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转转牛人】古有大神医神农尝百草 今有小保安识千药

2016-03-01 08:0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转转牛人】古有大神医神农尝百草 今有小保安识千药


    近日,38岁的张华安和泸州市科知局的吴贵阳等5人组成的野外调查小组,背上背篼,扛起锄头,脖子上挂着相机,朝鼓楼山的深处进发。他们要赶在初花期,找到最新的、最有价值的中草药。


    张华安是何人?查询到的资料显示,他是中医执业助理医师,自然标本馆泸州植物资源站站长,中国植物图像库注册会员,自学中草药20多年,能辨识原生植物药千多种。这些年来,他上山采药千种左右,检验草药功效……

    不久前,《泸州市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第一册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作为主编之一的他和吴贵阳一起,翻越崇山峻岭,采集了600多种在泸州生长的草药,并将它们收录其中。


热爱 从保安到中草药痴迷者

    “我是内江人,17岁到泸州当保安,没想到会爱上草药。这20多年来,我天天围着草药转。”张华安个子不高,话也不多,如果不是他手中这本刚出版的《泸州市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的书上有关他的图文介绍,你根本无法将他和上山采草药,并对草药痴迷的人联系起来。


    张华安说,在他的记忆中,家里有几本中医药的书,农闲时,父亲经常翻来看。母亲患肿瘤后,父亲到山里找草药给母亲治病,他才听闻了一些草药的名字。17岁那年,张华安到泸州某公司当保安,工作清闲。那时,他把父亲的中医药书拿来自学,没事就到周边的田野里去找草药。


     起初,张华安对泸州并不熟悉。有工友告诉他,纳溪区天仙硐风景不错,野生植物茂盛,说不定有很多草药。1998年底,张华安独自一人来到天仙硐景区,爬到半山腰,他看见像伞一样漂亮的植物,特别兴奋。“我买了一套黑白的中草药图谱书,看见过类似的图片,忍不住摘下来尝一尝。”这一尝,差点让张华安窒息了。植物入口后,口腔顿时发麻,流口水,呼吸困难,继而有窒息的感觉。“我赶紧吐出,用大量的清水漱口,并下山到人多的地方,万一有意外也容易被人发现。”幸运的是,张华安尝的量很小,症状并不严重。张华安多次比对植物图像库,终于辨认出这是珍贵的“一把伞南星”,药用价值高,但有毒性,必须严格掌握剂量。


    尝药差点遭受意外,并没有让张华安放弃对中草药的热爱。他辞去保安的工作,拜民间中医、草医为师,随老师上山采药。此外,他还跟老家的一名儿科医生学习中医,增加理论知识。对于一个不懂任何医学的人来说,求学是很难的,他一边求学,一边坚持挖采草药,反复尝试、辨别、比对。“虽然我的文化水平不高,但辞职后我在成都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中医理论,在野外采集中草药,有中医理论指导辩证用草药,进步很明显。”


坚持 历经艰辛 翻山越岭挖草药

    目前,中国大约有1.2万种药用植物。“要认识草药,了解它们的药性,就要自己去挖,亲自去辨认、求真。”记者了解到,“药求真”是张华安的网名,有时候发现无法考证的植物,他就上网寻求帮助,找大师指点。


    2002年,张华安几个月大的女儿后脑勺长了一个草莓状与海绵状混合的血管瘤,有鸡蛋大小。是否手术,肿瘤科和儿科专家的意见不统一,这可急坏了张华安。张华安从药书上得知,八角莲(俗称八角乌、独荷草等)能祛瘀消肿,外敷对血管瘤有效果。张华安背上背篼,带上锄头,只身去了佛宝原始森林。“那时候只去过几次佛宝,对地形不熟,走了10多公里也没有发现八角莲。天黑了,看到有一点亮光,以为是住户,打算寄宿一晚,走近一看,原来是悬崖,差点就掉下去了。好不容易见到砍竹子的农户,才把我带到他家过夜。”


    第二天,张华安在一条小溪边找到三株八角莲,他小心翼翼挖走一株,叮嘱农户这是国家珍稀三类保护药用植物,可以就地引种栽培。在医生和家人的配合下,张华安女儿的血管瘤彻底治愈了,而这株八角莲功不可没。


    张华安的老师曾收治一位重症病人,需要一种名为“龙葵”的药用植物。新鲜的龙葵(泸州人俗称野海椒)治疗效果好,但这种药用植物湖南一带很多,在泸州不容易找到。张华安当场告诉老师,泸州城区的滨江路上就有。起初,老师不相信,张华安便带着老师去滨江路,现场采集回来。“老师说,原来很多药用植物就在我们身边。”


    野生“白折耳”(俗称鸡炖草、叫天鸡等)十分少见,对除湿止咳效果、尿路感染、肠炎、咯血等效果很好。2011年夏天,张华安听说叙永画稿溪的山里有白折耳,便去寻找。走了几公里山路,发现地上有几株白折耳,他掩饰不住激动,准备挖。突然,从地里窜出一条约一人高的蛇,张大嘴朝他扑来。“我丢了锄头、背篼就拼命跑,现在想起都后怕。”张华安说,穿越丛林找草药,是一项体力活儿。进入佛宝原始森林、黄荆风景区等,往往要在山里吃住几天,满载才归家。日晒雨淋,划破皮肤,摔跤受伤,张华安历经艰辛。


求真 深入学习 能辨别1200多种草药

    天生一病,地生一草克之,草药跟中药一直以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医药,不管中药还是草药,大部分是以药用植物入药。张华安把自己归结于草医草药一行,采用中医理论来诊断疾病,用草药来治疗。


    “春天是挖采蒲公英、夏枯草等的季节,夏天采摘的草药是车前草、蛇莓(俗称蛇泡)、蛇含(五皮风)等。”张华安说,中草药不能随便吃,泸州晚报曾报道过方山镇一家几口吃八角枫中毒的事件,就是因为使用不当而造成的。八角枫能舒筋活络,祛风除湿,但每次的量不能超过3克,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有的市民喜欢买新鲜的何首乌炖鸡,认为能补身体、乌黑头发,往往导致腹泻等副作用,长期服用还伤肝。因为,何首乌需要与黑芝麻、黑豆等一起蒸煮炮制,临床上以复方入药,而非采摘食用。


    20多年来,张华安走遍了泸州的大小山岭,每年挖采数百公斤草药,他能辨别1200多个品种的药用植物。“我买了大量的专业书,就是为了更好地辨别草药,但药用植物有万多种,我还差得很远。”张华安一直想把自己发现、挖采的草药整理成书,出版发行。直到两年前,我市中草药资源调查项目负责人找到他,给他开启了一扇通往更广阔的认识中草药、发现中草药的大门。


    作为《泸州市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第一册的主编之一,张华安终于找到了可以安放他的“家”,他和项目组的人员一起,为即将出版的第二册、第三册而奔波。“我们打算收集在泸州境内生长的近600种药用植物,每一种都配上现场图片。如果可能,我想一生都从事中草药的保护工作,拯救泸州境内濒临灭绝的珍贵药用植物。”


    著名的中医中药学家叶桔泉曾说:“无论怎样有名的医生,如果不能判定药物的真伪,即使开出正确的处方,也难以取得理想的疗效。”张华安一直践行这位大师的感言,形成了自己“医者不识药,犹如将不识兵,如同厨不识肉”的理念,为草医草药出现断层断代、后继乏人的现象做出贡献。


    中医是我国的民族瑰宝,中草药及其民间药人就是瑰宝的重要基石。我市地处中亚热带湿润气候区,市内地貌复杂,气候多样,形成结构复杂的生态体系,生物多样性程度高,中药材资源丰富,是我国最主要中药材产区——川药产区的重要区域,也是四川省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泸州)示范基地。我市依托中医药产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整合高校与民间资源,编写《泸州市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一书,这也是“四川大学·泸州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科技项目(泸州市中药资源调查项目)”成果的结晶。


    泸州市中草药资源调查项目实施以来,经过近两年深入崇山峻岭的努力,于近日编辑出版了《泸州市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第一册。本书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成都中医药大学万德光教授著序。《泸州中草药图谱及民间药人》是一部颇具特色和新意的著作,其规模构想类似地区性的中草药普查和志书,三个突出特点贯彻全书,那就是图谱的直观性,道地的地区性,草根的民间性。本书还收录了张华安、曹经武、陈厚才、刘应声、杨启元、王顺和等泸州的部分民间药人的简介。本书的出版发行在中草药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方面都具有重要价值,是当代天然药物资源研制新药取之不尽的源泉。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