。他的词总能写出人与社会的矛盾感。麦子对着太阳愤怒生长,而人们却在没有方向的风中跳舞,亦或是系紧鞋带听远处歌唱。贫与富之间,变革与传统之间,迷茫的诗人选择双腿夹着灵魂,匆忙赶路去也。



10. 花房姑娘


拜伦式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有姑娘。对于崔健来说,便是那花房姑娘了。爱为勇者指明了方向,还有那回到老地方的固执,那不愿和他们一样的志趣。“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这样的诗意,再也见不到了。



11.两天


麦克白说,人生就是那白痴说的疯话,充满了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对于当时受抑郁困扰的许巍,人生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这份忧郁和悲怆,尤其适合在夜深人静时细细品味。



12. 祖先的阴影


金属乐本身就是叛逆的,这点上高旗和他的超载乐队比唐朝乐队体现得更明显。副标题是“献给所有农名起义者”,高亢的宣泄实在让人直想拍案而起大呼过瘾。



13. 假行僧


这是一首很难去评判的作品。有人觉得这是对卫道士的讽刺,也有人说崔健想表达的是一种从南走到北从白走到黑的执着。无论如何,当“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这样的歌词一出,浪子形象油然而生。



14. 别来纠缠我+禧晤


请原谅我把这两首歌放在一起说。别来纠缠我最高音,禧晤最低音,横跨五个八度有余。音域角度来说,世界流行乐坛无人能出其右,唯有Gun and Roses的主唱Axl Rose可与之相较。然而唱完禧晤,窦唯从此不再唱歌,开始做起了纯音乐。弱冠之年利剑挫尽河东群雄,而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乃弃剑于深谷。真名士,自风流。



15. 姑娘漂亮


如果说钟鼓楼对于物质生活还是温柔的不满的话,姑娘漂亮的质问则更加直接,直接得就像当年何勇当年的豪言:“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还是个唱歌的,其他都是小丑。”即便这样也没能阻止当年香港青年94年在红磡对他的顶礼膜拜。然而红磡之前便是中国摇滚的江山一夜。而后何勇更加直接的那句“李素丽你漂亮吗”直接引来了其十年的封杀,留给后生们的,也就是那一句“交个女朋友,还是养条狗”了。



16. 情人


当年作词人刘卓辉和大陆人的一段情被其更加深刻地联系到了陆港本身的关系。Beyond又一次展现了其对政治上的情怀,字里行间都是深情。唏嘘间,是人是墙是寒冬,藏在眼内...



17.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这首歌对于摇滚乐的意义是如此重大,以至于张楚一如既往晦涩的歌词并不能让这首歌的地位有丝毫动摇。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唱出的是迷茫的年轻人的自尊;想要像鲜花一样的美丽,即便这样的骄傲带来的是孤独。于是乎,这么一首旋律平淡却奇特的歌立马流传于高校之间,文人之间...



18. 姐姐


张楚的这首歌传唱度太高了,流行到张楚都不愿再去唱它。但在朗朗上口的旋律中,那些跟风唱的人或许会忽略掉这是一个孩子对于父权和强权的孩子似的拷问。不过网上亦有流传当时娃娃脸的张楚写得一手好诗好歌,深受学姐们的喜爱,故其写下此歌,不知真假如何。



窦唯、张楚、何勇、唐朝乐队 1995



19. 国际歌


94年的红磡,窦唯张楚何勇联手创造了一个至今令人回味的传奇。这个传奇的收场便是唐朝的国际歌。当时的香港青年目瞪口呆,共产主义原来是金属。怎么不是?战争是金属,和平是金属,革命也是金属。



20. 黑色梦中


窦唯,黑梦,有这两个词,还用解释么。记住窦仙说的那句话就是了:“现实中做不到的,就让梦去完成吧。



21. 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崔健是个革命者;腐朽的传统,禁锢的教条,人性的麻木,崔健一把吉他破了个干净,哪怕这三者是相辅相成的。这首歌更加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王勇前奏的古筝。有趣之处就在这里:崔健一方面要破除孔儒传统,另一方面大兴古典礼乐,这样的矛盾让这首歌意趣十足,值得细品。



22. 海阔天空


之所以拍到二十开外,主要是因为太过于流行了。但也正因为它的流行,它才能有现在的地位。对于摇滚乐来说,它的旋律太过于缓慢而优美了,但谁不喜欢优美的艺术呢。



23. 故乡


在王府井,在陆家嘴,多少流浪异乡的歌手眼里含着忧郁,脚边放着小碗,木吉他低声泣鸣时,便是许巍这首沧桑的故乡了。儿时在正大广场楼下常听到这首歌,当时不懂,而后离乡去国,再听时有些感慨。如今每每有姑娘让我弹吉他唱歌,这首歌永远是首选。



24. 赤裸裸


细数中国摇滚圈真有不少皮相好的。窦唯算一个,张楚算一个,高旗算一个,郑钧固然也是。这首歌显然有Gun and Roses的痕迹,但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如此酣畅淋漓的硬摇滚,何须多问出处?没谁要苛求你,那他妈的没有意义。



25. 爱情


这甚至不能算一首歌,更像是诗;或许比起歌手,张楚毕竟更像一个诗人。他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个房间昏暗,遍地烟头和空酒瓶的时代。

甚至想过,改天把整首诗抄下来,拿去问中文老师,“您对这首北岛的诗,怎么看?”


26. 大地


姑息分割的大地,划了界限。父爱拳拳,隐有家国之意。再加上前奏的层层递进和中国元素,有长江黄河之感。Beyond的歌不需要做任何人文社会式的分析,盖因道可道,非常道哉。



27. 瓦解


曾几何时汪峰和鲍家街就是中国的艾伦金斯堡。后者讽刺着美国让其拿原子弹操自己去,前者怒斥电解的霓虹灯,分裂的月光和放着屁的高级车。对于时代变迁的反思和叛逆,二者殊途同归。



28. Don't Break My Heart


当年窦唯和黑豹作为Beyond的师弟献给乐坛的第一首歌就是Don't break my heart,横扫各路榜单。同样无数选秀和成名歌手翻唱,其中就包括了其王菲,令人唏嘘。




黑豹乐队 第一张同名专辑 1991



29. 回来


华语摇滚圈中隐隐有“男窦唯,女罗琦”的说法,足见罗琦之地位。一曲回来如今也曾为各大歌唱比赛的常客了,本也不必多说。只是大众提到原唱罗琦,总带有一种对问题少女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式的怜悯,着实可笑。



30. 九片棱角的回忆


此歌使用二段式演唱,而两个唱段中间是木吉他G和C两个和弦的单调变换,忽然之间电吉他和鼓声响起,第二段硬是高了一个八度,也反映了高旗对生命的高亢的诘问: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真的只有跳下高台,在那空中等待死亡拥抱时,才能明白生命的意义么。


       这首歌所包含的人文思想隐晦得令人深思。



31. 垃圾场


比起钟鼓楼和姑娘漂亮,何勇在垃圾场中的宣泄更加的狂躁,也更加直白。当年的魔岩三杰,窦唯是全才,张楚的歌词深邃,而何勇靠得就是这一腔热血和真诚了。人们就像虫子一样,吃的都是良心,拉的却是思想。这么猛烈的歌词,可谓冠古绝今。



32. 烽火扬州路


轮回乐队在把民乐和摇滚结合在一起的方法上做出了很多尝试,烽火扬州路则无疑是他们的巅峰之作。前奏的激烈的琵琶扫弦加上辛弃疾大开大阖的词不断地提醒着人们,在是个摇滚主唱之前,吴彤是个出色的民乐家。只可惜而今所谓中国风多有风花雪月无病呻吟之毛病,若说烽火扬州路是中国风,甚为辱没这首作品。不过可惜的是,轮回其他作品,比如大江东去和满江红,都没能达到烽火扬州路的高度。



33. 我的秋天


曾看有人评价说还好这首歌并不像蓝莲花一样广为流行,故常常能一个人静听从而感受其中的忧伤。我虽不觉得小众的就一定是好的---更何况许巍远不算小众---但也颇有同感。有许多无助的夜,漫无目的地走在各城市空无一人的异乡路上,有时有人牵着手,有时独自一人,心境却总是孤独的。



34. 空谷幽兰


我向来不认为只有那些老到可以摆到庙堂之上的东西才是经典的,故而这首2011年才出的新歌,也有了那一席之地。而今的许巍被许多人诟病的地方在于他不在愤怒了;他的歌多了太多的平淡和优雅,比如这首。行尽天涯,静默山水间,直到一曲终了,悲喜交集。这是何等的闲逸。这或许和许巍学佛有很大关系。



35. 乖乖的


关于这首歌我倒更像提提子曰乐队在中国之星上的表现。最大的感想就是摇滚或许真的不适合这个时代了,即便当时秋野实验性地用方言演唱这首歌是一个不小的创新。现在的大众们可能很难理解这首歌对当权者的讽刺,即便理解了也是付诸一笑罢了。而今歌舞升平风调雨顺,哪里还需要你这不和谐的声音叨饶呢。



36. 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万能青年旅店如今的名头已然隐隐到了可以拿来和本文中众多老炮们一起提一提的境界,而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就是他们的代表作。是谁杀死了人的灵魂?是变革,是制度,亦或是那平凡的生活本身?伴随着社会巨变,西方思想喷涌,那些想过安生日子的白丁们见证了一场信仰大厦的崩塌。在平静悠扬的旋律和伤感的木吉他中,万青像游吟诗人一样把一切娓娓道来。



37. 非洲梦


与其标志性的愤怒宣泄不同,何勇在非洲梦中的表达更像是一种逃避。现实的人情太复杂虚伪,不如去那广袤的非洲,和自然共舞。

再者,能凭一张专辑就确立一个老炮儿地位的,也就何大壮一人了。之前在微博上说想在15年出第二张专,结果因为捅人被抓了...



38. 雨吁


这首歌是窦唯被世人尊为窦仙之前的最后作品,其实这首歌毫无意义的歌词---尽管网上还有人硬要解释,还扯出了林则徐禁烟云云---已经隐隐暗示着窦唯终将放弃人声做纯音乐了。而一干摇滚乐迷无法理解窦唯放弃摇滚的做法,及其后来的音乐,故而称其为窦仙。我本也不可理解,直到偶尔一个清晨,看着窗外的晨雾和蝉鸣,再听这首雨吁,仿若在仙境之中。那时顿觉其放弃人声是有道理的。哪怕他能唱五个八度,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或许真的被人声所局限了。



39. 悠远的天空


这首歌包含了一些个人喜好在里面。许巍没有任何前奏的开嗓,一下子就唱出了天空的感觉,仿佛置身于清静佛国之中,让心随着风在梦想中自由穿行,无拘无束,无挂无碍。



40. 向日葵


张楚如今也不再那么愤怒了。或许和窦唯一样,张楚从未觉得在红磡感染一下香港人是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所以他在红磡之后也某种程度上放弃了批判性的摇滚乐。如今的他依然出口成诗:“我穿过山水相连的清晨,我回到葵花开放门口的午后。”多惬意呐。



        中国摇滚与西方不同。虽然中文的意境,以及中国丰富的民族文化让中国摇滚乐比同时期的西方摇滚更加深邃,但由于种种不能说的原因,中国缺乏摇滚乐的土壤。短短三十年摇滚乐盛极而衰,但却留下了许多辉煌的作品。此文本来是以推荐歌为目的写给姑娘看的,而今也来博诸多读者一笑。希望姑娘满意,读者满意。当然了,前者更重要些,哈哈。




海旁欢迎任何文字形式,摄影作品亦可。投稿请寄praya.hku@gmail.com


图源互联网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