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蔡琴:我有一段情,唱给谁来听

2016-02-14 08:59: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蔡琴:我有一段情,唱给谁来听

新岁刚过,各大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仍余音未了,而被誉为“金声天后”的蔡琴也在在济南举办了一场“海上良宵”的演唱会,其中“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的《如梦令》被蔡琴再度倾情演绎,蔡琴曾经说:“如果我和李清照同在那个夏日,我不会唤她,就让她误入藕花深处……”


思接千载,我愿与那个同样至情至性的女子共醉一场。


而就在两年前的第50届台湾金马奖颁奖典礼上,蔡琴登台献唱,五首经典一气呵成,继而引发全场排山倒海般的共鸣,甚至一度唱哭了影帝梁朝伟。


那一刻的她光彩照人,言笑晏晏,并不时与观众打趣:“蔡琴的长相有个特色,就是适合远看,山顶的观众有福了,不过近距离的一群观众呢?放心,我也有另一个特色,就是耐看。”


诙谐的调侃,雍容的气度,颇有脱口秀女王的风范,但只要低回婉转、深情如诉的歌声一起,所有的观众便会报以含泪的微笑,为她唱尽的每一段苍茫心事,为她曾历经的爱断情殇。


1984年,蔡琴在主演杨德昌导演的影片时和对方相识,在此之前,男方已有一次婚姻,因对方不愿和他回台湾拍片而分道扬镳。


最初,是杨德昌主动进攻,在他心中,蔡琴仪容端丽,进退有度,而且在歌坛上正如一颗耀眼的新星冉冉升起,这几乎是他回台湾后遇到的最优秀的女子了,而且那时沉溺在离婚后的挫败感里,亟待一份新的朝阳般的情感力量将其从泥潭中打捞上来。


于是他开始追求她,那时的她由于出演了他拍的片子而对特立独行,有识见有思想的才子刮目相看,这样才情横溢却成熟内敛的男人无疑是点燃她的一团火焰。


但在其后的交往中,他偶尔会表现出犹疑不定,这样的表现让敏感的她倍感不安,她亟需一种明确的形式将他们的关系稳固下来,因为那时的她早已沦陷,于是她向他要一个结果,这是她的最后通牒,但他留在答录机里的声音她不敢按键,终于按下,那边却是他的一声叹息:“你叫我怎么说呢?”


然而她要的不是这种模棱两可的回复,因此在朋友的陪伴下再一次去他家里,执拗地要一个确凿无疑的答案。最后他答应了,与她一同走进婚姻的殿堂。天真的她不知道他的犹豫与彷徨已经昭示出一个危险的信号,但她还是如飞蛾投火般慷慨赴婚。




婚后,他对她提出一个要求:“我们应该保持柏拉图式的交流,不让这份感情掺入任何杂质,不能受到任何的亵渎和束缚。因为我们的事业都有待发展,要共同把精力放到工作中去。”


这样荒谬绝伦的托词只能有一种可能:他根本不爱她!或者说不够爱。对于他那种惯于忠实自己感受的人来说,他并非嫌恶她的身体,只是没有激情且丰盈的爱电石火光般地在她身上产生,他便无法交付自己。


但至于为什么与她结婚,也许是因为她追索日紧,他仓皇无路;也许是因为虽然爱的分量不够,但她毕竟是他可以触到的最适婚的女人;或者小人之心一下:是因为那时的他虽名声渐长,但还不够隆重,需要已经蜚声歌坛的她的光芒来加衬而已。大概他并不觉得这是自私,甚至他会觉得为艺术而牺牲犹如殉道者般的堂皇与高尚。


然而面对如此即便脑洞大开也无法理解的悍然要求,她竟欣然应允。即便没有耳鬓厮磨又能怎样?她只要与他在一个屋檐下就好;即便没有温香满怀又会如何?她只要与他灵魂投契就好!


纵使偶尔欲望汹涌,亦可以克制始终,在这种高度的节敛背后,是那个被她冠以“爱”的东西,那时的她就像一个圣徒般将之奉若神明。他叫她不要以鱼水之欢去亵渎感情,她就摒除贪念,清心寡欲十余载;他叫她为事业共同努力,她就竭力去完善自己,以匹配他的才华与骄傲。


那段时间,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成为了她的中心,为了辅佐她的事业,她热络各方面的艺术人才,为他牵线搭桥,为他添砖加瓦,同时更磨刀霍霍亲自上阵,去他的电影中客串角色,演唱主题歌,甚至毫不介意做一个小小的美工。只要你需,只要我能!这是她爱的宣言,虽不荡气回肠,她却甘之若饴。


那时他接连导演了好几部后来成为他代表作的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独立时代》,这之后他名声大振,被誉为“台湾电影新干将”。他是实至名归的大才子,亦是她盛夏的果实,她如一个辛勤的农人,守望她的庄稼般祈盼他们的感情在金秋之时的丰收与升华。


那一年,她推出两张专辑:《此情可待》、《痴痴地等》,细听之下,皆是她幽幽暗暗的心声。




有著名情感专家说,男人都是孩子,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长大。但他没有浪费那么长的时间,便迅速地长大了,可是,他长大的成果给的不是她,而是别的女人,这时的他不再讲两人之间需如何保持操守来维系纯爱了,他的私情与任何一个外遇的男人毫无二致。


与蔡琴离婚后他与那个小他十八岁的女子重组家庭,并且热情万丈地生了一个孩子,他甚至说,与彭铠立在一起的时光,是“生命中最快乐的几年。”他毫不隐晦地表达他最真实的感受,没有爱的加持,便也不会考虑由于自己的无所忌惮会不会伤害他的前妻。


曾经,在那段尴尬的岁月里,他一直绯闻不断,但她始终选择不相信。有人说,不能把自己应有的权利交给别人,不争取就等于放弃,他们会得寸进尺,逐渐蚕食你。


但那时的她一定秉持这样的态度——我是爱你的,你是自由的。其实这并不能代表她的洒脱,只是爱得谦卑,便想竭力让对方快乐。只要他开心,她宁愿假装成他所要的那种大度。


而十年的无性婚姻,至今仍被许多人当作一个笑话。杨德昌对这段婚姻的结论是“10年感情,一片空白。”而蔡琴则答:“我不觉得是一片空白,我有全部的付出。”


唐代女诗人李治曾如此感喟,“至远至近东西,至亲至疏夫妻”。


他于她,是至亲;她于他,止于至疏。对她来说,他给予她的时光短如刹那,而留下的记忆却长似一生。


2007年杨德昌病逝,当晚她在家中大哭,在一次访谈中她说:“早知道他生命这么短暂,我愿意早点跟他离婚,放他好好享受他的生命。”


也许她曾经对他有过怨怼,但死亡让她更加领略世事无常,于是前嫌尽弃,复生宽悯。


李白有诗云,“古人不唾井,莫忘昔缠绵。”而她未曾与他同眠共枕,未曾有过真正意义上的缠绵,但她仍记得他残存的那点好,在他病逝后,还偶尔向人夸赞他的才华与成就。


专栏作家韩松落说,有人抑制不了爱人的冲动,去爱他的身体,热烈地关注着他眨眼睛的方式,有人抑制不了爱才的冲动,一次一次用他的才华当包袱皮,把他打了包带进自己的生命,蔡琴是后者。


其实爱才与爱人最后都是殊途同归,只因爱他,她方觉得世间最好的才华得到了最妥帖的安放。




在离婚后最不快乐的那段时期,她抑郁成疾,得了肿瘤,所幸为良性,让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劫后余生,她面对众人豁达陈情,“该离的婚,离了;该开的刀,开了;该减的肥,减了;该穿的新衣服,穿了。”人性总是喜欢趋利避害的,但事实却是,生命中的任何一场救赎,往往来自历经痛苦的淬炼。


在那之后,传言她交过一个富商男友,但仍以分手而告终。最近的几年她一直孑然一身。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一个人并不算什么,倔强的她宁愿一个人的孤独,也不要两个人咫尺天涯的寂寞。


她那个年代的歌手大半转行的转行,归隐的归隐,只有她仍然不时活跃在舞台上。虽然她的歌早已经不再代表这个世界的潮流了,但怀旧始终都是抚慰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人的创伤的良药。


所以,只要她肯开唱,便一直都有她长盛不衰的市场。曾经在大病康复后的演唱会上,唱到情深处,她止不住地流泪,但面对安慰,她说:“我是感激我成长了,爱情来的时候不能挡,走的时候亦不能留,爱过就够了,我还会哭,因为心还在活着。”


爱成灰烬,冷若冰霜,但她经年不变的歌声却如此暖:小楼春深,熏风盈耳,足够熨帖于怀,足够疗愈那些在暗夜中不肯绝望的心房。


*作者:荠麦青青,「经典短篇阅读」专栏作者。童心未泯却偶尔故作深沉思考状的女教师一枚。来自美丽的科尔沁大草原,爱笑爱美爱生活。


 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