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娱乐体育干货女人设计时尚旅游美食语录健康

罗山城杂忆之小放牛

2016-01-08 08:11:00来源:20区编辑:转角遇见你

罗山城杂忆之小放牛

牧童骑黄牛,歌声震林樾。

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袁枚《所见》


有一些并不在罗山城关长大的同学说,我怎么不记得北桑园?我的记忆是家乡的梨园,村边的小河,还有河边牛背上的儿歌。我也放过牛,有没有唱儿歌我忘记了,肯定是有的。因为童年的暑假,去乡下放牛是我最大的盼望和乐趣,乐的向天嚎上两嗓子,那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我的舅舅在城东南的一个小村子里,每年暑假,妈妈都会把我送到乡下,很多时候,就是差不多整整一个暑假。而我基本上到家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放牛。”

那个时候他们村是几家共一头牛,分配时间到各家去养。有时不巧,牛正临到别人家去了,我就追着问啥时候牛能回来啊。就算牛正好在家,暑假在家放牛的小表哥虽然已经厌倦了他的工作,可也不敢把这么重大的工作交给我。并且重要的是他不带我!我不怕,我有隔壁家的小伙伴儿,女孩儿,叫小丽,比我还大一岁,可是一直在上小学,我都上初中了,她还在她姥姥家上小学。田野间长大的姑娘,皮肤黝黑,双腿修长,性格泼辣。她也盼着我的暑假,她给我讲乡下的种种趣事,我给她讲我在学校里的各种见闻。

一大早我就一骨碌爬起来,吃过饭撒腿就往小丽姥姥家跑,舅妈在后面忙不迭的给我扣上一顶草帽。迎着微风,我们就出发了。

小丽抓住牛犄角,牛温顺的低下头,我没看清她就踩着牛脑袋上了牛背,我急的团团转,她又跳下来,抓住牛犄角,让我上去。我不敢,我怕牛一甩脑袋我就掉水沟里了,那一会儿牛肚子是饿的,怎么也不肯听话卧下来,转了几圈想了个招儿,让牛站进水沟里,我在沟坎上,象笨拙的狗熊一样爬了上去,我坐在小丽身后,紧紧抓住她的衣服 ,牛不紧不慢的出发了,我在牛背上一耸一耸的前进,象个来巡视的女王。转眼到了河边,小丽说对岸草好,我们过去。牛扑通一声下了水,在水里游啊游就到了对岸。我在牛背上既开心又害怕,不会游泳的我从来没有到过这条河的水中央哇。

我舅舅家附近的一个村子,好多的放牛娃都集聚在此,这个村很富足,种有烟叶,所以有那种高高窄窄的炕烟叶的烟房,象一个个军事炮楼,还有黄花菜,话说黄花菜开花时真美,象小型的玉兰花,阳光下看起来清秀可人,清香扑鼻。小丽跳下牛背,伸手拉我,我不敢下,顽皮的乡下孩子看到我这个未曾见过的新面孔,又这种胆小的神情,故意让他的牛来顶我的牛,“哞”的一声,那牛就过来了,我骑的牛早忘记背上还有个我,立即上去应战,说时迟,那时快,我蹭的一下从牛背上下来了,引起哄堂大笑。


(这是黄花菜)

中午时分,牛吃的肚儿滚滚圆,身上打滚沾过的泥在烈日下晒出了皴裂的纹路,回家的我走在牛的身后,捧着我的草帽,帽兜里是那个村的牧童慷慨赠予我的黄花菜,牛尾巴甩啊甩,牛蝇子嗡嗡嗡的跟一路。

回家我骄傲的展示我的黄花菜,要求立即做给我吃,点名要求打个汤。舅妈无奈的说“小祖宗,新鲜的黄花菜有毒,得晒干以后才能吃。”转过脸立即开始骂小丽“你是不是带她骑牛过河了!你就不怕到河中间牛ROU水把她掉下去?”我大惊失色,舅妈在家怎么知道?原来从我们出门,她就不放心,一直站在门前张望。

表哥看着我笑,我一脸的泥,衣服上星星点点也是,舅妈又问我“你是不是跟在牛屁股后了?”我又大惊,“你怎么又知道?”表哥哈哈大笑。我百思不得其解 。

大半个暑假,我都在晒我的黄花菜,不放牛在家做作业的时候,也不忘记去翻动一下。可是直到开学,我也没能吃上。

就那么恋恋不舍的回了家。盼望来年的暑假。

 微信原文