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无头骑士【1】

2016-02-02 22:36: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无头骑士【1】

楔子

 

路灯昏暗的午夜,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独自走在荒寂无人的路上。

后面响起了摩托车的马达声,愈驶愈近,在他身边放慢了速度。

“是笈大的学生吧?正好顺路,我捎你一程。”黑色头盔里传出年轻男子热情的声音。学生看不清他的脸。

“呃……那么,多谢了。”学生略加考虑,就跨上了摩托车后座。他刚从城北做兼职回来,赶不上最后一班直达笈大北门的315路汽车,只好改乘13路,在距学校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下车,沿着太阳路慢慢往回走。工作了一整天,身体疲惫不堪,有便车可搭再好不过。反正自己无财无色,即使对方是劫匪,恐怕也要失望。

摩托车驶入夜幕深处,马达声逐渐被黑暗吞没了。

 

1、

“哎,奇怪,今天学良怎么没来占座啊?”早晨七点钟,李桦东一踏进第三教学楼第4阶梯教室的门口,就诧异地对胡小蕾说。“幸好还有赵笛在。”胡小蕾抓起第一排桌子上的一本计量经济学习题集,把书包扔在座位上。杜学良和赵笛是12级经济一班的两大占座高手,常常凌晨五点就在三教门口等着值宿大爷来开门,然后冲入教室把一摞书平铺在前排座位上表明这些座位已归经济一班所有。“我也觉得有点奇怪。”胡小蕾拿出水杯喝了一口,“以学良的风格,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他病得爬不起来。”李桦东在胡小蕾身边坐下:“新楼就是简陋啊,连饮水机都没有。”她从包里掏出一瓶葡萄汁放在桌上,“小蕾,要不要尝尝?”

杜学良一直没有来。直到13级新生入学报到日将近,班长开会组织学生迎新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大学里无人查寝,学生夜不归宿或者出去租房子住并不奇怪。学良平素独来独往,又在外面做家教,室友们都以为他住在雇主家里了。他做家教的地方离笈大南校区很远,在IVY市的北端,坐公交车去要花上两个小时。

学良手机一直关机。由于学良做的家教是另一个同学推荐的,所以学良的室友联系上了他做家教的那户人家。雇主说,学良在一星期前离开,从此再也没有来过。   

笈麓大学新生报到日的前一天,杨小朗来到经济开发区时已经是晚上九点。末班的13路把她扔在一个荒凉的路口径自开走。听司机说这里离笈麓大学南校区就不远了。   

  该往哪个方向走呢?杨小朗拖着一口深绿的帆布箱子,面对着分岔的路口犹豫不决。其实后来她才知道这两条路无论哪一条都可以到达笈大,只不过是向南的一条会通向大学东门,向西的一条通往北门。可是当时她并不知道。周围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仿佛科幻电影里灾难之后的鬼城。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达声。一辆摩托车从南向北驶来,速度并不快。杨小朗本能地向骑手挥了挥手,并不指望他真的能停下来帮她。然而摩托车停在了她面前。

 “请问,笈大南区怎么走?”杨小朗问。

骑手摘下头盔,露出一个很好看的笑容:“御鬼堂的杨小朗?上官剑飞奉命在此迎候。”是个瘦瘦的年轻人,戴一副方框眼镜。

 “哥哥!”杨小朗惊喜地叫,“你什么时候骑起摩托来了?”上官剑飞是她的表哥,五年前考入笈麓大学化学系,现在在读研究生。杨小朗提着箱子跨坐在摩托后座上,幸而箱子并不沉。

 “为了接你,就借了一辆。”上官剑飞说着,重新把头盔戴上了,“这一届新生都住大学城那边,路还远着,我送你过去。”

 “有个哥哥真好。”杨小朗像只撒娇的小猫偎上他的后背。

摩托马达发动起来,突突的响声在寂静的马路上显得有些突兀。夜风撩起杨小朗的头发,八月初的春城,还真有些冷。

 “哥哥,大学好玩么?”杨小朗随口问。

 “有很多时间供自己支配,和高中完全不一样。”上官剑飞回答,“你不要把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也要和大家一起出去玩或者做做兼职见见世面。”“嗯。”对大学生活毫无概念的杨小朗应着。

 “这里是笈大的新校区前卫南区。我原来在前卫北区,两个月前也搬到这边来。”哥哥说,“听说原先是坟场,地皮特便宜,可是风水不好。”

 “有什么好玩的传说么?”杨小朗好奇地问。她每到一所学校,都对校史及这所学校的怪异传说感兴趣。在她看来,怪异传说和校史同样构成了校园文化的一部分,并且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啊。”哥哥故意卖关子逗她,“很恐怖,不是女生可以听的。”

 “讲个给我听听。”杨小朗穷追不舍地问,“我从小学起就开始收集校园鬼故事了,一点也不怕。”

 “好吧,就给你讲个关于摩托司机的故事。”哥哥的声音变得诡异起来,“那时候南区刚刚盖好,第一拨学生搬进来住,315的终点站还不是笈大的北门……”

一阵冷风灌进杨小朗的脖子,她把衣领裹得更紧些,听下去……

那天晚上 上官剑飞到南区来看望一个朋友。下了315之后有一群摩托司机争相拉客,以5元一位的价格把学生送到笈大。上官剑飞上了一个高大男人的摩托,男人一路很沉默。

上官剑飞想和他聊聊天,打破这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虽然听说这边人迹荒凉,治安也不太好,但自己是一个大男生,兜里又只有八十块钱,劫色劫财都不怕。“哥们儿,最近生意怎么样?这个时候客人多么?”“不多,凑合了。”男人说,像是空气穿过狭缝的咝咝声。“白天生意更好些?”“有时候。”摩托在无人的街道上穿梭,路灯投下淡淡的影子。两边的建筑很少亮灯,这里是新建的开发区,离市中心太远,居民楼很少有人入住。上官剑飞看着地上投下的影子,说:“原来你是专上夜班的啊。”男人的后背僵了一僵,没有回答。剑飞笑了:“我也上夜班,做点兼职。”

 “家教么?”男人忽然显得感兴趣起来,“我想给儿子请个化学老师,他今年就要高考了。”

 “真巧,我就是笈大化学系的。”上官剑飞平静地说,“也许我能帮他辅导功课。”

男人沉默了两三秒:“那么,太谢谢了。我家住黑水路X街X号,远了点。”

 “不要紧,可以坐公交车。”上官剑飞轻松地说,“也许白天还能借用你的摩托。”

 “可以。只是油不多。”男人说,“恐怕你开不出去。”

 “你的车上一点汽油味也没有。”上官剑飞说,“上次我坐一辆摩托,差点把我熏吐了。自从坐上你的车,它就好像在漏油,有东西洒了一路。”他望向后边的地面。星星点点的液体蜿蜒,标记出他们经过的路线。

 “油箱也许有点小缝,不要紧。”男人镇定地说,“好在快到了。”

 “很要紧。”上官剑飞说,“停下来修修吧。不然要流光了。”

 “会坚持到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虚无。

远远看见了学校的北门,摩托车也慢了下来。上官剑飞跳下了车子:“到这里就行了。”他开始掏钱。

 “好的。”嗡声嗡气的回答,“希望你到我家去做家教。 拜托了。黑水路X街X号。”他伸手接钱,上官剑飞却没有递给他。

 “把头盔摘下来。”他盯着头盔的防风玻璃说,仿佛看穿了头盔,视线的焦点聚在头盔后面半米处。

男人没有动。

 “我想把钱放在你的头盔里。和你今晚的其它收入放在一起。”上官剑飞诚挚地微笑,“请相信我和你一样没有任何恶意。”

 “不太好吧……”男人有些犹豫,“您真是个非同寻常的人……可是我怕吓到您。”

上官剑飞嘴角勾起骄傲的弧线:“不会。我来自御鬼堂。”

男人一愣,有些莫名其妙地问:“什么是御鬼堂?”但还是把头盔摘了下来。 

头盔里面空空如也。他没有头。                     

 “你这样,坚持不了多久。”上官剑飞把钱放在他的头盔里,看了看地上的斑点,还在往下滴,一滴,两滴,慢慢积成了一摊。“你的血,迟早会用光的。那时你就再也开不了摩托出来拉客人了。是个新鬼吧?连御鬼堂都不知道。”

由于没有头,所以男人没有表情,不过他叹息了一声,像风穿过空气。

 “家里有老母亲。孩子快高考了。前些天在这条路上出了事,一直放心不下去那边。”

夜色里一人一鬼相对沉默了一会儿。

 “你走吧,孩子的补习交给我。”上官剑飞下了很大决心,看着地面说,“我送你去那边。”他开始结手印。

 “我不想去。”男人坚决地说,“我要看着孩子上大学再走。”他腔子里忽然喷出血来。

上官剑飞后退了几步,以免血溅到自己的衣服上。他是个极爱面子的男生,总是力求保持最良好的形象出现在别人面前。“别急。可以好好谈谈。”今天晚上他显得比往常任何时候都更有耐心。

       

 “你比我耐心多了。”杨小朗听到这里,不禁感慨,“要是我,直接念几句往生咒就把他送走了,管他什么原因,愿不愿意呢。鬼魂是属于魂宇宙的,就不该在这边存在。”

 “往生咒?”上官剑飞惊讶地说,“我很吃惊你竟然还记得那种东西!听说御鬼堂里你是下手最狠的。”

杨小朗无声地笑笑,上官剑飞背对着她,看不到。她把他的后背贴得更紧些。即使是哥哥,因为自己的心是冷的,也不会觉得温暖。唯一可以取暖的是彼此的体温,仅此而已。

可是上官剑飞并不知道这些。在他眼中她是乖巧的表妹,冰雪聪明。她娇小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后背,让他有想保护她的责任感。“接着讲啊。”杨小朗要求道,口气里有几分撒娇意味,伸手在剑飞的脖子上拍了拍。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剑飞不禁缩了一下脖子。“其实然后也没有什么了。我就告诉他,不到那边去是不行的,被御鬼堂的人抓到就可以随意处置,心慈一些的也许会送他去那边,可是遇上有些人就直接魂飞魄散别想超生了。”

 “你是在说我么?”杨小朗问。

上官剑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接着讲下去:“他很悲伤,就跪在地上求我。那样子连我见了都觉得心寒……可是没办法啊。我说你阴气这么重,在家里一定会影响家里人,也会影响孩子。我就向他保证我会义务辅导他的孩子,代他看着孩子上大学。然后,我送他走了。”

 “到底还是被你送走了啊。”杨小朗懒懒地说,“还以为善良的你会放他一马呢。”

上官剑飞对话里轻微的讽刺不以为意,说:“我去了他家,很穷,只有老人和孩子。没有桌子,没有电视,什么都没有,住在一幢要拆迁的危楼里。好在今年他孩子已经考上了春城大学。我想他在那边看见,亦当含笑了。”

 “学费怎么办呢?”杨小朗问。

 “走绿色通道。每所学校都有针对贫困学生的优惠。笈大有些人直到大四才交齐了学费呢 。”上官剑飞说,“我有个同学直到读研也没把本科的学费交齐。虽然不交齐学费不会给毕业证,可是至少现在他还能在校园里念书。”

他们拐过一条黑暗的弯道,前面一片荒芜中浮现出星星点点的灯火,像是《聊斋》中只有在夜晚才出现的鬼城。“那就是今年新竣工的大学城,又叫诞雪城。”上官剑飞说,“听说经院大二男生都住在那里,还安排了今年的大一新生。”“会不会有搬宿舍的机会啊?这里离校区好远!”杨小朗说。“恐怕不会有机会吧。搬宿舍多麻烦哪!我们化院的宿舍就从没动过。”上官剑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原来是导师打电话过来叫他马上去实验室,实验又有了新进展。“好了好了,哥哥,到这里就行了,我要下车。”杨小朗说,“你去忙实验吧!”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